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人间烟火 06

Vermiss:

娱乐圈paro


05


--------------------------------------------------------------------------------------------


06 惊鸿


‘被当众认出来’这件事就像一根鱼刺卡在了黄少天的喉咙口,梗得他好几天都为此小心翼翼,生怕哪天就会被愤怒的郑轩以一报纸拍脸上的方式从床上叫起来。然后等他把报纸摊开看时,一眼必然就能发现第一版正中央的是一排耸人听闻的轰动标题,比如:‘某叶姓男星携当红小鲜肉双双出入某组合演唱会,举止亲昵神情暧昧疑似出柜前兆’。这种画风的标题再加上几张配图,就是一份完美的新闻通稿。图片内容是什么不重要,重点是一定要糊,需要的就是那种点到为止隔靴搔痒的感觉——此类情况下新闻内容的可信度和照片的清晰度往往是成反比的。


反正是怎么煽动怎么来。


再想下去黄少天甚至觉得自己立马能精分百八十个自己的粉丝出来,顺便模拟演练一下新闻曝光后的微博口水战,顿感悲从中来前途无望。最后他只得自我开导:情况还不算太糟,就算以后在娱乐圈混不下去了,还能跑去某个新闻社打酱油。打满一定时长说不定又是一条好汉。


这种微妙的负面情绪一直持续到了他进《沉浮》剧组的那一天。


以导演为首的一众工作人员都走的是低调路线,别说发布会了,《沉浮》就连个象征性的开机仪式都没有。唯一可以称之为官方消息的就是几天前,在微信群里面韩文清的那一句口头通知:


“下周一开拍,大家准备一下。”


起初黄少天还以为虽然一切从简,但是开拍第一天也多半还是得忙着准备各路事宜,没什么实际工作内容。没想到等到了现场他才发现他还是太甜了,他自认到得不算晚,结果等他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却发现片场已经布置得差不多了,一副演员到位随时可以开拍的架势。


这次片场坐标在本地著名影视城,一年四季就没有过缺人的时候。黄少天在来之前特意到附近转了一圈,然后发现隔壁与他们同时在拍的还有一部古装剧,以及一部现代情景剧。


《沉浮》第一场戏并不是小说或者剧本的开场,反而是小说中间部分的某一片段,陆萧与江洋前往案发现场侦查的情节。


对此黄少天有点不明白:“为什么从这开始?一来就不按常理出牌?”


“你和叶修搭档。”韩文清解释,“需要尽早开始磨合。”


有道理。黄少天点点头,接着埋下头去进行开拍前最后一次剧本复习。


不过在瞄到一行字时,他眯了眯眼,指着它对身边的郑轩道:“这写的‘拿起咖啡’,是不是得给我准备个道具?”


没等郑轩回答,不远处的叶修已经开口了:“道具?这不有的是。”


黄少天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就见那边的地上放着好几箱瓶装咖啡。还是原来的包装,还是熟悉的味道,在视觉与脑补的双重冲击下,黄少天飞快地就回想起来那天拍咖啡广告的回忆,思维至此,那股同样熟悉的反胃感好像也跟着涨潮了。


黄少天赶紧转移视线,恼怒地指着那堆咖啡道:“这哪来的!谁能给我解释一下?!”


“没办法,赞助的。”叶修憋笑的声音从另一边传过来。


“原著里有这段吗?没有吧!我读书少你们不要骗我!”黄少天说着就想去翻包里随身携带的原著求证,“我书呢?!”


叶修在一旁幽幽道:“别翻了。知道没有,刻意加的。”


黄少天十分无语,一想到待会自己又得重复之前悲惨的命运,整个人都不好了:“没有就别加了好吗!你看这剧情改得,待会是不是还要来段镜头特写!这植入也太生硬了吧我去!”


“行了啊,”叶修好言相劝,“看看剧本,没让你真喝。意思意思拿着就行了。”


“是吗,我看看我看看。”黄少天忙不迭确认,“嘿,真是啊!那我就放心了。”


 


随着场记的第一次打板,《沉浮》终于开拍——


黄少天和叶修一前一后从车上下来,此时的案发现场的周边已经拉上了重重警戒线,并且挤满了围观群众。


具体案发地点在一栋居民楼的第九层。在经过电梯门的时候黄少天瞄了一眼楼层,最近的电梯也还停留在十五楼。于是他不再犹豫,跟着叶修就从一边的楼道抵达第九层。


等到了命案现场,黄少天才发现楼下那么点人都是正餐前的前菜,眼下这个五十平米不到的单人公寓,恐怕囊括了近五十人。


他和叶修人手举着自己的警察证,一边嘴里喊着“让一让”,一边艰难地突出重围深入案发地点。等到他见到死者本人时,大脑还没做出反应,他的嗅觉和视觉已经先其一步将具体情况传递到了他的大脑皮层。


