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命中注定你爱我 05-08

Vermiss:

设定取自同名日剧(《ボク、運命の人です。》)


01-04  感谢喜欢


---------------------------------------------------------------


05


一觉醒来,黄少天开始怀疑自己昨天碰到那个神神叨叨的苏沐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会不会是一场梦。


不过现实没给他怀疑的时间。


黄少天对于上课这件事积极性一向是很低迷的,更不用说今天是黑暗的星期一的早晨。


学校规定七点四十到校,黄少天一般都是坚持贯彻着踩点到校这一原则不动摇的。不过一想到昨天苏沐秋跟他说的建议“搭公交上学”这件事,他洗漱的动作又加快了几分。毕竟相比自己骑车,坐公交还得把等车堵车这类因素考虑进去,得多预留几分钟出来免得迟到。


从起床到收拾完毕,黄少天只花了十分钟。整理好一切后,他一手拽着书包,一手抓着钥匙就出了门。


离黄少天住的小区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就有一个公交站牌,昨天晚上睡觉前黄少天还特意用手机地图搜了一下,正好就有一班车可以坐到他学校门口。


走出小区大门的时候黄少天看了看时间,还好,要是路上不太堵的话应该是可以按时到校的。


其实黄少天对于“迟不迟到”这件事并不太在意,他在意的是迟到后续的惩罚。他们班主任姓冯,平时看上去乐乐呵呵挺好说话,实际上一旦早自习迟到被他逮到,那就是晚自习九点半下课以后还得留下来打扫卫生的结局。


黄少天一边哼着歌一边走到了公交车站,早晨在这里等车的学生很多,其中穿着G中校服的也不占少数。


黄少天混进人群中,假装不动声色地从左到右挨个打量了一遍同校学生的脸——很好,并没有看到昨天复习了好几次的叶修的脸。看来苏沐秋那个家伙说的事基本可以和瞎扯淡划等号了。


于是黄少天自我感觉将了苏沐秋一军,心情十分膨胀。正好这时候公交车摇摇晃晃地来了,眼看着整个车站的学生都一窝蜂地涌过去上车,黄少天也懒得挤了,悠哉悠哉地排到了队伍最后面。


一排学生就跟挤豆子一样终于挨个上了车,黄少天落在最后,也心情甚好地跟着蹦了上去,然后双手一摸兜——


我靠!空的?!


黄少天突然就傻了,两只手把浑身上下能装东西的地方摸了个遍,就连校服里面那件套头卫衣的帽子也没放过,可还是连个五毛钢镚都没找到。


黄少天想了想,终于记起来昨天是周末,俗称洗衣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那条满载零钱的校裤应该正湿漉漉地在他家阳台上高高飘扬。


如果这时候车厢里有个认识的同学还好,可以先借两块日后再还,可偏偏没有,放眼望去全是冷漠点JPG,简直让人无从开口。


黄少天面临着两难的局面,突然很想把苏沐秋揪出来打一顿。敢情口头承诺就不需要负责是吧!不是说好的叶修是自己命中注定的那啥吗!命中注定是白叫的吗!怎么在现在这种需要他的时候连人都看不到!


正当黄少天顶着司机师傅审视的目光,在“现在下车跑去学校”和“出卖美色找陌生人借钱”之中艰难抉择时,他突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然后有人裹着风三两步上了车,然后黄少天的耳边响起了硬币投入零钱箱的清脆声音——


叮,叮。


叮,叮。


没人需要投四块。


黄少天几乎就要为这位愿意毫不犹豫伸出价值两块的援手的好心人热泪盈眶了。


身后那位好心人也正好开口说了话,声音极轻地嘀咕了一句:“……还好赶上了。”


是个不错的男声。


黄少天闻言,赶紧转过身想要道谢:“刚才真是谢——”


这一转就是一声晴天霹雳。


等黄少天看清那人的脸时,他顿时什么也不知道了。脑子里除了一闪而过的苏沐秋,就是两个加粗的大字:


我靠。




06


昨天在照片上一下子看了相当多次的脸,眼下突然就成了3D版的出现在自己面前,黄少天除了震惊就没顾得上别的感受了。


震惊完,黄少天还想,要不苏沐秋还是改个名吧,我看苏大仙就挺合适的。


叶修投完两个人的币看黄少天还杵在原地没动,便出声问道:“你……打算站这儿?”


“啊,不是。”黄少天飞快地回神,并且还飞快地上下打量了叶修一番,很好,确实是和自己别无二致的G中校服,看来苏沐秋所言不虚,是个正经的穿越人。


黄少天一边朝车厢中间走,一边转头跟叶修说话道:“呃,刚刚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帮我投了我可能就只能撒腿跑去学校了。”


“没事儿。”叶修笑笑。


黄少天找了根栏杆抓着:“那我看什么时候找个机会还你吧,两块钱也是钱啊……”


“行。”叶修挨着他站定,点头道。


好!机会就是现在!这个话题引得非常巧妙!


