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命中注定你爱我 33-36

Vermiss:

设定取自同名日剧(《ボク、運命の人です。》)


29-32  感谢喜欢


-------------------------------------------------------


33


黄少天本以为他只是认不清郑轩家那边的路,没想到等他跟着叶修出了地铁站一看,脑袋还是蒙的。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怎么前后左右建筑都长得一样?我操,也没有个标志性的广告牌,简直不靠谱。负分拖走。 


黄少天在心里吱哇乱骂了一通,骂完还是得面对惨淡的现实。他完全没想到等回了自己家这边,自己居然还是只能跟无头苍蝇一样乱窜。


一想到他竟然在这里恬不知耻地住了快两年,顿感愧从中来、力不从心。


他明明骑了两年车去学校,没道理出了地铁就打不着方向吧?可惜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冷酷且不讲理。


地铁口外是个十字路口,就在黄少天抬头认路的时候叶修都已经走到十米开外了。黄少天实在不知道应该走哪边,一回头想问问叶修,却发现那人早就溜了。


眼看着他和叶修就要各奔东西,叶修可以洗个热水澡享受温暖的被窝,而他即将露宿街头,黄少天顿时什么也不管了,冲上去就拽住了叶修。


叶修猛地被拉住,回过头看清来人才疑惑道,“你还不回家?舍不得我?”


“呸呸呸,你妹啊要点脸,我不要太舍得好不好?你不占点便宜能死是不是?”黄少天立马绝情地撒手。


“那你拉我干什么?”叶修问。


黄少天说:“你告诉我我家在哪儿,我立刻就回家!绝不多耽误一秒钟!”


叶修惊讶:“你家在哪还要我告诉你?”


“不是!咳……”黄少天斟酌了半天,才说,“我不怎么坐地铁……”


黄少天自以为这番话已经暗示得极其到位了,既解释了原因又表明了自己目前的窘境,可谓一举两得。他甚至还沾沾自喜地想,就自己这语言功底,甩郑轩十八条街简直是分分钟拿下的事。


然而叶修听了就是一句:“哦。我还挺经常坐的。”


黄少天:“……”


完啦?然后你不表示一下吗?好歹给我指指路?


黄少天瞪了叶修快半分钟,见那人好像真的没后文了,才迫不得已道:“那你倒是给我说怎么走啊?”


听到这话,叶修像是终于满意了一般,笑了笑随即开口:“行吧,你跟我后面。”


说完,叶修就一改之前走的方向,转身往另一个路口走去了。


黄少天哪敢怠慢,赶紧凑过去,和叶修并肩走在一排,问:“跟你后面去哪?”


“带你回家啊。”




十分钟后,黄少天还没到家。他也走不动了,落了叶修一大截,晃晃悠悠地拖着步子跟在后面。


“这小破地铁站居然离我家这么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黄少天忍不住出声抱怨道,“还是你走错路了啊?我跟你说我可是一门心思相信你跟你走的,你要是走错了——哼哼!”话到最后,黄少天为表强调,恶狠狠地哼了两声,以示自己不好惹。


前面的叶修插着兜,头也不回地说:“你想干嘛?我走错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黄少天被问得一愣,想了想然后很郁闷地道:“我他妈也不能把你怎么样!没你我可能更找不到路了。唉!我真是……”


黄少天说到一半卡了壳。刚刚还丰富得可以碾压郑轩的文学底蕴此刻突然告急,让他半天想不出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自己。


“真是精神百倍。”叶修的声音从前面幽幽传来,“忙了一天了你不累吗,还有精神劲儿嘚啵嘚。”


“喂喂,你搞清楚好不好!我累是累,但是基本的说话还是可以的吧!”黄少天理直气壮道,“难道你已经累到话都说不动了?你下午做个家教至于吗?不会是骗我的实际上挖矿去了吧?”说完,黄少天突然想到了自己在鸡肉咖喱饭里的“挖矿”经历,又自顾自笑了出声。


