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全职】【叶黄】仍少年 16

清白之年:

  7月15日,前百花队长张佳乐宣布复出加盟嘉世。


  百花战队的人知道这个消息时真是恨不得手撕了嘉世。骗他们说什么买百花缭乱去凑人头,结果把他们前队长骗过去了,早知道还不如卖给霸图呢!


  霸图的的人愤怒程度还在百花之上,因为嘉世就算什么都不做都天然拉稳他们的仇恨了,何况还中途截胡,打乱了他们下赛季的全部计划!旧恨未平新仇又添,真是此恨绵绵无绝期。


  不管外界如何反应,7月16日,张佳乐拖着行李箱,走入了嘉世俱乐部。虽然之前看过视频有心里准备,张佳乐还是被叶修的真人长相吓一跳。要不是这人明显年轻几岁更像第四五赛季时的叶秋,他差点就要相信网上流传甚广的叶秋诈死阴谋论贴了。


  特别是这人相似的战斗风格和同样讨厌的性格,让张佳乐即使在确认身份证和年龄后从科学层面相信了叶修是另一个人,还是忍不住打电话回老家让那边的亲戚给求了个强力巫祝加持过的辟邪手链寄过来戴上了。


  7月18日,嘉世全队集结,开始了封闭式的夏日集训。


  目前,这支队伍有叶修、黄少天、张佳乐三个全明星级的选手,又有张家兴、郭阳等技术过硬基本功扎实的职业中坚选手,加上刚改练阵鬼不久就飞速成长的颇有天分的乔一帆,还有从嘉世自己训练营提拔上来的下届队长候选邱非,已经可以算一支有夺冠希望的强力队伍。另外为了补充阵容的多样性,还提拔了一个天分不错但是年龄挺小的小选手闻理,作为替补随队锻炼,闻理拿到的账号卡正是嘉世特意留下来的元素法师法不容情。


  虽然对目前战队的人数和多样性还有些不满意,但现在嘉世百废待兴,叶修本着宁缺毋滥的原则,打算先把目前这个战队磨合好,再慢慢扩充深度和厚度。


  经理季远也挺重视战队人员不足这个问题,在他看来,嘉世原来虽是号称豪门,但格局太小,许多部门的建设都不到位,新人的发掘和培训也不够重视,这也是嘉世第一任老板的出身和眼界决定的。一时也急不来,真正的豪门,要经过长期健康的发展,才能养出良好的底蕴。


  将战队的其他事务全权交给经理,叶修投入了紧张的战前集训中。


  因为战队几乎是被推倒重建,所以磨合问题是重中之重。所幸常规赛9月才开始,时间还比较充足,加上常规赛漫长的赛程,还是有一定的容错率,可以让他们好好打磨队伍的。


  炎炎的夏日,日复一日的高强度集训,实在容易让人精神疲惫。到8月中旬,集训状态就结束了,战队也完成了初步的磨合,进入了恢复调整的状态。


  这天晚上,叶修开完会,准备回训练室再看看比赛视频,推开训练室的门,正准备开灯,结果看到一台电脑前好像有人趴在桌上睡觉。


  收回了伸向开关的手,叶修走过去,借着电脑的荧光看清楚了睡着的人正是黄少天。


  空调的温度开得有点冷。叶修把搭在自己位置上的队服外套取下来给他披上,然后走到另一头,轻手轻脚地拉开椅子坐下去,插上耳机打开了电脑。


  看了一会儿视频,见黄少天还没有醒的意思,叶修想了想,登上自己的q,敲了敲叶秋。


  叶秋的回复隔了一会儿才来:混账哥哥,这么晚了也不让人安宁。


  叶修打字:睡了?这不才10点吗?


  叶秋不满:就不兴我在陪女朋友?


  “呵呵。”叶修对他的嘴硬表示万分鄙视。


  还没等叶秋发火,叶修快速地打字道出了找他的目的:上次叫你物色的医疗团队物色得怎么样了?


  说起正事,叶秋就正经起来:基本好了。我说你难得对这些事上心啊。怎么?吸取了上次失败的教训,终于决定走上科学发展的正规化道路,关心起战队的合理结构了?


  叶修:呵呵,我关怀队员不行啊?哥向来都是这么靠谱的。


  叶秋:没看出来【挥挥】。说实话你们电竞圈现在才想到这个已经算晚了,虽然电竞不是主流,但好歹是竞技类项目,存在着高强度的对抗,身心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专业的按摩恢复师、体能师、营养师和心理咨询师都是需要养着的。一开始没钱还算了,选择转会费都千万级的了,这些后勤项目就要跟上。我帮你搞了一个团队,都是专业人才,但都只有服务传统竞技选手的经验,你拿过去培训一下,磨合一段时间应该能用。


  叶修:嗯,谢了。还有就是让你打听的H市抑郁方面比较权威的医生找到了吗?


