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云颠之月 (上)

Vermiss:

(下)


搭配bgm《杀破狼》食用风味更佳


-----------------------------------------------------------------------------------------------


他醒了过来。


金黄的上弦月挂在夜空里,冷清的月光一半幽幽地搭在窗台上,另一半从边缘摔了下去,砸在地上粉碎。


叶修在黑暗里睁开眼,入眸一片茫茫漆黑。


他翻身从床上坐起来,这察觉到自己浑身的肌肉已经因长久的不活动而呈现出一种僵直的状态。


叶修掀开搭在身上的毛毡,就着不远处的月光低头看了看自己,上至手臂,下至小腿,各处都有明显的人为包扎伤口的痕迹。暴露在外的其余皮肤上也有擦挂的红痕。


自己受伤了?什么时候的事?


叶修皱了皱眉,他的脑海中对于这些伤的由来没有任何头绪,相关记忆就像是被凭空抽走了一般。


大致了解了一下自身状况以后,叶修翻身从床上下来。也正是由于这样大幅度的动作,导致他全身上下无数个关节都嘎吱嘎吱地抱怨起来,如同老旧的机械齿轮,锈迹斑斑,难以活动。


叶修费了一番功夫才将四肢舒展开来。他在心里大致推算了一下,这样迟钝的关节只会是长时间的睡眠造成的。


长达十天半个月,或者更甚。


冷风从窗缝倒灌进来,吹得叶修打了个寒战。


他内心有些疑惑,因为据自己的记忆来看,他沉睡之前外面还是盛夏。而现在冷风里裹挟的温度,分明是寒冬才独具。


难道自己已经睡了两个季节了?


叶修走过去把窗户关好,一转头,就看见了立在墙角的千机伞。


那把伞的伞柄上还残留着激烈打斗过的痕迹。那是他浴血奋战的光荣勋章。


叶修走过去,将靠在墙边的千机伞拿起来。细看下来,千机伞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伤痕累累,他看见上面本应该残留下来的较大损伤如今已经被什么人修复好了,只剩下一些细微的消耗,需要他本人来动手修整。


叶修正是醒过来没什么事做的时候,于是他干脆提着千机伞,拉开床边的椅子,就在桌前坐了下来。


他拉开抽屉,里面满满的全是细小的机械零件,全是他平日里为了千机伞的修补准备的。


叶修指尖随手捏了一撮火,将桌边的灯点燃。灯芯被触燃,安安静静地在黑夜里亮着,就连火苗抖动的幅度都比白天要小很多。


叶修将伞骨撑开,他看见一圈伞尖的其中一个不见了。于是他从抽屉里挑挑捡捡,拿了只暗夜猫妖的指甲出来,对着空缺的地方开始安装。


安装伞尖这种工作实在是不需要什么技术,于是叶修也就自然而然地开始回想起他清醒之前发生的事起来。




荣耀大陆动荡了太久,如今终于安定了下来。这实在是一大幸事。


这片广袤的土地长久以来,都和四周边境的其他地域处于紧张的关系之中。其实用紧张来定义那层关系也许都算是言轻了,因为说实话,这几年来荣耀大陆和其他地方的来往实在是称不上友好,说是恶劣也不为过。


有时荣耀大陆的子民会到冰霜森林里去打猎,因为那里遍地跑的月兔长期受到大陆内部的人追捧,这种观赏性极高的宠物几乎是每一位大陆女性的心头好。


于是就有商家动了这里的歪脑筋,时不时会派人去冰霜森林捕一窝小兔子回来兜售——当然,这一系列行为都是在兔族颔首同意了的前提下进行的。


就是这么一个范围极其有限的活动,也常常引起邻地与荣耀起纷争。因为冰霜森林好巧不巧,正好就处在荣耀大陆和相邻大陆的边界交界处,如果有人在打猎途中碰到了对面的人,那么势必是要打一架才能回家的。


