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人间烟火 05

Vermiss:

娱乐圈paro


04


-----------------------------------------------------------------------------------------


05


黄少天发完那两句话后就忙不迭把手机扔到一边去了,为了表示自己并不care这种小事,他甚至还主动伸手去把手机倒扣过来,屏幕朝下。然后他转而便眼观鼻鼻观心,开始认认真真对付起自己面前一大盘的羊肉串来。


不过黄少天实在不擅长装模作样。于是在他‘认真’吃到第三串时,他便憋不住偷偷把手机翻了过来,再解锁屏幕小心翼翼看一眼——他跟叶修的对话框里还躺着自己刚才发出的最后那句话。


大概还没看到吧。


黄少天讪讪移开视线,继续跟面前那盘羊肉对着干。


过了一会儿,黄少天在心里默数了300秒后觉得差不多了。他一边注意着魏琛那边的动静,一边又偷偷摸摸伸了只手过去,飞快地解锁手机进入微信界面。


可惜还是没回。


黄少天没灰心,心想再接再厉,再过五分钟看看。


没想到等到下一个五分钟来的时候,他伸到一半的手还没挨到手机的边,魏琛就半路杀出来截了个胡:“你小子是脱团了还是怎么的?一直看手机。”


“没、没啊!”黄少天被自己的口水噎了一下,觉得这种时候不能怂,便硬气道,“怎么可能!我哪敢啊!”


“那你看什么呢魂不守舍的。”魏琛摁亮了屏幕,看着那个九宫格解锁随手划了个‘L’,不对。换成‘S’,竟然就真的解开了。


解锁以后手机停留的画面就是黄少天的微信,魏琛扫了一眼,看向黄少天:“你在等叶修回复?”


黄少天心里卧了个大槽,赶紧凑过去:“我去魏老大你怎么知道我手机密码?我跟你说过?没有吧?!赶紧坦白谁告诉你的啊!抗拒从严!”


“呵呵,就你这水平,老夫瞎蒙都能蒙中。”魏琛说,“你急着问,给他打个电话不就行了。”


“啊?”黄少天想都没想就拒绝,“不好吧,我也不是急事,等就等吧。万一人有别的事在忙呢?”


“忙不忙你总得问一句啊?”魏琛由不得他犹豫,直接上手拨了个叶修的号码,然后把手机塞回黄少天手里。


黄少天下意识接过来一看,正好撞上画面由‘等待对方接听’变为‘通话中’的那个瞬间,还没来得及对魏琛的神手速表示不满,登时就赶紧把一边耳朵凑了上去。


刚凑上去,叶修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喂。”


“啊,哦,老叶,是我。”黄少天瞎应了两声,“我刚刚给你发的微信看到没?”


“什么微信,没,你说什么了?”叶修顺口解释了一句,“我刚洗完澡。”


哦,洗澡。


黄少天的脑海里几乎是不可抑制地就联想了一些相关画面。


为了话题走向的不跑偏,黄少天赶紧转移自己注意力:“是吗,我就问问你后天有空没?”


他一边说一边想,还好对方是没看见,他刚才在等待的那十来分钟里简直脑补了八百万种可能。他甚至还想叶修会不会是根本不想去,然而碍于面子不好意思明说,所以半天不知道该怎么拒绝,这事光想想就挺尴尬的。后来转念再回味一下,把‘叶修’和‘不好意思’这两个词联系到一起,更违和。


叶修那边静了一会,大概是在想,“什么时候?应该有,怎么了?”


黄少天把手机换了个方向听,试探道:“晚上。张佳乐给了我两张他演唱会门票,既然你没事,那我们俩……一起呗?”


叶修那边立马‘哟’了一声,“跟我一起?你这是多想不开。”


“滚滚滚。”黄少天拉不下脸说自己是为了报答他在韩文清那边的一通游说,只能色厉内荏道,“你去不去啊!点头摇头一句话的事!不去我把票给郑轩了。”


“去啊!不去白不去。”叶修说,“不过你不怕被人拍到上头条?影响多不好啊。”


“怕什么?有什么好影响的?”黄少天在开口的那个瞬间底气是满格的,不过边说边漏,“大不了说我抱你大腿炒作,难道我们两个大男人看个演唱会还能被那帮记者吹出花来吗?”


“那行吧。”叶修听他这么说乐了,“你到时候跟我联系。”


黄少天满口答应,脸上绷不住想笑,可惜碍于老狐狸魏琛还在场,生怕对方看出点什么端倪来,只能委屈自己憋了又憋,挂了电话。


 


到了演唱会前夜,黄少天特意让郑轩把他明天一整天都空了出来,美其名曰是调整自己状态,实则是为明晚的演唱会做好精力与造型双重准备。


演唱会开场时间是晚上8:30,黄少天扳着指头分析了一下,洗澡需要时间,吃饭需要时间,林林总总加起来反而把他自己弄晕了。再加上他不敢保证自己有没有什么突发情况,所以给自己定了个最晚下午4点起床的死线。结果第二天一觉自然醒时,看了一眼闹钟,早上8:30。


起得早就算了,睡了回笼觉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在重新躺平五分钟后,黄少天悲愤地发现:自己睡不着了。


睡不着只能起来自娱自乐打发时间。黄少天刷了会微博,看了部电影,再瞄了两眼剧本,叶修的电话就过来了。


接通电话的时候黄少天还瘫在沙发上看电视,手机拿起来就是一句:“什么事 啊?”


