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人间烟火 14

Vermiss:

娱乐圈paro


4769字


13


--------------------------------------------------------------------------------------


14 顺其自然


叶修皱眉,顺着四面八方仔仔细细又看了一遍,却仍旧没有发现黄少天本人。魏琛也扯着嗓子喊了两句,可惜大家都各忙各的,没人应答。


这还在拍戏呢?他能跑哪去?


叶修给戴妍琦说明了一下目前的情况,后者有点紧张:“会不会跑到哪个视线死角去了?郑轩知道吗?”


叶修这才想起应该第一时间去问助理,于是左右看了看,终于在不远处看见那人小跑而来。


叶修迎上去,直截了当问:“黄少天跟你在一起没?”


郑轩疑惑:“啊?没有啊?”


“那你刚刚去哪了?”


郑轩把手里的东西拿起来:“我去拿医药箱了。”他指了指宾馆的方向,“就那,他要我去拿过来,你找他干嘛?”


叶修摇摇头没说话,郑轩又问:“他不在这儿吗?”


“没看见人。”叶修说,“他受伤了?”


郑轩抬手比了比自己:“擦伤吧,好像是手臂这里。”


叶修回想了一下刚在拍戏时的情景,发现黄少天的一众表现确实有挂彩的嫌疑。他有点摸不着头脑,那人把郑轩叫去拿药怎么自己还跑了?


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叶修把兜里的手机摸了出来,正想给黄少天打个电话,就见右上角的信号格只有可怜巴巴的一格。


不过聊胜于无,说不定也是播得通的。叶修只顿了一下就把通讯录翻开了,刚找到‘少天’,就听见旁边的郑轩说道:


“别打了,他没带手机。”


叶修回头,果真见郑轩从一边的桌上拿了个形单影只的手机起来,他光从背面的样式就能看出是黄少天的——毕竟在叶修认识的人里,黄少天是唯一一个会把粉丝给他画的Q版贴纸贴在手机壳上的人。


在打电话行不通的局势下,叶修突然回想起来早上爬山时两人关于‘被熊叼走’的一番讨论,那个臆想中的画面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叶修有点无奈,最终决定还是出去找找。


他让郑轩就呆在现场,万一黄少天不知从哪冒出来,也会有个人知情,然后自己则是沿着往宾馆的反方向去顺着山路找人。片场的其他人他暂时没有惊动,毕竟现在局势还不明朗,他自己先找着试试看,实在找不到再说。


魏琛见叶修一个人就往外走,追了两步上去问他:“你去找人?”


叶修点头:“有点不放心。”


“我跟你一起吧,还没到我们俩的戏。”


叶修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他自己一个人的力量终归是有点单薄,加上一个魏琛虽然也算不上多大助力,不过要是遇到了个什么分岔路之类的,他们俩也能分头行动,而不至于沦落到丢硬币决定去哪边的地步。


好在顺着山路一直往下并没出现任何岔口,反而是一马平川的平地。叶修跟魏琛走了约摸五分钟,别说黄少天了,连半个活人都没看见。


两人心里都隐隐有点发愁,就在叶修想着要不要倒回去往回走到宾馆那附近看看时,他们的视线范围中出现了一小片树林,就在山路的左侧。


叶修立马跟魏琛交换了一下眼神,前者道:“去哪看看?”


魏琛点头,说:“我去树林里面找,你在外面绕一圈。”


“行。”


分工很快就决定好,两人二话不说就开始行动起来。


眼前的树林确实不大,加之中间的山路似乎要比两侧的地形高一些,所以一眼就能望得到头。叶修在外围观察了一下,便脱离树林的范围接着往下走。


走了没两步,他的耳边就听见了潺潺水声。水声清沥,也是在自己走进了才听见的,所以根据这动静来看,流动的规模应该不大,顶多归属于溪涧一类。


等等,流水?


叶修反应了两秒,然后便循着水声加快了脚步。后来事实证明叶修心中的猜测是对的,他没走两步,就在不远处的一条溪水边看见了黄少天。


他第一眼看见那人惨兮兮的背影时,心里还揪了一下,过后才反应过来那人身上的灰与血污应该是之前做造型的时候化妆师刻意弄上去的。


叶修这才暗暗松了口气,慢慢走过去。在靠近的过程中,他光顾着眼前的人,而没注意脚下踩到了半截干枯的树枝丫。清脆的断裂声在寂静的山间被无限放大,自然是惊动了蹲在溪水边不知在干什么的黄少天。


那人下意识打了个激灵,随即警惕地缓缓回身。结果等到看清来人后,黄少天才松了一大口气。


他有点无奈地说:“老叶,你怎么过来了?来找我的?”


叶修看着黄少天的一系列动作,就像某种紧张的小动物一样,不由得心情转好:“你好意思问吗?”