这种只能使用暴力才能暂时缓解的关系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并且暂时还得不到有效的解决办法。因此以叶修为首一众神祇深受困扰。


长久的忍耐带来的必定是一次大规模的爆发。


还没有等到他们想出什么办法出来,战争的号角就正式吹响。荣耀大陆周遭的四片领域联盟起来,在烈日骄阳下,决心要在中央的荣耀土地上掀起腥风血雨。


斗神叶修率数十神祇,带头应战。


可惜斗神之名再怎么响彻每一片大陆的领空,终究是逃不过寡不敌众的命运。荣耀算不上惨败,可是也不再保留当初的繁华盛景。虽说以一敌四,敌方无一落得一个好下场,是个不错的战绩。然而荣耀大陆的子民却终日惶惶,面无喜色。


因为经过这次荣耀之战,连同叶修在内的五位上古神祇均因伤势过重,陷入了长眠,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或许是几天后,又或许变相等同于一位神的陨落。




想到这里,叶修又开始回想起那时的只身苦战,他甚至错觉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于是他赶紧冒出另外一个念头,自己到底睡了多久?


通过这么细细想来,他开始怀疑自己可能不仅仅是睡了从夏天到冬天的时段。会不会现在他走到外面去看一看,结果发现全世界都变了样?


叶修被自己无聊的想法逗笑,自顾自乐了一会儿以后,手里的千机伞已经修好了。


于是他将注意力重新集中起来,继续研究千机伞的伤势。因为大面积的修护已经有人替自己完成了,因此现在叶修的工作异常轻松。


他一边拨弄零件,一边脑海里思维发散地想着很多东西。


他想到醒来之前他和其他神的陨落,他已经很久没有受过如此重的伤了。因而在他昏迷之前,他脑海中的最后一个念头不是有多愤恨,而是庆幸苏沐橙无大碍。


毕竟苏沐橙作为花神,在叶修这里的作用,却远远高过于一位只负责种花养花的神所应该发挥的。或者可以这样毫不夸张地说,要是没了苏沐橙的协助,叶修作为斗神,目前的工作起码要堆得翻几番。


也因此,叶修在陷入沉睡之前,十分欣慰荣耀大陆上至少还会有苏沐橙替自己暂做经营。


叶修又想到,他在那一场战争的前一天还去了大陆东边的那家小铺一趟。听说那里的老板新进了一批与以往不同的烟草,魏琛试过之后给自己强烈推荐。听着魏琛口里无可与之媲美的极高评价,叶修感觉自己的兴致也被他吊了起来。于是他便挑了没什么事做的一天,自己悠哉悠哉地散步上街,拐到了那家店里一看究竟。


起初叶修出门的时候,苏沐橙还疑惑:


“这种事你还亲自跑上街一趟?你好歹也是统管大陆的斗神好吧,这样搞得别人都会觉得你很闲。”


叶修当时莫名其妙:“我本来就很闲,没错啊!”


他又想到,在回来的路上,他路过了那家经常拜访的武器加工坊。那家加工坊的老板叫关榕飞,叶修和他很熟,有些时候叶修手艺不到家,无法进行千机伞的加工时,他都会请前者帮忙。一来二去,两人关系自然就熟络了不少。


他路过那家加工坊时偶然一瞥,看见了门口橱柜里的陈列品换了。原来关榕飞放在里面的是一只他亲手锻造的匕首,现在却变成了一颗手心大的蓝宝石。


于是叶修便走进去问了问那颗晶石什么来头,关榕飞说:“你问这个?这是我昨天在一线峡谷挖矿时偶然挖到的,我拿回来鉴定了一下,属性不错啊!最好是水属性的人用,你的话……不合适吧?”


“我也没说我用啊。”叶修指着那颗蓝色晶石,“我送人。这该怎么用?”


