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人间烟火 12

Vermiss:

娱乐圈paro


11


---------------------------------------------------------------------------------------


12 风不定


在黄少天的逼迫之下,叶修最后还是不得不地加入了对方的爬山队伍。


黄少天在上山之前先上网百度了一下,查询到预计的日出时间在清晨6点左右后,才敲定了两人的出发时间。


他一手拿着手机,把百度出来的界面给叶修看,一边道:“我们五点出发怎么样?这座山不高,我们现在的位置距离山顶也就500米左右,其实应该爬半个多小时就能到顶了。不过看在你可能会拉低全队速度的情况下,我们能早点出发就早点。”


叶修被他煞有介事的样子给逗笑,说:“行,你决定吧。”


既然计划好了就得认真完成。等到时间慢慢渐进到早上五点时,窗外的天已经变得灰蒙蒙的了。叶修因为本就是干坐着没事干,又熬了一整夜,所以脑子已经有点不清醒了,不过黄少天却仍然精神不错。


他看了一眼时间觉得差不多了后,就走到叶修那边拍了拍他的肩,说:“不是吧你这就撑不住了啊,走走走咱们出发了。”


叶修的脑袋还有点混沌:“几点了?”


“五点过八分。”黄少天有点担忧,“……行不行啊你?”


这当然不是叶修第一次熬夜。在他的拍戏生涯中,为了赶剧情或者照顾新人,所以整个剧组通宵不休息的情况是非常常见的。因而就算他本人其实并不适合熬夜,也会因为长久以来的锻炼,而将这件事划分到习以为常的行列。


因为说着话,所以叶修的精神很快就打了起来。他站起身,道:“没事,现在走?”


“你等一下。”黄少天左右环顾一圈,拿上了手机和房卡,然后说,“其他就没什么要带的了吧?走起。”


叶修倒是想了想,最后拦住正往外走的黄少天,说:“你穿件外套,早上挺凉的。”


“哦,”黄少天转身去翻自己带的衣物,翻了好一会才讪讪笑着起身,“……我好像没带什么外套,都是短袖T恤啊。”


叶修无奈,只能把自己一件衬衣拿给他。虽然并不是长袖,但是套在T恤外面也是可以用来抵挡清晨的凉意的。


黄少天愣愣地接过:“给我了你穿什么?”


叶修摆手道:“我没事。”


“那怎么行?”黄少天说着就想还回去,没想到叶修不仅一个闪身错开了他伸过来的手,还直接大摇大摆地转身就走了。


黄少天一直追到房间门口都没能顺利还给本人,只能老实地套在身上,然后跟着叶修出了房门。


因为时间还很早,所以整个宾馆几乎听不见人声响动。由于房间旁边就是楼梯,所以两人有意放轻脚步,直接顺着楼梯就抵达了宾馆门口。


 


出了宾馆再往左走几十米就是上山的路,黄少天懒得理几乎是原地踏步的叶修,一个人走得飞快。等到他快要转弯看不见人影时,才记起来停下脚步,回身对叶修招招手:


“能不能快点啊你?”


“没听说爬山的时候不能走快了?”叶修依旧是悠闲地走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过来,“当心旁边跑出来一只野兽把你叼走了。”


黄少天哭笑不得:“你这就吓吓三岁小孩儿吧,顶多四岁,不能更多了。”


“真的。”叶修一本正经,“前几天不是还有新闻吗,游客上山游玩遭遇野熊,后来直接躺医院里了。”


闻言,黄少天嗤之以鼻:“哦,是吗。”


叶修渐渐走近,走到黄少天五米开外时突然神色一凛,目光紧盯着对方背后。


“你怎么了?”黄少天看着他疑惑道,说完又想到刚刚两人讨论的话题,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我去,你不会这么乌鸦嘴吧?开什么玩笑,我点已经背成这样了?”


“不好说,”叶修在黄少天面前不远处,皱眉道,“我看见了一个黑影,不知道是什么。”


黄少天后背立马绷直了:“在哪呢在哪呢?多高啊?”


叶修眯了眯眼,似乎是认真辨认了好一会:“离得挺远的。高度大概两米吧。”


黄少天赶紧扭头去看,结果左右来回看了好久都没看见叶修口中的‘黑影’在哪。他登时就反应过来自己是被耍了,翻了个白眼,转身就想去跟叶修打嘴仗。


结果还没来得及转身,黄少天就感觉自己的脑袋一晕,他愣了愣,刚刚是有人顺手撸了一把他的后脑勺吗?


黄少天怒瞪肇事者,结果叶修还就大摇大摆径直经过了他,同时悠然抛下一句:


“傻不傻你。”


“靠,你把话说清楚。”黄少天不甘落后地追上去,“谁傻啊?想打架吗?”


