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喵不可言 (上)

Vermiss:

铲屎官叶x猫咪少天


没养过猫qwq有什么不科学的地方欢迎指正


---------------------------------------------------------------------------------------------------


尾巴处突然传来的钻心痛楚,使得黄少天生生从独占一根小鱼干的享受中脱离出来。


靠!!!


本来自己趴在常住的巷子口,两爪抱着只从别猫那里顺来的新鲜鱼干,正啃得津津有味,尾巴突然就传来一阵剧痛,就那一瞬间,生理泪水就已经涌上了眼眶。


黄少天能感觉得出来,他搁在身后的尾巴尖大概是被什么人踩到了。虽然只是一眨眼的事,也还是疼得他整只猫的毛都炸了。而且就算只被踩到了一下,那铺天盖地的痛楚在十几秒后仍留有余威。


黄少天赶紧把尾巴蜷进身子底下,然后站起身转了180度,从屁股对着巷子外的姿势,变为了正脸面对街道。


毕竟无缘无故被人踩了一脚,至少也得知道是谁对自己的尾巴下此毒手吧?


巷子口是人来人往的繁华街道,右边恰好就是一个网吧,每天前来光顾的网民络绎不绝。


黄少天刚小心翼翼地探了个猫鼻子出去,就被迎面而来的一股烟味给喷了一脸。他一肚子怨气被憋了回去,浓烈的烟味呛得黄少天眼睛发涩,他不得不抬起爪子一个劲地抹脸。


“嘶——我刚刚是不是踩到你了?”


黄少天脸还没抹过瘾,耳边就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微哑,倒是很有磁性,听得耳朵痒痒的。


黄少天的尾巴冒出来在身后扫了一圈,盘在了腿边。他耳朵根下意识地动了动,然后抬起头看向声源——


哦,是个熟人。




眼下蹲在黄少天面前的这个男人看起来25岁上下,嘴里叼着根燃了一半的香烟,表情懒洋洋的,一副掺杂点愧疚的样子看着自己。


这不是他们俩第一次见面,黄少天是在一个月前首次碰上的这个人。


当时那人只是路过是随意一瞥,就刚好瞥见了角落里黄少天无意露出来的尾巴尖。对方大概是闲来无事,把他逗出来以后挠了挠他的下巴,从头至尾扫了一眼他,然后抛下一句[等会儿啊!]就一路小跑跑到了街对面的便利店。


一分钟后那个男人原路返回,手里攥了包小鱼干。最后那包五香味的小鱼自然是悉数进了黄少天的肚子,对方见他吃得津津有味,还问了句:


“……会不会油了点?”


黄少天没搭理他,只是对他抖了抖耳朵。


不过自从那时候开始,这个男人就开始以极高的频率投喂自己。有些时候是简陋的鱼干,有些时候则是榨菜或者火腿肠——他也知道了这人叫叶修,大概是兴欣网吧的常客,因为火腿肠一看就是出自隔壁那里的产物。


叶修倒也不是不管这些食物猫能不能吃,当他把东西递到黄少天面前时,他也会疑惑:


“哎这东西你吃了没事吧?猫都不挑食吗?”


黄少天一边用爪子捧着一只鱼干,一边不屑地想:呵呵!傻了吧!猫吃了怎么可能没事?但是我又不是普通的猫好吗?等本少在你面前恢复人形然后吓死你哈哈哈哈!


然后他说:“喵。”


“……”叶修沉默两秒,然后捏捏他的耳朵又道,“汪一声来听听?”


黄少天无言以对,白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啃得卖力。


“嗯?”叶修蹲在黄少天面前来回扫了他的猫身一眼,就看见了一道伤痕,“你受伤了?”


