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断点续传 11

Vermiss:

10 


------------------------------------------------------------------------------------------------


11


最终三个人打车去了市中心一家火锅店解决了糟心的午饭问题。


中午正是来客的时候,黄少天他们三个还在店门口排了十分钟队,才得以进去觅食。正好靠窗的一桌客人离开,三人顺势就去了那个位置就座。


面对面的四人桌,叶修和黄少天坐一边,剩叶秋一个人独霸一方,


不远处的服务员见状,赶紧上前点单,叶修早在前者朝这边看过来时便接收到了对方的眼神信号,然后毫不犹豫地伸出手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人,把点菜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甩手扔给了叶秋。


黄少天自踏进火锅店里以后便一直在捣鼓手机,一个人埋头沉默了好半天,才终于吐出一口气:


“哎哟我靠,终于连上了,你们这儿连个wifi也太麻烦了……”


叶修坐在他旁边,将一切尽收眼底:“吃饭就吃饭,玩什么手机。”


“免费wifi不蹭白不蹭……”虽然嘴上这么说,黄少天还是默默把手机锁好屏放下了,“哎老叶我就搞不懂了!你说你弟大老远来G市一趟,你怎么就带我们来吃火锅?火锅有什么好稀罕的哪儿没有啊?我还准备说带你们去吃正宗的烧鹅!结果一出机场你二话不说就奔这儿来了。”


“人多,火锅吃着热闹啊。”叶修奇怪地看他一眼,“你不是挺爱吃的吗?”


“爱吃是一回事,但是!”黄少天恨恨地扳出三个手指,“你自己数数!我们总共就三个人,能热闹到哪里去?想凑桌麻将打都还差一人呢!再嗨能把锅底掀了啊?”


“你可以自嗨啊,随便掀,我不拦你。”


“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


叶秋坐在对面点菜,还没做好决定,就被两人你一句我一句闹得头昏脑涨,本来店里就挺喧哗,现在他只感觉自己两只耳朵边嗡嗡嗡响个不停。


本着[不能我一个人受伤]的原则,于是叶秋破罐子破摔,把点菜这杆革命的大旗转交到了叶修肩上:


“你们想吃什么?”


话音未落,已经有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鱼丸。”


“鱼丸!!!”


叶秋被面前突然增大的音量吓得手一抖,连翻菜单的动作都顿了顿。然后他颇为惊诧地抬头,问叶修:


“他我不知道,但是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吃这个了?”他想了想,“我怎么记得你原来根本没兴趣呢?”


“不是我。”叶修指了指身边的人,解释,“都是他爱吃。”


叶秋闻言,将视线转到隔壁的黄少天脸上,顿了一秒后,了然道:


“哦。”


然后接着低头翻看菜单。


一旁的黄少天听到这样意味深长的语气词,倒是如坐针毡起来,顿时感觉自己尴尬癌快要爆发了——


叫你嘴快!叫你话唠!这下高兴了吧?!


现在他简直恨不得找一副针线把自己嘴巴缝起来。


叶秋翻了两页以后,又抬头问道:


“还有什么想吃的没?”


叶修没接话,带着询问的意思,转头看着黄少天。


后者赶紧移开视线,端起桌上的茶水杯就喝了一大口,然后拿起手边的手机,假装研究背后的摄像头,就是不出声。


叶修不自觉地笑了笑,然后朝着叶秋道:


“随便,带肉的都给他点上。”


“靠!等等等等!”黄少天立刻不装傻了,“老叶你什么意思?什么叫都给我点上?搞得跟我很爱吃肉一样!你想吃就说啊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反正你请客!别什么帽子都往我脑袋上扣啊我警告你!!!”


“呵呵,吃方便面都得加火腿肠的人没资格说我。”


“你!大!爷!”黄少天炸了,“你还好意思说?这还不是你——”


说到一半,黄少天突然住了口,因为他想到,要是自己真的把那后半句[当年给我养成的习惯吗]说出来,那他就可以立马挖个坑,把自己就地埋了。




习惯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沾不得,戒不掉。


其实一开始黄少天并没有吃泡面一定得加火腿肠的习性,还是后来他和叶修住一起的时候才慢慢养成的——


“咕——”


待到自己的肚子发出了第不知道多少次抗议之后,黄少天才稍微察觉出异样。


好像没吃午饭?


