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并行不悖

Vermiss:

时刻与爱情并行不悖




-----------------------------------------------------




兴欣西饼屋最近多了一位新主顾。




过了清晨上学和上班的高峰期,街上的人流量开始渐渐变得稀少。

店里的橱柜大致都被补充满了,陈果伸了个懒腰,打着呵欠回到靠近门边的收银柜台处。

手边放着早上刚买的自己喜欢的美食杂志还没来得及看,陈果望了望店面外的街道,估摸着这种时间点应该没什么人会光顾之后,才哼着歌翻开了杂志色彩鲜艳的扉页。

黄少天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打扰啦~”的,是店门被推开后门框边晃悠个不停的风铃唱出的声音。

阳光和微凉的晨风包裹着来人一同涌入店里,翻书的动作被打断,因而陈果有一瞬间的晃神。

黄少天进店后环顾一周,发现只有门边这一位发着呆的美女存在,他便笑嘻嘻的将手里的东西递到对方面前,开口:“老板娘您好,我是《Glory》杂志甜品专栏的记者,想对您的店做一次为期一周的专访……不知道可不可以呢?”

“专访?”陈果被对方的话引回注意力,“在我这儿?”

黄少天笑盈盈地点头。

疑心遇到骗子的陈果开始斜眼打量来人——

棕黄色支棱乱翘的短发,二十来岁的年纪,运动风格的卫衣外套,单肩背了一部单反相机,右手还抱了一本杂志……

诶?好像跟自己现在正在看的这本一样?

等等,他刚刚说……

陈果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来人刚才似乎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你是《Glory》的记者?!”陈果显然吃了一惊,她将黄少天从头打量到脚,完全看不出有半点职业记者的样子。

黄少天不言,笑着将刚刚放在陈果面前的东西推至对方眼下。

陈果狐疑地将视线下移——是一张名片。巴掌大的卡片没太多字,只是简明扼要地交代了主人的身份。姓名黄少天,兼顾甜品专栏的摄影和撰稿,在读者中受有不小的人气。

——看起来好像跟真的一样……

“啊!”黄少天的眼神瞄到陈果手臂下压住的杂志,一脸惊喜,“看来老板娘你也是我们杂志的粉丝啊!我就给我们老板说有很多年轻妹子都在看这个吧他老是不信……哎老板娘我采访一下你,你比较喜欢这里面哪个记者啊?”

见喜好被发现,陈果只得移开手臂将自己刚刚浏览的那一页暴露出来。然后她伸出手指在某个位置点了点,说:“我比较喜欢‘夜雨声烦’吧,感觉他写的文章挺有意思的……”

“唉?!!”黄少天一下子就兴奋起来,”我长这么大第一次遇到活的粉丝啊!哈哈哈不瞒你说其实我就是夜雨声烦啦你不要太吃惊噢虽然这种事一般人很难有机会碰上啦不过相遇就是缘老板娘你要不要我给你签个名呢或者合个影也可以啊!”

陈果看起来似乎受到了不小的冲击,毕竟不是人人都能很快接受自己喜欢的撰稿人突然就站到自己面前并且还破坏了心目中原本高冷的形象这件事的。

黄少天这边还在锲而不舍地建议对方合影留念,陈果一脸生无可恋地制止了对方的行为——

“那个,你不是要专访吗……可以开始了吧?”




正是太阳露脸的光景,大把大把的阳光透过落地的玻璃门,撒在白色的地砖上,也在红木的玻璃橱柜上笼罩了薄薄的一层,模糊了视线。

黄少天此刻的神情却无比的专注。

他左眼微眯,右眼正透过镜头聚焦在正对的那只黑森林蛋糕上。

保持姿势一连拍了好几张,黄少天直起身翻看了一下成果,见没什么问题,才总算松口气。

陈果见状,终于找到合适的时机问道:“那个……要喝水吗?”