“你送谁,就让谁把他手里用的武器拿过来,我给他嵌上去就成。”关榕飞顿了顿,突然又道,“不过你挺大手笔的啊……这种晶石可不便宜啊,还这么大一颗……你是打算送谁的?花神?”


“沐橙哪能用啊,她风属性的。”叶修岔开话题,“那你帮我留着吧,我过两天带人来找你嵌。”


“行。”关榕飞爽快地点头。


叶修想到这里,愣住了。连带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他突然很疑惑,自己当初是打算把晶石送给谁?


叶修坐在桌前,绞尽脑汁地开始将脑海里目前和自己关系比较近的人名列出来,苏沐橙,魏琛以及他们身边的那一众人里都没有水属性的人。


叶修想了想又把其余神祇里的喻文州、王杰希、韩文清等等加上了,同样没有水属性的人。


叶修感觉脑子一团乱,想了半天也仍旧一无所获。


于是他想,他也许是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了。




叶修在天际破晓的时候离开了他待的房间。


不出所料,半夜里那阵寒风并不是毫无来源的。


他站在他住的地方的大门口,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原。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在夏季时这里还是一片茵茵绿地。


房屋的不远处有一棵光秃秃的参天大树,原本茂盛的翳翳绿叶已经在叶修沉睡的时候掉了个干净,只剩下遒劲的枝干在冷风里张牙舞爪。


叶修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突然察觉到一丝不对劲。他眯起眼盯着树下的雪地看了看,勉强分辨出了在那个地方,除了雪,还有着什么别的东西。


叶修拢了拢衣襟,迈开步子,踏着雪一步一步前进。


长久以来积累的雪非常蓬松,顺着叶修的脚印凹陷了下去,循着他的步程蔓延到了树下。


叶修在树根处站定,他终于看清了他刚才看见的是什么。


一只雪狼。还不算大,通体晶莹的白色,趴在雪地上沉睡,它柔顺的毛皮几乎要和雪霭融为一体。


叶修接近的脚步惊醒了它。


雪狼耳朵抖了抖,然后睁开了眼睛。


叶修蹲下身,他突然觉得这只小狼很眼熟。然而他目前为止还没什么更为具体的想法。


雪狼抬起头,湛蓝的眸子对上叶修的双眼,它认识叶修,于是它在喉咙里低低地呜咽了一声。


叶修内心里有些吃惊,他很少见过蓝色眼睛的狼。


但是看这只狼对自己并无敌意的样子,于是叶修不可避免地萌生出一股伸手摸摸他的冲动。然后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叶修抬手,用手指梳了梳雪狼头顶的软毛,又反手挠了挠它的下巴。


雪狼被摸得有点开心,尾巴在雪地上扫了扫。


叶修收回手站起身,他听见自己背后有人来了。


来人的语气有些笑盈盈:“你醒啦?”


叶修转身,花神苏沐橙穿着白色的缀满百合花的长袍,朝自己问道。


“嗯。”叶修点点头,然后问,“我睡了多久?”


“好——久了。”苏沐橙想了想,“我算算……得有半个世纪了吧?”


“呵呵,扯吧你就。”


“我骗你干嘛?”苏沐橙耸耸肩,“你说我一个花神容易吗,你睡了多久这场雪就断断续续下了多久。前两天云秀还给我抱怨,说这冬季再不过去,她就要冻死在她的林子里了。”


叶修没说话,而是回身看了看那匹雪狼,道,“你上哪找来的狼养?”


“啊?你说那只雪狼?”苏沐橙走近了,一边摇头一边说,“不是我养的啊。”


叶修疑惑:“啊?那这小家伙哪儿来的?”


苏沐橙表情变得有点错愕,“你问我哪来的?你……不记得了?”


“记得什么?”叶修一脸茫然,追问。


苏沐橙缄了口,没说话了。


叶修见她不太想回答的样子,便换了个话题:“它叫什么名字?在这儿待了多久了?”


