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全职】【叶黄】仍少年 27

清白之年:

  嘉世和蓝雨的决赛第一场,最终以嘉世的胜利而告终。他们在擂台赛拿下一个人头分,团队赛拿下一个,以11-9取得了这场战斗的胜利。


  可以说,这也是嘉世这赛季开赛以来打得最艰难的一场比赛了。要不是叶修拿着散人号,以超神的表现,在最后6秒一挑三补刀干掉了孙翔、方锐和喻文州,逆天翻盘,嘉世就极有可能拿不下来这场比赛的胜利了。 


  最后的统计结果出来,最后那几秒,叶修的手速飙到了700apm以上,让职业圈一众人都目瞪口呆。这家伙强得不像人啊!


  想到这人才23岁的年龄,所有人都仿佛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降临在头上。


  当然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只会注意到你的强大,有一些人却会注意到你的疲惫。


  比赛结束后的第一时间,黄少天就直接冲到叶修的面前,拉起他的手,劈头盖脸地说着,“你不要命了?!会缩减职业寿命的好不好?这才第一场,又不是决胜局,下面的比赛你还想不想打了?我说你作为队长能靠点谱不?一把年纪的人了浪什么浪……”一边说着,一边手上不停地帮他做手操。


  魏琛听了不禁在心里泪流满面,叶修现在才23岁啊徒弟,他都叫一把年纪了,你师傅我是不是应该进棺材了?


  张佳乐狐疑则狐疑地看了这两人一眼,心里纳闷这两人关系什么时候好到这份儿上了,看黄少天那表情,真是实打实地为叶修着急啊。


  察觉到张佳乐的表情,黄少天的脸顿时白了白,手上动作一顿,立马就要退回去。


  叶修顿时扣住了他回缩的手,然后大爷样地瘫在那里,朝张佳乐说道,“乐乐,这就是你不懂事了!快来给你队长点根烟!要不是你队长我力挽狂澜,你离冠军就又远了一步了。”


  然后又转头去给邱非打招呼,“去给我倒杯水来,一个两个都没眼力见儿,没见黄少都已经上手了?都学着点儿,我可是你们队长兼老板亲戚,不趁机拍马屁下赛季还想不想涨工资了!”


  他这么一副富二代鸭霸的纨绔作风,一下子抵消了黄少天第一时间冲上来的突兀感。黄少天顿了顿,立马仰起脸来朝叶修笑了笑,故作谄媚地说道,“队长,对我的服务还满意吧?记得给我涨工资哦!”


  叶修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嗯,满意。涨,一定涨。”


  黄少天被他那充满深意的眼神看得脸色一红,心里靠了一声,这人就正经不过五分钟。虽然很想被他的手丢开,但黄少天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认命地继续帮他做着手操。


  而一旁张佳乐一听涨工资,也立刻放下了心中的狐疑,丢掉节操找来一根烟给叶修点上,“队长,你看,什么时候也给我涨一波工资啊?”


  叶修斜了他一眼,“你?你就别想了,多努力,要是拿了冠军,奖金倒是可以给你多分点儿。”


  “靠,要是能拿冠军,奖金算个p!”一涉及到冠军,张佳乐立马视金钱如粪土了。


  “行,那你给我们队攒一波人品,就对外说,要是能拿冠军,你一分奖金不拿,看能抵消你那幸运E的debuff不。”


  张佳乐闻言恨恨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窝到角落里拿着手机捣鼓起来,看上去似乎还真有点当真的意思。


  过了一会儿,张佳乐的微博更新。


  张佳乐v:攒人品。这次要能拿冠军,我奖金一分不要全捐出去!立帖为证!//楚云秀v:日常迷信。【转发这条锦鲤,你将心想事成。】


  下面粉丝一水儿的留言。


  “哈哈哈哈,乐乐你太拼了!”


  “乐乐,今夜我们都是嘉世人!”


  “在遥远的东方为你积蓄幸运值。”


  “幸运E的属性好虐2333。”


  还有一些粉丝,看热闹不嫌事大地@了微博上几大著名毒奶,过了一会儿,还真有某星际圈著名毒奶解说来凑热闹。


  毒奶色v:哈哈,蓝雨是冠军。//张佳乐v:攒人品。这次要能拿冠军,我奖金一分不要全捐出去!立帖为证!//楚云秀v:日常迷信。【转发这条锦鲤,你将心想事成。】


  下面的评论更是群魔乱舞。


  “哈哈哈哈!这下嘉世可以说很稳了!”


  “稳如狗2333。”


  当然也有愤怒的蓝雨粉丝。


  “干死那个黄旭东!”


  “教主请收回成命!蓝雨粉丝泣血留书!”