叶修走在前面听黄少天balabala一大堆,又开始笑,索性懒得理他了。


没听到叶修的回答,黄少天也不闲着,他笑够了,竟然又扯开嗓子唱起歌来——


“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




34


又过了五分钟,叶修终于把黄少天带回了楼下。这一路上吵得,跟他带了一个幼儿园大班在屁股后面一样,演个小品都没问题。


黄少天埋头跟着叶修走了十五分钟,也不知道绕路没,一直到如今天色黑了大半,已然华灯初上了,才终于看见了自己住的那栋熟悉的小楼。


看见它的那个瞬间,黄少天心头百感交集,一边感叹终于理解那些诗词赏析里说的思乡之情是个什么玩意了,一边又暗下决心一定要找时间好好把这片地区逛一遍。叶修那家伙太不靠谱了,让他带个路都是虚的!


“到这儿就行了吧?”叶修说,“剩下的还需要给你指指不?”


“不了不了,都到这了我还是认识的。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肯定是觉得抓住了我一个把柄是吧。”黄少天斜着眼睛看他,“算了算了,谁叫你卖天哥我一个人情呢。反正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我不太认识路都人尽皆知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叶修心说就这还只是“不太认识路”啊?那黄少天可真是太谦虚了。他感觉把那人放家门口他都能散着步散出五环。真是个神人。


“我可算理解郑轩说的那句不放心你一个人出门是什么意思了。”过了一会儿,叶修很唏嘘地感叹道。


“什么意思啊!你们俩说的不是一件事情吧!你偷换概念不要以为我听不出来。”黄少天莫名其妙,力争洗白自己,“不就是不认识路吗,我又不走多远,就这么小个地方,能走到哪儿去?”


他想了想,又很给面子地朝叶修脑袋上戴了一顶高帽:“而且这不还有你吗?我真找不到路了找你就行,不怕。”


叶修一愣,看了一会黄少天后,才说:“你想得挺好。下次再叫我先发50块钱红包。”


“我靠!什么?”自己好心好意夸了一句他居然不领情——黄少天跟被人踩了一脚似的,“你还要我给钱?我没听错吧!你再说一遍?”


叶修说:“救护车拉一次还收费呢,我出来拉你一次收点钱多正常。”


“谈钱多伤感情啊!”黄少天简直要被叶修折服,“大家兄弟一场说这些多不好是不是?”


叶修正色:“没什么不好啊。亲兄弟明算账。”


“哎气死我你要。”黄少天一心想要用他的口才感化对方,“咱们什么关系啊,你还收我钱,太见外了吧!你看我和郑轩都不谈这些!”


叶修闻言,反问:“咱们什么关系?”


黄少天顿了顿,很快拍皮球一样把问题拍了回去:“那你说咱们什么关系!”


就见叶修想了想,然后说:“泡面给你加根火腿肠的关系吧。”




35


打发走了叶修,黄少天没好气地总算回了家。


推开门黄少天还什么都没干,突然客厅里的灯自己就亮了。


他正纳闷着这灯不是声控的,就见厨房门边冒出来一个头,头还吓死人不偿命地说话了:


“你终于回来了。”


“哎!我靠!”这人就来过三次,三次见到他黄少天都感觉自己的心脏下一秒就要骤停,“你开的灯啊!说一声行不行!每次都吓我一身冷汗。”


“我要真说话了你不更得吓一跳么。”苏沐秋说。


黄少天顺着他的话想了想,发现还是有点道理。本来屋里一片漆黑,苏沐秋他先开个灯预热一下再说话,确实是比在黑暗中直愣愣地开口要好些。


尽管本质都是被吓一跳,不管前者好歹有点缓冲。


“你在厨房干嘛?”黄少天问。


“借来做点吃的。”苏沐秋说着,又把头撤了回去。


黄少天一头雾水地跟过去:“做吃的?谁吃?”


