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人间烟火 11

Vermiss:

娱乐圈paro


10


-----------------------------------------------------------------------------------------------


11 刚刚好


接下来的剧情其实只需要由黄少天一个人完成。


主角陆萧被监禁在山上鲜有人知的小木屋里将近半个月,最后抓住机会从里面逃了出来。不过由于长时间的未进食,他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再加上他双眼被缚,许久未见光,所以乍见强光后甚至出现了短期的失明。


综上剧情,在拍这段戏的时候,黄少天需要全程闭着眼睛。


这种精神与身体刷双重受创的状态要求黄少天必须通过肢体语言表达出来,因为这部分场景中只会出现他一个人,所以连借助语言说明的方法都行不通。


黄少天一看叶修把剧本翻到那一页就觉得有点头大,上面的一部分文字被黄色的荧光笔特意标注了出来,并且旁边还伴有签字笔做的批注,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一片。


黄少天盯着剧本把对方的理解性批注看完以后,才转头问叶修:“这段剧情没你啊,你看这么详细干嘛?”


“没我就不看了吗?”叶修反问,“我拍戏会把所有人的戏都过一遍。”


黄少天被他理所应当的态度堵得说不出话来,只得把原著片段翻出来又看了一遍。不过说实话,早就翻来覆去看了很多遍,这几百个字他都快背下来了。


在看到剧情最后一行后,黄少天叹了口气。然后他歪了歪视线看向旁边相对更简略的剧本,两边来回扫视一阵,最后就剩下一串串文字在脑海里盘旋,只会让自己觉得前途无望。


他紧跟着长叹一口气,直接仰面躺倒在了床上。


叶修见状,笑道:“怎么了啊你,不至于吧。”


黄少天表情纠结:“研究再多遍都觉得自己演不好。明天我大概会被老韩骂得上微博头条吧。”


“还没演呢就觉得不好?”叶修拍拍他的肩膀,“起来,咱们先实践一下。”


黄少天瘫在床上不想动:“看不见了要怎么实践,你找根领带把我眼睛捆起来吗?”


“哪能呢。这要被郑轩看见了我敢这么对你,估计明天兴欣就要被你们蓝雨收购了吧。”叶修说,“现在环境不刚刚好吗,灯一关就全黑了,自带致盲效果。”


黄少天闻言蹭起身看了看窗外,山间不像城市,后者夜晚霓虹闪烁,即便深夜,外面也可以投射五彩的灯光。而前者往往树木丛生,夜幕降临后,遥远的星辉不远万里降临,也只会被层层叠叠的树叶给遮挡。


听起来叶修的法子是可行的。黄少天便配合他去拉上窗帘,与此同时叶修也伸手齐刷刷关掉了台灯。


仅一个瞬间,室内就陷入了浓郁的黑暗之中。


忽然失去光源,两人的视力都受到影响,完全无法视物。不过过了大约半分钟后,两人都感觉视觉开始在慢慢恢复,即便看不见东西,也能借由微弱的亮光看清陈设的大致轮廓。


黄少天眨了眨眼,发现自己还是勉强能够看出哪是床哪是桌子后,就摇头道:“不行啊。我这还是能看见的,剧本上不是说短暂性失明吗?”


叶修的声音从一边传来:“这好办,你把眼睛闭上吧。”


人本能地都会对‘被剥夺视力’这一件事有点抵触。但黄少天愣了半秒,最后还是选择听从建议。


闭上眼果然什么都看不见了,不过与此相伴的还有听觉的提升。黄少天紧闭着双眼,任何光线都感觉不到,因而干脆放弃将注意力集中在双眼上,而是尽力去试着分辨周遭出现的声音的来源。


果然,他静静听了几秒钟后,就能清楚地感觉到几步开外应该站着叶修,那人微弱却又平稳的呼吸声在黑暗又寂静的环境里清晰可闻。


他试着喊了一声:“老叶……?”


叶修的应答很快就传了过来,他‘嗯’了一声,后道:“你走到我这来试试?”


黄少天登时又开始犹豫了。要说在他自己公寓里,哪里有拐角哪里有障碍他本人了如指掌,所以让他闭上眼放开胆子走他倒是无所畏惧。不过眼下所在之地他第一次来,并且只在里面待了几个小时,就算没什么东西,但他实质上也根本没有留心注意过。这让他迈着步子大胆往前走,他肯定是拒绝的。


见黄少天待在原地迟迟没有动作,叶修便妥协般走过去:“我先带你。”


说完没多久,黄少天就感觉自己垂在身侧的双手被人牵了起来。


不知道叶修是不是刻意放轻了动作,黄少天几乎还没察觉到那人的接近,叶修就已经在自己身前站好了。再加上他突如其来的一个动作,吓得黄少天飞速地后退半步,把手抽了回来。


等到这系列动作完成,黄少天的应激反应才被安抚平静下来。他顿时尴尬无比,僵着声音道:“那什么,我没做好心理准备,被吓了一跳。刚刚那不算我们重新来吧。”