  “嘉世狗是你们率先撕毁不首先使用因果律武器的和平公约的,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局座召忠”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毒奶起了作用,第二场嘉世主场的决赛,蓝雨跪得很脆,直接被11-4血洗了。


  微博上大家又疯了一样各种迷信转发拜毒奶邪教,但显然比赛还是要讲求科学性的。


  赛后,蓝雨队长喻文州在接受采访时,说出了嘉世取得这么大优势的玄机,“他们的技能点上限有变动。”以至于蓝雨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一点就不得不说叶修很阴险了。本来技能点的攻略,罗辑在季后赛前就交上来了,但叶修就是压着不升,前面全以实力横推过去,也不知该说他是自信还是自负。


  到了决赛,还在第一场那么拼命,以至于让蓝雨对他的状态和他们队的实力都有了错误的印象和评估,这时,才利用休赛一周的时间把技能点悄悄升上去,最终在比赛中一锤定音。


  总冠军!


  时隔5年,叶修再一次捧起了总冠军的奖杯!这一刻,叶修的心中充满了感慨,命运是如此地厚待他。 


  张佳乐哭得那叫一把鼻涕一把泪,抱着奖杯不撒手,那样子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叶修无语地看了他一眼,嫌弃地把奖杯塞他怀里,扭头调戏黄少天去了。


  黄少天心情倒是很复杂,毕竟是战胜蓝雨拿来的冠军,太高兴也不好,不高兴也不好,一时表情都有些扭曲。


  叶修把他脑袋箍在怀里,用力揉了一把他的头毛,“好了,别扭捏了,等哥退役了,蓝雨还是有机会拿冠军的。”


  靠,这人简直不要脸!黄少天艰难地从叶修怀里伸出手递了一个中指到他眼前。


  ——


  领完奖后,就是庆功宴。


  嘉世作为传统豪门,员工那是相当多的。为了避免当晚订不到酒店,后勤部门事先就在H市某著名饭点订好了位置,如果赢了,当然是狂喜乱舞放开膀子庆祝,如果输了,就当是为第三场决胜局壮行了。


  好在嘉世漂亮地拿下了比赛,就不用食之无味地来吃这顿饭,饭局一开场,气氛就热烈得很。


  叶修作为队长,又是比赛中的功臣,当然不免被敬一波酒,但他笑眯眯地坐在那里,每个人上来敬酒都只在自己杯子里抿一口,因着他在队中的特殊地位,倒也没人敢表达不满。


  虽然只是每人抿一口,但嘉世的人数前前后后加起来也有几十上百来号人了。所以没过一会儿,叶修就直接趴了。


  众人先是惊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纷纷对叶修的渣酒量报以深刻的鄙视。


  负责杂事的后勤姑娘早已预料到今晚肯定有人喝倒,一到酒店就在饭厅的楼上先定了几间房。


  她把房卡拿出来,说着,“我把叶队先送上去休息吧。”


  黄少天一听,立马故作自然地跳出来嚷嚷着,“你一个女生怎么搬得动叶不羞这百八十斤的身板,我去吧我去吧,你们接着玩儿~”


  姑娘倒是没怀疑什么,直接把房卡一递,“那麻烦黄少了~”


  黄少天一手拿着房卡,一手撑着叶修,有些艰难地带着人走了出去。


  快要走到房门口的时候,叶修突然醒来,一个翻身,把黄少天壁咚在了墙上,一脸酒气地往人颈窝里拱。


  黄少天头大地把他的脑袋推开,恼火地抱怨着,“靠,你是不是装醉啊!给我老实点儿!”


  叶修一边拱,一边含混地咕哝着,“少天~让哥亲一口~”


  日啊。这人趁酒醉耍流氓!黄少天红着脸,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酒熏的,一瞬间竟然有些腿软。


  察觉到眼前的人好像没有那么抗拒,叶修立马抓住机会啪叽一口亲了上来,一开始还没找对对方,糊了人一脸口水,迷离着眼盯了一会儿,才又把对方红润的嘴唇一口叼住了。


  这酒太醉人了。黄少天在心里迷糊地想着。叶修的体重全压在他身上,让他靠着墙也有点站不住,一个劲儿地往下滑。


  叶修吻得有些情动,手就开始不老实,一个劲儿地往他衣服里钻,滚烫的手顺着腰肢往背后滑。


  黄少天也有点意乱情迷,一只手无助地搭在叶修的臂弯上,也不知道是想推开,还是想要借力。


  这时候,远处走廊隐隐约约有人在喊他,“黄少天你……”话没说完就好像被什么吓到了一般赶紧咽了下去。


  黄少天一个激灵就回过神来,用力推开叶修。


  叶修顺着他的力道站起身来,眯着眼朝走廊尽头看过去,只看到一片迅速消失在转角的衣角。


  凭借优良的眼力和记忆力他瞬间判断出了来人是谁。“没事儿,是张佳乐。”


  显然这在黄少天的认知中不属于没事儿的范畴。他黑着脸把还想要继续的叶修推开,也不知是在生发酒疯的叶修还是轻易被引诱的自己的气,直接刷开了旁边的房门,走进去哐当一声把叶修关在了门外。


  “呃……”叶修无奈地苦笑了一下,也知道今天自己因为酒醉有点失控,做得过分了一点,明知道他有心结,还这么逼他。


  算了,明天起来去道个歉吧。叶修一边坐在门口抽烟一边想着,烟雾渐渐模糊了他的脸。

评论

热度(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