雲飛揚

【全职】【叶黄】仍少年 18

清白之年:

  和蓝雨的比赛结束后,叶修找借口让其他队员先坐大巴回酒店,然后向黄少天招了招手,让他跟自己去一个地方。


  黄少天有些懵懵懂懂地跟着他,不清楚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叶修一言不发走在前面,一路绕过了蓝雨的主场赛馆,沿着一道围墙越走越偏僻。


  黄少天一开始还有些疑惑,渐渐地随着路径越来越熟悉,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的神情变得越来越凝重。


  最终,叶修走到一扇铁门前定下来脚步,上手摇了摇试了试稳固程度,然后手一借力,一脚踩在锁头上,轻松翻过了这扇不算高也不算矮的铁门,然后转过身来,冲黄少天摊开手,眼中暗含鼓励,柔声说道,“少天,过来。”


  黄少天隔着铁栅栏,看着阳光中那人温柔的眉眼,眼泪刷地一下就下来了。仿佛隔着时光的长河,那个人重新从回忆里走出来,用第一次见时同样的姿势,对他伸出了手。


  那一年他16岁,随队来看比赛,平时队内管得严,于是想趁赛后偷偷溜出去玩儿。翻上了这扇铁门,却发现比想象中要高,不由心里有点害怕。


  正准备一闭眼跳下去,靠在对面墙边抽烟的青年好像发现了他的窘境,走过来想着他摊开手,懒洋洋地笑着,说着格外让人安心的话语,“少年人,跳下来,别怕。”


  后来他知道,那人就是嘉世的传奇队长,叶秋。


  有时候一颗种子落下的时候,你并不能发现它的痕迹,直到它在时光的滋润下破土而出,开花结果。


  此时此刻,面对着同样的场景,黄少天才发现,他没有一刻忘怀这一幕,如同被定格了的老照片,无论何时翻看,它都同样清晰而温暖着。


  黄少天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无法做出任何思考,只能一边抹着不停涌出的眼泪,一边小心地爬上了铁门。回忆中有点高的铁门,在22岁的他看来,已经可以轻松跨过了,他毫不犹豫地跳下来,想要扑入眼前那人的怀中,却在最后关头止住了脚步,抬起头来有些犹豫地看着他,似乎想得到一个肯定的眼神。


  叶修在心里轻叹一声,牵着他的手腕,引着他到转角无人的台阶上坐下,然后对他敞开了怀抱,温柔而笃定地说道,“是我,少天。”


  话音刚落,黄少天终于毫不迟疑地扑入他的怀中,肆无忌惮地痛哭起来。


  叶修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内心一片酸软。上次在全明星场馆,他就觉得这小孩儿哭起来实在是太招人疼了。明明笑起来很闹腾的人,哭起来的时候却很安静,默默地留着眼泪,好像开心是可以分享给别人的,伤心却要自己一个人担。


  如果没有这次重生的神奇经历,他能不能发现这人藏得这么好的心思呢?答案恐怕是不能的。他到底为什么要藏起来,要藏多久才愿意告诉他呢?叶修在心里默默地想着,实在是太傻了啊。


  如果不是无意间撞见他哭,不是他机缘巧合来到了嘉世,自己恐怕不会发现,他一个人寂寞又坚强地走了这么久,久到快要坚持不下去的地步。


  如果不是换了个视角看这世界,怎么能知道,在以前从未注意过的角落,会有一个傻小孩为他的死能伤心成这个样子。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色已经渐渐昏暗下来。黄少天这才渐渐止住了哭,从叶修怀里退了出来。


  叶修从裤兜里掏出一听可乐,不动声色地递了过去。


  黄少天用手背狠狠抹了抹脸,接过可乐打开,仰头灌了下去。


  喝了差不多半听,黄少天这才缓过劲儿来,感到刚才在这人怀里哭得太过丢脸,便故作嫌弃地说着,“放了多久了,都不凉了,气泡都没有。”


  叶修好脾气地笑了笑,“嗯,一开始就买好了,想到你肯定要哭,怕你脱水。”


  黄少天被他这宠溺的语气说得脸颊一红。


  两人又相顾无言一阵儿,黄少天感觉自己有很多话想问,一时却不知从何问起,最后只能来一句,“哎,你真是叶秋啊?你要怎么证明啊?”


  叶修好笑地看着他,“刚才不能证明?”