死者离世时间恐怕不短了,尸体被面部朝上陈泡在盛满水的浴缸里,整个人通体为不自然的惨白色,并且躯体已经由于长时间的水分侵入而呈现一种变形的肿泡状态。


空气中弥散着腐烂的气味,黄少天贸贸然就冲进了浴室,一来就和被害人正面打了个招呼。在猛不丁被吓一跳后黄少天下意识地就倒吸了一口凉气,等到那股常人难以忍受的气味再争先涌进他的鼻腔后,黄少天顿感整个人都要扛不住了。


刚才他又多急着进来,现在就有多急着出去呼吸新鲜空气。他一转身就把胳膊搭在了身后的叶修肩上,随即顺势挂了上去:“我去,我不行了,你扶我出去缓缓……”


叶修笑,一手揽住对方的腰:“你来之前都没个心理准备?爽吗?”


“……爽。”黄少天苦不堪言,“爽得我都要飞升了。”


在浴室角落喘了两口气后黄少天才原地满血复活,那边的叶修早就叫人把尸体抬出来放到浴缸脚下,自己戴着手套开始进行初步检查了。


他赶紧道:“哎哎哎你怎么就抬出来了,拍照了吗拍照了吗。”


叶修随手一指浴室外:“自己去看。”


黄少天依言走到外面的客厅,果真发现窗边有一位女警手里握着单反相机,看上去正在翻看照片。见黄少天接近了,那人索性把相机往他手里一递,干脆道:“陆警官是吧,这是我们刚刚拍的,你先看看吧。”


对上女警的双眼,黄少天一愣。因为他发现对方的五官很漂亮,可以说是放到娱乐圈里比较都不逊色的级别,不过他在脑海里想了想,随即发现他对这张脸完全没有印象。也就是说对方应该并不是圈内人。


就这么短短的一瞬,黄少天注意到那人已经如同完成任务般稍稍放松了些,然后头也不回地就朝外围走去。他立刻懂了,‘女警’本身就是一个龙套角色,所以扮演者也多半是群演一类的人。


片刻的停顿超过时间就成了失误,黄少天很快敛下心神继续接下来的拍摄。不过在他走向浴室的方向时,他突然觉得以刚才那人的外形,做龙套演员未免有些可惜。


回到浴室时叶修还蹲在被害人身边检查,黄少天见他看得认真,不由得问:“有什么发现?”


“溺水不是直接死因。”叶修说,“虽然因为泡水时间过长颜色变浅了,不过脖子上还是可以看出有勒痕。”


于是黄少天挨着叶修蹲下来,看了看,若有所思道:“既然是勒死的,那为什么还要把尸体搬到水里?”


叶修摇摇头,接着道:“颈部有勒痕但没有抓痕,我猜死者濒死之际并没有挣扎。”


“不过也不排除死者双手被缚的情况。或者本来是有的,但是已经消失了。”黄少天耸耸肩,“这样的话,就算指甲里有抓扯留下的皮屑以及衣服布料什么的,也因为长时间的浸水给泡得没有了。”


叶修点头:“你说得有道理。”说完这句话,他突然手肘一撑膝盖站了起来,走出了浴室。


黄少天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只能跟着过去:“怎么了?”


“让我看看你的脚踝。”


黄少天一愣,好在瞬间就反应了过来。他的脚上有一个刺青,看起来是很奇怪的十字架的形状。这不是他为了装酷自己纹的,而是他之前被某一个罪犯绑架后,监禁期间被其纹上的。不过巧的是,在后来接连发生的多起案件中,被害人的身上不同部位都出现了同样的十字架,最近的一位被纹在左翼蝴蝶骨上。这就使得犯人为连环作案的可能性大了许多。


他和叶修此次到现场来,也是因为上级声称这件命案同样是连环犯罪中的一环。


黄少天把右脚抬起来,撩起裤腿,正好就露出了上面的刺青,位置在踝骨偏上,靠近胫骨前侧的位置。


叶修看了一眼就放过了黄少天。后者见他看了以后好像还更迷惑了,便问:“有问题?”


叶修皱眉:“我刚才检查了两遍,被害人身上没有纹身。”


“嗯?没有?”黄少天说,“难道老冯的消息出错了?不是吧这时候还掉链子啊,还能不能行了。还是说你没检查到位?”


叶修没说话,沉默想了好一会,最后问:“你是第一个被刺上这个东西的?”


“对。”黄少天愣愣点头,“据我所知,我是头一个。”


“后来的呢,”叶修追问,“你还记不记得刺青的位置?”


