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命中注定你爱我 125-128

Vermiss:

设定取自同名日剧(《ボク、運命の人です。》)


121-124  感谢喜欢


--------------------------------------------


125


黄少天被叶修的眼神看得发愣,呼吸都放轻了许多。


山风捎着远方竹叶的香气经过,几片枯叶的碎片落到了两人之间,也落到了叶修的肩头。


黄少天见了,抬手捉了一片碎叶下来,然后给叶修看了看,低声说:“我帮你拿下来。”他说得小心翼翼,仿佛下一秒就要打破两人气氛般慎重。


叶修看了黄少天一眼,笑说:“你这么小声干什么?”


黄少天清清喉咙,有点尴尬:“那么大声干什么?又不是喊口号。”


叶修还是笑着,没说话,他顺手拍了拍黄少天的小腿,说:“腿给我看看。”


黄少天下意识地往里收了收:“看什么?”


叶修说:“看断没断。”说完,他便不顾黄少天的动作,托着腿肚把那人的小腿勾了出来。


黄少天穿的牛仔裤的裤脚被叶修挽了上去,露出了一截重见天日的脚踝。不过黄少天的扭脚是真的确无大碍,叶修左右认真看了看,就这坐下后几分钟的时间,脚踝处的皮肤都不怎么肿了,只有点微微的泛红。


叶修终于放下心来,抬头说:“没断。是不是很遗憾啊?”


“是啊!特别遗憾!”黄少天见叶修应该没动作了,赶紧把腿收回来,快得就像下一秒就要被拽着暴打一顿一样。


收完腿黄少天还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那我们赶紧走吧?我饿死了。”说着,黄少天两手一撑,意欲站起来。


“急什么?”叶修一边说,一边也起了身。不过他站起来的同时两手伸过去,一边一个握住了黄少天的。


四只手十指交叠,黄少天的手根本使不上力,被叶修牢牢地扣在了椅子上。


“你干嘛啊?”黄少天不懂叶修这是闹哪出。


叶修手还撑着,淡淡道:“给你看了病,总得要点报酬不是?”


“看病?什么病?”黄少天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我靠?你管刚刚那个叫看病?你就扯着我的腿瞄了两眼好不好!要不要脸啊还?”


“要啊。”叶修说。


“你直接说你想干嘛吧!”黄少天不管了,他现在已经换上了一副“看这货能整出什么幺蛾子”的心态。


叶修勾了勾嘴角,没说话,随即松开了钳制着黄少天的右手,改为抚上了那人的下颚。然后叶修轻轻抬了抬,最后低下头,温柔地吻了上去。


叶修这一举动太始料未及,黄少天的第一反应是闭上眼。不过刚闭上他就后悔了,因为视觉失效以后其余四感反倒更加明显。


他能够听见耳边低吟的风声,能够闻到空气中似有若无的植物的清香,最重要的,他能够感觉到嘴唇上温暖的触感。


两个人什么都没做,仅仅是唇瓣相贴,黄少天就已经紧张得心脏快要骤停。


他第一次谈恋爱,也没人能提供个攻略以作参考,所以黄少天并不知道套路为何物。他所做的一切行为都来源于他内心的果敢与冲动。他全心全意去打这一场仗,押上自己无价的真心,来赌叶修逐字逐句的回应。


身前那人手指的指腹挨着他的下巴,黄少天其实能感觉出来叶修也很紧张。这家伙虽然看上去一套连招光明磊落,但他手心也在出汗,指尖也在发烫。他看起来坦坦荡荡,其实也和自己一样忐忑不安。


叶修的指尖像是点燃了导火线的一支火柴,轻轻挨着黄少天的脸侧,后者却满心欢喜地放起了烟花。


两个人傻子一样地干巴巴亲了一会,彼此耳朵都要红得冒烟,不过松开以后还跟比赛似的一个比一个淡定,看谁先露馅。


黄少天干咳一声:“呃,那什么……还吃饭吗?”


叶修的功底到底是要深厚些,站直身这短短几秒的工夫,他已经恢复如常了:“吃啊,你不饿了?”


“当然饿!”黄少天赶紧道,“我就是问问你的意见。你也吃当然更好。”


叶修侧过身:“那走吧,现在去能赶上饭点。”


“走!”黄少天站起身,又道,“也不知道旅舍的饭味道怎么样……”


叶修往旅舍门口走去:“有得吃就不错了,你还指望味道有多好?”