听见受伤二字,黄少天整个身体条件反射般抖了抖,尾巴一卷就想遮住右腿上那一指来宽的口子。


然而叶修早已看穿了他的意图,眼疾手快地伸出手指捏着一拎,黄少天的尾巴就被他攥住手中。然后对方极力想要掩盖的伤口就暴露在叶修眼底下。


伤口不深,斜斜地从脚掌上面拉过来。距离受伤的时间至今应该已经过了好些时间了,粉色的新皮肤从剥落的血痂后面露出来,看起来没什么大碍。


感觉到叶修的目光落在伤口上,黄少天鱼干也顾不得吃了,毛一炸就连退了好几米。


虽然叶修抓尾巴的手指并没有使太大的力,但是黄少天却还是下意识地挣脱开来。这个伤口他的确是不想给别人看到,因为产生原因实在是太丢人了——


受伤的时间迄今确实不久,也就是他第一次碰见叶修那天前后。至于契机,无非就是他某天跳上墙头的时候没注意,脚滑崴了一下,恰好就被旁边插在墙头的玻璃碴划了一道。等他发现时,伤口上的血早就凝结成一弯红线了。


虽然不深,也不影响腿部使力,但是也正是拜这条伤痕所赐,他短期内是无法恢复人形了。


一想到这里黄少天就气不打一处来,更何况叶修还拎着他的尾巴试图观赏一下他猫失前蹄的证据,如此丢人的黑历史他藏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大剌剌地让那人看?!


于是他借着后退的劲头干脆一溜烟跑走了,留下叶修一个人傻蹲在巷子口。




既然对方头顶着恩人光环,黄少天也不太好再跟对方计较踩尾巴这事了,悻悻甩了甩尾巴就没有了下文。


“踩狠了没?”叶修见黄少天没什么动静,含着烟又追问了一句。


靠!能不狠吗?你长根尾巴出来让我吧唧一脚试试?!


黄少天憋着一肚子槽想吐,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身在曹营心在汉。碍于猫身,他只能饱含辛酸泪地又喵了一声。


叶修也听不懂他什么意思,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只能将手里的火腿肠亮出来,左右晃了晃,然后双手奉上搁在黄少天眼下。


火腿肠裹得严严实实,红色的塑料包装在正午阳光的照射下泛着白光。


黄少天:“……”


叶修愣了愣,终于反应过来,拿起那根火腿肠左右各拧了几圈,就将其剥开来掰成了两截,再次放到了黄少天面前。


期待午饭已久的后者这才终于将这么丁点肉渣吃进了嘴里。


黄少天的毛呈奶咖色,后腰的部分又有几块泛白。柔顺的茸毛服服帖帖地顺着背脊的弧度往下延伸,在尾巴末梢团成了一个圆溜溜的球。


叶修盯着黄少天的耳朵看了一会儿,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要不你跟我回家得了?”


黄少天咬火腿的动作停了。


回家?


他的大脑里瞬间掀起了风暴。


回家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定时定量的稳定口粮啊!意味着暖气和空调啊!!自己以往那些天天担心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在暴风雨中凌乱的日子从今以后可能就是浮云了啊!!


黄少天整只猫的心情指数都上升了50个百分点,此时他也顾不上叶修是不是随口一说了,赶忙答应下来:


“喵!”




叶修家就在兴欣网吧附近的一个名叫上林苑的小区里。这个地方黄少天也并不太陌生,有些时候他晚上进行饭后走一走时也会晃悠到这里来,算是对这里的小区大门有个眼缘。


而叶修现在在一米开外左拐右拐进了一栋单元门,黄少天也只能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进去。


一路乘电梯上楼,黄少天迈着步子跟在叶修脚边还颇有些小紧张——叶修家里会有哪些人呢?会有可爱的妹子吗?他自己以前养过宠物没?要是没有就麻烦了晚上我睡哪儿啊……


于是在叶修拿钥匙开了位处13楼的他家房门以后,跟在他身边满怀期待往屋内瞧的黄少天顿感一瓢冷水当头浇下。


黄少天看了看视线所及的地方,没有半个人影。他抖抖耳朵听了一会儿,屋内也没有人洗澡或者冲马桶的声音。最后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将目光转移到玄关口:


那里只有孤零零的一双拖鞋——然后下一秒就被人穿在了脚上。


叶修一手扶着墙一边合上柜子的柜门,然后对黄少天说:“进来吧,我一个人住。”