苏沐秋在灶台旁边忙活着,理直气壮说:“我啊。”


“……”黄少天想打人了,“你千里迢迢跑过来就为了借我家厨房?你借就算了都不知道多弄点分我一份啊!穿越过来的人都这么绝情吗?”


“你要吃吗?”苏沐秋闻言,转身道,“你要我就再煮点。我以为你晚上吃饱了。”


借着他的动作,黄少天这才看出来那人在煮面,肠胃立竿见影蠢蠢欲动起来,忍不住道:“你也给我来一碗吧,我们三个人吃两个披萨怎么可能吃饱!只能勉勉强强到不饿的地步。”


于是苏沐秋加了一指面条进去,快煮好的时候还动作熟练地给黄少天加了颗荷包蛋。


五分钟后,黄少天和苏沐秋一人端着一碗清汤面坐在桌边。黄少天看着面前还在冒着腾腾热气的面条和鸡蛋,心情难以言喻——大晚上的还能加食一碗夜宵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他有点感动,捧着碗朝苏沐秋道:“谢了啊。”


“不谢。”苏沐秋吃得头也不抬,“反正从面到调料都是用的你自己的。待会还得你洗碗。”


我靠。黄少天不感动了,还是想打人。


“我说,”他一边吃一边好奇道,“你们穿越过来的还需要吃东西?我一直以为你们不吃呢,结果还挺接地气?一般都吃什么?”


“没,不吃也行。”苏沐秋摇头道,“不过好吃的东西谁不想吃吃呢?我手艺不错吧。”说到后面他好像还挺得意。


黄少天怀疑自己听错了,赶紧吃了几口面看看是不是确如苏沐秋说的那样,最后发现这面还真是口感平平,让人想夸都挑不出优点。


在黄少天嘴里这东西顶多就是一个“能下肚”的水准,他能吃这么快还是因为饥饿buff加成,没想到摇身一变在苏沐秋那儿居然就成了“手艺不错”,也不知道是他迷之自信,还是穿越过来以后好吃的吃得太少。


“你这也能叫不错啊?”黄少天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太一般了,说实话跟我比都差点。没看出来你还挺容易满足?”


哪知苏沐秋居然点点头,肯定道:“也是。我水平比起叶修来差远了。”


“谁?你说谁?”黄少天惊了,“叶修?”


苏沐秋应允:“是啊。”


“我靠,你别吓我。”黄少天说,“叶修厨艺很好?我真是一点没看出来!”


苏沐秋居然再次应允:“是啊!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黄少天问:“什么叫到时候我就知道了?难道我还特意带个锅去学校让他给我露一手?不至于吧!我又没病!”


苏沐秋道:“很快,你急什么。不过叶修厨艺是真的不错,你可以期待一下。”


面对如此高的评价,黄少天真的惊了,看来叶修这人是确确实实的深不可测,日后待他发掘的还有很多。经苏沐秋一说简直任重而道远。


可转念一想,黄少天当初也没料到叶修这人能给别人当家教啊。那他从厨房里忙活一阵端出来四菜一汤或者满汉全席似乎也不是不可能。所以说还是人不可貌相。


这么一想,黄少天突然又能想通叶修下厨这件事了,想通以后居然还有点期待?