他停下了键盘和鼠标的操作,从电脑上分了点神出来看时间,电脑右下角清晰地显示着:


15:07


——怪不得。


啧啧,这日子过得,可怜巴巴的。


黄少天一边在心里给自己点个蜡,一边扯着嗓子喊了声:


“老叶!”


叶修坐得不远,就在他背后的床上,后者跟自己一样,抱着个笔电,正戴着耳机全神贯注地投入荣耀里厮杀。


可是黄少天耐着性子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叶修的应答。


于是他加大音量,头也不回地又喊了一声。


叶修的声音顿了两秒,才懒洋洋地传来:“别吵吵,我这儿红血了。”


“红什么血!你是不是又在刷boss?!”黄少天摸摸肚子,一副大爷样,“别刷了别刷了,你看看这都几点了?我都饿得没知觉了,快快快,去给我泡碗面。”


叶修回以一句至理名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滚!我大老远跑你这儿来容易吗我?不提供午饭就算了,给我泡个面都不肯啊?”黄少天见语言攻势没什么成效,当即就从书桌边爬到床边去,伸手就抚上了电脑的关机键。


叶修立马停了操作:“少天大大,你干嘛?”


“我。要。吃。面。”黄少天一字一顿地挤出四个字,大有一副[你不给我泡面我就关你电脑我们同归于尽]的架势。


“自己泡呗。”


黄少天理直气壮:“懒得动。”


“我也——哎哎哎,有话好好说。”叶修刚开个头,黄少天就暗暗加大了按键的力道,逼得他只好妥协。


黄少天见叶修径自翻身下床,趿拉着拖鞋往卧室门口走去,心情瞬间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他偷偷往电脑显示屏上瞄了一眼——眼下,没了主心骨的副本队伍自然是应接不暇,在短短几秒内便注定了团灭的结局。


“老叶你别暗地里记恨我啊!”黄少天决心补救一下他在叶修心里的地位,“大不了以后我让蓝溪阁的他们让给你一个!”


叶修失笑,转过身来问他:“吃什么味儿的?”


黄少天赶紧简单粗暴地表达了自己的谢意:“老坛酸菜!么么哒!”


十分钟后,黄少天盯着自己面前的泡面盒子,不说话——


“这什么?”他指着里面一根条状物,问。


叶修有点奇怪:“火腿肠啊。”


“你给我加这个干嘛?”


“犒劳犒劳你。”叶修一脸担忧,“少天,夹在我们兴欣和蓝雨之间很难做人吧?让蓝溪阁给兴欣boss……你真的不会被集火吗?”


“滚滚滚滚滚滚滚!!!”


由于每次都以懒惰为借口,因而黄少天吃到的泡面中,叶修泡的要比自己动手的多得多——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一旦吃泡面,必定要加根火腿肠的习惯了。




黄少天这边一句话被拦腰斩断,叶秋只得接过话头:


“点这么多,吃不完怎么办?”


“别担心。”叶修表示对他寄予厚望,“这不还有你吗?”


叶秋:“……”


黄少天当即有点惊讶:“嗯?老叶你这句话什么意思?难道叶秋食量很大?不会吧完全看不出来啊!这不挺瘦的吗???”


“哪能呢,我就随口一说。”叶修淡定地补刀,“其实主要是在你。”


黄少天沉默——他突然有点想打人。


正好这时候一大锅红灿灿的火锅底料端了上来,搁在桌面的正中间。


于是他赶紧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掏出手机点开微博客户端,对着餐桌拍了张照后,更新了动态:


【@ 黄少天V:好饿!等着吃火锅!】




菜上得快,三人动作也很麻利,不管手边是什么,通通来者不拒,一股脑全倒进了锅里。


三人聊了几句打发时间,很快汤面上就浮起了各种各样的菜,黄少天眼看红油油的汤料下隐约可见冒了几个白色的圆顶,赶紧抬手,抄起旁边的漏勺就捞了几个鱼丸上来放进自己碗里。


旁边的叶修和叶秋也没闲着,各自伸手捞了荤素搭配满满一碗,放到自己面前。


大概是都饿得不轻,三个人个个都吃得狼吞虎咽,根本没心思开口唠嗑——完全和前后左右鼎沸的人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叶秋埋着头一连吃了几片涮牛肉下肚以后,才停了下来。


他想了想后,突然觉得,毕竟现在百闻不如一见的那个黄少天就坐在自己面前,机会难得,不问点怎么都对不起自己。


于是他抽了张纸巾擦擦嘴,然后状似不经意地问道:“你们俩……打算以后怎么办?”