于是黄少天心里那么点小激动瞬间被碾成了渣渣。


一时还控制不了失落的心情,黄少天慢悠悠地从门口跨进来,就见叶修将兜里的手机往沙发上一扔,就进了卧室。


半分钟后,那人换了一身家居的衣服出来了。


叶修见黄少天还立着尾巴傻愣愣地站在门口,就挪到沙发前坐下,随手用遥控器按开了电视机,然后从茶几上的水果篮子里拿了只橘子出来抛向了黄少天所站的方向。


然后一人一猫就眼睁睁地看着拳头大的橘子在空中画了个漂亮的抛物线,然后啪的一声,摔在了黄少天脚边,最后咕噜咕噜滚走了,在地板上留下了一道汁水。


叶修沉默:“……”


黄少天也跟着和他大眼瞪小眼。


叶修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黄少天,“你怎么不接着?猫不是都爱玩这些吗?”


黄少天瞥了一眼脚边那个摔得不成橘样的橘子,淡定地嘲讽道:“喵~”


“……”


叶修被他逼得没辙,只能站起来走两步,捡起了那个含冤就义的橘子,以行动表示了他的妥协。


电视里放的电视剧花样繁多,有抗战片也有新闻,有综艺也有言情剧。


叶修一边剥着刚刚那个扁了不少的橘子一边听着声音换台,在一连摁了十来个电视台以后他终于住了手。


黄少天见状有些好奇他停在了什么地方,便走过去蹬着后腿一跃,轻轻松松就跳上了沙发。


他在原地旋了几圈以后选了一个最合适的位置停下来,脚一缩,就在叶修的腿边蜷成了一团毛球,尾巴还一扫一扫地勾着叶修的衣角。


叶修把那只橘子摔坏的地方剥下来扔掉,然后掰了一瓣好的果肉下来,递到黄少天嘴边:


“你吃这个吗?”


月牙形的橘肉黄澄澄的,弥散着水果独有的酸甜的清香。黄少天迟疑了片刻,然后一口叼住了。


果汁顺着咽喉滑下,黄少天心满意足地荡了荡尾巴,然后把视线放到了电视节目上。


镜头里一个女生哭得声嘶力竭:


“我不!你不要跟我解释!我不听我不听!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


黄少天目瞪口呆,他着实没想到自己这位未来的室友口味居然这么独特。


实在是人不可貌相。




叶修就着电视里那个电视剧将手里的橘子一并解决了,抽了几张纸巾擦手,将果皮扔进了垃圾桶。


然后他侧过身,看向了身边那只已经无聊到快要睡着的猫,端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道:“我是不是要给你起个名?”


黄少天闭着眼,尾巴动了动以示默许。


叶修想了好一会儿,“……大黄?”


黄少天扫动的尾巴僵住了。


叶修头头是道地分析:“这名字不错,你看你一身都是黄色,不叫大黄天理难容啊。”


擅自一锤定音给黄少天起了个接地气的名字,叶修赶紧掏出手机给亲友通报这个喜讯。


电话很快接通,没等对方说出嘴边那个[喂]字,叶修就开门见山地说了:“你养过猫吗?”


电话那端的苏沐橙被他问得一个闪神:“猫?没养过啊?”


“那你知道有谁在养吗?”


“我记得云秀家好像有只折耳猫吧……”苏沐橙想了想,然后语气一转,“你怎么想起问这个?”


叶修直接解释:“我捡了一只猫。”


“……”苏沐橙的声音瞬间充满了疑惑,“你?养猫?你怎么突然想起养猫了,什么品种?”


“……呃,它可以吃猫粮。”叶修回答,“不知道什么品种,兴欣门口带回来的。”


“哦,流浪猫啊,长什么样啊?”


叶修大致回忆了一下黄少天的特点,最后总结陈词:“黄的。”


“……没啦?”苏沐橙发笑,“你给它洗过澡没?”


