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断点续传 13

Vermiss:

12 


------------------------------------------------------------------------------------------------


13


一群正式队员在食堂里斗地主,这事情要是传出去了,来年蓝雨的生源肯定会大幅下降。


作为战队副队长的黄少天顿感责任空前艰巨,于是他当机立断地放弃了自己所剩不多的晚餐,拉着叶修一起,就蹑手蹑脚地朝食堂深处——也就是那一群人所在的方向——靠近。


走近了,黄少天才看清罪魁祸首到底是哪三个人。


李远、郑轩、宋晓。


大概是难得放一次假,大家都借机给了自己一个放松休息的机会。


黄少天一边往牌局中央瞄,一边走到了餐桌边,刚想开口打声招呼,就被人堵了回去。


宋晓施施然拿出两张牌放下,道:“一对J。”


“哈哈哈哈哈哈哈!慢着!”李远赶紧接话,“一对K!郑轩你别装了我知道你跟不了!”


郑轩闻言,十分配合地露出一副没辙的表情,然后手一摊,把手里仅剩的数张牌扔到桌面上,露给两人看。


“你们自己说!这还怎么打?”


黄少天也跟着瞄了瞄——一对7,一张黑桃10,一张红桃Q,没了。


“啧啧啧啧……”黄少天立刻表示喜闻乐见,“惨败啊!”


三个人这才发现背后有人站着。


“哎哟!黄少!”郑轩惊奇地抬头,“你怎么在这儿啊?不是一大早就出去了吗?”


李远跟着往黄少天背后瞄了一眼,也惊了,“那是……叶神?”


“哦!是啊!”黄少天愣了半秒,然后伸出手,一副哥俩好的样子拍拍后面叶修的肩,“刚刚跟他在训练室看了会儿,顺便一起过来食堂吃晚饭了。”


“啊……”李远想了想,“不对啊!叶神怎么在G市?还跑到我们蓝雨来?我一直听说他在B市定居啊?”


“之前是在B市,前段时间搬到这儿来了。”黄少天认真解释道。


不过怎么感觉怪怪的?


黄少天话出口以后,才后知后觉地感觉到,自己在人前这么介绍叶修,怎么感觉像是……


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出来,郑轩又追问了:“搬到这边来干嘛?多麻烦啊,B市不是挺好……”


黄少天编不下去了,听到这里只得打断:


“行了行了行了啊!哪儿来这么多问题?隐私懂吗?搬来就搬来呗!多大点事!又没住你家!”


叶修挑眉看着黄少天护得不行的样子,憋着笑跟在他后面道:“我弟这边有套房子,空着也是空着,所以我就搬过来了。”


这算哪门子因果关系?你就不能等它空着非得住进去?什么毛病?


这边郑轩连同宋晓和李远皱着眉还没想明白,一旁的黄少天却凑到叶修旁边,跟后者光明正大地窃窃私语起来。




黄少天瞟了一眼还在沉思的三人,压低音量道:“我靠讲真?你之前怎么不是这样说的呢?不是刚买的电梯公寓吗?转眼就成你弟的闲置房了?”


叶修看他一眼:“大哥,这时候计较有意义吗?能唬就唬过去吧。”


黄少天立马不高兴了:“什么叫唬?这就是你对我队友的态度?怎么就能唬就唬了?老叶没看出来啊你居然是这种人,敷衍。”


“呵呵,这很重要吗?”


郑轩放弃了那个无厘头的问题,结果一抬头就看见了黄少天和叶修两人,又是使眼色又是讲小话的,简直无暇他顾。


无形之中似乎被秀了一脸的郑轩深知自己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连忙转移话题:“哎,不说这个了!黄少你要来玩两把不?正好宋晓他有事,得回宿舍找队长。”


黄少天闻言,刚想答应,又突然想到了什么般后背一僵——


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这叶修还在后面看着呢,本剑圣作为蓝雨二当家在一个兴欣前队长面前斗地主,像什么话!不是活生生的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


给自己打了一记强心针的黄少天想到这里,立刻义正辞严道:“玩什么玩!正式队员还好意思打扑克,放假就该这么松懈了?训练生都比你们勤奋好吗!”


郑轩看他画风不对,颇为稀奇地盯着他,最后卖队友卖得毫无压力:“嘿,你今天怎么性情大变?前天晚上不是还半夜一点过敲我宿舍门叫我陪你打牌吗?”