我靠!


彼时叶修正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被叶秋这么一问,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他惊异地抬头望着对面,叶秋嘴边勾着似笑非笑的微妙弧度。他这句话问得颇有水平,天平两侧端得稳当,既像是随意地问一句,又带了那么点心照不宣的意味。


叶修此刻完全没想到对方会就这么打个直球,他现在还没给黄少天摊牌,照叶秋这么说,就是傻子也得想到那个方面去了。


叶修右边的黄少天同样被这句信息量巨大的话惊得不轻,嘴里的半只鱼丸都顾不上嚼了,包在左边脸颊里就含含糊糊地问:


“啊?什么怎么办?”


黄少天都这么说了,叶修也只得跟着装傻:


“是啊!什么怎么办?”


“……”叶秋被叶修极其到位的演技所折服,不得不半路改口,“我是说下午,下午你们俩干嘛?”


“哦!下午啊!下午——”


本能地感觉到叶秋意有所指,为了避免自己表现异常被叶修发现端倪,黄少天赶紧把嘴里的鱼丸咽下肚,灵机一动,胡扯道,“下午我们要训练啊!你是不知道,职业选手多忙啊!”


叶修:“……”


叶秋愣了两秒,看向叶修:“我不太理解,你们是退役了的都得继续训练吗?这算不算压榨人?”


“不是,那是我……”叶修绞尽脑汁编下去,“是我,呃,下午去他们蓝雨……指导训练。”


“啊?”


黄少天更惊讶了,脸上写满了[卧槽你在逗我吗我怎么不知道]。


“你之前不是给我说,你们训练营里有几个好苗子,让我看看吗?”


“哦!是、是啊!”黄少天赶紧迎合,“对对对,没错就是这样!你不说我都不——差点忘了!”


叶修淡定一笑,回以叶秋一个[如你所见]的眼神。


黄少天坐在旁边,表面上似乎都是自己跟叶修商量好的,暗地里泪流满面——最想避免的,结果还是来了。队长,你有话好好说,不要打脸。


黄少天觉得自己今天一顿午饭的经历可以用一副对联很好地概括——


上联:自己挖坑自己跳,


下联:自己下毒自己喝。


横批:No zuo no die




吃完一顿辛酸的午饭,叶秋充分发挥了自己热心肠的品质,不顾黄少天的百般阻拦,愣是合着两人一起打车坐到了蓝雨俱乐部门口,执意要目送两人进门。


这下子蓝雨的新生训练营,就算是刀山和火海,叶修也是要硬着头皮去了。


见叶修和黄少天二人一前一后进了蓝雨大门,叶秋才回到出租车上,挥手离开。


于是留下前身是嘉世和兴欣队长、无论如何也和蓝雨挨不上边的叶修,跟蓝雨现今副队长黄少天大眼瞪小眼。


训练营是独立的一栋建筑,离大门不远,叶修和黄少天现在所处的位置可以很轻易地看到。


沉默了半晌后,叶修用手指指那个方向,试探着问:“走起?”


“靠靠靠靠靠老叶你真要去啊!好意思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啊!还要不要脸了?”


叶修痛心疾首:“我就是去看看联盟未来的希望,黄少天同志,能别把人想得这么猥琐好吗?”


“滚!说得跟你不猥琐一样!”黄少天一边说一边往训练营方向走,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回头郑重地问道,“老叶,你可想好了啊?进了这蓝雨大门,就是我们的人了啊!”


“照你这么说,那些快递员不也是你们蓝雨的后备军?”叶修恍然大悟,“合着我跟送快递的一个地位啊!”


“是啊!很惊喜对吧?!”黄少天笑得奸诈。


“当然,比我想象的高多了。”叶修突然正色道,“哎,说真的,少天大大。只要你们蓝雨肯收,要我再复出一次都成啊。”


“去你大爷的,谁稀罕啊?我们蓝雨看起来像是差你这么个人的样子吗?”


叶修跟在黄少天后面,循循善诱:


“真的不再考虑一下?有我在,蓝雨十冠在手不是梦。”








TBC



评论

热度(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