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断点续传 09

Vermiss:

08 


-----------------------------------------------------------------------------------------------


09


黄少天的公寓和叶修的新家在一个方向,就连楼层也是相同的数字,两个小区之间仅隔了不到500米。


从便利店到黄少天家的路程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叶修和对方两人并肩拖着步子往目的地前进,天南地北扯了一路,走走停停二十分钟也总算是到了。


电梯拉着二人一路往上到达9楼,黄少天在门口拿钥匙开了门,叶修在他后面没刹住脚,紧跟着一前一后踏进了玄关。


玄关处立着的一个木制鞋柜占了大半位置,由于叶修没料到脚下空间的狭小,直接导致了二人相隔极近。


随着叶修突然的靠近,在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后背便几乎直接贴合上了前者的胸口。


若即若离。


入眼皆是一片黑暗。由于夜幕已经黯然降临,厚重的云层也不动声色地飘到了月亮前,因而窗户的方向根本透不进任何亮光,两人原本想借助月光视物的念头只得悻悻放弃。


沉默僵持了一会儿,黄少天正想开口打破眼下的尴尬,身形却蓦地僵住了——被黑暗剥夺了视觉,剩余的感官要敏锐很多。此刻他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身后那人刻意压抑了的吐息,温热地缭绕一圈,包裹住了他的耳廓。


脑子里不合时宜浮现出往日某些旖旎的记忆,他条件反射般狼狈地抬手,用力按下了墙壁上的照明开关。


“啪——”


顶灯应声而亮,满室亮堂。


有了灯光的掩护,黄少天赶紧弯腰换好拖鞋,匆匆给叶修留下一句话,落荒而逃进了盥洗室。


从头至尾都没敢转身给叶修一个正眼。


“老叶你自己拿拖鞋换啊想喝水也自己倒我去上个厕所马上就好!!!!”


叶修看着黄少天仓皇的背影,眯起眼,目光聚焦在后者红得鲜艳的耳朵尖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黄少天动作很快。叶修刚换好拖鞋,然后把手里的塑料袋放在茶几上,就看见黄少天神情略有些不自然地从洗手间出来了。


叶修把兜里的手机掏出来递给黄少天,“哎,你这儿有我能用的充电器吗?帮我充会儿电呗?”


黄少天诧异地接过手机,看了看充电接口,道:“不知道,你这和我手机接口形状不一样啊,我得找找还有没有其他的……万一没有怎么办?你这么点电量还撑得到你回家吗?”


“还剩多少?”叶修没在意,“我顺手拿着就出门了,哪儿知道没电了。”


黄少天按亮了屏幕,右上角的图像很直观的传达出了他需要的信息:


“还有6%,这么点够吗?不够吧?肯定不够!这么点电打个电话就得自动关机了!那怎么办?要不你先用我……嗯?”


他话还没说完,手机就嗡嗡振动起来。然后屏幕上显示:[有一条新信息]。


发件人是叶秋,叶修站在黄少天旁边,瞄了一眼也发现了,他倒也没接过去,直接对黄少天扬扬下巴:“你帮我看看他说什么。”


“哦。”


解锁需要密码,但是黄少天应了一声,便相当熟练地动动手指就解锁了屏幕,完全不受阻碍。


等到他把叶秋的短信点开以后他才反应过来他刚刚流畅的举动。


习惯成自然,说的就是这样。


叶修手机的密码是[0510],这四个数字说起来还有些渊源。


叶修从来不喜欢用密码,不管是九宫格还是数字,针对手机还是电脑,他从来都是能不设置就不设置,原因是太麻烦了。


当年他们还在交往的时候,黄少天趁着夏休期过来蹭吃蹭喝时偶然发现了这件事,当即就对他这种行为进行了严厉的控诉,并且据理力争,以[万一手机丢了信息外泄后果不堪设想]为主要论点,自己本人为主要论据,口干舌燥地进行了长达一个小时的论证,最终终于说服叶修给他的手机加了密码——


“行了,设好了。”叶修被他烦得实在受不了,果断拿起手机给自己设置了个解锁密码,还是输入四位数字的那种。


“是吗我看看我看看我看看?”黄少天忙不迭地拿过来捣鼓,“你设的多少?”