叶修问:“几点见?”


“8:30开始,我们就提前五分钟门口见?”


那边又问:“你怎么去?”


“呃,”黄少天卡壳了一瞬,“打个车吧。我家离那儿不远,坐车十分钟就能到。这大晚上的我也不麻烦郑轩了。”


没想到那边立马接话;“我来接你。”


黄少天心里一惊,赶紧一个鲤鱼打挺坐直了:“什么?!”惊讶完了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表现有点过激,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顿了顿才继续,“这……多麻烦你。”


叶修理所当然道:“有什么,到时候你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下来就行。”


“那行吧!”黄少天一咬牙,应了,“——到时候见。”


等电话挂断他才想起一个关键性的问题:他好像还没有告诉叶修自己家在哪儿?


 时间慢慢指向七点半,黄少天不敢再摸鱼,终于开始准备。


一想到今晚跟自己共处一个体育场的有几万人,黄少天就觉得自己被认出的几率简直比平日翻了几十番,保密措施简直任重而道远。所以他翻箱倒柜,把自己平日常用的工具都一股脑列了出来,墨镜、口罩、连帽衫悉数往自己身上套。


收拾完一切后快八点了,黄少天想了想自己之前在电话里的说辞,推测叶修大概会在八点十分左右过来。不过他不太爱让别人等他,于是抱着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先下楼的念头,抓起手机就跑到了小区门口。


饶是夏季天黑得较晚,这个时刻的天空也披上了夜晚的薄纱。


不知为何今天外面几乎看不到人影。黄少天一个人站在小区门口的路灯下面,他身上明黄色的连帽衫和头顶昏黄的灯光交相呼应,一并有了些同病相怜的孤独感。


远方是华灯初上的车水马龙,可是拐进来的却什么也没有。黄少天环视一周,目之所及除了幢幢雌雄莫辨的黑影,就只剩下风与飞蛾。后者一个撞向他的心口,一个义无反顾地投奔他上空的光。


黄少天抬腕看了一眼手表,还没到八点,也就意味着他还得站一会。


这个无奈的念头刚冒个了芽,路那边的尽头就拐了一辆车进来。


车还远,看不清来者何人,黄少天便十分耐心地等待它一点一点接近。在某一束灯光打在车身上时,黄少天终于欣慰地发现他认识那辆车。正巧,也认识它的主人。
黄少天眯了眯眼,在他看清那人的瞬间,心里就像突然被人打翻了一瓶调味料。他说不上姓甚名谁的五味在自己心里乱搅了一通,搞得心情莫名难以言喻起来。


就在前方的不远处,叶修开着车过来了。那人遥遥远远的车灯打出两束暖光,破开夜晚昏暗的重重雾霭逼近,照亮了黄少天的前路。


 


叶修很远就看见前方路灯下有个人傻站着,等到凑近了才发现是黄少天。他在对方身前稳稳停下,正打算叫人上车,一转头就被黄少天的装束吓了一跳。


黄少天把自己裹得跟个粽子一样,还把帽子也戴上了。他看着叶修的车停了,便弯下腰把鼻梁上的墨镜拨下来看着他,结果见叶修明显一脸‘你他妈的在逗我’的表情。


黄少天还很奇怪:“你这表情是想表达什么?”


叶修哭笑不得:“不热吗你?”


“不热啊!”黄少天说,“比起热不热,要是被认出来就麻烦大了好吗!你难道没点伪装措施?”


叶修不说话,只抬手指了指后座的方向。黄少天见状,扒着车窗看了半天,最后确信要是他眼神没问题的话,车后座确实是只有一顶棒球帽的。


黄少天万分惊讶地拉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还不死心地转身又看了一遍,最后质疑道:“就这?!”


“是啊。”叶修点头,“放心,根本没人看你。”


黄少天闻言,充分调动了他的五官来表示他的不屑。


十分钟的车程算不上远,一路上都没什么特殊情况发生。唯一例外的就是叶修接了个电话。


通话时间不长,不到一分钟。叶修戴着耳机根本谈不上漏音,因而黄少天这边只听得见叶修嗯啊哦地应着。他没什么事做,唯一的聊天对象还被电话霸占着,于是黄少天能做的就是偏过头去看叶修讲电话。


看着看着黄少天便注意到这通电话有点不对劲,因为叶修的表情渐渐变得有点……蕴怒?


说是如此但黄少天也不太确定,他认识叶修快五年,实则却并没有见过那人生气的样子。不过当下叶修露出那样的表情,确实隐隐让黄少天切身感受到对方心情目前完全够不着‘不错’的边。


电话挂断后,叶修一转头就对上了黄少天的目光,后者两扇心灵的窗户简直充分反映那人心里铺天盖地的问号。


叶修莫名感觉有点想笑:“你想问什么?”