“啊没事不用不用……”黄少天赶紧摆摆手,然后掏出一个黑色的本子和签字笔,随意翻开空白的一页开始写写画画起来。

陈果好奇地[嗯?]了一声,黄少天扬扬本子解释:“我回去以后得写稿啊,总要做一点笔记吧哈哈!”

他一边说,一边走在一排一排的货架之间乱窜着。不时又停在某一个柜子前盯着里面的蛋糕笔下不停,直到他的后背撞上一个人——

“?”叶修莫名其妙地看着店里面突然多出来的这个人。

见黄少天没有自我介绍的打算,他索性眯起眼,探头看向他手里的笔记本。

“‘干净宽敞’……‘明亮’……‘暖色调’……‘有食欲’……这都什么跟什么?”上面全是短句,一时半会读不太懂的叶修皱起了眉,突然他像发现了新大陆般看向其中一句话,“‘美女店主人很好’……哎老板娘这说的是你吧?”语毕已是带着调侃的视线望向门口的陈果。

黄少天有点惊讶,他看了一眼叶修后问:“请问这位是……?”

“他啊,”陈果随意地摆了摆手,“他一般负责做甜点什么的,你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他。”

黄少天了然地点点头,然后朝叶修指了指肩上的相机:“您好我是《Glory》的记者,我叫黄少天。目前我打算对这里做一个为期五天的专访,希望不会太打扰!”

“哦,不会。”太生疏的客套反而让人不好回答,叶修应了一声,就转而将注意力放在了手里的托盘上。

“嗯?这是三明治吧?可以向我介绍一下吗?看起来营养很丰富的样子。”黄少天顺着对方的视线下移,眼前便是一排码的整整齐齐的三明治。

叶修一边将那只托盘替换掉橱柜里已经空了的盘子,一边简单做了说明:“没什么好介绍的,大概都是学生和上班族在买做早餐,早晨和傍晚卖得比较快。”

“是因为都是上下班和上学放学的时间段吧……”黄少天若有所思地念叨着,同时刷刷地在笔记本上写个不停。

叶修眼尖地瞄到了对方写的密密麻麻的内容——

“喂不要乱写别人的形象啊!什么叫‘看起来就很奇怪的店员’啊?”

“哎看什么呢这可是撰稿人的隐私……别抢别抢快被你扯烂了好吗……行行行我改我改……”




第二天黄少天伴随着推开店门的风铃声依约而来。

“啊好像来的不是时候人有点多啊……”一踏进店内黄少天就不得不在门边停住脚步。此刻里面挤满了校服不一的学生和匆匆忙忙的上班族,包括陈果在内的三个店员都在忙着收银和揽客。

“啊你来啦!”陈果抽空往门口看了一眼,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抱歉啊现在人有点多可能来不及照顾你了,你先自己看看吧?”

“啊没关系没关系……”黄少天四处张望了一会儿,“那个……呃,叶修呢?”——他还是使劲回忆了一下,才想起昨天在对方胸前工作牌上看到的名字。

不过那家伙怎么回事,店里这么多人不出来帮帮忙吗?

“他啊,他在那儿,你现在可以去找他。”陈果用手指了指最里面的员工休息室。

“哦,好的,谢谢老板娘。”得到许可,黄少天便一手护着身侧的相机,一边快速地踮脚溜到休息室门口。

带着终于穿过层层人群的庆幸,黄少天一边松了一口气,一边拧开了门把手:“哎叶修,外面这么多人你怎么不去——”

声音在眼睛瞥到里面的情景时戛然而止。

叶修坐在靠窗的一张书桌前,嘴里叼着一根快要燃尽的烟,死死盯着眼前一张被打了乱七八糟草稿的纸,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原本混乱的思绪被黄少天的动作和话语给切断。

叶修回头看向他。

“那个不好意思……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黄少天有点尴尬,一脸歉意。

叶修干脆地摇摇头,伸手将手里的烟拿下来在一旁的烟灰缸里摁灭。

黄少天伸手取下单反,放在门边的置物架上,然后靠近叶修:“你好像在想什么的样子,需要听听我的建议吗?”