“洗澡?”叶修下意识地反问,趴在一边的黄少天听闻这两个字,耳朵敏锐地动了动。


叶修又说:“没洗,我刚刚才把它带回家。而且他现在腿上有伤口,不能沾水。”


“伤口?它是怎——”苏沐橙话说到一半又放弃了,“算了算了,你现在在家吧?你就在家里待着,我马上过来看看。”


“看什么?”叶修疑惑,“我就是想打电话问问你养猫有没有什么注意事项。”


“注意事项也得分情况,不同猫适应能力不一样的。”苏沐橙的声音听起来急促了很多,“唉电话里讲不清,我现在出门了,你等我十分钟就到。”




家离得近确实是有好处的,苏沐橙仅仅花了还不到十分钟就按响了叶修家的门铃。


等了几秒,叶修拖着步子过来开门,背后就跟着一脸警惕靠过来的黄少天。


“就是它吗?”苏沐橙脸上露出笑意,她进了家门,蹲在黄少天面前,“挺可爱的,这颜色我很喜欢,浅咖啡色啊。”


叶修转身回了客厅,倒了一杯水递给苏沐橙,“嗯,所以我叫他它大黄。”


“噗!”


好在第一口喝得不多,苏沐橙立马不带犹豫地喷了出来。


叶修疑惑:“怎么了?”


“不是,我是说,大黄实在是……”苏沐橙表情复杂地盯着叶修,“你这……换个名行吗?”


“换什么?”


“换什么我还没想好,但是大黄这种类型的……还是算了吧……”苏沐橙声音带了点笑,“也太直接了。”


叶修看起来还想说什么,苏沐橙赶紧从挎包里拿了一个东西出来掐断这个话题。


叶修凝神看了看:“什么东西?”


“妙鲜包,你知道不?”苏沐橙看了一眼叶修的表情,心下了然,“……好吧我懂了。这其实就是专门给宠物吃的肉丁,平时可以直接吃,也可以拌在饭里,云秀一般都这么干。我刚刚在楼下的超市里看到了,顺便买了点。”


叶修表示了解:“行,你打算拿给大黄试试?”


本来黄少天还有些想要一看究竟的好奇心,被叶修[大黄]这么一喊,瞬间便兴致缺缺。


“试试吧,你得先了解了解它的基本情况再说别的。”苏沐橙将肩上的挎包放下来放在了沙发上,“你家里有什么小碟子没?”


“碟子?”叶修回答地爽快,“没有。”


“……”由于缺失重要用具,苏沐橙最后被逼妥协,随便挑了个玻璃杯就征用了,将肉丁挤在了里面。


然后她朝黄少天勾勾手指,道:“过来尝尝吧。”


黄少天慢悠悠地从那边踱过来,象征性地在肉丁上面逡巡一圈,最后漠不关心地走开了。


——这东西他自然是不屑的,自从他可以化成人形开始,他就没再碰过生的肉食了。


叶修:“……”


苏沐橙:“……”


叶修看着黄少天扭头就走的背影,问:“你这个法子似乎不管用?”


“大概……这只猫吃素吧……”苏沐橙尴尬地干笑了两声,又转而从厨房里拿了一盒牛奶出来,洗干净玻璃杯后把牛奶倒了进去。


最后结果则是黄少天探过来,伸出了舌头一小口一小口地舔着。


“原来牛奶他可以喝呀……你平时都给它吃什么?”苏沐橙问。


“什么都吃。”叶修想了想,“小鱼干,或者火腿肠。”


苏沐橙更疑惑了:“猫吃火腿肠吗?它们能吃这个?我刚刚还顺手买了点猫粮,拿给大黄试试吧,总不可能一直吃那些东西。”


叶修点头,然后苏沐橙兴致勃勃地从包里拿出了一小袋特意针对幼猫的猫粮。


五分钟后,叶修刷新微信朋友圈,发现苏沐橙发了条新动态:


【有人养过拒绝吃猫粮的猫吗?它只吃鱼干火腿肠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TBC



评论

热度(321)

  1. 雲飛揚Vermis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