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喵不可言 (中)

Vermiss:

大家中秋节快乐w


(上) 


----------------------------------------------------------------------------------------------


黄少天舔了舔他腿侧的伤口,那里好得要比想象中得快,如今连紫痂都已经剥落得差不多了。然而他现在趴在棉花团上扇了扇耳朵,正处于被耳边噼里啪啦的敲击键盘声吵得睡不着的状态。


白天临时决定带猫回家,晚上叶修给黄少天安排的猫窝就是一个非常简陋的、由几个瘪了一大半的枕头垫底的纸箱子,正好就挨在叶修床边,黄少天起初甚至窝进去感受了一下,最后评价——嗯,勉强还算能住。


眼下入夜已深,黄少天自己被叶修折腾了一天都有些倦了,然而主人叶修似乎还并无睡意。


黄少天将蜷在腿边的脑袋抬起来看了一眼,由于整个房间里只有电脑屏幕闪着光,所以前方叶修幽幽的背影看起来有些瘆得慌。


黄少天想喵一声吸引一下叶修注意力,可惜那人头戴着耳机对外界充耳不闻,全身心都投入进了眼前的电脑屏幕里。


玩什么呢这么投入?


黄少天疑惑两秒没想到什么答案,便干脆放弃了睡眠,从软垫上撑起来跳到了床边的地毯上。然后他在叶修的电脑桌脚边旋了两圈,扒着桌腿就三两步蹿上了桌面。


叶修正盯着屏幕中央的boss杀得火热,一眨眼一根毛茸茸的黄尾巴就慢悠悠地飘了过来,好巧不巧地正挡在屏幕正中间。


叶修冷不丁被吓了一跳,他手一抖,操作的君莫笑手里矛形态的千机伞便往旁边歪了一截,戳到了boss旁边一团无辜的空气。


叶修扭头,就看见一只刚刚才在自己面前转了圈的猫又走开了几步,立在显示屏旁边,一根尾巴如同天线一般得意洋洋地冲着天花板。


黄少天见叶修摘下耳机看过来,便抖抖耳朵,一副[我什么也没干]的淡定样。他现在非常无聊,急需某个人来陪他打发时间——显然,叶修就是那个被他拖着消磨精力的人。


可惜叶修非但不领情,反而只草草看了一眼黄少天后便转回头,重新将耳机扣在了耳朵上,继续刚刚未竟的荣耀事业。


眼看叶修又恢复之前的噼里啪啦,被忽视黄少天心有不甘地再次走到叶修手边。他低头看了看叶修活动的手指,盯了一会儿以后他干脆也学着叶修的样子,抬起一只爪子,毫不犹豫地吧唧摁在了键盘上。


然后屏幕上的君莫笑嗖得放出了一个不用读条的小回复术——血加到了对面的boss身上。


正打算开大一波带走的叶修:“……”


没注意到叶修的一头黑线,黄少天玩上了瘾。本着我无聊你也得跟着一起无聊的原则,他趁叶修还没做出什么应对措施,赶紧两只前爪扑到键盘上面就开始一通乱按。


于是君莫笑在众目睽睽下站在boss面前抽了几十秒疯以后,被boss一巴掌呼过来,英勇扑街。


很快,整个队伍也相继躺尸满屏幕了。


短短几十秒内面对人生中如此猎奇的大起大落,叶修简直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这样戏剧化的事态发展。


见证了君莫笑一系列举动的队友实在看不下去了,退出副本以后就在荣耀里私聊了叶修。


迎风布阵


·我操啊


·老叶,你听过一句话叫做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对友吗?


·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刚刚你在干什么?


·丫都红血了啊大哥!马上就挂了啊!结果你给我来这么一出!!!


黄少天正趴在键盘上,同样能毫无阻拦地看清电脑屏幕上的画面。他见和叶修聊天的人说了这么几句话,才心下了然:


——啊,原来这人叫[老叶]啊。


同时叶修心里很苦,面对这番咆哮他也只能耐着性子回复。


君莫笑


·刚才那……不是我


·特殊情况,你理解一下


迎风布阵


特殊情况?什么特殊情况?有人在你旁边捣乱?


君莫笑



迎风布阵


你别吓人,你不是一个人住吗,谁在你电脑旁边啊?


君莫笑


一个小混蛋


迎风布阵


·……


·我操?那是你……小情儿?


·你脱团了?没天理啊!什么时候的事啊?


君莫笑


不是……你能不能想点好


迎风布阵


你他妈的都上口喊小混蛋了好吗!有这称呼我还能怎么想啊?


君莫笑


就一只猫,刚刚扑我键盘上死活不起来


迎风布阵


·哦……那它确实挺混蛋的


·……你养猫了?!


