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人间烟火 17

Vermiss:

娱乐圈paro 预售点我


4961字


16


-------------------------------------------------------------------------------------------------


17 谎言


“……”


黄少天顿时觉得自己刚刚心里的那一点负面情绪简直不知道何去何从。他不想说话,于是这时候舞台上的颁奖仪式自然对他充满了无穷的吸引力。


在“最佳女配角”的奖项颁发给柳非后,接下来的就是见证视帝桂冠会被谁拿下的时刻。


黄少天方才的失落刚收拾干净,这下子又开始二度替叶修瞎紧张。他有一个紧张的时候就喜欢用手指敲东西的习惯,并且这种举动往往是无意识的。他的指尖在座椅旁的扶手上哒哒哒敲了一串急促的节奏出来,本人不自知,叶修倒是被他搞得发笑。


“你紧张什么?”


“啊?我不紧张啊?谁紧张?”黄少天竟然还理所当然地反问,“该紧张的是你吧!要是待会拿不到奖你该不会回家哭一场吧!听我一句劝,命最重要!不过你要餐巾纸什么的我给你友情提供啊!”


叶修淡定反击:“呵呵。”


这时,楚云秀嘴里的串词刚好说完,上一届的视帝江波涛也被邀请到了舞台上,宣布今年的得主。大屏幕上照常开始播放入围艺人的作品节选,黄少天耐着性子等了很久,没想到叶修的片段被排到了最后一个。


这次叶修作品里被挑选出来展示的是他破译密码遭遇瓶颈的某一部分,画面中央他一身军绿色军装,横躺在沙发上,一只手枕在后脑,另一只手里抓着几张密码本上撕下来的纸,举在眼前看。


在这个动作僵持了近五秒以后,他的手突然松了劲,任由那叠薄薄的纸扉盖在自己脸上。过了一会儿,一阵饱受煎熬又郁闷的叹气从纸张下面闷闷地传出来。


这时,叶修所处的房间的门被人敲了敲,接着外面有人开始说话,大意是叫叶修出去一趟。后者应了一声,说了句这就来,结果一转身就从房间的窗户口翻了出去。


在画面的最后一秒,镜头定格在叶修嘴角勾的笑上面,出逃之际,他还好心地顺手关上了窗户。


黄少天认真看完四个片段后,对叶修说:“我觉得吧,还是你得奖的几率大。”


叶修惊讶道:“哟,这么给我面子呢?”


黄少天说:“是啊。我都看江波涛瞄你好几眼了。”


话音刚落,舞台那边江波涛的声音就借由话筒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废话我就不多说了,今年‘年度盛典’视帝的得主……”那人把手里的获奖名单翻开,随后笑着看向了叶修的方向,“叶神,恭喜了。”


比叶修还要先反应过来的是黄少天,他只花了不到半秒就回过神来,然后立马上手拍叶修的肩,嘴上还念叨着:“哎哟老叶可以啊,真是你啊!我随口说说的!快快快上去领奖!获奖感言准备了没啊?要不要点餐巾纸我认真的不然待会你上去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可有点丢人……”


叶修无奈地笑了笑,低声问:“你怎么比我还激动?”


黄少天表情一僵,很快又笑开了:“我这不是替你高兴吗!看来我以后在你们家拿奖杯吃饭指日可待啊!”


这时候导播将大屏幕的画面切到了叶修这边,就见那人还在弓着腰和旁边的人说话,而叶修的聊天对象黄少天也在屏幕左边露了半边脸。黄少天说得正兴奋,余光乍然瞥到屏幕上有自己的半张脸,登时吓了一跳,没说完也不管了,话锋一转就催促道:


“你还站在这跟我聊天干嘛,快快快上去,让这么多人等你一个你好意思吗?”


于是叶修就被赶上了台。


接过属于视帝的奖杯后,叶修也被按照惯例要求发表两句感言。


这人一看就是属于没准备的,一副拿着话筒现场编的样子。顿了几秒后,他笑着开口道:


“这奖杯比前几年的重了不少啊?看来组委会今年是花了大手笔的。”


在场的人还以为他要发表什么感人肺腑的致辞,结果叶修来了这么欠揍的一句,一时间大家连做什么表情都不知道。


他这话其实说得很有水平,二十几个字就把现场以及场外相关人员的仇恨全部拉稳了。黄少天无语之际,往左前方瞄了瞄,就见离叶修最近的方锐已经在咕噜咕噜往肚子灌矿泉水了,可能是想赶紧喝完拿空瓶子砸他。


其实可能在场很多人此刻都萌生出了这种冲动。


想到这里,黄少天又设身处地地设想了一下,要是他坐在方锐那个地理位置得天独厚的座位上,可能不会扔矿泉水瓶,而是会在进场之前就准备一箱子番茄放在脚边,有需要随手就够得到。


好在叶修没有一句话就结束他的获奖致辞,他顿了片刻,接着道:


“站在这里能拿到这个奖,离不开整个剧组对我的帮助,我很庆幸能够在那个时刻遇到那样一个好剧本。其实感谢的话说得够多了,不过我要特别感谢一个人。”


说到这里,叶修转了转视线。


彼时黄少天正在心里感叹那人终于正经说了几句,然后下一秒,就看见叶修看了过来。两人之间相隔几十米的距离与几十位观众,直愣愣地对上了目光。黄少天被看得耳廓火辣辣的,心里一下就没底了,满脑子都是一个问句:他想干嘛?