叶修呵呵一笑。


黄少天‘嘁’了一声,飞快地几步超过了叶修,然后迈开大步遥遥领先。


我可能是抖M,黄少天想,不然被他这么欺压居然不生气?竟然还有点想笑,靠,这可千万不能被他看见了。


 


早晨山里的空气似乎比前一晚更加清爽,冰凉的空气被吸入肺脾,能够让人打起不少精神。


500米说高不高,不过也需要人实打实地脚踏实地走过来。黄少天一边走一边跟叶修闲聊,倒也没觉得爬山是个体力活。


实际登顶时间比黄少天预估的要早一点,距离6点还有将近20分钟的时候两个人就已经顺利站在了山的最高处。他们俩大致调整了一下位置,最后挑了个视野开阔的风水宝地。


也亏得他们运气好,现在山上人本就不多,更不会出现碰到别人也这么有闲情逸致,一起来看日出的情况。


顺着他们来路的另一边有一间破败的寺庙,墙体斑驳颜色凋败,显然已经长年无人打理。房檐与棱柱上蒙了灰白的尘土,快要掩盖住建筑本身的色彩。


飞檐的一角挂着惊鸟铃,不过依现在的景致看,这个铃铛多半也没什么实际意义。远方的天际隐隐泛着粉白色,说明离日出还需要一段时间,黄少天便慢悠悠地挪过去瞄那个残破的铃铛。因其破旧而使得寺庙的年岁可窥一斑,可惜铃铛挂得挺高,黄少天站在下面脖子都昂得酸痛不已,然而也没瞄出什么名堂出来。


他有些失望,回头看了一眼叶修,后者对铃铛没什么兴趣,就留在原地等他。


那人冲他招招手,“过来。”


“嗯?”黄少天说,“日出了?”


叶修没承认也不反对,于是黄少天便下意识默认为前者,自觉地小跑了过去,同时嘴里还念叨着:“我靠怎么不提前跟我说……”


山间朝露富集 ,润得万物都湿漉漉的,当然包括脚下的青石地面。黄少天一个没注意,脚下就打了滑。


脚底一滑的时候他还没回过神,等到他反应过来似乎要摔的时候,叶修已经扶住他的肩膀替他稳住了身形。


虚惊一场黄少天倒是出了一身冷汗,他干笑着出声提醒:“这地挺滑啊……”


叶修轻笑一声,收回手,说:“你还摔上瘾了是吧。”


听到这话黄少天简直想摸一板砖出来拍晕他,不过碍于现场无法提供作案工具只得做罢。


所以他故作大度地不予理睬,转头看向了远方。现在的天边比方才还要红一些,可能确实临近日出的时刻了。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黄少天就看见云层后面冒出了鲜红的一角。紧接着,明亮的太阳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一点地开始往上空攀爬。


黄少天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他的视线尾随着那暖洋洋的一点上升,直到那边的云彩被染成绯红,互相拉扯,最终蔓延成温柔的粉色。


云海被尖锐的阳光穿透,渐渐被晕染上浅红。毛茸茸的金边一点一点接近这边的山顶,黄少天突然涌出一股微笑的冲动,于是扭过头去看和自己并肩站着的叶修,却发现那人似乎早已凝视了自己很久。他嘴角停留的微笑的弧度,也跟自己如出一辙。


微风渐起,梳过他的额发,后面檐角的铜铃被吹得荡了荡,荡出了一段悠扬又绵长的脆响。


黄少天心下一动,觉得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正窸窸窣窣而又坚决地破土而出。他魔怔了般盯着叶修,最后张张嘴,正想说点什么,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山间本就安静,更显得那段轻快的铃声突兀无比。


黄少天拿出来一看,脸就黑了一半,来电显示分明写着:郑轩。


他在清晨走之前给郑轩留了一条微信,大意为自己心血来潮跑去山顶看日出了,不过会赶在早上开工前回来,让他找不着人也不要担心。当然,这番话的言外之意就是:开工之前就不要来打扰他了好吧?!


显然郑轩与自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心有灵犀,黄少天只能认命地接通电话:“喂?”


“黄少啊,你现在在山顶?真看日出啊?”


“是啊,”黄少天把手机换了一边,“不会是现在开拍了吧?”


“不是,那边要我跟你说一声,待会7点左右会有人来做个采访。”


“这么早?”黄少天疑惑,“是哪家杂志专访吗?”


郑轩想了想,道:“是电视节目,挺有名的那个……我忘了名字了。也不是专访,是过来探班全剧组的。”


“行吧。”黄少天把手机拿下来看了看时间,已经6点过了,于是对电话那头说道,“我们现在就下来。”


郑轩一呆,敏锐地抓到了重点:“你们?你不是一个人啊?”


黄少天‘嗯’了一声,“我跟老叶在一块呢。”


郑轩像是被呛住了般咳了两声,才磕磕绊绊道:“是、是吗。”


黄少天没察觉到对方的异样,简单道别后就挂断了电话。


收了手机后,叶修便问:“剧组有事?”


“算是吧。”黄少天点头,“那边大清早有个采访,要我们回去准备一下。”


叶修没什么异议,沉默着算是应允了。


既然是局势所迫便不得不打道回府,黄少天无奈之际只得最后回头留恋地看了一眼远处,方才新生的朝阳已经悬挂高空,慷慨地撒下阳光。


 


回到宾馆时大部分人已经到门口集合了,不过也有相当一部分人脸上挂着睡眠被吵醒的不满。


黄少天飞快地在人群中寻找着郑轩,很快就在魏琛身边发现了他。于是黄少天赶紧招招手示意对方,等到郑轩过来后才神秘兮兮地把那人拉到一边,悄声问:“你跟魏老大聊什么呢?”


