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喵不可言 (下)

Vermiss:

对,就这么没头没尾地完结了_(:_」∠)_


(上) (中)


-------------------------------------------------------------------------------------------


叶修发现黄少天不论是作为一个人类,还是一只猫,生活习惯上看起来总有些不伦不类的感觉。


比如在这个对方已从大黄1.0升级为黄少天2.0后的第一个早上。


前一天晚上叶修睡得比平时早,他窝进被子里的时候黄少天还坐在他的电脑桌面前摸索荣耀,因而叶修并不知道黄少天那一晚上是什么时候睡觉的。


当然,这个问题在第二天早上就得到了充分的解答。


叶修生物钟比较规律,每天早上都掐在固定的时间点前后醒来。今早唯一不同的是,叶修在睁眼的下一秒,就被眼前突然出现的黑乎乎的一团影子给吓了一跳,神智瞬间就醒了一半。


房间的窗帘是有遮光涂层的那种布料,把外界光线挡了个彻底。所以叶修只能勉勉强强地勾着轮廓猜个大概,影子的主人应该是黄少天,但是叶修仍然没搞懂他究竟是怎么把自己睡成这个姿势的。


如果是嫌两个人睡一张床挤的话,他不是也告诉过黄少天隔壁的客房可以暂时将就一晚上吗?


但是大清早的,一睁眼就看见一个目前还不算太熟的男人躺在自己床上睡觉——叶修缓了缓,还是觉得有点膈应。


于是他剩下的那半朦胧睡意也跟着没了踪影。


叶修扬手掀开被子,翻身下了床,走到窗边去拉开了窗帘,顿时外界的阳光便洒进了昏沉的卧室,整个房间亮了不少。


叶修把窗帘分到两边裹好,回过身来,就听见床上的黄少天似乎从鼻腔里哼哼了一声,看来是快醒了。


不过借由现在的光线,叶修倒才得以将黄少天的真实造型给看个完全。那人明明个子跟自己差不多,然而搁床上去却愣是占了不到四分之一的面积。黄少天脊背弓着,脑袋埋在靠近胸前的位置,两条腿也一并叠起来,蜷在下腹的前方,小腿悬空着支在床外。本来该盖在身上的被子眼下却被他各种折着压着,给蹂躏得惨不忍睹。


面对这种极度考验柔韧性的姿势,叶修感觉自己看一看都替黄少天累,这么窝了几个小时以后黄少天后颈的酸痛程度可想而知。


叶修站在窗边看了一会儿,本以为黄少天会扛不住阳光醒过来,没想到那人哼哼两句根本就没什么意义,发出来了点动静以后就又睡死了。


要是放任他再这么睡得跟虾米一样的话,那黄少天一觉醒来脖子估计也伸不直了。


叶修服了,他是真好奇黄少天是怎么委屈自己这样将就一晚上的。这姿势明显跟他作为猫的那时候一模一样——蜷成了一个球。


叶修有点看不下去了,他走到床边,伸手拍了拍黄少天,后者象征性地应了一声,然后接着睡得正香。


于是叶修又拍了拍,顺带喊了两声,得到的同样是黄少天敷衍的应付。


就这么来回两三次以后,叶修没了耐心,直接上手,抓住被子的一角,试图将其从黄少天的身下抽出来。


发出这么大的动静,黄少天即便是不想醒,也得被迫清醒过来。


“行了,起来了啊!”叶修见黄少天睁开眼睛,就道。


放弃被子黄少天继续不为所动:“嗯……”


光是这一早上,叶修听这个字就已经听烦了。于是他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直接朝着黄少天伸手,想要把他从床上拽起来。


也正是因为这个动作,让半梦半醒间的黄少天以为叶修要攻击自己,下一秒他的腿就已经朝叶修蹬过去了。


叶修被黄少天来势汹汹的脚风吓了一跳,然后他直接伸手一把抓住了黄少天的脚腕,稳住了那人的身形后说:“你踢我干什么?”


黄少天被限制住行动以后也懵了:“哦,不是,老叶你听我解释。我刚没睡醒,还以为你要挠我,条件反射就……”


“我挠你干嘛?”叶修哭笑不得,“还有你刚刚叫我什么?”


“老叶啊。”黄少天从床上坐起来,他见叶修表情微妙,又道,“他们不都这样叫你的吗?难道我眼花看错了?”


叶修疑惑:“他们?谁?”


“就昨天在你电脑上看见跟你聊天的那个……”黄少天想了想,“迎风布阵?是你朋友?他不就这样叫你的吗,你也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啊,我就只能跟着他一起叫了。不许叫啊?”语罢,黄少天斜睨过去。


叶修本想解释一下,见黄少天那副忿忿的样子也就作罢。


“算了,叫吧叫吧,随便你。”叶修摆手表示无所谓,“看你样子应该没我大。”


“是吗,你多大?”黄少天不服,“你怎么知道我一定比你小呢?按照猫来说我应该是两岁,但是猫的年龄是怎么化成人类年龄的来着,你等会儿我算算啊……”


见黄少天嘴上说着算却没了声音,叶修只得把一边的手机拿过来,点开浏览器,很快就百度了一个答案出来。


他把手机递给黄少天,指尖指着一行字。


黄少天顺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屏幕上写着:


[猫2岁=人类24岁,猫咪应该结婚啦!]