君莫笑


是啊


迎风布阵


我了个大草,就你,还养猫……你先把自己倒腾好再说吧


君莫笑


……白天沐橙也是这么说的


迎风布阵


对啊说真的,那猫也不容易,你行行好放它一条生路吧


君莫笑


……


被魏琛隔着电脑屏幕嘲讽了满脸,叶修也没了再次下本的兴致。此时那只罪魁祸首见键盘重新回到主人手中,也放弃了捣乱,走到电脑旁边的小音响前面,坐着不动了。


因为电脑显示器本身就由于正在使用的缘故而发热,黄少天跟叶修闹了这么一阵以后也有点困了,叶修给他精心布置的猫窝太远又懒得回,黄少天便在温暖的桌面上蜷了蜷身体,打算眯眼睡一会儿。


黄少天双眼眯着还没到五分钟,就感觉后颈被人拎着提了起来。


妈的!什么情况!我怎么腾空了!!


不知道扰人好梦天打雷劈吗?!


睡眼朦胧间被惊醒的黄少天下意识地在半空中扑了好几下,叶修见他舞着利爪在空中进行360度无差别群攻,赶紧伸开手臂将黄少天提得远远的。


黄少天被拎了一会儿终于清醒,他顺着力道传来的方向看去,一眼就看见了近在眼前居高临下俯视自己的叶修。


于是他怒了,冲叶修龇牙咧嘴,喉咙里还低呜着发出警告。


叶修呵呵一笑,一句话浇灭黄少天一半嚣张气焰:“别闹,刚刚那事我还没跟你算账。”


自知成功坏了对方好事的黄少天顿时心情大好,瞬间便不那么炸了,任凭叶修一手拎着他,他自顾自地左右看风景。


叶修把黄少天往床上一扔:“你还是老老实实睡觉吧。”


黄少天整只猫摔进枕头,被棉花裹了一脸。他从枕头上挣扎着蹭起来,就看见叶修也关了电脑,然后走到床边掀开了被子。


黄少天趴在叶修旁边的床单上想:你现在要我睡也没用啊!要不是我睡不着,能去给你捣乱吗?


于是他扫了一圈尾巴,直起身开始在床上走来走去。


虽然猫的重量比起人来差远了,但是当它在你睡觉的时候围在你身边打旋,那种床垫的一起一伏还是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到的——比如现在。


叶修躺在床的一侧,从头到脚都能感觉到那只猫在旁边脚下踩着被子,踏着小碎步从床头走到床尾,又从床尾走回床头。如此反复,不知疲倦。


因而自己好不容易有那么点零星睡意,都被那一连串的碎步给踩成了渣渣。


叶修恼了,一把把身边旋个不停的猫捞过来,往被子下面一塞,警告道:


“你再不消停点,明天就没得吃了。”


被直接威胁到一日三餐,黄少天赶紧夹紧了尾巴做猫,冒着可能会窒息的危险窝在叶修手边,不说话了。




掐准时间正好在中午,苏沐橙关上火,满意地看了一眼面前的紫砂锅。她想了想,估量了一下里面东西的分量,然后从围裙兜里掏出了手机。


打给叶修的电话过了一会儿才接通,就听见听筒里传来嘈杂的人声。


“我这——哎?你不在家?”苏沐橙一边从橱柜里拿了个保温饭盒出来,一边问。


叶修回答:“我在超市,家里没粮了,你有事?”


“我炖了点鸡汤,好像有点太多了,打算给你拿点过去。”苏沐橙拿勺子往饭盒里盛汤,“那我自己拿过去放你茶几上?”


“嗯。”叶修在那边点点头,“顺便你帮我看看大黄饿死没有。”


苏沐橙疑惑:“这才一天不见怎么就饿死了啊?你没给它吃东西?”


“我刚才吃面的时候分了它一点,它不吃啊。”叶修说,“家里火腿肠也没了,不然我至于出门给它买粮吗?”


“哎,你除了泡面就没别的了?”苏沐橙盖上保温桶盖子,笑道,“饼干什么的也好啊!呃……虽然有可能大黄也不吃……”


“嗯。”叶修应了一声,“那你去吧,我可能半个小时以后就能回去。”


“好,拜拜。”


苏沐橙挂了电话,换了衣服就提着饭盒往叶修家走。


从大门口的地毯下面摸了钥匙出来,苏沐橙由于一手被饭盒霸占,因此捅锁眼的动作完成地不太顺畅。


好不容易将钥匙送进了锁孔,还没来得及拧,就听见门锁咔的一声,开了。


苏沐橙被吓了一大跳:


叶修不是说没人吗!门怎么开的?小偷?!


她赶紧将钥匙抽出来,顺势退了一小步。然后就看见门开了,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男人身上衣冠不整地穿着叶修的衣服,一手握住门把手,保持开门的姿势,和苏沐橙两两对视。




苏沐橙傻眼了——这人是谁?!