叶修从凳子上起身,一手拿起那张皱巴巴的纸,然后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黄少天见他有开口的趋势,赶紧也挨在他旁边坐下。




“唉新产品啊……”黄少天略烦恼地抓了抓头发,“主题是‘夏天’的话确实有点无从下手,你有了大概的思路吗?”

叶修摇头:“目前还没有,只是觉得应该面向学生这一群体。”

“学生?那做做泡芙怎么样?十多岁的男女生应该都比较喜欢吃甜的吧而且也比较容易携带用透明的塑料盒子或者圆筒就可以了……”罗列了一大串优点以后,黄少天又径自否认起来,“不行不行不行,得和夏天有关啊……加点薄荷到奶油里面吧清凉的口感会让人想起冰淇淋什么的……”

“可是卖点不多吧?说白了也就是薄荷味的泡芙而已。”叶修嘴上否定的同时黄少天也将纸上刚刚才写下的几个字划去。

“有道理。”黄少天右手转着一支笔,“那你试试布朗尼?巧克力的一向很吃香的,妹子们不都挺喜欢这种口味的嘛?上面铺一点水果什么的,也算是和夏天有关了吧?或者在里面埋一点碎冰用来降温解暑?”

“可是冰的话不太好保存,离柜一会儿就化了吧?”

“哦也对……不如你做慕斯吧口感很细腻……其实做芝士蛋糕也行……”黄少天冥思苦想之际突然顿悟,“我靠靠靠不对啊!这不该是你的工作吗怎么变成我的啦?为什么明明我只是给你提建议来的现在却变成了我在绞尽脑汁地想而你在那里偷懒?!”

一旁无所事事的叶修翘着腿翻看今天的报纸,招了招手捎来自己诚挚的问候:“谢谢了啊!”

“去去去你这人心怎么这么脏呢敢再懒点吗居然让我来帮你们做苦力这就是你们店的待客之道?!”黄少天把笔愤怒地往桌上一拍。

“待客?哪儿呢?”叶修四处张望了一下,“哦你吗,没必要啊!”

“去你大爷怎么没必要了啊我好歹也是一个知名记者不说多了几十万身价总有的吧现在连一个客人所应该受到的最起码得对待都没有人!性!呢!”

“老板娘也没叫你来啊。”叶修一副[你就吹吧]的表情,无辜地摊手。

——他的意思是这些都是自己自找的?

黄少天气得站起身就往休息室外走,懒得再和那个家伙多说一句话。

看着黄少天气呼呼冲出门的背影,叶修轻笑着摸了摸鼻尖——

糟糕,逗那个人好像有点好玩啊……




黄少天一出门就迎上了陈果震惊的脸。

“你怎么了?好像在生气啊……?”

“没有!”黄少天生硬地回答,“今天我还有点事,就不多待了。明天我还……诶?!我相机呢?!!!”他的手习惯性地拽拽背带,却意外落了个空。

他回想了一下,然后发现那东西,应该,就是,在,休息室门边的,架子,上了。

由于刚冲出门就又要返回,于情于理都有些尴尬,于是黄少天一边默念着[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一边没好气地再度推开了员工休息室的门。

迎接他的是叶修的一声[哟]和紧跟其后的“少天大大又回来了啊!”

“……”在门边纠结几番,黄少天还是忍不住吐槽,“卧槽‘少天大大’是什么鬼?叶修你几个意思!”

“说好的几十万身价呢?”叶修挑眉。

“滚滚滚滚谁跟你说好了!”黄少天一手抓过门边的相机,一手[砰]地带上门。




外面的雨势自清晨开始就没有小过,绵绵不断的雨丝不停飘下,将整个世界都浸得湿淋淋。

陈果倚在柜台边,手指有节奏的敲着桌面,双眼望着窗外发呆。

“喂老板娘你别看啦他今天应该不会来了。”叶修看一眼门边的陈果,开口道,“这都第四天了他没什么必要下这么大雨还来了吧?”