“行。”叶修点点头,以免再次失败,便建议道,“你自己来吧。”说完便抬起手,举到一个黄少天随手就能握住的高度,等待对方主动来动作。


黄少天清了清嗓子,慢悠悠地抬起手,不出意外地就在前方不远处触到了某人的指尖。他愣了愣,最后直接大着胆子,满满当当地握了个整手。


叶修拉着他的双手力道适中地紧了紧,然后道:“跟着我走。”


黄少天小心翼翼地迈出了第一步,一如他预想的没出任何问题。


这次叶修没再说话了,只是动动手指挠了挠黄少天的掌心,示意他继续。


黄少天被他挠得发笑不止,叶修见他笑还十分疑惑:“你笑什么?”


“我怕痒好吗!别动手动脚的行吗!”黄少天怒道,“好不容易来的气氛被你一弄就没了!”


叶修说:“你还想要什么气氛啊?互相分享鬼故事的气氛吗?”


黄少天表情无比正经,理所当然道:“认真研讨演戏的学术性气氛。”


叶修:“……”


 


被叶修拉着在房间里来来回回兜了几圈以后,黄少天总算是摆脱了刚‘失明’时的拘束,胆子稍微大了一点,至少在没有叶修带着的时候能够自己走两步了。


偏偏叶修还在旁边煽风点火:“你这样不行啊,一个人都走成这种小碎步,明天当着整个剧组你还不得吓得不敢动啊?”


黄少天刚想睁开眼对他比中指,后来觉得自己都适应了这么久了,贸然睁开看岂不是功亏一篑。所以临到紧要关头他又闭上了,只是朝着叶修声音传来的方向‘靠’了一声。


“你当着我的面还敢诋毁我的光辉形象啊!”黄少天说,“说不定背后在别人那儿是怎么说我的呢?还能不能行了啊?”


叶修莫名其妙:“这就诋毁了啊,我是为你好成吗?”


见黄少天不说话,叶修又道:“那这次我围观,你自己走。”


黄少天一咬牙,点头同意了。反正现在先适应一下也算是预热阶段,不然等明天真枪实弹开拍了再来跌跌撞撞走不好,也是给全剧组都添了负担。


既然叶修说围观,那就是真的纯围观了。他一个人坐在床边完全是一副高高挂起的样子,要是在他手里放一撮瓜子他估计能嗑起来,看起来倒是一点都不担心黄少天是否会出现突发情况。


没了前置保护,黄少天一个人在黑暗里走也有点紧张,毕竟万一一个不慎摔了一跤还恰好脸部受伤,那估计第二天造型组会集体罢工不干了。


他一边挪着步子,一边慎重又仔细地回想着房间里应有的摆件。就在他走了不知道多远时,叶修的声音乍然响起:“行了别走了,你再走两步就撞墙上了。”


黄少天果真一步都不敢挪了。


在成功避免一场惨案发生后,黄少天才松了一口气,得意道:“我盲走走得还行吧?什么都没碰到啊!”


“呵呵,”叶修道,“不到十米的距离你要走一分钟?这叫可以?”


黄少天挫败地在心里翻个白眼,只能转身,继续在黑暗中艰难行走。


因为刚刚被叶修激了一下,所以黄少天这次连小心翼翼都抛诸脑后了,完全忘了自己还处在无法视物的状态里。在预料之中的,因为过于不集中注意力,所以在他被床脚绊倒的时候,大脑甚至还做不出反应。


在即将摔倒的那个瞬间,黄少天手下意识在空中抓了一把,结果瞬间就被另一双温热的手给牢牢握住。他记不太清自己是否是朝着叶修所在的方向走的,不过就目前的局势看来,也许是的。


接着在惯性的顺水推舟之下,黄少天拽着叶修就倒在了床上。因为眼前一片漆黑,又被吓得不轻,所以黄少天的手下意识地就赶紧摸索着往台灯的方向靠拢。结果还没摸到,手腕就被身下的人给一把拽了回来。


他听见叶修在他耳边低声道:“别动。”


黄少天短暂地一愣,听闻叶修接着道:“别睁眼。”


然后黄少天便睁开了紧闭已久的双眼,正好对上前方叶修的垂眸。


那人无奈地叹口气:“叫你别睁眼。你得习惯这样自己站起来。”


黄少天整个人严丝合缝地压在叶修身上,神经还处于紧绷状态,瞪大双眼不知道该干什么,呆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万一你摔了怎么办?”


叶修说:“我后面是床,能摔成什么样?”


黄少天据理力争:“那万一你腰闪了呢?”