然而无论从哪个角度来分析当下的局面,对于这个男人的身份,她都有且只能得出一个结论。


黄少天见苏沐橙站在门口,他也傻了。


因为伤口已经痊愈,今天早上趁着叶修出门不知道干嘛,他便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尝试恢复人形。成功以后他实在捱不住自己愈演愈烈的饥饿感,翻出了一张夹在客厅茶几上的报纸里的外卖单,挑了离自己最近的一家就点了炒面。


电话放下还没过十分钟,黄少天就听见门口传来脚步声。他心里惊异居然这么快,然后赶紧扑到叶修卧室去随便抓了两件那人的衣服套上,最后手忙脚乱地开了门。


结果一开门,发现苏沐橙瞪大眼站在门口。


“呃……”现在再变回去当然是不可能的,黄少天此刻大脑一片空白,只能先把人接进门,“你先进来吧……”


“啊,好……”苏沐橙懵懵地点点头,提着保温饭盒进了叶修家。


由于昨天有过一面之缘,所以黄少天对于苏沐橙还算眼熟。他见对方手上提着保温桶,便问:“你过来找老叶?”


苏沐橙听见黄少天的称呼又心下一惊,在我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叶修和他两人已经老夫老妻地喊上了?!


叶修从来没提过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很明显是暂时还不想告诉自己。于是苏沐橙赶紧撇清自己的关系,“我中午炖汤,多了点,给他拿些过来……你不用担心!我马上就走!”


黄少天赶紧道:“没关系,你等等吧,我订了外卖,要不要一起吃点?”


一点也不想介入两人的苏沐橙当即摆手:“不了不了!我就顺路过来一下,嗯,顺便来看看大黄……”


听到关键字,黄少天疑惑:“啊?你看我干嘛?”


苏沐橙:“……”




叶修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满了火腿肠和小鱼干,健步如飞地往家里赶。


一分钟前他接到苏沐橙的电话,那人在电话里语无伦次地说了半天也没把事情说清楚,最后叶修只听见一句:


“你家里多了个男人……”


这句话信息量实在太大,挂了电话叶修没敢耽搁,从超市里出来就朝家的方向走。


待到叶修匆匆赶回家后,推开虚掩的大门,就看见一男一女正襟危坐地并排坐在沙发上,他们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两盒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已经吃了一半的炒面,对面的电视机里似乎正在播电视剧,传出一个女人声嘶力竭地哭嚎:


“不行!!你不要走!!我不能没有你啊!!!”


叶修被眼前的场景雷得外焦里嫩:“……”


苏沐橙看见来人,表情更尴尬了:“呃,叶修……你回来了……”


叶修点了点头,目光从苏沐橙旁边那个可疑的男人身上扫过——并且那人身上穿的好像还是自己的衣服?!


不过就是出门买了点东西,然而叶修发现自己已经看不懂这个世界了。


黄少天顶着叶修探究的目光如坐针毡,他扯出一个干笑,对叶修挥挥手:“嗨……”


叶修硬着头皮走过去,把塑料袋放在茶几边上,装作非常淡定的样子:“……你是?”


“黄少天……”见叶修的表情更加迷茫了,黄少天一咬牙,补充,“……就是,嗯,大黄。”


叶修:“……”


旁边的苏沐橙默默移开了视线。


整个客厅一时间陷入死寂。


只有塑料袋里面的一听可乐骨碌碌地滚了出来,掉下茶几边缘,砰的一声,恰好砸在了黄少天的脚背上。


——靠啊!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叶修坐在沙发中央,认真听完了黄少天陈述他作为大黄的人生片段,然后总结陈词:


“你是说……其实你就是那只猫?之前是因为受伤了才不得不保持猫身?”


“对。”黄少天拇指,“我就是这个意思,真的,没骗你……靠!你拿那种眼神看我是想表达什么?!”


叶修收回自己复杂的目光:“没什么,就是有点难以接受……”


见气氛缓和下来,一边一直安安静静看电视剧的苏沐橙插话道:“说清楚啦?那你们以后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黄少天问。


叶修懂了苏沐橙的意思:“你既然都变成人了,不会还要住我这儿吧?”


“对啊,不然呢?”黄少天看叶修的表情,炸了,“我靠!难道你想要送我走?!老叶你有没有良心啊!看我一只猫身无分文流浪街头你忍心吗?!”


叶修不信:“呵呵,是吗。”


“说好的粮食供应商呢?你看你这大袋子里面的东西都是我的对吧?我走了你自己一个人吃多无趣啊!吃零食就是要人多一起分享才有意思啊!”


苏沐橙在一旁拆了一包小鱼干,边吃边吧唧嘴帮腔:“是嘛,反正叶修你一个人住也无聊。”


叶修看向她那边的方向:“你帮那只猫说话?”


“猫怎么了?”苏沐橙接着说,“刚刚少天跟我一起看电视剧,我感觉我们俩三观挺合啊,都讨厌那个女配!”


“是啊,好狠的心。”黄少天颇为赞同地点头。


“嗯,就跟某人一样。”苏沐橙嘴上这么说,同时还用眼神示意叶修的方向。


饶是叶修,面对外界如此的压力也不得不妥协,“行行行,留就留吧,天天跟我一起吃泡面你别嫌弃就成。”


“不嫌弃不嫌弃。”黄少天看得很开,“我可以点外卖。”


“……”




下午苏沐橙提着空了的保温饭盒回家时,用手机在朋友圈刷到一条千年难得一见的叶修的动态:


【带回家的猫变成人赖在家里不走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TBC

评论

热度(293)

  1. 雲飛揚Vermis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