“哦……”陈果不情不愿地收回视线——虽然确实没什么必要,不过一连几天都出现的人突然不来了,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不习惯的。

与陈果抱有同样想法的还有叶修。

与其说是不习惯,不如说是失望。虽然叶修自己都没搞明白他到底为什么在失望,不过那点遗憾的小心思是不会说谎的。

叶修就这么一边叼着烟吞云吐雾,一边望着店里的天花板思索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失望。

直到熟悉的问候出现在门口:

“打扰啦~”

叶修一瞬间转头看向声源。

“果果我来找你玩~”苏沐橙一进门就感受到了一股凌厉的视线,“叶修你瞪我干嘛?”

“啊不,没什么……”叶修尴尬地将目光移开。

“嗯?”还没弄清楚叶修那边的状况,苏沐橙回头又看到了陈果有些失望的眼神。

“你们在等什么人吗?”

“呃没有没有没有……”陈果连连摆手,然后仓促地转移话题,“叶修你去烤箱那儿看看曲奇烤好没有。”

叶修磨磨蹭蹭地起身,还没迈出一步就被身后的苏沐橙给拉住了手。

“哎哎哎叶修你等等我也要去!”




“哎哟我靠这雨到底什么时候能停怎么回事啊这都下了几个小时了烦不烦啊!”黄少天嘴上嘀咕着,脚下不停地一路奔进店里。

陈果瞪大眼睛看着来人,嘴里[你你你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嗯?老板娘?”黄少天把手里的伞收好靠在门边,然后伸手在陈果眼前挥挥,“一天不见怎么傻啦?”

“谁傻了。”陈果拨开他的手,“你不是今天不来了吗?”

“谁说我不来了?我可是很敬业的好嘛不要小瞧我的职业素养啊喂虽然这雨下的是挺大的但是我身上带了伞的不怕这个啦!”黄少天看了看周围,“叶修呢?那小子又偷懒?这样老板娘你很吃亏啊……”

陈果一个手势打断了他的话。她指了指里面工作间的玻璃门,从这里隐约能看到里面叶修走来走去的身影。

黄少天点点头就抬腿往那边走,没走几步却又突然停下来。

“?”

黄少天僵硬地回头看向疑惑的陈果,他伸出手指向陈果指了指里面站在叶修旁边,状似亲密的苏沐橙,笑的有点勉强:“哈哈……那位是?”




叶修第三次把托盘从烤箱里拿出来,揭开包在上面的锡箔纸,露出了蛋黄色的曲奇饼干。

——颜色总算对了。

叶修满意地闻了闻刚考出来的饼干独有的香气。不太甜,却能恰到好处地勾起人的食欲。

“哇好香!”苏沐橙眼馋地看着面前一大盘饼干,“已经烤好了吗?”

见叶修点头,她赶紧伸出一只手指悬在上空跃跃欲试:“嘿嘿!我可以尝一块吗?”

叶修正想说这得问问老板娘,苏沐橙已经把他手里的托盘抢过去了。然后她端着盘子朝工作室外走,留下了一句:“开玩笑的啦~”

跟着苏沐橙跨出工作间,叶修一眼就看见了站在陈果不远处的黄少天。

心里似乎一下子涌出星星点点的惊喜,叶修问:“下这么大雨你还来?”

“不来不就挖不到你的八卦了嘛。”黄少天勾勾嘴角,看向一边的苏沐橙,“这是你女朋友?不介绍一下?”