随即他缓和地笑了笑,“……吓死我了你。”


对方后半句话的语气过于温柔,至少黄少天从来没有听过叶修以这种语气说过话。所以他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连半只手还浸泡在溪水里也没注意到。清冽的溪流慷慨地包裹住黄少天的指尖,就好像叶修方才字里行间的关切,毫无保留地包裹住了他的耳蜗与心脏。


见黄少天不说话,叶修又问:“你在这干嘛?不演了想罢工?”


黄少天翻个白眼:“你这人到底安的什么心……刚才重拍的,过了。我就过来用水洗一洗,伤口上蹭到了点泥沙。我还说这又不远,很快就能回去,怎么一转眼你就找过来了?”


“这不是怕你被熊惦记着吗,”叶修走到黄少天身边,挨着他蹲下,这才看到对方手壁内侧的伤痕。


不过这哪是‘蹭到了点泥沙’,分明已经被沙土糊得看不出皮肤的颜色了好吗?


黄少天没管叶修微皱的眉头,一边用手捧起水来冲洗伤口,一边问道:“你一个人来的?郑轩呢?”


“我跟你魏老大来的。”叶修说,“郑轩留在片场,医药箱已经给你拿过来了。”


黄少天应了一声。


叶修又问:“你怎么知道这儿有水?”


“我早上在那个宣传手册上看见的。”黄少天说,“片场都是喝的矿泉水,拿来洗手多浪费啊。”


他嘴上说着,同时三两下冲洗完就没打算管那点擦伤了。反倒是叶修没就此罢休,还硬生生把黄少天的手拽到自己面前来,不放心般多看了两眼后才放手。现在肌肤表面的泥污已经被洗得差不多了,露出了皮下的划痕与血丝,虽然不一定很干净,好歹看上去没有什么脏的东西残留其间了。


黄少天被人拿捏住一只手,有点尴尬,再加上对方身份的特殊性,又混杂了紧张。他吞了吞口水,才磕磕巴巴地道:“行了行了行了啊……再看能看出朵花吗?”


话音刚落叶修就松了手,黄少天闪电般把手撤回去。


反观对面,叶修收手后就跟没事人一样站起来,说:“回去吧。”


黄少天点头应允,把受伤的地方又洗了洗后打算站起来。不过究其蹲的时间有点久了,再加上溪水边的地面遍布凹凸不平的石子,所以黄少天这一起身刚进行到一半就开始摇摇晃晃。


叶修见状,眼明手快地就一把拉住了黄少天,结果没把人拉稳不说,反倒促成了对方的重心失衡。


等到两人回过神来时,黄少天已经被叶修半搂在怀里了。这个初次完成的动作竟然还十分自然。


黄少天这时候异常冷静,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为什么他最近老是在摔?其次的念头则是:还好没真摔,摔到脸可就亏大了。


因为在黄少天站起来时叶修拉了拉那人的手臂,所以黄少天的半边身体几乎是严丝合缝地与叶修靠在一起。他的个子跟叶修相差无几,所以被叶修半扣在身前后,黄少天的耳边自然也可以感受到叶修的吐息。


叶修一只手拉着黄少天的手臂,还刻意地避开了他刚刚才清洗过的擦伤;而另一只手则是半使力半放松地扣在了黄少天的肩胛骨上。最近拍戏赶工比较紧,黄少天明显瘦了点,也使得原本就挺显眼的蝴蝶骨更加凸显出来。


拍戏需要,他穿着破旧的衬衣,后背的骨骼撑起了漂亮的轮廓。叶修的几根手指盖在上面,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下面的弧度。而黄少天,自然也可以感觉出对方指尖的温热。


一时间两个人都没说话。最开始不说是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等到反应过来时,又都自觉难以启齿,在心里打起了鼓——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像是自己没话找话了,所以还是等着对方先说吧?


两人心里不约而同地在把锅推给对方,所以就都放任事态没打破沉默。


黄少天外露的部分反应并不大,只是在叶修看不见的那边稍稍觉得脸颊有点发烧。对此,他还在心里表扬了一下自己,这种程度可是比原来动不动就耳朵红好很多了,可谓一大进步。


他的一只手被叶修抓着,便顺势攀附着对方的后肩,空闲的那只倒是不知道该怎么放,只能生生僵直着垂在身侧,进退两难。


 


于是等到魏琛在林子里转了两三圈的时候,一出来就跟姿势如上的两人打了个照面。


他再三确认了树林里没有黄少天时,就打算去找叶修会合。没想到刚出了林子外围圈,就在不远处的溪水便看见了个……难分难舍的人影?


魏琛眯眼仔细看了看,心底极度怀疑自己眼睛出了问题。不然怎么会看见前方是确确实实有两个人在拥抱?不过这已经不是重点了,真正的重点,分明是那两人明显就是叶修与黄少天。


魏琛连惊讶都没顾得上了,径自加快了脚步靠过去,然后试探性地开口道:


“……你们俩……”


彼时黄少天正僵着身子,眼观鼻鼻观心一门心思扎在紧张和踌躇上,被魏琛这么一喊,简直吓得寒毛倒竖,又心虚又吓了一跳,手指都惊得反扣了起来。


叶修听闻来人的声音,也回过神,卸力松开了黄少天,表情坦荡荡地回头看向来人的方向,应了一声,而后面不改色道:“我正想给你打电话。”


魏琛在心里把叶修骂了个狗血淋头:放屁!老子在那看你半天怎么没看见你摸电话呢?!