  叶秋:哦,这个,如今在H市最权威的就是孙教授了,她目前在外面有个私人的诊疗室,就是号太难排了,我一个月多前就帮你预约了,现在才排到。下周二下午3点,xx路xx号,别忘了。


  叶修扫了一眼,就把地址记了下来。然后在网页上查了地图,把去的路线发送到了自己的手机。


  说起来这手机还是自己重生回来后,沐橙非要他买的,说是上回自己死路边警察联系亲属都费劲,要不是有身份证差点被当三无人员处理了。叶修想想也是,虽然平时很少有这种需要,但谁能想到那种极端情况下会添那么多麻烦。所以领工资后就去买了部智能手机,没想到还挺好用的。


  周二一清早,叶修就去敲了黄少天宿舍的门。过了一会儿,黄少天才睡眼惺忪地来开门,一见到叶修,就被吓醒了,“干嘛呢你这是?”


  叶修倚在门框上,“昨晚忘了跟你说了,今天暂时不训练,你准备一下,我下午带你出去有事。”说完转身就走了。


  黄少天疑惑地看着他的背影,以为是战队里的事,就没追上去细问。


  中午两人吃完饭,叶修直接在楼下叫了辆滴滴。车子一路穿过城区,几乎穿越了大半个H市。


  看着一路行驶到了郊区,黄少天才感觉有点不对,问道,“我们这是去哪儿啊?”


  “哦,去大保健。”叶修叼着根烟,也不点燃,单手撑着下巴看向窗外,随口答道。


  黄少天瞪大双眼,“等等,你再说一遍?我仿佛没有听清楚,你刚刚说了什么寡廉鲜耻的事,司机大哥你快停车,我跟这没节操的不是一路的……”


  司机大哥一副很懂的样子,“小兄弟不要害羞,凡事总有第一次,让这位哥们带你去长长见识。”


  不不不我不是害羞,黄少天在心里疯狂摇头,有一种下一秒就要被警察叔叔抓走的错觉。但看见车上其他两人都一副老司机的淡定模样,莫名觉得不能丢脸,也故作淡定地闭上了嘴巴。


  车子很快驶入一片临湖的园区,保安确认身份之后就把他们放了进去,又绕湖开了一阵儿,停在了一栋清幽的别墅前。


  叶修结了车资下车,领着黄少天按响了门铃。


  门很快被打开,一个接待模样的小姑娘走进来把他们领了进去。别墅一楼有个前台一样的地方,接待员跟他们确认了预约信息,就指了指二楼的一个门,“孙老师就在上面,咨询人一个人上去吧。”


  黄少天这才知道他们是来干嘛的。这种咨询显然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往楼上走去。


  叶修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开始等,窗外的阳光明晃晃的,这夏日的午后除了蝉鸣就没了别的声音,没过一会儿,就让人有点昏昏欲睡。


  要睡不睡地眯了一会儿,叶修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顺手从兜里摸出烟准备来一根醒醒神,就感到接待员小姑娘嫌弃的眼神甩了过来。叶修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硕大的禁烟标识挂在墙上,不由讪讪地摸了摸鼻尖,把烟收了回去。


  大概又过了一个小时,楼上的门开了,一个看上去挺有权威感的带着金边眼镜的中年女性探出头来,朝叶修招了招手。


  叶修疑惑的指了指自己,看见她不耐烦的眼神,连忙起身走了上去。


  被孙教授领进诊疗室,发现黄少天侧身蜷在诊疗沙发上睡着了,样子乖巧得很。


  孙教授一边在本子上写着什么,一边低声说着,“做了个催眠治疗,下周同样时间再来。”


  “呃,我能问问……”


  “别问我,客户隐私。要问回去问他。”孙教授干脆利落地打断了叶修的问话。


  “那现在该怎么办?”叶修看着睡着的黄少天有些发傻,“能叫醒不?”


  孙教授摆了摆手,“让他继续睡,好不容易弄进了深度睡眠,最好能睡多久睡多久。”


  “那就让他在这儿继续睡?”


  “抱到隔壁去,那里有床,我还有下一个病人。”孙教授头也不抬地奋笔疾书。


  叶修听了这话,认命地叹了一口气,俯下身去把人小心抱了起来。


  叶修抱着人,在接待小妹的引领下进到隔壁休息室。小妹开了门就直接走了,叶修见有两个单人床并行摆着,就走到靠窗的那张床位边,把人轻轻地放下去。正准备把手抽出来时,听到他好像喃喃地咕哝了声什么,叶修以为他醒了有什么需求,就俯身过去听,结果只听到了极轻的两个字。


  “叶秋。”


  叶修的手轻轻地颤了颤,然后不动声色地把手抽出来,坐到了床边的椅子上。


  窗外的天色渐渐地暗了下去,叶修盯着床上睡得香甜的黄少天有些发呆。


  一个人如果在最深沉的梦里都在呼唤你的名字,那代表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叶修不由走到了床边。傍晚的余晖中,黄少天像个孩子般沉沉地睡着。叶修轻轻地撩开了他额前的碎发,指尖触碰到了他眼角的湿润,感觉好像被烫到了心底。

评论

热度(5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