黄少天跟上去:“我的要求也不高,比食堂好就行了,不过分吧?”


叶修:“食堂招你惹你了?”


“没法,没缘分啊!不对我胃口。”黄少天摇头晃脑,“说不定等食堂什么时候研发了艇仔粥我可以考虑试试。”


叶修点头:“那行,到时候一定找你以身试毒。”




126


两个人把随身物品放到订好的房间里后,就下到旅舍一楼拐进了餐厅。


外面人烟稀少,没想到餐厅里人还挺多,两个人一脚踏进餐厅大门的时候还给吓了一跳。


叶修说:“挺热闹啊。”


“我去,这些人都是从哪冒出来的?地里长出来的吗?”黄少天到处看了看,“不会没座位了吧?”


“冲啊天哥,”叶修说,“去找找还有没有双人桌,我去打饭。”


“行不行啊你?”黄少天深表怀疑。


叶修:“别瞎操心了。”


“那行吧。”听叶修这么说,黄少天也只得放下心来,道,“地上挺滑的,你别摔一跤了,那我可能要笑死在这。我先去左边找,找到了跟你示意。”


叶修问:“怎么示意啊?”


这问题还挺奇特,黄少天一愣,道:“我举根筷子吧?”


“不好。”叶修摇头,“你要不插脑袋上?”


黄少天想打人了:“滚滚滚!”说完他想象了一下自己头上插两根筷子的样子,感觉像接了两根天线,拨一拨就可以接收广播了,又憋不住笑道,“你快去打饭,话留着待会再说行不行?照顾一下你可怜的男朋友的胃吧!”


这话说完,两个人都愣住了。


过了一会儿,叶修才回过神:“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一时嘴快的黄少天赶紧矢口否认。


不过叶修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他看了一眼黄少天,最后说:“行吧,那我走了。”末了,又补一句,“男朋友赶紧去占座。”


一听这话,黄少天刚迈出去的步子又僵住了,他回头一看叶修,结果那人早走了。叶修的背影半掩在人来人往的人群中,怎么看怎么欠扁。


好在座位倒也不算难找,黄少天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和叶修都干了些什么事。


刚才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亲起来了,放在平时黄少天哪敢,也不知道周围有没有人、人多不多。看来谈恋爱果然是会给人造成影响的,智商归零就算了,连羞耻心都下降了五十个百分点。


都怪叶修。


等叶修一手一个餐盘,端着两人的晚饭过来的时候,黄少天已经在心里自行地把锅全甩给他了。


两份菜不一样,叶修递了一份给他,黄少天见状问:“吃什么?”


叶修说:“随便选的,将就一下。”


黄少天接过盘子扫了一眼,发现里面的菜他还都挺喜欢吃的。


“看上去不错啊。”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吃,先是就着外观点评了一番,“比食堂的有卖相。”


叶修说:“你就揪着食堂不放了是吧?”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黄少天振振有词,“没办法啊,既然被我撞上了怎么连说都不让说一下?”


“说你的。”看来吃饭也阻止不了黄少天说话,叶修已经预料到了,索性懒得管了,“别把自己说缺氧就行。”


“我是傻吗不知道喘气?”黄少天夹了一块牛肉尝了尝,觉得味道不错,又给叶修夹了一块过去,“你试试,我感觉还挺好的。”


见叶修接过来吃了,黄少天又突然想到了些什么,道:“刚才我看了看朋友圈,好像别的班的人已经知道我们俩‘腿断了’,我也不知道具体传了多远,怎么办?要不要真去医院一人打个石膏假装一下?”


叶修差点喷了:“你这么敬业呢?”


黄少天说:“我有什么办法?为了演得逼真只能自我牺牲一下了。”


“就这么回去吧。”叶修说,“他们能怎么说?”


“回去不就露馅了吗?哪有人今天骨折明天就活蹦乱跳了的啊?”黄少天有点后悔,“我就觉得老冯当时准我假的时候表情不太对,肯定早想到我们现在的处境了!啧啧,阴险啊!早知道我就换个理由了。”


叶修说:“换成什么?”