靠,什么毛病。




36


郑轩有一段时间没有摸过黄少天的座驾了。虽然车是黄少天买的,不过最初从选型号到挑颜色,郑轩都有参与。


原来读初中的时候他们两家人住得近,于是他俩就换着骑。反正后面能载人,一个人蹬一个人坐后面抱着书包拿两个人的早点,嗖嗖嗖,来去如风。


后来上高中了,黄少天一个人搬出家去独居,郑轩家也搬了个新地方,车的所有权自然就归黄少天所有。黄少天每天骑着车上学,郑轩坐他爸的车,能见到它的时间自然少之又少、日益削减了。


有段时间没看见它,所以当郑轩转着钥匙去车库里把自行车取出来的时候,竟然心里还有点唏嘘。


负面情绪只持续了一秒钟,郑轩的心情就被新的感受取代——没想到自己居然还知道“唏嘘”这个词,看来语文水平也不是太完蛋。


今天该他值日,老冯要求七点半就得在教室里看见他忙碌的身影。郑轩一边叫苦,一边把踏板踩得飞快,等到了学校一看时间,七点二十,还提前了十分钟。


郑轩顿感轻松了不少。悠哉悠哉地停好车,又悠哉悠哉地在学校门口逛了一圈。路过早点铺的时候他停下脚步想了想,给黄少天发了条微信:


一位大帅哥:吃早点?


一位大帅哥:你现在有两个选择,1:吃包子,2:选1


一位帅哥:无不无聊啊你!


一位帅哥:你吃,我跟叶修坐公交来,来学校的路上可以顺便吃


一位大帅哥:唉,浪费我打字的时间


一位大帅哥:失宠了失宠了,真是人心不古……


一位帅哥:你这辈子就只会这一个成语是吗?


一位帅哥:你等等,你昵称怎么回事???


一位帅哥:嗯???解释一下


一位大帅哥:我去,你没给我备注啊!我以为你看不到!


一位帅哥:你这头像这么丑!我全列表也找不出第二个!我哪还需要靠备注来分辨你!


一位大帅哥:你可以骂我头像乱七八糟,但你不能骂它丑


一位帅哥:………………………………[/刀]


一位大帅哥:……天哥我这就改


一位小帅哥:改好了




挥泪告别了自己心爱的头像,以及心爱的微信昵称,郑轩一个人心酸地啃着包子进了教室。


教室里人还不多,郑轩乘机三下五除二就擦好了黑板,又扫了扫地。收拾好一切,正好是学生们进学校的高峰期。


干完了一切的郑轩回到座位发了会愣,然后学着通常黄少天的样子扒着窗台往楼下看。教室在二楼,从这个高度看下去还是能看清不少人的。


他一眼就看到了下面跟叶修并肩朝教学楼大门走的黄少天。


郑轩抽了张餐巾纸把手探出窗外,正打算叫一声对方,给他挥挥,结果看见叶修抬手给黄少天喂了点什么吃的,只得把手又放下了。


显然两人的互动还没完。紧接着。郑轩又看见黄少天朝叶修那边蹦了一大步,像是要去抢那人手上什么东西。


叶修高举右手,往后撤了一步,黄少天见状,自然是穷追猛打地贴了上去。


两个人扑到一起,双双踉跄了一下,叶修抬手扶了扶黄少天的后背,替他稳了稳身子,然后抬起头不经意地扫了一眼,却正好对上了窗边的郑轩的视线。


四目相对,两人皆是一愣。


随即,郑轩便看见叶修给黄少天说了什么,手还指了指自己这边,然后黄少天就回过头来,双眼亮亮地朝郑轩打了个招呼。


郑轩毫不犹豫地也伸手朝他挥了挥,没想到忘了自己还捏着张餐巾纸,这一挥,楼下那两人顿时就笑了。


郑轩也有点无语,把手收回来后听见黄少天大声喊了他的名字。


“轩——哥——”


郑轩难得听黄少天这么正经地叫他,赶紧竖起耳朵认真听。


然后黄少天又道:


“你说你是不是——傻——逼——”


哎,我操。


郑轩心碎成渣,不忍再听,三两下把餐巾纸揉成团就扔黄少天抽屉里了。反正他人不在,这时的郑轩恨不得能把整个垃圾桶的垃圾都倒到黄少天抽屉里,熏死他算了。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同桌要跟别人跑,拦也拦不住。


不管了。












TBC


轩哥心里苦!

评论

热度(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