看到黄少天茫然的表情后,叶修突然笑了笑,然后说:“我必须得感谢一下黄少天。要不是在颁奖前他给我预言说我今天肯定能拿奖,说不定我现在就不会站在这了。”叶修收回视线,接着道,“以后大家有谁想拿个奖的,记得找他给提前算一卦啊。”


导播适时地又把镜头切向黄少天,众人看到黄少天既想笑又恼怒的表情后也憋不住了。最后叶修在众人哄笑的轻松氛围中下了台。


黄少天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叶修的背影,直到那人快回到位置上都没放弃。


不过随着视线角度的偏移,黄少天顺带也瞄到了叶修刚才坐的靠椅上标识的艺人名字——如果不是他眼睛出问题的话,那里明明白纸黑字写的是“王杰希”。


这就很惹人深思了。


见叶修走过来了,黄少天指着他的座位就问:“唉,你这为什么这贴的是……”


结果叶修一个动作就把黄少天的半句话堵回去了——把手里的奖杯抛给了他。


黄少天被吓了一下,好在他跟叶修只相距一米不到,这才没有亲眼见证一出惨案的发生。


他疑惑地看着叶修,“你扔给我干嘛?”


叶修说:“安抚一下你刚没得奖受伤的心灵。”


 


年度盛典在晚上九点半完美落幕。


正好在会场背后有一片空地,主办方便提前将那里布置了一番,在颁奖典礼结束地时候就像赶鸭子一般把一众艺人全都赶了过去,二者之间完成了一个无缝衔接。


虽然说是“电视台成立二十周年庆典”,但是主办方也没真好意思在大家都折腾了一晚上以后,还叫人上台来唱个歌跳个舞什么的,因而活动流程便被压缩到最简略,唯一被保留下来的经典环节就是领导发言。


活动现场摆放了很多自助食物与酒水饮料,用来犒劳大家的辘辘饥肠。黄少天一边心想人生时间三分之一睡觉三分之一吃饭三分之一听领导讲话这句话真是真理,一边不断扫视周围的人群,不过还是没能找到叶修的影子。


其实在刚刚离开会场的时候叶修还走在他前面跟他扯淡,结果一转头那人就不知道上哪去了。


露天搭建的舞台上的电视台台长终于以一个“谢谢”,结束了冗长的陈词滥调,黄少天鼓掌鼓得真情实感,转身就从手边的餐桌上拿了一块蛋糕叉着吃。


吃了一口黄少天就瞄到不远处有人一袭拖地长裙在朝这边走近,他赶紧伸手招呼了一下对方。


苏沐橙这时也看见了他,立刻加快了脚上的步伐,结果刚走近,就见黄少天新拿了盘蛋糕出来,还递到自己面前,说:“苏妹子饿了没啊?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吧。”


苏沐橙只觉得快抵到她鼻尖的那些东西不是奶油而是狰狞的热量,她皱着脸,苦不堪言地推拒道:“算了吧……”


见黄少天不解,苏沐橙对着他用手上下比划了一下自己穿着的贴身鱼尾裙,然后说:“后天条件不允许我吃啊!”


黄少天只得把手里的蛋糕放回原地,然后问出了自己多年的疑惑:“那你……饿了怎么办?”


“忍着。”苏沐橙说,后看黄少天的表情有点震惊,只得加了一句,“或者喝水也行,不过也不能喝太多了。”


黄少天一脸沉痛地拍了拍苏沐橙的肩,然后掏出手机给郑轩发了条短信,大意为这边没什么要紧事了,自己大概再待半个小时就能离场,叫他在后门那边等一下。


郑轩的回复也来得很快,明显是无聊得一直在玩手机。


放回手机后苏沐橙嫌傻站着无聊,黄少天便跟她一起绕着活动场地的内围转圈。在他们转了两圈半的时候,他们的行进路线上迎面走来一个人,黄少天乍一看对方的长相只觉得有点眼熟,但苏沐橙却突然停下了。


然后走来的那个人也跟着停下了。


黄少天不得不随大流刹车,他先看了看苏沐橙,后者表情有一点微妙。黄少天又看了看面前走过来的男人,那个人的表情也不太对,比起苏沐橙更倾向于尴尬。


黄少天不是很懂什么情况,只能在心里假设一番,要是待会两拨人打起来,自己这边2V1胜算还是比较大的。


不过局势一直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好在苏沐橙也没想这么对峙到天荒地老。她拉了拉黄少天的袖子,开口介绍道:


“少天,你们认识一下吧?这是我们公司的孙翔。”


黄少天顿时想起来这人就是刚刚在颁新人奖时,叶修提到的“刚出道的”那个,自己还打算回家补一补对方出演的电视剧。


想到这里,黄少天也就把手伸了出去:“你好你好,我黄少天,刚刚看到你的作品片段,很吸引我啊!”