黄少天想了想:“感冒了?拉肚子了?但两个人同时感冒也不太可能哈……互相传染?说得通吗这?”


叶修无奈:“两个人都骨折更说不通吧。”


“那怎么办?”黄少天不打算管了,“你想个说法吧,我跟你说一样的。”


“就实话说吧。”叶修说,“大家也不傻,就说我们俩出去玩了。能有什么?”


黄少天目瞪口呆:“我去,老叶没看出来啊!你这么拽?高三翘课去爬山还骗班主任腿断了,人生经历很丰富嘛!”


叶修却说:“大不了一顿检讨,咱们玩都玩了,能怎么样?”


黄少天一听,觉得有道理:“是啊,也就是一篇检讨的事,怕什么!”


“你连论上课吃早饭的危害都写了,应该有经验了吧。”叶修笑说。


“我靠!你居然还没忘!”黄少天没想到叶修冷不丁提起了这件事,“赶紧忘了赶紧忘了!我都快忘了!这是我人生的耻辱啊!你不忘我就只能把你灭口了!”




127


吃完饭以后两个人散着步走回了房间,这么说来这房间订的过程还比较曲折。


旅舍房间是黄少天自告奋勇订的,头一天晚上他打电话问叶修:“房间怎么订啊?一间还是两间?一张床还是两张床?”


叶修的声音听起来居然很惊讶:“你要分床睡?”


这话问的,黄少天道貌岸然地回答:“不知道啊,所以我才来问问你。”


叶修笑了:“随你吧,别大晚上不小心把水倒床上非得到我这儿来挤就行了。”


“我靠啊!”黄少天又尴尬又不满,“你一天到晚想些什么呢?自己脑补得很起劲啊?”


“我脑补什么了?”叶修问。


黄少天据理力争:“我怎么知道你满脑子都是什么龌龊思想?你有脸想没脸说啊?”


叶修反问:“睡一床这事还需要我脑补?”


最后这话说得还很理直气壮,黄少天梗了一下,无法反驳。他一言不发,气势汹汹地撂了电话,有那么一瞬间他是想订两间单人间整一整叶修的,正好可以欣赏一下那人一脸懵逼的表情。


后来黄少天还是订了大床房,这个念头仅仅存活了一秒就夭折了——


算了算了,大家搞对象呢,互相多担待点。




回了房间以后,黄少天还记挂着刚刚那事:“你要不要看看微信?”


叶修没辙,掏出手机登录了一天未碰的微信,果然,刚登录上微信消息就铺天盖地地涌来了,一时间通知声音和震动叮叮当当地此起彼伏着,好不热闹。


黄少天在旁边听着头都大了,赶紧催促:“你快看看你快看看,国家领导人都没你忙。”


叶修先看了苏沐橙的。他扫了一眼消息,然后给黄少天转达:“沐橙让我们俩玩得开心点。”


“嗯?”黄少天觉得不对,“苏妹子知道我们俩是出来玩了?你跟她说了?”


叶修摇头:“她自己猜到的。”


“我去这也能猜到?”黄少天怕了,突然又想到了周一那天早晨他们俩在上学的时候碰到苏沐橙的情况,“不对啊,苏妹子不应该不知道吗?她还心大地建议我们俩合租,忘了?”


“没忘。她故意的。”叶修淡淡地说,“逗你呢。”


黄少天惊了:“我靠我靠我靠,真的假的,苏妹子早就看出来了?什么时候的事啊?怎么看出来的?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叶修想了想说:“挺早了吧,差不多我去比赛之前就猜到了。”


那还真是挺早的,黄少天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啊?我觉得我们俩地下工作搞得挺好的啊?比张佳乐好吧应该!”


没看出来黄少天还挺盲目自信,叶修看他一眼:“你也不想想她来过我家多少次,小点早就认熟了。”


黄少天愣了愣,终于想起来是哪儿出问题了——他一早就换了微信头像,虽说只拍到了小点和叶修的手,不过放到苏沐橙这种眼尖的人身上就约等于是公开了。


“聪明反被聪明误啊!”黄少天瞎感叹了一句,反正语文老师不在场。


叶修笑着说:“你还挺会夸自己。”


“和郑轩学的。”黄少天毫不留情地甩锅,“他这人自己语文差就算了,还要影响别的学习好的同学。”


“‘别的学习好的同学’?”叶修装模作样一通找,甚至还弯腰看了看床底下,“哪儿呢?我怎么没看见?”