黄少天:“……”


“没事,啊!”叶修在背后善解人意地拍拍黄少天的肩,“小同志想玩就直说!哥不会声张的。”


信你就有鬼了。


最后黄少天还是屈从自己的本心,亲自上场。目送宋晓离开后,便接过其肩上的重担,开始和余下两人火拼起来。


李远见叶修站在黄少天背后,连忙问:“叶神要不要也来?我晚上还有事,顺便也换下来吧。”


叶修摆手:“不用不用,你玩你的,我先看看。”


新一轮发牌,黄少天不负众望地当了地主。


拿到手的牌黄少天只瞄了一眼,五官就皱到了一起,因为实在是烂得无法直视。


蓝雨食堂的餐桌是圆形的五人桌,叶修恰好就坐在黄少天右边。他见黄少天这幅表情,便偏着脑袋也扫了一眼他的牌。


最后宽慰道:“烂是烂了点吧,好歹你输了就有借口了啊。”


“滚滚滚滚滚!”黄少天不得已分了一部分神出来跟叶修拌嘴,“能不能不乌鸦嘴啊?能不能好好做一个观众啊?还没开始就说我输,你哪边的?”


叶修乐了:“这还分边啊?我中间行吗?”


“不行,没这个选项。看了我的牌就是我这边的了!你别想临阵倒戈啊!”


“好好好,你这边就你这边的吧,要不要我签个卖身契什么的?”


郑轩:“……”


李远:“……”


另外两人听着耳边的对话完全插不进嘴,不过……这种[吃了我的东西就是我的人了]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是不是拜一手实在算不上好的牌所赐,这局斗地主的后期黄少天打得十分艰难。


原因是前半段他把牌面偏大的牌都出完了,后来整个餐桌上都回响着他的——


“过。”


“过。”


“……还是过。”


一个过字大胆地往前走。


黄少天一个人举着一手打不出去的牌,也不焦躁,反之乐得清闲,最后他干脆掏出手机就着眼前的情景拍了张照片,发上了微博。


【@ 黄少天V:现在局势十分的严峻,请求场外援助。[图片.jpg]】


一旁观战半天的叶修将他的举动看得一清二楚,待到黄少天将手机放回衣兜以后,他才将自己的手机偷偷拿出来,登录了微博,首页随便刷新一下,就是黄少天刚发的那条更新。


微博文字内容简单,图片内容也同样如此。


照片下方是不小心拍进画面的手指,手指上方就是黄少天手里那叠扇形的牌,从花色到大小,一目了然。


叶修点开图片大图来看,然后伸出手指,屈起来敲了两下桌面,清了清喉咙,正色道:


“咳!对面两位同志听清楚了啊,我给你们念念黄少天手上的……”


话音未落,就被黄少天一声怒吼给打断了:“卧槽叶修你要死啊!要不要脸了还!观牌不语真君子懂吗?有你这么卖队友的吗!!!”


黄少天说完,立刻朝旁边扑过去,作势要夺手机。


叶修见状,赶紧错开身子,将手机举到其抢不到的地方。同时嘴上还不闲着:


“听好了啊,一对3,一个5,一个9,一对10,还有……”


这还玩什么?


最终结果自然黄少天是惨败。


当然,他不可能甘心只有自己一个人受伤,于是在他的强烈要求下,把叶修拉下了水——顶替了李远的位置。


新一轮牌局开始,趁着郑轩洗牌的空当,黄少天登录微博看了看他刚刚发的那条微博的情况。


评论里一片和谐,热评区被点赞数最高的两个分别来自叶某和喻某。


【叶修V:少天不哭,争取下次赢回来】


【喻文州V:少天……你们在玩什么?】


黄少天纠结了半天也没好意思回复喻文州,副队长带头斗地主还斗得这么高调这么光明正大的,他也是蓝雨头一人了。


相比起队长正常的询问,黄少天面对叶修的回复时的气势要强硬许多。他也没顾本人就坐在自己旁边,手指戳着屏幕就噼里啪啦回复了一大串:


【回复@ 叶修V:我靠!老叶你还敢说???你这脸得赶上半个中国那么大了吧?!要不是你泄露天机我会输吗会吗会吗会吗?你还是洗干净脖子等着吧,等会儿看我跟郑轩一起虐翻你!!!!!】


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的粉丝们纷纷表示自己已经习惯了。


——隔着十万八千里怎么……哦,原来叶神现在跟黄少在一块啊


——他们俩带郑轩一起玩?快别这样,心疼my轩QAQ


——他们俩不是在一块吗?为什么不当面说?还微博上回复个毛啊!!!


——楼上你不懂,这是情♂趣[doge脸]


——为什么我感觉不管三个人怎么组合,到最后赢得都会是黄少……


——楼上+10086,不能更同意


——虐♂翻……城里人是会玩的(๑´ㅂ`๑)




新一轮开局,叶修的地主头衔众望所归。


开始出牌之前,黄少天勾着嘴角敲了敲桌子,道:“哎,老叶,地主啊!这局你要输了是不是得表示表示啊?要不要穿着我们蓝雨的队服绕宿舍楼跑几圈以示诚意?”