“1234。”


“……”


“怎么?”


“这样还有什么意义?啊?老叶你告诉我?”黄少天表达了自己强烈的不满,“这密码设了等于没设吧?有什么意义?形同虚设!不行不行我不承认,你换一个复杂点的。”


“换什么?”叶修把粘在电脑上的视线移到黄少天身上,“少天大大想要我设成什么?”


“就,嗯,那什么……”黄少天移开了目光,装作不经意地吐出几个字,“……生日啊之类的……”


“嘁。”叶修被他的样子逗笑,“这么简单?你不来点有技术含量的吗?”


“靠靠靠靠靠靠有本事你来一个啊?连1234都可以忍受的人有资格说我???”


叶修没接话,直接把密码设置的输入框那里改成了:[0510],然后大大方方把手机举到黄少天眼前看。


于是黄少天瞬间哑火了,视线闪烁了半天,嘟囔一句[就那样吧也没好多少],随即赶紧背过身把自己的手机密码改成了[0829]。


后来他就再也没换过。


说是舍不得也好,留个念想也罢,黄少天也就放任它在那里保留了好几年。反正是自己的手机,也不怕别人会发现这么点小心思,就算真知道了密码,也肯定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不过他没料到的是,叶修居然也没更改。


黄少天现在捏着手机,顿时不知道是该先看短信,还是该先想想为什么叶修也没换密码。


这是某种暗示吗?


难道叶修也跟自己一样……


黄少天不敢乱猜,把手机塞到叶修手里后却又捱不住心里的疑惑,犹豫了几秒,索性直接问了:


“你怎么没换密码?”


“啊?”叶修正在看短信,愣了愣才道,“哦,懒得改,习惯了。”


习惯二字好像比一切理由都来得有分量。


黄少天不知道该接什么,好在叶修很快就放下了手机,重新递到了他手里:


“真要没电了,你赶紧帮我找找。”


黄少天看了一眼手机:不过就是回了条短信,后者的电量已经降至了5%以下,于是他赶紧冲进卧室翻箱倒柜起来。


“老叶!我不保证一定有啊!”黄少天的声音隔着半面墙壁,听起来不太清楚,“要是没有合适的你就用我的吧?”


“我用你的,你用什么?”叶修失笑,“找不到就算了。你这儿有热水吗?”


房间内的人想了想,扯着嗓子回答,“没了!我走之前倒光了!电热水壶在厨房里!你要用就去拿吧!”


“行。”叶修从塑料袋里拿了两盒泡面出来,“你方便面吃什么味儿的?”


这边黄少天不假思索,一如既往的[老坛酸菜]四个字已经滑到舌尖了,外面叶修又慢悠悠跟了一句:


“酸菜吃吗?”


于是黄少天悬崖勒马,应声的话最终由四个字简省为了一个字:


“吃!!!!!”


由于很久没花时间整理过,黄少天卧室里的抽屉已经乱得毫无章法。他面对着里面缠在一起难分难舍的、黑的白的各种线纠结了半天,也不知道从何下手去开始寻找叶修急需的充电线。


这边黄少天还在面临着世纪难题,外面的叶修已经动作麻利地泡好了两碗一模一样的泡面,各自用了电视遥控器和黄少天的手机压着面盒盖子,面对面地放在了餐桌上。


过了几分钟,叶修就走到黄少天的卧室门口,抬手敲了敲门框:


“出来吃吧。”


“啊?你这就泡好啦?”黄少天蹲在抽屉旁边,一手抓着一大把看不出用途的线,吃惊地回头,“这么快!我这儿连我自己的充电器都还没找着……”


“没有就别找了,反正我也不急着用。”