不过他还是没暴脾气和叶修正面对质,只是说:“人找到就行了啊,赶紧回去吧。”


黄少天走过去给魏琛打了个招呼,没想到那人二话不说就一巴掌呼自己背上:“你小子跑之前都不说一声的?”


黄少天自知理亏:“我本来是想很快就能回去……”


魏琛见他态度端正就没好意思再训,并且他也确实没离开太长时间,连跑趟宾馆的厕所也是需要七八分钟的,相比之下黄少天离场个五分钟实在不够看。


三个人慢悠悠地往回走。回到片场后就看见郑轩站在黄少天方才待的座位边上,手边是个硕大的医药箱,手里捏着手机不过玩得不认真,看一会儿屏幕就抬头朝他们这个方向瞄两眼。


等到三人走近了,郑轩才看清楚,赶紧道:“黄少,你上哪去啦?”


黄少天说:“就那边不有条河吗,我洗了个手……”


虽然事实上以那样的宽度与深度,那湾活水被称为‘河’实属抬举,不过黄少天为了使郑轩安心,倒也不计较自己一时的口误了。


没等他说完,郑轩就截话道:“我有个好消息告诉你,刚刚我接到——”


打断别人说话的郑轩下一秒也尝到了被人打断的滋味。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说了句‘你先等会’,然后就掀开旁边医药箱的盖子开始翻找东西起来。


郑轩悻悻咽下去半句话,很快就见叶修拿了两瓶云南白药的组合喷雾出来,那人象征性摇了两下,然后不容分说地拽过黄少天的手就开始往上面喷,刺啦的声音持续了很久,就跟喷杀虫剂一样。


药味有点刺鼻,惹得黄少天龇牙咧嘴地抱怨:“不是你的就不要钱是吗?!”


叶修根本没搭理他,过了片刻又换了另一瓶喷。等到第二次杀虫结束后,叶修才松开黄少天的手腕,说:“自己揉揉啊。”


黄少天忿忿地自己动手:“喷都喷了,你这服务也太不到位了吧?没听过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吗?”


叶修说:“是啊,没听过。”


“……”


正在黄少天心里默念不要计较这些小事时,戴妍琦从一边小跑了过来,同时笑道:“黄少回来啦?”


黄少天点点头:“是去采访韩导了吗?”


“没有,韩导帮着拍戏没时间呀。我去那边观摩了一下拍戏现场。”戴妍琦话锋一转,“我刚刚才得知消息,恭喜啊~”


“啊?”黄少天一头雾水,“什么?”


“我就是想给你说这个!”郑轩赶紧抓住机会抢话道,“我几分钟前接到电话,你被提名最佳男配角了!”


“提名?什么提名?”


一边的叶修出声道:“年度盛典。”


黄少天顿感惊讶:“是吗?什么时候?得耽误拍戏吧?时间能调得开吗?”


其实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被提名,黄少天出道的时间就跟他认识叶修的时间不相上下,不过后者还要长个一年半载。因为叶修是他在影视学院上学期间,就通过魏琛介绍而相识,一来二去,再深入到相熟的。


既然被提名是家常便饭,所以黄少天自然也是得过几次奖的。但就算得过奖没遗憾,在真的得知自己今年又被提名时,黄少天也一如既往的非常高兴。


他这一串问题郑轩只挑了个别来回答:“下周六,到时候山里的戏份应该已经拍完了。韩导那边说是没问题,权当给剧组放一天的假。”


这个答案非常合黄少天的意,他问:“是哪部戏啊?”


“就是之前你和苏沐橙周泽楷他们合作的那一部,那部是边拍边播的,”郑轩算了算,“刚好这周大结局吧。”


黄少天点点头,“除了我还有谁会去?”


于是郑轩扳着手指开始算:“周泽楷和苏沐橙是不用说的了吧,几乎你们全剧组都会到场。好像有王杰希吧,别的我记不太清了……”


说到这,郑轩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猛地一拍大腿,看向黄少天身边的人:


“对了!还有叶神!”


 


 


 


 


TBC


下章预告:借由黄少天纠结的时机,叶修终于光明正大地说出了在自己心里盘旋了很久的话:“别想了你,要不要跟哥一起走红毯啊?”


 


【视奸叶黄小分队】


魏琛:我觉得你们俩之前的什么借住啊眼镜啊,都弱爆了


苏沐橙:???


郑轩:怎么了?


魏琛:这么说吧,我觉得他们俩快成了


苏沐橙:真的啊!!


郑轩:什么成了?成什么了?谁跟谁啊?


郑轩:我去……不会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吧……


 


明天同一时间我们不见不散~

评论

热度(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