“靠靠靠靠靠!”黄少天就知道叶修这人干不出什么好事,冲过去抓起一个枕头就想扔,不过堪堪在脱手之际停住了。


因为房间里同时响起了两人的电话铃声。




128


同一时间来电话还挺稀奇的,黄少天和叶修把手机拿出来看了看来电显示,表情都变了变。


黄少天是变得更高兴了,叶修却把脸上的笑意收了收。


两人又把自己的手机举起来给对方示意,黄少天看清了叶修手机上写的“叶秋”二字,顿时变得有点担心:“他给你打电话干什么?”


叶修摇摇头,指了指阳台:“你接吧。我去那儿打。”


黄少天点点头,看着叶修迈上阳台后,才接通了自己手里的电话。


“喂?”黄少天开口就问,“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我刚吃完饭啊天哥!”郑轩说,“想问问你情况如何?”


黄少天说:“什么情况?”


“你还装傻,当然是你和你小男友的情况了!”郑轩听上去比黄少天还兴奋,“你想想,大晚上的,孤男寡男,共处一室,能不发生点什么吗?能吗?不能!”郑轩自问自答一阵居然一点都不尴尬。


“能。”黄少天发现郑轩才是思想最龌龊的那个,“你是不是很无聊?大晚上打电话来就为这个啊?”


郑轩理直气壮:“这叫写作业前的放松。”


“放屁还差不多。”黄少天还记挂着叶修那边的情况,说,“我挂了啊,拜拜。你好好写。”


“等等等等!还有事!差点忘了。”郑轩突然说,“你是不是之前很喜欢一个打荣耀的,叫君莫笑?还给我看过他的剪辑。”


“对啊,怎么了?”黄少天看了阳台一眼。


郑轩说:“我看到荣耀官方有他的采访视频,你要看吗?”


“什么?”黄少天有点惊讶,他明明记得叶修是逃了采访才跑回来的,“你在哪看的?”


郑轩:“我微信发你,你自己看吧。”


挂了电话以后,黄少天果然收到了郑轩发过来的链接,点开以后发现视频出处是荣耀官博,黄少天看了一眼微博时间,是叶修刚飞去B市那会儿,再看视频文案,原来是参加决赛的全体选手的采访。


那就算是一个赛前采访了。黄少天回想了一下,发现自己还真没看过这个视频,应该是没怎么上微博错过了。


阳台上叶修好像还在打电话,于是黄少天点开视频看了。视频挺长,有四十多分钟,不过被采访的人也很多,平均下来每个人也就一分钟左右。


逐个逐个看下来得看到什么时候去了,黄少天只看了半分钟就没了耐心,拖着进度条开始胡乱地拉起来。


一直拖到倒数第二个叶修才出场,或者严格点说都不能算真正的出场,因为视频全程都没有一个人露面,画面仅仅拍的是各位选手训练的画面或者背影,大概是怕大家紧张,所以一定程度上减轻了选手们的压力。


而到了叶修这里的时候也不例外,镜头主要拍得是他的电脑屏幕,键盘占了三分之一的画面,偶尔会有手从键盘上方经过。


而黄少天认得那是叶修的手。


记者的声音从画面外传来,可能是已经混得比较熟了,提问的语气也很亲切:“君莫笑你好啊,明天是你的第一场比赛,现在心情紧不紧张呢?”


黄少天一听这话就知道叶修要说什么,肯定是“还行”。


果然叶修很给黄少天面子:“还行吧。”


记者笑了笑,又问:“你在做什么?”


背景音里按键盘的声音并不太急促,叶修淡淡道:“日常训练。”


这采访快进行不下去了吧?黄少天一边无语一边看,听记者又说:“家里人支不支持你打游戏这件事呢?”


叶修道:“不怎么支持。”


记者愣了愣,大概是没想到答案这么残酷,硬是把话圆回来了:“那你这次参赛肯定是为了向家人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吧?”


叶修却说:“不止。”


记者追问:“参赛的理由还有别人吗?”


“嗯。”黄少天听见那时的叶修低声应道,“还有我的心上人。”










TBC


眼前人是心上人

评论

热度(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