黄少天却道:“我随口猜一猜啊,工作上的事?那我这身份……不方便问吧?”


叶修迟疑片刻,最后直接说了:“嗯。嘉世签了个新人。”


“哦,新人……”黄少天摸不准这是什么展开,只能顺着往下说,“这很正常啊,蓝雨也刚签了一个。我去,他还没成年呢!小孩一个啊!改天我给你看看他照片,帅是挺帅的,不过没我……”说着说着自觉跑题了,黄少天立刻悬崖勒马,“不对。说那新人,怎么了?男的女的?你好像不喜欢?我觉得签新人也不是坏事啊,你们嘉世现在的低谷都低到地心了,就靠你跟苏妹子还顶着,让那人进来抢救一下呗。难道是你们老板亲戚走后门进来的?”


“不是。”叶修想说,又发现一时半会说不完,只能摇摇头,让车慢慢停下来,“到了。”


 


由于黄少天和叶修是卡着开场的时间到的,因此两人站在举办演唱会的体育馆门口时,已经远远没有检票开始前那样壮观的人山人海了。


下车的时候叶修把车后座的棒球帽摸出来带上,对他来说就算乔装完毕了。跟站在旁边的黄少天一对比,顿时两个人都觉得对方是来搞笑的。


碍于同伴对自己的装束十分担忧,导致叶修连饮料都没买就跟着黄少天鬼鬼祟祟摸索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黄少天找到位置后就摘了墨镜,把口罩拉到下巴下面,顺便把扣在脑袋上的帽子也放了下去。他跟叶修就站在舞台的脚边,占尽了地理优势。于是趁着还没开场时他回头环顾了整个体育场馆,繁花血景的应援色是偏粉的红色,眼下全场的荧光棒星星点点地亮着,说不出的震撼人心。


跟叶修闲扯两句后演唱会就开始了,登时全场便像烧开的水一样沸腾了起来。就黄少天个人而言是没什么感觉,不过在张佳乐和孙哲平两个人站在升降台上从天而降时,几万人齐声发出的尖叫简直快把他的耳朵给震聋了。


人在现场身不由己,黄少天就算再淡定,被演唱会这么热闹的气氛一带动,也把持不住跟着其他粉丝挥着荧光棒合唱起来。


唱着唱着,他觉得自己一个人干嚎有点没劲,看看旁边的叶修,那人完全不受影响地双手插兜淡定围观,顿时黄少天脸上便挂不住了。


他趁着换歌的间隙用手肘支支叶修:“哎老叶,别这么沉默啊。来都来了跟大家一起嗨多好,嗯?来,给大爷我笑一个?”


叶修:“呵呵。”


“……”


 


怂恿某人一起嗨未果,黄少天只能继续单刷演唱会副本。


时间在一首接一首的单曲中飞逝,演唱会很快便步入了高潮。在第三次换装,张佳乐和孙哲平一人抱着一把电吉他回归舞台后,整个场内瞬间掀起了又一波欢呼。音量比起开场那会儿有过之而无不及,眼看场面就要控制不住,黄少天的余光甚至瞄到一边的安保和医护人员已经蓄势待发了。


为了自己的听力着想,黄少天想抬起手盖住耳朵先抗住这一波,没想到手才抬了一半,就被另一边一个女性粉丝给抓住了。


黄少天本来就因为怕被认出来而提心吊胆了好半天,现在再被一抓,顿时心都蹦到嗓子眼了。不过静观其变十秒钟后,黄少天发现对方本人好像并不是因为他的身份而抓他,因为——


那人一边冲着舞台上的张佳乐啊啊啊啊啊啊地尖叫着,一边像装了电动马达一样把黄少天的手当荧光棒一样晃个不停。


就在耳朵和手臂备受煎熬的黄少天快要撑不住的时候,罪魁祸首好像终于发现情况不对了。她一扭头察觉到自己抓错人以后赶紧冲黄少天连道了几声歉,黄少天连忙摆手说没事,两个字刚说完,就见对方一脸惊恐地盯着自己的脸。


糟了。黄少天心里咯噔一声,要完。


还没想好明天该以什么姿势上头条时,黄少天便感觉自己头上被盖了个东西。他下意识一扭头,发现是叶修把他脑袋上的棒球帽扣到了自己头上。


黄少天茫然地回过头,便发现自己身边的妹子眼睛瞪得更大了,不过视线的中心已经由他转到了旁边的叶修身上。叶修顶着如炬目光岿然不动,只是高深莫测地竖起手指,抵在嘴边冲那人神秘兮兮地“嘘——”了一声,最后附送一个和善的轻笑。


女生顿时会意,把头点得像拨浪鼓:“好好好!我不会说的!!”


黄少天:“……”








TBC


下章预告:黄少天呆了呆,顿时笑了:“你真相信了?不会吧?看来我演技不错嘛,还是说我说什么你都信啊?啧啧,这简直不像你啊老叶?”




就这么一件事我竟然啰嗦了这么多(。

评论

热度(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