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全职】【叶黄】仍少年 29

清白之年:

  在第九赛季刚结束不久,张佳乐决定要离开嘉世的时候,他去找了一次黄少天。


  那一天他其实看到了叶修和黄少天在走廊上接吻,但巨大的震惊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在接下来的日子装死。


  那几天,叶修一直用一种被打断了进食的狮子一般的目光盯着张佳乐,而黄少天则像个受惊了的兔子一样躲着他。


  地狱啊!张佳乐不由在心里感慨,为什么总让宝宝承受我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压力!


  最后忍无可忍的张佳乐,决定找黄少天摊牌。


  “是的,我看到了。”


  黄少天的脸当时就是一白。


  张佳乐长叹一口气,“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躲我,但其实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以前也有队友跟你一样的,这并不是一件羞耻的事。”


  黄少天低着头不说话。


  张佳乐就继续自顾自地说着,“有人或许不理解,但怀有善意的人也有很多。你是知道我的老家的,有很多山歌,嗯,对,就是那个老司机带带我的发源地。有很多更破下限的歌你可能还不知道,或许有些是有点低俗,但大部分时候,我觉得它们很美。年轻的男女头上戴着花,在山头唱歌,互相表达爱意,这是人类最原始也是最初的感动。它是不用被藏起来的。不管你喜欢的是男是女,它都是美的,都是可以自由表达的。”


  一口气说完,张佳乐自觉表达出了自己想要说的意思,也没管黄少天怎么反应,拍了拍他的肩膀,“去找叶修吧,不要为了其他不相干的人伤你喜欢的人的心。”说完转身就走了。


  第二天,张佳乐离开嘉世,黄少天深夜来到了叶修的房间。


  黄少天敲门的时候,还担心叶修已经睡了,心里有点懊恼自己犹豫了这么久。


  但叶修很快就把门打开,直接把他拉了进来。迫不及待地把人按在门上亲了半天,叶修才笑着说,“张佳乐这个老司机看来也有靠谱的时候啊!”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看他,“你让他来找我的?”


  叶修笑着摇了摇头,“他走的时候,鬼鬼祟祟摸我这儿来跟我说晚上可能有惊喜。真是好大一个惊喜啊!”


  黄少天无语地看着他,“要是我不来呢?”


  叶修毫不犹豫地说,“那我就去找你呀!”


  这理所当然地态度让黄少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搂住了叶修的脖子,轻声感慨,“叶修,你真好。”


  “哥那当然是很好的。”叶修毫不害羞地收下了他的赞美。


  黄少天这回没吐槽他,反而对他这莫名自信的模样爱得不行,忍不住又勾着人脖子亲了上去。


  叶修毫不客气地反客为主,搂着对方的腰加深了这个亲吻,趁着把人亲迷糊的时候,跌跌撞撞地把人带到了床上。


  不可否认,床真是一个引人遐想的地方。叶修把人紧固在这么个狭小的地方一顿狠亲,看着对方因为情欲而水润的眼睛,红得发艳的嘴唇,引以为傲的自制力立马灰飞烟灭,哑着嗓子向对方要一个最后的许可,“可以吗?”


  黄少天毫不躲闪地看着他,眼中带着一丝紧张,更多的,是一种献祭式的渴望。


  “上我。”他挑衅般地吐出这两个字。


  叶修脑中名为理智那根弦啪地一声就断了,爆出生平最快的手速,拿出了床头柜里备好已久的润滑油和T。


  由此可见,不管是直是弯,不管平时表面多温柔多禁欲,跟喜欢的人来一发都是他们自然而然想要做的事。


  一阵云雨之后,叶修把人搂怀里抽起了事后烟。大热天儿的,虽然开了空调,但两人也不嫌热,就这么肉贴肉地窝一起腻歪着。


  之前他们一共来了三回,头一回因为技术不熟练搞得两人都有点疼,叶修本来都想改天了,黄少天非要继续实践。


  好在叶修学东西快,很快理论联系实际,第二回就掌握了要领,摸索到了传说中的G点,把人操得压不住声音。


  变年轻,还有一个显而易见的好处就是,一个晚上来三回也是毫不吃力的。很快叶修就提出了第三次PK请求。


  黄少天本来有点不行了,但看见叶修挑衅的目光,又觉得不能怂,一咬牙同意了。


  因为前面释放了两回,这次叶修格外持久,还有意磨人,非逼得黄少天哭出来,可怜兮兮地求人,才一波冲到了顶。


  这么一整,大半个晚上就过去了。


  黄少天在叶修怀里缓半天才缓过劲儿来,一想到刚刚这人非逼着他哭的恶劣行径,恨恨地要了他一口,听得对方嘶地吸了口气,又有点担心咬疼了他,伸出手来轻轻摸了摸。


  叶修笑着抓住了他的手,“别摸,痒,等会儿又想干你了。”


  “来就来,谁怕谁!”黄少天还在嘴硬。


  叶修充满攻击性的眼神看着他,“你说真的?”