“流木。”苏沐橙说,“挺久了吧,我记得荣耀之战你睡过去以后,它就一直在这里等你了。”


“是吗。”叶修接了一句话,他对着雪狼招招手,那只白色的小狼便乖乖地从地上站起来,垂着头慢慢走向叶修。


它白色的狼爪一步一个脚印地踩着雪走近,叶修注意到,雪狼每落下一个脚印,脚印的周围就萌出了新生的绿芽。


雪狼终于走到了自己腿边,叶修看了一眼它从树下走开的方向,那里已经生出了一串幼嫩的新叶。一片新鲜的绿色,在天寒地冻的雪原里尤为突兀。


叶修心里一动,他的脑海里突然闪现过一个画面。


那个画面好像已经距今有些年头了,至少那时候还不是冬天。


叶修站在草地上,有人站在自己旁边,他们俩的前方几米开外就是那只小狼,当时的它还是一只刚降生没多久的幼崽。那人对着不远处的雪狼拍了拍手,于是小狼跌跌撞撞地开始学着自己走路。


叶修感觉自己旁边的那个男人一直在说话,声音听上去很兴奋。但是也许是记忆有偏差,叶修皱着眉分辨了好久,也没有听清楚那人在说着什么。


唯一听明白的,就是最后那人说:


“哎我靠!老叶你快看!流木它脚下的草是不是……”


是什么?


叶修再想回想,头却开始隐痛起来。


于是他只能暂且搁置这段记忆,冲自己腿边的小狼勾了勾手,说:


“小家伙,跟我走吧。”


雪狼呜咽了一声,湿漉漉的蓝色眼睛盯着叶修,一动不动。


叶修被它的蓝眸凝视一时有些恍惚,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其他什么地方见过同样漂亮的蓝色。


“走?”苏沐橙闻言,问,“你刚醒,要去哪走?”


“随便转转。”叶修象征性地动了动肩肘,“老年人不能睡太久啊,身体都要生锈了。”




叶修返回刚才自己待的房间里,把修复工作已经完成得差不多的千机伞拿出来,重新回到刚刚那片雪地里。


苏沐橙看着他的一系列举动,不太放心地问:“离开这里,你要往哪儿走?”


叶修手里的千机伞尖在空中画了个弧度,“那里吧。”


苏沐橙看过去,那里是一线峡谷的方向,连绵的峭壁如今已经被漫天飞雪给包裹住。


“你去那里做什么?”


“不知道。”叶修说,“到处看看呗。”


叶修把目光投向远方,自从醒来到现在,他的直觉就一直在告诉他:


他忘记了什么。


也许是一个人,也许是一件事。


但是他所忘记的,必定在他的心目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分量。不然他不会像现在这么迫切地想要唤醒他尘封的回忆。


简单告别了苏沐橙,叶修带着伞,带着流木,上了路。


茫茫雪地无垠,叶修一个人走得慢悠慢悠。


他突然又翻出了一截记忆,还是刚才记忆里那个男人。


叶修感觉这段回忆应该发生在深夜,自己和那人待在一起。壁炉里窜动着火苗,时不时地迸出碎裂的火星。


那人的声音在近处响起:


“老叶!来来来我给你念一段这小说上面的话啊,写得挺好的!


‘我想,一定是有一个人在等着我。我暂时还不知道他是谁,也暂时不知道他身在何方。但是他在等我,我得去找他。


我要去找他。’”


回忆到这里就戛然而止断了片,叶修回想着那人的声音,嘴边挂上了一点笑。


他回头,发现流木落后了自己一大截。


于是他朝雪狼挥挥手,“走吧,我们去找他。”


雪狼甩甩耳朵,两只前爪踩在雪地上。


它昂起头,对着雪地上方的天空长嗥了一声,狼嗥穿过罡风,送往比远方更远的地方。


有雪从树枝丫上抖落,叶修看了一眼流木。


它的爪下噗地,又冒了一小片绿茵出来。








TBC

评论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