“哦。”黄少天讪讪地放下手里的一团乱麻,跟着叶修出了卧室。


泡面盖子被揭开,两缕腾腾的热气一同缭绕上升,在空气中消散。


要是放在以前,黄少天是绝对不会认为自己今后还有可能,在某一天深夜跟叶修面对面吃老坛酸菜。


但是这样难能的场景却又确确实实发生在眼下。


黄少天和叶修在餐桌两侧分别坐着,一人端着一碗迟到的晚饭埋头苦干。


在吸面条的间隙,黄少天抬起头看了对面的人一眼,后者吃得不紧不慢,额前的碎发耷拉下来,遮住了眉眼——眼前的场景,似乎还是同记忆中的如出一辙。


黄少天突然又想起了唐柔。


与其说是[又想起],不如说他从来就没忘过。


自从一周前职业选手群里那群人yy了叶修和唐柔两人的关系后,就没见两位当事人出来辟过谣,均以沉默做答——这种默认的态度立竿见影地给黄少天的生活,加了一点调剂品。


平时白天做做节奏紧张的训练还好,一旦到了晚上,或者是他神经放松的时候,譬如睡前,抑或进餐时,那两个字连带另外一个名字就会不分场合不分时间地冒出来,在脑海里转悠,挥之不去。


虽说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不去在意也不是太难,但是黄少天总是感觉心里堵了点东西,简直如鲠在喉。


因而他这一整周都沉浸在郁闷之中。


而眼下,两人难得的独处更是催生了自己聊聊这个的欲望。


两人之间无话,于是黄少天咽了口唾沫,决定先向这个话题靠拢:“哎,那什么,老叶,你跟我说说你们怎么好上的呗?”


叶修正专心致志地吃面,冷不丁被问了这样一个无厘头的问题,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反问:“啊?”


“啊什么啊?咱们俩谁跟谁?你可别跟我装傻啊!”黄少天的手指无意识地捏着塑料叉,泡在面里搅来搅去,“就你跟你们兴欣那个唐柔啊……到底,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叶修愣了两秒,突然带了点笑意,“你说的是前几天群里说的那事?你不会真信了吧?”


“信啊?为什么不信?”黄少天莫名其妙,“我觉得他们说得很有道理啊?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少天大大这次犯蠢了啊!那些人一看就是胡扯的,也就只有你会当真了。”


叶修的口气里很明显地透露出自己臆想的那人并不是唐柔这一事实,黄少天顿感有点尴尬。


也就是关心则乱,才会信以为真。


于是他赶紧道:“靠!原来不是唐柔妹子啊!我就说嘛你们俩怎么可能,完全不搭调啊!那到底是谁?放心吧我又不会说出去,就是有那么一丢丢的好奇……”


叶修笑了笑:“我说是你,你信吗?”


心跳突然漏了一拍,他感觉自己中了一个僵直弹,随即赶紧没好气地堵回去:“滚滚滚滚滚滚!信你大爷我才不信!我看起来有那么好骗?不说拉倒,有你这么敷衍人的吗?有吗有吗有吗?”


黄少天嘴里连珠炮地说了一大堆,叶修却没有如往常一样出声调侃,他心里蓦然紧张起来,慌乱地移开了视线。


叶修离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过了。


黄少天站在玄关门口等了一会儿,然后走到客厅的窗边,低头就看见叶修从脚下的单元门口钻出来。


9层楼的高度将对方的身影缩得很小。


夜色很沉,黑压压地盖在头顶上喘不过气。


黄少天就这么站在窗户边,看着叶修慢慢离开。


叶修走得挺快,路灯将他的影子拉得延伸到很远,摇摇晃晃地陪着他远行,在一整条空无一人的巷道上很显眼,也很刺眼。


外面风很大,隐约能看见强劲的风势卷起了叶修的衣角,拽着不撒手。


明明窗户关得死死的,可是黄少天却感觉眼睛有点痒,像是被风吹了沙。他抬手揉了揉,待到放下来时,叶修已经不见了。


遗憾之际又有点失落,黄少天伸手将窗帘拉拢,然后准备收拾东西回蓝雨宿舍。


回过身就是空荡荡的一整个房间,走了刚才的人,如今了无生气。


叶修走的时候手机已经因为没电而自动关机了。原本黄少天想给他打个电话,一边聊,一边往蓝雨俱乐部走,有人陪着聊天,总比自己一个人走在冷清的街道上好。可惜现在只能放弃这个念头。


带好傍晚找到的资料和手机后,黄少天关窗关灯锁门,然后下楼离开。


于是仅仅温暖了数个钟头的这个[家],如今满室漆黑,重新归于冷漠。


TBC

评论

热度(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