黄少天闻言,勉强回忆道:“我想想啊。最开始是脚踝,后来是膝盖,然后是后腰……”说到这里他的脸色蓦地就变了。


叶修也同样想到了关键,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冲向了浴室。奔到遗体身边后两个分别在其头顶和身侧蹲下身,粗略地扫视了一眼后,叶修不再犹豫,直接上手将被害人的下颚掰开了。


见状,检查的任务自然就归黄少天。他深吸一口气后,将随身的手电筒点亮,把光源探进了被害人的口腔。


果然,只看了一眼黄少天就心下一亮:被害人的舌面上纹着一个和自己脚上别无二异的十字架。不过……


黄少天叹口气,收好电筒,走到了客厅。


叶修没跟过去,只是侧身看向他:“怎么?”


在得知茶几上的瓶装咖啡是提供给警员的后,黄少天便随手扔了一瓶给叶修,缓缓道:“反了。


“在此之前,所有出现过的刺青都是以人体头部方向为上绘制的。但是这个不一样,它的顶部朝外。换句话说,如果把它放在平面上,它是倒过来的。”


“卡!”


沉默蔓延了近一分钟,紧接着又传来一声:“OK!过了!”


 


第一条顺利拍过对整部戏都是一个好兆头,于是接下来的拍摄更加顺风顺水,一转眼就到了晚上。拍完这条戏,今天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拍摄地点也转移到了一个游泳池边。夜晚光线不足,使得一池水显得黑影重重,再加上剧组内部人数骤减而比白天安静许多,所以莫名有点可怖。


可惜安静并没有维持很久。


“我去,还有这么一出?!”黄少天就站在水池边,捏着剧本目瞪口呆,半晌,才呆呆开口,“这是要下水吧?我忘了我怕水啊?”


“嗯?”旁边的叶修看过来,“你怕水?”


意识到天要亡我的黄少天五官都皱到一起了:“是啊!我小时候学游泳的时候呛过水!从此游泳池就在我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并且对我的童年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


刚说完,一位负责布置水下摄像机的工作人员就举着设备走了过来。由于器械比较大,夜晚视物又远没有白天那么清晰。所以在那人经过黄少天时,没有注意到自己手里的机器不轻不重地磕了黄少天一下。


力道虽然不大,不过问题就在于黄少天本人毫无防备。本来就站在水边,冷不防被背后的力推了一下,瞬间就感到自己失了重心,马上就要与面前的池水来个互相融入。


叶修见状,魂都要吓飞了,大脑还没转过来,手已经探出去牢牢地抓住了黄少天,帮其稳住身形。


黄少天惊魂未定,半晌才回神,正想对救他于水水之中的活雷锋道声谢,就发现抓自己手臂的人正是叶修。并且对方的表情还有点过于严肃了。


看那样子……该不会是信了自己刚刚那一番说辞吧?好像也只能这么解释了?


“唉,你那是什么表情?”黄少天想到这就有点绷不住,“你不会真以为我怕水吧?看来我演技不错嘛,还是说我说什么你都信啊?啧啧,这简直不像你啊老叶?”
“是啊,要是你真怕水我还得抽空给你做戏前心理辅导。”叶修在心底松了口气,说,“多麻烦。”


需要在水下拍的戏不长,因而对黄少天的肺活量没有太苛刻的要求。这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所以剩下的那几十号人都是直接开启了看戏模式,纯嗑瓜子围观的。


黄少天背对着池水站在泳池边,随着场记板的一声脆响,他毫不犹豫地就仰面直挺挺躺倒了下去。


下一秒水面便溅起了巨大的水花,黄少天却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按照剧本的要求顺其自然地慢慢下沉,直到刺鼻的池水蜂拥而至,将他与空气隔绝。


窒息的感觉并不好受,每一秒都度日如年。黄少天不知道具体过了多久,在他快憋不住要呛水的时候,总算是听到了一声“卡”!


这就像一道发令枪,黄少天二话不说就扑腾着水翻身浮上了水面。


水池边有救生员随时待命,见黄少天完成拍摄工作后,赶紧游过来了一个人帮助他尽快从水池里出来。


上岸后黄少天顿感难耐感要爆棚了,浑身上下的衣服没有一处是干的,眼下全都跟他的皮肤切身接触着。他环顾四周,正想让郑轩帮忙拿一条大毛巾过来,就感觉眼前一黑。


黄少天满腹问号地把头顶的毛巾拿下来,一抬头,就看见叶修正看着自己的这个方向。


他心下了然,笑着冲对方挥了挥手里的东西:


“谢了啊,老叶!”










TBC


下章预告:郑轩问:“你想什么呢?这蛋糕还吃不吃了?”黄少天毫不犹豫地就道:“想叶修呢。”




写完这章好想写叶黄联手破案的故事啊啊啊啊

评论

热度(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