“哦……”叶修意义不明地拖长了声音,“该结婚了?”


“滚!我是高贵的单身猫好吗?你好意思说我?”黄少天把手机塞回叶修手里,正想转头找拖鞋下床,脖子还没有转出什么大角度,他自己就已经被疼得惊叫一声,“嘶——”


他甚至错觉自己听到了脖子那里发出了[咔]的一声脆响。


“靠!”黄少天赶紧僵在那里,五官皱在一起,“妈的!要完!我脖子废了!”


叶修在旁边说风凉话:“呵呵,谁让你昨晚上拗造型呢?”


“我不是当猫太久了吗!冷不丁变成了人形一时不适应啊!然后昨晚玩荣耀玩太久,后来实在太困倒头就睡了……”


“玩什么玩这么久?”


“我用的你的号啊,然后你那个朋友迎风布阵问我是谁,我说是你朋友,然后他说要带我下本带我飞。”


“猫居然会玩荣耀?”叶修诧异。


“怎么不会啊!猫怎么了?你歧视猫吗?我半年前就开始玩了好吗?要不要改天来JJC啊?本剑圣分分钟虐菜一样地秒杀你信不信?!”


眼看对方要炸,叶修赶紧转移话题:“信,你继续,然后呢?”


“哦,我们就随便找了几个人下本去了啊!然后……”黄少天突然一拍大腿,“啊!我靠!我想起来了!后来你有一个装备被他爆了!”




叶修闻言顿时有点崩溃:“你们不是下本吗?怎么装备就被爆了?”


黄少天赶紧解释:“不是啊!那个本一天就只能下一次!下完以后他就死活不让我走,要跟我去刷野图boss,后来找到一个50级的boss,它一爪子呼过来,君莫笑的腰带就掉地上了……”


叶修接话,“然后他就赶紧捞起来跑了?多大仇?”


“对!就是这样!”黄少天说,“卧槽啊!跑得那叫一个快!我还没反应过来,迎风布阵都没影了!”


叶修感觉自己头都大了,虽然君莫笑掉的不是武器上装那样的大件,但是一个橙装腰带所造成的损失还是让叶修很肉痛的。


于是他赶紧把黄少天从床上赶下来:“走走走,跟我去报仇。”


“报仇!好啊好啊!要是我我也不能忍!没听说过兄弟的装备不能碰吗!”一听有事情干,黄少天腰也不酸了脖子也不痛了,一个鲤鱼打挺就下了床,“老叶你打算怎么报?生吞还是活剥!油炸还是爆炒!”


“……我是三好市民。”叶修拉开抽屉,拿了一张八成新的荣耀账号卡出来,扔给黄少天,“荣耀里的事就在荣耀里解决。”


“哦……”电脑半分钟前已经被叶修摁开了机,眼下黄少天刚想把账号卡插进登录卡槽,却又想到一件事,“但是一台电脑我们俩怎么用啊?”


“你用这个,我还有一个笔记本。”


“嗯,那行吧。”黄少天应了一声,先叶修一步登录了荣耀。




待到叶修把另一个笔电拿到卧室里来,挨在黄少天旁边链接好耳机和充电器以后,他也拿上君莫笑的账号卡,接在黄少天的后面登上了游戏界面。


画面加载完毕后叶修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翻君莫笑的好友列表,然后发现迎风布阵的ID赫然是亮着的。


君莫笑


坐标?


迎风布阵


(246,1834) 啥事?


君莫笑


等我过来


叶修扔下这句话后,头也不回地就把对方发过来的坐标报给了黄少天。


彼时黄少天正忙着查看叶修给他的这个叫做流木的小号角色属性,角色面板看了一半都不到黄少天就怒了:


“我靠!老叶你这什么小号啊!27级?!小成渣渣了啊!!”黄少天用手指头在电脑显示屏上戳戳戳,“而且你自己看!包裹里就只有一个橙武!还是25级的!这号能用吗?能用吗!”


“能啊,怎么不能。”叶修把左手边的抽屉刷得拉开,“里面还有两张账号卡,你实在不满意可以换。”


“哦我看看我看看,”黄少天坐在叶修右边,只得把脑袋支过来看,整个人都半扑在了叶修身上,“都是些什么职业啊?还有剑客没?”


叶修顿了顿:“没了,剩下一个奶妈,一个机械师。”


黄少天自动跳过了第一个选项:“呃,机械师啊……”


叶修补充:“都是女号。”


“……”黄少天立刻恢复之前的坐姿,“没事,其实我突然觉得27级小剑客也挺好的,可以让我体验一下新手玩家的感觉。”




由于刚刚发生了一点小插曲,导致君莫笑和流木赶到迎风布阵给出的坐标时,已经是五分钟以后了。


君莫笑走在流木前面,大老远就看见了迎风布阵一个人靠在地图中央的大树下面,周围又恰好没什么玩家,视线所及整片地区里只有那孤零零的一个术士。


也正是因为这么安静,叶修和黄少天两人都不敢明目张胆地说话,要想交流都只能暂时先关了荣耀语音再开口。


“哎!人在那儿呢!我看见了!”语音那个位置确实是显示的关闭,黄少天才得以放心大胆地出声,“啧啧啧这地方怎么人都没有啊!他一个人在这儿干嘛呢?”