“……”叶修被噎了一下,最后服气地点头,“你说得对。”


黄少天惊魂未定地趴在叶修身上还没缓过神来,等到他意识到没事了以后,才发觉两人目前是个怎样一言难尽的姿势。


他脑海里一道霹雳闪过,心里拔凉拔凉的——只感觉自己这辈子的脸都丢到叶修那儿了,现在杀他灭口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黄少天干笑两声,纠结于该怎么转移话题。气氛就此沉寂下来,周身缠绕着另一个人的体温,使得他老脸一红,几乎错觉自己擂鼓般的心跳就要被对方听见了。


就在这种时候,黄少天还分神想:会不会这个时候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推开,然后一群记者举着长枪短炮就冲了进来,对着他跟叶修就是一顿乱拍。然后第二天他们俩就可以坐等稳拿微博热门话题头条、报纸娱乐版头条、娱乐新闻节目头条以及未来的杂志通稿头条四大满贯了。


奇怪的是,在黄少天愣着不动的时候,叶修也像是被撞傻了一般,悄无声息又心甘情愿地给黄少天当成人肉垫子。万籁俱寂,黄少天胸腔里的悸动一点一点催生他心里那一点不为人知的念头生根发芽,不过他很快意识到了不对劲。


自己心跳速度确实挺快的。黄少天皱眉,想,不过为什么没感觉到老叶的?


照理说他们俩现在挨这么近,简直是教科书般的零距离,所以胸口的震动应该是可以感觉到的。要不是自己感官不敏锐,那么就可能是对方的心跳频率其实和……


黄少天离结论只差临门一脚,这时叶修却半路杀出来打断了他的读条:“起来。”他拍拍黄少天的肩,“你再趴久一点我就警告你非礼了啊。”


还好对方给了自己这个台阶下。黄少天错开身前的手,撑着旁边的床支起了身,道:“你叫吧,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好在叶修没真的没话找话到叫‘破喉咙’,他只是也跟着坐起来,然后‘啪’的一声打开了台灯。


暖黄的灯光瞬间映亮两个人的脸庞,双方都是略微尴尬的神色。


最后还是叶修先清了清喉咙,正色道:“明天正式拍你这样走肯定不行。因为陆萧监禁期间是被绑在椅子上的,很长时间没有走路,突然恢复双腿的自由,那腿部的肌肉就会不适应走路的状态。步子应该会迈得碎一点,不过具体情况还是看你想怎么表现。”


被叶修拉入正题,黄少天神色一凛,脸颊上的热度也稍稍退了潮。他沉吟片刻,附和道:“你说的这些我想过,结论跟你差不多吧。不过我现在最主要的目标是得先适应看不见这个状态,其他的后面再说。你说我今晚练一晚上,能有点成效吗?”


叶修挑眉,道:“你打算通宵?”


黄少天点头,迟疑道:“临时抱佛脚总比不抱好吧?虽然可能还是没什么卵用,不过要是这个办法行不通的话,我就去问问老韩的看法。”


“行吧,”于是叶修笑着说,“你练你的,我在旁边见证一下你的成长史。”


黄少天讶异道:“你陪我?”


叶修说:“是啊。我得肩负起郑轩的责任看着你啊,万一你像刚刚那样又摔了,或者更不幸地还破相了,那你们喻总不得要我提头来见?”


被提及刚刚的囧样黄少天有点不好意思,不过那被他自己巧妙地掩盖了过去。他说:“能不能说点好听的啊?万一你乌鸦嘴我真摔了怎么办?”


叶修倒是一点都不尴尬:“那我只能勉为其难又给你当一次肉垫了。”


他这是明知哪壶不开还要提哪壶吗!?


黄少天心里简直想把叶修吊打一遍,最后只得用动作转移注意力。他伸手去摁台灯的按钮,没想到手腕却碰到了一个东西。


于是他关灯的动作来了个急刹车,转而拿起床边柜子上的那个小册子一样的东西。


“这什么?”黄少天一边说一边仔细查看起手里的玩意,叶修见状,也跟着拿了一个看起来,最后发现是山里景区的宣传手册。


小册子被装订了好几页,黄少天兴致勃勃地翻看了好一会,最后定格在最后一页上。


宣传手册上的图片都很漂亮,充斥着自然间清新的美感。黄少天指着末页上一张图片,对叶修提议道:


“老叶,我们爬到山顶去看日出怎么样?”


叶修第一个反应就是拒绝:“得了吧。就你这个小身板,走两步都得喘。”


“滚滚滚滚滚!”黄少天态度强硬,“去不去啊?”


叶修态度同样强硬:“不去,英雄你一个人单刷吧。”


黄少天说:“等会啊,我们还有一笔账没算。你是不是忘了拍咖啡广告的时候,我们俩打赌你输了,然后你给了我一个使唤你的机会?嗯?”


“……”叶修被黄少天一句话打成僵直状态。


“那就现在吧。”黄少天一点都不心疼地用了这张底牌,笑得很阴险,“你要不要先活动活动拉伸筋骨啊?”


 


 


 


TBC


下章预告:黄少天涌出一股微笑的冲动,于是扭过头去看和自己并肩站立的叶修,却发现那人似乎早已凝视了自己很久。而他嘴角停留的微笑的弧度,也跟自己如出一辙。


 


 

评论

热度(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