“呵呵。”叶修说,“刚刚你输的那局怎么没见你有表示呢?你把微博名改成‘郑轩官方粉丝后援会’也成啊。”


郑轩夹在中间表示心很塞。


然而由于地主本人有意无意地放了点水,最终这局牌还是黄少天协同郑轩二人赢得轻而易举。


“哈哈哈哈哈哈老叶这就是实力,懂吗?这次简直so easy!”黄少天赢了一盘后,整个人心情都提升了何止一个档次,“虽然也有点运气的成分在吧……但我在蓝雨混这么多年,只说斗地主也打了几百场不在话下吧?好歹我当年还是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拿手机上网斗的人好么,到了现在怎么可能还连输几把?”


“是,你厉害。”叶修赶紧作钦佩状。


黄少天周身舒畅,“对对对,说得好,没错就是厉害,此处应有掌声。”


语罢,他便拉着郑轩相当配合地给自己鼓起掌来。


叶修笑,顺带给他封了个称号,“以后你就是中国斗地主协会驻荣耀联盟小分队的分队长了,联盟里的扛把子。”


“什么鬼?老叶我发现你最近嘴上越来越没谱了啊?要不要考虑去混个相声演员当当?还可以参加那什么我要上春晚,多棒!”


“要讲相声也得你去啊,你一人就能从开场讲到跨年,多棒。”


“滚滚滚!!!!!”




打完两局斗地主后,叶修起身打算离开。黄少天想了想,最后还是跟上去送送。


叶修刚走出蓝雨食堂大门,黄少天就从后面小跑跟了上来。


“你跟过来干嘛?”叶修问,“我自己回去就成啊。”


“好歹来者是客啊,我总得意思意思呗?”黄少天摸摸鼻子,“而且你住的那地方也挺远的,我陪你走走吧。”


“行。”


蓝雨俱乐部附近有一个人工湖,新修的,没多大,但是处于临近市中心的位置,也挺漂亮的,因而傍晚来旁边散步的人不在少数。


正好回家的方向顺路,黄少天和叶修便一边闲扯一边顺着人工湖走。


湖畔呈斜坡状,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黄少天总觉得今天湖边的人要多很多,密密麻麻围了整个湖畔。


迎面走来一个快步的行人,黄少天见了,还没反应过来让让,手腕就被什么人牵着,往旁边带了带。


叶修握着黄少天往自己这边避开了路人,然后问:“你们这到晚上一直这么多人?”


“没啊,就今天特别多。”黄少天也疑惑,“为什么?就一片湖,能看什么呢?一滩水有什么好看的?”


“你用滩来形容湖,考虑过湖的感受吗?”叶修看了看他,“是不是有什么活动?”


“啊?活动?在水上能搞什么活动?”黄少天想了想,“钓鱼?”


“谁大晚上钓鱼,摸瞎啊?”


感觉到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黄少天便掏出来看了看。


是一条新闻信息推送。


黄少天扫了个大概,然后恍然大悟道:“哦——我知道了,待会儿8点半确实有活动,烟火大会。”


叶修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然后问:“这不是只有日本那边才有吗?”


“我哪知道,G市以前也没搞过这个,可能是心血来潮才举办的。”黄少天把手机放回去,“不过搞就搞呗,马上就到点了。正好我们俩可以看一会儿再走,听说挺漂亮的。不看白不看。”


叶修张了张嘴,还没说话,黄少天的表情就突然变了,然后站在了原地。


他拉拉叶修的衣角,没出声,只是用目光示意了前方。


现在两人处于距离湖边人群还有一段距离的斜坡上部,因此地势也比较高,能够轻而易举地俯视前方攒动的人头和波光粼粼的湖面。


叶修顺着看过去,黄少天视线的终点是前方几米以外的两个人,并肩站着,看得出是两个年轻男人,大概也是等着看一会儿烟火大会的人。偏矮的那个时不时转头对身边的人讲话,然后引起一阵发笑。


叶修低头看了看,才发现两人的手是牵在一起的,以十指相扣的方式。


懂了黄少天的意思,叶修看他:“这有什么,没见过啊?”


黄少天回答:“也没有,就是觉得挺少见的,没怎么碰到过。”


“怎么没碰到过。”叶修笑,“我们俩不就是吗?”


黄少天登时炸了,支吾了半天却又没想好反驳的话,最后仓促回一句:


“是什么是啊?谁跟你是了啊?不是早分了吗?!”


叶修还是笑,心里那句本以为会非常郑重说出来的话就这么自然而然地说了:


“那要不我们就复——”


话刚起个头,两人耳边就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砰!”


黄少天抬头,斜前方的夜空中已经炸开了一朵灿烂的粉色烟花,映得整片天空都亮了起来。他有点吃惊,感觉自己似乎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的烟火。


前方的人群骚动起来,惊呼和赞美声此起彼伏,甚至有不少观众掏出手机开始拍照。烟火碎裂的火星稀稀拉拉地落下,掉进湖水里,荧荧一片。


黄少天这才回神,转过头来,叶修还保持着刚刚说话的样子看着自己,双眸被四周的焰火点亮,表情堪称专注。


他感觉有点尴尬,道:


“呃……老叶你刚刚说什么?爆炸声太大了,我没听清楚……”








TBC

评论

热度(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