郑轩莫名其妙:“没什么啊,随便聊聊。”


黄少天又问:“那你把我看日出这事告诉他了没?或者别人?”


郑轩摇头:“没。他没问我,我就忘了说……还是说你不希望我说出去?”


黄少天赶紧阻拦道:“别说别说!”


虽然他也摸不清楚自己心里的那点心虚是什么,也许是一些只想让这件事成为他和叶修之间独有的秘密的占有欲,关乎他私有的那份撩人的小心思,而事件本身被郑轩知道是必然且不可避免的,不过眼下暂且按下不表。


为了迎接记者,剧组的大部队统一往拍摄地迁徙着。黄少天跟在队伍的最末尾,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韩文清口中的‘人工搭建的小木屋’比他想象中要大很多,也非常干净,大概是因为在景区的缘故时常会有人过来打扫。趁着大家都在忙着搭设器材,自己想帮忙却力所不及,于是黄少天便走到木屋门前打算进去参观一下。没想到手指还没挨到门边,里面的工作人员就一把把门拉开了。


对方看见黄少天杵在门口还被吓了一跳,哭笑不得道:“黄少,我们在布置场景呢,你先去上个底妆吧?”


被打发走的黄少天只得投奔造型师的怀抱,一看那边,旁边已经坐在其中一根板凳上上妆的人不是叶修又是谁?


见黄少天过来了,一名空闲的化妆师立马热情地过来替他造型。


她将黄少天的脸稍稍对着光看了看后,惊喜交加道:“黄少你昨晚没休息好吗?这黑眼圈很明显啊!真棒,我都不用再给你另外化了!”


旁边正在处理叶修的化妆师闻言手一顿,立马直起腰抱怨:“我也想偷懒,但你看叶神脸上一丁点黑眼圈都没有!我还得特意给他刷阴影!”


熬了一通宵的黄少天:“……”


同样熬了一通宵的叶修:“……”


如同感知到脑电波般,黄少天恶狠狠地转头对叶修道:“不准笑!”


叶修立刻双手上举:“没笑。”


上妆工程进行到一半,拍摄现场外围就传来一阵骚动。黄少天转着眼珠朝那边看:“什么情况?记者来了?”


“好像是。”负责上妆的化妆师也停下手里的动作看了看,确认道。


黄少天问:“是哪个节目的记者?我刚问郑轩,他忘了。”


“哦,应该是《娱乐星期七》的。”


《娱乐星期七》?


黄少天一愣,这个节目他有时候也会看,当家主持人是个挺开朗的女孩子,名字好像是……戴妍琦?


这么想着,一男一女已经穿过人群到眼前来了。男人肩上扛着摄像机,应该已经开始拍了,而为首的那个穿着牛仔外套的,自然就是黄少天脑海中刚刚提到的那个人。


戴妍琦一手举着话筒,朝他挥挥手:“黄少你好啊!在上妆吗?”


“刚化完,”黄少天笑笑,瞬间就注意到了对方手里拿着的东西,“你拿的是杂志?”


“是呀!”戴妍琦大大方方地亮给黄少天看,后者只一眼,心里就咯噔一声——我去,这不是之前叶修拍封面的那个杂志吗!旁边友情出镜的手就算是化成灰他也认识!这么快就出了吗?!


“哈哈哈,这杂志黄少你很眼熟吧?”戴妍琦笑嘻嘻地明知故问,“听说你也有出镜?”


“天地良心!我是被叶修逼的!”黄少天忙不迭转移话题,“不聊这个!你们是来采访剧组的吧?”


戴妍琦点点头:“对,来片场突击。最近《沉浮》在网上很火啊,隐隐有当年小说连载的时候的架势了。”


这个是黄少天不知道的,他以为网上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在黑他,“真的?”


“是啊!”戴妍琦说,“大家讨论很热烈,想不想知道都在聊些什么?”


“剧情吧?”黄少天瞎猜。


戴妍琦高深莫测地摇头:“其实大家聊CP更多啊~”


黄少天傻眼:“C、CP?!”


 


 


 


 


TBC


下章预告:面对戴妍琦递过来的话筒,黄少天想了好一会,也一直等到看不见叶修的背影了,才缓缓回答道:“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好到我挑不出什么毛病。跟他待在一起我很舒服。”


 


【视奸叶黄小分队】


郑轩:你们跟人一起看过日出吗?有吗?没有吧!没关系,我也没有


魏琛:呵呵,老夫跟人看日出的时候你还在玩泥巴


郑轩:……真的假的?!


魏琛:我有骗你的必要吗?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被人刺激了?


郑轩:……不,没什么


苏沐橙:我当然看过啦!好像是跟小周一起的吧?


苏沐橙:不过是拍戏需要,嘿嘿~


郑轩:……我还是别说话了


 


为什么我写彩蛋比正文还要顺手(葛优瘫

评论

热度(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