“嗯?”眼见话题涉及到了自己,一旁正把曲奇饼往陈列柜里放的苏沐橙不得不停下手中的动作,好奇地看着黄少天。

“你好,我叫黄少天,是来这里做专访的周刊记者。虽然这么说不太礼貌,不过没想到叶修会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女朋友啊……”

“啊?”苏沐橙突然笑了起来,她连忙摆手,“我不是她女朋友啦!”

“哎?不是吗?”被告知猜错了的黄少天一时间有点尴尬。

“不是不是,我怎么可能看上他啦~”苏沐橙否认得很干脆。

黄少天瞬间受到了莫大的鼓舞:“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看来这个世界还是公平的。我就觉得叶修那家伙肯定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请问美女怎么称呼?”

“……”

“……”

一旁受到会心一击的叶修忍无可忍,拿起右边桌上空的托盘就做势要敲黄少天。

“哇靠君子动口不动手啊叶修你干什么啊这样说来你果然不是君子啊喂你冷静一下别这样!”

“去去去你哪儿来的就回哪儿去赶紧的!”




黄少天翻开着这几天笔记本上自己零零散散记录的笔记,脚下已经习惯了朝心中那个目的地前进的路线。

他一边看着,一边回想着当时记录的场景,嘴角挂上了情不自禁的弧度。

和店里的众人混熟以后,他所记录的词语都在不断更新。

关于陈果的,由[美女店主人很好],变成了[干练有能力和蔼可亲的漂亮老板娘];

关于包荣兴的,由[有活力的年轻人],变成了[能吃苦有时候却有点脱线的犯二青年];

至于叶修的,最开始是[看起来就很奇怪的店员],到现在变成了[心脏自恋总是嘲讽脸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客气]。

黄少天看着叶修这一条,罕有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掏出随身携带的签字笔在下面补充了一条:

[但是意外地让人觉得很可靠]。

他看着加的这排小字,想了很久还是把最后三个字涂了,改为了[不讨厌]。

再怎么说也是最后一天了,好好和他们相处吧。

黄少天收拾起心里因今后都很难再见到某人而浮现的巨大失落,嘴里说着从未改过的话,最后一次迈进了那间早就无比熟悉的店面——

“打扰啦~”




“我发现,我好像,从来没在,应该工作的时候,在店里,看见过,叶修啊?!”黄少天隐忍了五天,总算是对着陈果说出了这番话。

陈果对他的这种行径已经习以为常了:“他正在忙着他的新发明呢,你去工作间找他看看?”

新发明?

看样子他已经想到了不错的点子了啊。

怀着对这件事的满腔好奇,黄少天蹑手蹑脚地推开了工作室的门。

“嗯?你来的正好。来帮我尝尝味道怎么样。”黄少天探进头的下一秒就被叶修招呼着来到装饰甜点的桌边。

叶修面前放着一只米黄色的瓷盘,中间是一块三角形的甜点。表面上撒着一层厚厚的杏仁片和燕麦。

“这什么?”嘴上问着,黄少天手里已经自觉地拿起了旁边的勺子。

“提拉米苏。”

“哦所以你最后做的就是这个啊……”黄少天毫不客气地挖了一大块塞进嘴里。

“嗯不错……哎我去好酸……呃又甜回来了……甜度挺适中的……唉燕麦很香嘛……”黄少天嘀嘀咕咕了一阵后咽下,对叶修竖了个大拇指,“好吃!不过我能采访一下你你的创作灵感吗?”

“酸酸甜甜的,我定义的是初恋的味道。夏天让人觉得有恋爱的感觉。”

意料之外的答案。

黄少天一惊,手臂搭上叶修的肩头:“哎哟,老叶挺纯情的啊没看出来!谁是你初恋啊?让我猜猜……难道是苏妹子?”

叶修摇摇头,却回答了个无关的问题:“你知道提拉米苏的寓意吗?”

“‘带我走’吧?”

“好啊。”

“……哎等等什么情况你拉我干嘛卧槽叶修你大爷的你要带我去哪儿?!”

“感受夏天。”



评论

热度(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