黄少天不动声色地在心里为自己鼓了鼓掌,装作不经意地顺口问道:“那同学你是哪个班的啊?到时候我也得能找得到你才好还嘛。”


“七班。”叶修说。


“好的好的。”因为自己的机智,黄少天的心情又膨胀起来,“我记住了。那我找个课间去找你。”


叶修闻言,倒是没立刻回答,反倒转过头来盯着黄少天看了两眼,才带着笑意开口:


“所以你其实知道我名字?”


叶修可能是真的有点想笑,从眼神到语气都泡在了兜也兜不住的笑里,稍微不注意都能洒个满怀。


“呃——”黄少天心里一紧,飞快地想了个回答,“……对!我知道你,因为我朋友认识你,跟我提过两次。就是一直不知道你哪个班的而已……”


“哦,”叶修还是笑着,“这样。”


“哈哈哈是啊,就是这样……”黄少天干笑笑不下去了,默默地把头转开,看向了窗外。


公交车有点挤,导致黄少天和叶修都挨着窗户边站得挺近。如果认真看的话,甚至能隐约看清玻璃窗上反射的两人的身影。


黄少天没什么事可做,不好意思和叶修聊天,窗外的景色也干巴巴的没什么新意,于是他只能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窗户的倒影上面。


黄少天的目光在两人的轮廓上跳跃了一会儿,突然觉得叶修似乎长高了不少。


中考完那会儿两个人一起吃饭的时候,黄少天还记得自己在合照前一直找不到合适的站位,最后就是因为个子比别人高才被安排到蹲在中间的。


就算那时他身高不是最拔尖的那一个,但也顶多是有人跟他差不多,不会有别人能明显地比他高。


反观现在,黄少天盯着窗户上自己和叶修几乎并在一起的肩头看了将近有半分钟,才不得不承认那家伙的身高这两年确实是窜了一截。


原来和自己差不多的人,现在已经能看出来一段明显的反超了。


黄少天有点不服,决定回去就网购一箱牛奶扔学校里,饿了就喝。


正当他想得出神的时候,右边的手臂突然被人撞了撞。


黄少天扭头,就见叶修道:


“想什么呢,下车了。”




07


车站距离G中校门不过百米的距离,一条路两边的小吃摊就跟夹道欢迎一般排列得密密麻麻,每个摊位边都或多或少围了些学生,黄少天看热闹般东看看西看看,没看到什么有意义的东西,倒是把自己看饿了。


他出门太匆忙,没来得及吃早点。可自己现在身上分文不剩,就算想来点什么也没钱买啊。


黄少天愁眉苦脸地叹了口气,还没发表什么感叹,就听叶修在旁边道:


“你吃早饭没?”


“呃,我……”黄少天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空瘪的肚子。


叶修用下巴点了点前方不远处一家卖包子的:“没吃就一起。”


“可我身上没带钱……”黄少天尴尬地笑笑,“在我另一条裤子里。洗了。”


“我借你吧,你以后攒着和公交车费一起还都行。”叶修说,“吃包子吗?还是吃别的?”


“那……行吧!你替我记着账啊!就吃包子就好!”黄少天毫不犹豫,仅仅为了俩包子就折了腰。


说着两人已经走到了早餐摊前面。


“两位同学吃什么?”


黄少天盯着旁边的菜单看了会,最后手指比了个二,说:“两个牛肉馅的包子。”


老板麻利地替他装好了两个,递给黄少天后,又转头看向叶修。


后者说:“跟他一样。”


“哎呀,不好意思啊,刚刚他那儿是最后两个了……”


“嗯?”黄少天盯着自己手里的包子愣了愣,然后一把把它塞到了叶修手里,“那给你吧!”


叶修反问:“给我你吃什么?”


“我没事,别的都行。”黄少天无所谓般转头对老板道,“给我香菇吧。”


叶修一起付过钱后两人开始并肩往校门口的方向走,一路上还遇到不少熟人,黄少天连包子都没顾得上吃,就忙着打招呼了。


这群熟人中间还有些眼尖的,比如张佳乐,走着走着从后面上来就拍着黄少天肩膀来了一句:“哎你车呢?”


黄少天被他的突然袭击吓了一跳:“啊?”


“你今天怎么不骑车上学了?以往不都蹬着你那宝马来去如风么?嗖嗖的。”张佳乐说,“终于坏啦?”