  黄少天立马就怂了,“唉,我体谅你,还是算了,纵欲太多对身体不好。”


  叶修看他这明明怂了还嘴硬的样子笑出了声,莫名觉得可爱得不行,吧唧一下在人脑门上亲了一口,“好了,放过你了。”


  黄少天这次不敢挑衅了,把脑袋挪了挪,又把叶修的手臂摆了个舒服的姿势枕着,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哎,你业务这么熟练,是不是以前练过啊?”


  叶修哟了一声,“少天大大这么满意?看来哥真的是很有天分。”


  黄少天白了他一眼,“真第一次?”


  叶修举着三根手指发誓,“天地可鉴。初恋初吻初夜都是你的,在你之前,哥的一切都献给了荣耀女神。”


  黄少天叹了一口气,手指无意识地在他胸膛打圈圈,“我倒不是在意这个,我总觉得吧,你是被我掰弯的。”


  叶修捉住了他作乱的手,“那倒是不可能,你有出手掰过我?哥以前那是没觉醒呢,这不碰到你就觉醒了吗?不然以前身边天天跟着沐橙那么个美女,还把人当妹妹看,我又不是爱好德国骨科。”


  黄少天又被他逗乐了,笑了半天,等好不容易停下来,把脸轻轻地贴在对方温暖的皮肤上,轻声说,“现在每天开心得像做梦一样,叶修,我这么麻烦,你还每天费尽心思逗我笑,你累不累呀。”


  叶修被这突变的画风搞得有点不适应,清了清嗓子,尽量温情地说道,“我没有费尽心思啊,哥天生就是这么幽默的人!你虽然叫黄烦烦,但真的一点都不麻烦,笑点低得很,一逗就乐,实在是很好养活。”


  “我才不叫黄烦烦呢。”黄少天不满地咕哝了一声,脸上却带着微笑。他闭上眼睛,终于可以平静地说起一段往事。


  “大概在荣耀第二赛季的时候吧,我还只是单纯地喜欢着你,我想,等我再长大一点,十八岁生日当天,一定要跟你告白。但是生日还没到,魏队就退役了。我有点沮丧,不知道该跟谁说,就养成了天天对着一叶之秋手办说话的习惯。”


  “有一次,说得有点兴奋,忘了是在更衣室,直接就对着手办说出了自己的心思。然后就被人听见了。”


  说到这里,黄少天顿了顿,似乎在调整情绪,叶修静静地看着他,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背。


  感觉被安抚了,他接着说道。


  “第二天,我到更衣室,发现自己的储物柜被撬了,里面所有的手办都四分五裂,你送我的签名海报也被撕得粉碎……”


  他后来尽力想把东西还原,但实在是断得太散,有的零件还找不到了,那些充满了裂痕或者失去了头颅、四肢的手办反而显得惨烈,最后他哭着把所有东西扔进焚化炉里烧了,从此再也没有买过任何和叶秋和嘉世相关的东西。


  从那以后,蓝雨更衣室里,黄少天的储物柜永远不会上锁,因为更重要的东西,已经被他牢牢锁在了心里。


  “我至今仍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他是成了我的队友,还是没熬过训练退了,这种事后来也再没法发生过。他或许只是年少冲动,下意识地厌恶这种事,我没有怪他,比起愤怒,我更多的感到的是一种恐慌……”


  看着那凄惨的一叶之秋手办,年仅17岁的黄少天,第一次深刻地意识到,他的喜欢,是有可能给那个人带来伤害的,而那个意气风发的人,不应该承受这种本不应该属于他的恶意。


  那种出自人类本性的天真残酷肆意表达的恶意,是人生这个课堂教给他的最重要的一堂课。让他深刻的理解到,爱并非总能圆满,恨也不一定要有因由,人与人之间不可能达成全然的理解,有时候连对错的界限都模糊。每个人都只是留在自己的舒适地里,攻击他人,保卫自己。


  少年从此,一夜长大。


  叶修静静地听他说完,终于了解了他这几年的经历和心路历程,不怪乎他有这么重的心结,因为人在年少时受到的欺凌,总会以一种更为长久的潜移默化的方式影响人的心灵。


  因着少年时期,人感知世界的方式是最直观最鲜活最不设防的,爱恨都很浓烈,当时所经历的任何事情,都会成为今后人生中一抹无法忽视的色彩。


  就像成年后喜欢的歌,其实是少年时的品味,少年时喜欢的人,也可以一直喜欢很久。


  叶修的心中充满了柔情,这个少年,受了这样的伤害,依然对周围抱有善意,明明这么辛苦,却依然要这样倔强而小心地喜欢着他。


  想到这里,叶修低下头去,轻轻亲了亲他的额头,又亲了亲他的脸颊,柔声说道,“不要怕,即使有人因为你喜欢我而攻击我,我也丝毫不会放在心上,因为这些人所有的恶意和攻击,都没有你的喜欢万分之一的珍贵。所以少天,不要藏起来,让我看到,我没你想的那么脆弱,外面的人影响不了我,但我也没有你想的那么无所不能,一不小心就很容易错过你了。”


  对叶修来说,这已经是很难得的真情流露了。黄少天闭着眼睛,贴在他的怀里,感受着这一刻的温柔,轻轻地“嗯”了一声。



评论

热度(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