“不知道。”叶修一边回答,一边在游戏的对话框里打字。


[附近]君莫笑:你在这儿干嘛呢


[附近]迎风布阵:我靠!可算来了你!老夫在这儿等的花儿都要谢了好吗


[附近]君莫笑:临时出了点状况


[附近]迎风布阵:你到底找我干嘛?


[附近]君莫笑:送温暖


[附近]流木:关爱空巢老人


[附近]迎风布阵:……我靠你……那位仁兄是谁?


[附近]流木:我吗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是昨天晚上和你下本的那个人!还记得我不!!!这是老叶给我的小号!!先将就着用吧!!!


黄少天发完这段话就没再打字,反而转头问叶修:“你打算怎么把装备讨回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叶修摇头:“直接干,打到他自己上交为止。”


黄少天感叹一句:“卧槽,这么粗暴,你也太狠了,不过我喜欢!”


就在两人说话的空当,迎风布阵回话了。


[附近]迎风布阵:哦!!我想起来了!你就是老叶那小情儿吧!!老叶还驴我说你是只猫哈哈哈哈哈哈哈


[附近]流木:啊??我们不是那种关系啊??你想多了吧……


[附近]迎风布阵:可你们都……那你们是什么关系?


黄少天想了想,目前叶修对于自己来说,从来都是吃穿住一手包办,虽然实际质量也不怎么样吧,但是无论如何想,地位都挺高的。


[附近]流木:他负责我衣食住行,这算什么关系?


[附近]迎风布阵:……算了,你不用说了,我懂了……


[附近]流木:我什么也没说啊!你就懂了?


[附近]迎风布阵:嗯,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包养……关系吧


[附近]君莫笑:……


[附近]迎风布阵:……呃昨晚忘打招呼了,你好啊,我魏琛,叫我老魏就成




那边黄少天忙着回复你好你好我叫黄少天,这边叶修实在听不下去了,干脆直接开了语音岔开话:“老魏啊,我是不是有东西在你那儿?”


于是魏琛也跟着开麦,语气听上去倒像是真没反应过来:“啊?什么东西?”


叶修没再说话,转头对黄少天使了个眼色道:“英雄,上吧!”


黄少天二话不说,操作流木提着个25级光剑就冲了上去,对着迎风布阵就是一剑。


“哎!干嘛呢你!”魏琛吓了一跳,感觉操作迎风布阵跳开。


“我靠!被他闪开了!”黄少天遗憾地抱怨,想摇头,结果刚摇到一半,就因为落枕状态还没解除,整个人痛得轻微的[嗷]了一声。


“等会儿,声音从哪儿出来的?流木不是显示的关闭语音吗?”魏琛震惊了一把,“难道你们俩在一块儿?!刚刚那谁是不是叫了一声?咋了这是?”


“是啊。”叶修承认,“他昨晚好像没睡好。”


“……”魏琛倍受打击:“哎哟我的天呐,老夫狗眼都要瞎了。你们总不会是专门跑我面前来秀恩爱的吧?卧槽啊这是人干的事?!”


“呵呵,那你把我腰带顺走就是人干的事了?”叶修反问。


“哦!我想起来了,你说的是……”魏琛话还没说完,迎风布阵就被君莫笑一个落花掌给拍飞了。


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魏琛见流木又杀了过来,赶紧说:“慢着!我必须得解释一下!老叶你说我们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我是那种爱抢别人装备的人吗?”


叶修还没说话,黄少天率先道:“不对啊!昨天你不是还抢了别人一个被爆出来的紫武吗?”


“我还了,别乱说啊!”


叶修不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行行行,我现在还你总行了吧?”魏琛说着,就从迎风布阵的包裹里翻出了君莫笑被爆出来的腰带,交易给了原主人。


见君莫笑和流木立马没有继续攻击自己,魏琛松了一口气说:“哎,我真是怕了你了,人多没办法啊!要是我今天不还你,你怎么办?”


叶修说:“一波带走。”


魏琛被噎了一口:“狠,太狠了,看到你这种行为我想起了一句话。”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不是,”魏琛扔下这句话立马下线遁,“夫夫同心,其利断金。”


“……”




过了一会儿,叶修收到了来自苏沐橙的QQ消息。


沐雨橙风   09:53:22


你把魏琛怎么了……


君莫笑   09:53:30


什么怎么了


沐雨橙风   09:53:31


·他好像受刺激了hhhhhh


·你上朋友圈看看


于是叶修把手机拿过来,点开微信动态一刷新,就看见最新的一条:


【一起渣荣耀多年的朋友突然变土豪成了别人的金主,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END

评论

热度(263)

  1. 雲飛揚Vermis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