“没坏,”黄少天说,“你怎么成天盼着它坏呢?坏了你能有什么好处是吗?我就换换心情不行啊?就不想骑呗,你还得问个理由。”


“哦,你开心就好,我还挺遗憾。”说完,张佳乐看了一眼黄少天,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叶修,最后意味深长地补了一句,“那你们俩——慢慢走啊。”


彼时黄少天还不知道张佳乐说的“慢慢走”指的是什么,不过当他小跑到自己班上门口,并且看见老冯黑着脸站那儿的时候,他就知道是为什么了。


“为什么迟到?”老冯一脸严肃地问。


黄少天说:“呃……公交车路上堵车了。”


老冯满脸不信:“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骑车上学吗?编理由也不知道编个好点的。”他冲黄少天挥了挥手,“进去吧。晚自习下了留下来打扫卫生。”


黄少天:“……”




“我好冤啊!”黄少天一边啃包子一边冲郑轩哭诉。


同桌的郑轩一边抄作业一边头也不抬地安慰他:“行了啊,谁让你今天抽风似的不骑车了,不怪人老冯啊。”


“我说怎么张佳乐让我慢慢走呢,原来是在这儿等着我吧!”黄少天出离愤怒,“太过分了,下次让我碰上我必须得揍一顿。”


“揍!不揍不是人!”旁边的郑轩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应和道,说完突然皱着鼻子闻了闻,然后说,“你今天吃的不是牛肉馅包子啊?我闻着味儿不对。”


黄少天诧异道:“我去!你连我平时吃什么馅包子都知道?这么关注我?不合适吧?”


“你这味这么大,我离你这么近,不想知道也得知道啊。”


“牛肉的让给别人了,只剩了两个,我就换成了这个。”黄少天说。


郑轩一顿,反应异常敏锐道:“‘别人’?谁?男的女的?哪个班的?什么名字?我认识吗?”


一堆问题砸过来,黄少天被他问得头大:“……认识个屁!你哪儿来这么多问题?”


“竟然还不正面回答……有情况啊黄少天同学。”郑轩啧啧道。


“情况你妹,”黄少天使劲点了点郑轩的桌面,“赶紧抄你的吧!抄都不知道专心点。”


郑轩看了他一会,还是选择了放过他,专注于作业:“唉我去,这写的什么啊,是中文吗,是不是要我照着画下来……”


“你写什么呢?”黄少天叼着包子凑过去看。


郑轩一边奋笔疾书一边说:“数学那张卷子,我只写了选择题……”


“你早说啊,我把我的给你看。”黄少天终于迎来了这一刻,此刻底气很足地说,“我都写完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郑轩惊得笔都不动了,“你居然写了数学作业?你受什么刺激了?”


“会不会说话!你就说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黄少天嘿嘿嘿笑得非常得意,还没等他笑够,就听见教室前方传来科代表的一句——


“今天不收数学作业。”


话音刚落,黄少天这边就和郑轩齐齐冒了一句“我靠”出来。


靠完以后两个人看上去似乎都有很多话要说,可是千言万语最后又只化成了一声幽怨的叹息。


“天哥我懂你,还好我只抄了一面。”郑轩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以示安慰,“这种辛辛苦苦写完一张卷子结果老师不收的感觉……我懂。”


黄少天跟郑轩执手相看泪眼,同时在心里替苏沐秋遗憾这张好不容易写完的卷子没了用武之地。


不过他这份遗憾没能持续太久。




08


第一节课下课的时候,黄少天在走廊上碰到了叶修。


他们班和叶修所在的班实际上相隔很近,中间就差了一个老师办公室的距离。


那时候黄少天正拿着英语作业打算去办公室补交,才走到办公室门口,就见叶修从他们班后门走出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女生,正在跟他说着什么。


“你数学作业写了没?刚老师查到你没交了,让你现在交过去。”那个女生说。


“作业?”叶修一脸茫然。


“卷子。”女生提醒,“周五发的那套。”


“哦……”叶修恍然大悟,“没写。”


女生:“……那你现在赶紧抄吧。”


“抄不完吧,那么多?”叶修说,“我还是赶紧溜比较好?不如这样,你跟老师说我今天早上没来……”


黄少天:“……”


眼看着那两人一个想着跑一个想着催,快把课间十分钟打发完了,黄少天赶紧灵光一闪,飞奔回自己座位上把自己那张还没发光发热的卷子拿出来,又飞奔了出去,直至跑到叶修面前,最后豪气冲天地一伸手:


“拿去!”


叶修被突然出现的这个人搞得一愣:“什么?”


黄少天一把把卷子拍人胸口上:“数学作业,快拿着,我们班没交,正好给你了。”


“……你没写名字?”叶修问。


“没写没写!谁拿着就是谁的!”黄少天把他转个身推进办公室,“快交吧赶紧的!”


最后叶修跟黄少天一前一后地进了办公室。


黄少天把练习册放到英语老师办公桌上就算交差,正松口气打算出办公室,就听见办公室的另一边传来一阵对话:


“这是你写的吗?”


“是啊。”


“我怎么看着笔迹不像呢?”


“……我最近在练字。”一阵写字的声音,“你看,多像。”


黄少天:“……”


后来发生了什么,黄少天一直到当天晚自习下课都没能得知。不过等到他花了十分钟草草打扫完教室,走出教室门时,他一转头,却看见了不远处和他一样,正打算从教室后门离开的叶修。


嗯?黄少天疑惑地盯着他,自己是被罚打扫卫生才耽搁了一会,他怎么也没走?


叶修这时也看了过来,然后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下雨了。”


“啊?”黄少天一愣,“我靠!我没带伞!”








TBC


日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XD

评论

热度(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