  黄少天其实基本信了,但事情太过离奇,所以嘴硬道,“说不定是别人告诉你的呢。”


  叶修心想这种事除了当事人谁能知道,而且没事干嘛告诉别人,于是忍不住逗他,“那你喜欢哥这么久,就没观察出我们的相似之处?”


  黄少天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靠靠靠,谁喜欢你了,你不要自作多情了。”


  叶修轻叹一口气,略轻浮地说道,“少天儿,我跟你讲,你再这么傲娇,是会被推的。”


  黄少天这下连耳根都红了,气急败坏道,“滚滚滚!我看这点就不像,叶秋才不会像你这么流氓!”


  叶修心情顿时就有些复杂了,“那在你眼里,哥以前是个什么形象?”


  “唔……”黄少天很认真地想了想,“很强、很可靠、也很温柔,但其实活得挺自我的,除了自己在乎的人和事,其他的都不放在心上。”


  叶修欣慰地点点头,还挺会抓特征的,“不错,还有呢?”


  黄少天这才反应过来面前是本人,又恼羞成怒了,张牙舞爪道,“才不是在说你好吗?你个叶不羞!你要没下限多了!”


  叶修不赞同地摆摆手,“那是你加了粉丝滤镜。哥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你多跟我处一处就知道了。”


  黄少天一听就有点伤感。是啊,以前的叶秋,对他总有点爱理不理,大概是觉得他烦。但他又总想去找他,找到他的时候,却又怕被他发现自己的心思,于是只能拼命说话掩饰自己。就是这样酸酸甜甜的矛盾心情,却在他的骤然离去后,成了最美好的奢侈回忆。


  这样一想,黄少天又对面前的人说的话不太确信了,因为这人从第一次见面都表现出了不一般的亲近,又总是温柔地看着自己,耐心地听他说话,有时候还会开一些略出格的玩笑,实在是跟记忆里有点冷淡的形象相去甚远。


  如果叶修能听到他的心声,肯定会大呼冤枉,以前他把他当朋友和对手,自然是该怼就怼。一个人喜欢上了另一个人,就容易想多,感情也要细腻一些。如果叶修早知道他存着这样的想法,不说会不会回应,起码还是会照顾一下他的心情。而事到如今,叶修察觉了自己的心思,那态度自然又变了,对媳妇儿能跟对哥们一样?


  黄少天却越想越觉得不对头,眼神又变得狐疑起来,“你真是叶秋?你还有什么证据不?”


  叶修仰天长叹一口气,这种要证明自己是自己的究极问题实在太虐了,不同于沐橙和家里人,他其实跟黄少天真正相处的时间不多,除了每年几场比赛碰碰面,最多就是在网上碰到了偶尔聊一聊,根本没有太多细节来印证。


  叶修想了想,先是把自己从15岁离家出走到25岁重生变年轻的神奇经历给他大概理了一边,先让他有个清晰的条理和认知,然后说起了一件记忆里挺有趣的小事。


  “大概是第二赛季初的时候,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嘉世主场,你偷偷溜进嘉世的休息室,弄了张一叶之秋的海报来找我签名。我那个时候还挺奇怪的,你一个蓝雨的人找我签名不是投敌啊,然后你还威胁我不准告诉别人,你这个黑历史我是真没告诉别人了,我记得你那天穿了件蓝色的连帽卫衣,帽子上还有两只猫耳朵,对不?”


  黄少天的脸色先是一红,然后似乎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事,脸又飞快地白了一下。叶修看他神情不对,还想细问,却被他用夸张的声音迅速打断,“哎呀,黑历史不要提!海报什么的早就扔了!我就勉强承认你是叶秋就是了。但是猫耳朵什么的,那是你的错觉,快把你的记忆给我修正过来。”一边说着,黄少天一边揪着叶修的领着死命摇,好像可以把那丢脸的形象从他脑袋里晃出去似的。


  叶修被摇得头晕,瞬间就改口了,“好的好的,快放开我,不是猫耳朵,是兔子耳朵是我记错了。”


  “也不是兔子耳朵!”黄少天怒道。


  “那你说是什么耳朵?”叶修把手一摊,故作无奈道。


  “是……”黄少天差点脱口而出,但迅速反应过来自己又被这家伙套路了,恼羞成怒道,“没有耳朵!”


  “哦。”叶修平淡地应了一声,然后猝不及防地伸出手捏了一下黄少天的耳垂,坦荡荡地占着便宜,“这不有的嘛。”


  黄少天直接就冒烟当机了。


  



评论

热度(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