结果孙翔好像注意力不在这上面,全身心地致力于尴尬症病发。还是愣了好几秒后,才艰难地伸出手握了握黄少天,然后十分不自然道:


“谢谢……我也看了你的很多电视剧……”


黄少天:“……”


等到孙翔走了,黄少天就转头问苏沐橙:“他很不待见我吗?还是我哪里招惹他了?怎么刚刚那个表情?”


苏沐橙道:“……大概是不好意思吧。”


黄少天问:“他为什么不好意思?”


苏沐橙说:“因为那件事虽然不是他的本意吧,但他也不能完全撇清关系。”


黄少天更疑惑了:“哪件事?”


苏沐橙说:“叶修没告诉你?”


黄少天:“告诉我什么?”


两个人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进行了三个回合,最终是苏沐橙败下阵来,终于挑明了一个关键词:“就是你那新电影的事啊。”


 


郑轩开着车一路往黄少天住的方向驶去,坐在后座的那人竟然一路无话,面无表情地沉默着看着车窗外。


郑轩在心里猜测了一下,可能是今晚没拿到奖有点失落,于是他清了清嗓子,安慰道:“黄少啊,你也别难过了,那个奖你也不是没拿过啊,今年不行明年再战嘛。”


黄少天一愣,终于将目光从车外的世界捡回来,哭笑不得地说:“不是那个原因,我没难过。”


“哦……”郑轩点点头,一副“我理解,你只是不想承认”的样子。


黄少天一听就知道郑轩又脑补了些什么,接着说:“跟拿不拿奖没关系,后来发生了点事,改天找个机会我再告诉你。”


刚刚苏沐橙的一番解释黄少天至此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她说——


“你很惊讶?叶修他真的没告诉你吗?


“你们去拍《沉浮》与叶修跟嘉世解约不就是一前一后的事吗,其实他和陶轩也没有闹到非解约不可的地步,但他们一直有矛盾,这个是事实。后来叶修告诉我他这次不解约,未来某一天还是会走到这一步的,这是无法避免的。陶轩的控制欲太强,给嘉世里的每位艺人都安排好了路,大家必须顺着这条轨道走。我也一样,叶修也一样。不能说谁错了,只是叶修从来都不喜欢这种别人替他写的‘剧本’。


“他觉得在他自己的路上,从导演编剧到演员,都得他自己来。


“前几年大家都没有撕破脸,也就这么相安无事地过了。不过大概三个月前嘉世签了个新人,陶轩亲自挖过来的,就是你刚刚看到的孙翔。过了没多久陶轩就听说韩文清要拍电影了,他知道叶修和韩文清关系好,就让叶修去给韩文清说,想把孙翔推到主角位上。他觉得既然叶修在组里,带一带孙翔是板上钉钉的事。


“后来的你应该猜到了,大家不欢而散。因为叶修早就跟韩文清那边推荐过你,怎么可能再加上孙翔。我没有跟韩文清合作过,但是我从身边朋友的口中了解到跟他一起拍电影是一件很单纯的事。你不用担心什么成本,什么档期,到底怎么炒作才恰到好处。他会尽全力纵容你去成为一个演员,你只要把最好的自己表现出来就可以了。


“而孙翔才刚出道,经历还太单薄,怎么会适合《沉浮》?”


 


可能是考虑到黄少天有点不对劲,郑轩一路上把车开得飞快,然后吩咐黄少天回家赶紧洗个热水澡睡一觉。


但是黄少天现在带着一身水汽仰面躺在床上,四周一片漆黑,却丁点困意都没有。他睁着眼睛放空,脑子里的事务纷杂,搅得他浑浑噩噩却也无比清醒。他想了很久,却又好像什么也没想。


闭上眼全是一个人。


而那个人在和嘉世解约后,面对自己的询问,却说:“别问了,不关你事。”


黄少天不知道自己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多久,越滚越精神。最后他干脆不睡了,翻身坐起来就摸到了手机。他点开微信界面,然后便开始犹豫下一步应该怎么做。他并不知道叶修睡没有,发消息过去很有可能他根本就看不到,不过手指还是下意识地点开了和对方聊天的界面。


手指敲敲打打,打完又几经删改后,黄少天在对话框里最终输入了这么一行字:我们找时间聊聊吧。


可是一到紧要关头自己又怂了,指尖在那个“发送”上面徘徊了许久,最后也没能按下去。黄少天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回了床头柜上准备先睡觉别的明天再说。结果还没完全放下,手机就震动了起来。


黄少天拿起来一看,正是叶修。


“老韩发话,明天咱们去看电影主题曲的录制。”


于是黄少天把刚刚编辑好的话悉数删去,最后回复:好。


 


 


 


TBC


下章预告:推开眼前的房门,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架纯白色的钢琴。两人皆是一愣——前段时间才提到过,这巧合也太巧了。随即叶修便走过去,转身对黄少天说道:“之前承诺的钢琴现在有了。少天大大要不要听一下我这技术到底行不行?”


 


关于那个问题,大、大家都猜到了呢……这是一道送分题(敲黑板

评论

热度(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