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命中注定你爱我 29-32

Vermiss:

设定取自同名日剧(《ボク、運命の人です。》)


25-28  感谢喜欢


---------------------------------------------------------


29


对于郑轩话语间满满的不忿,黄少天充耳不闻:“你是没见过他还是怎么,反正我们点了两个披萨,一起吃呗。”


郑轩说:“怎么下去拿个外卖你都能领个人上来?你这样我以后都不放心让你一个人出门了!”


“你滚滚滚,脸真大啊。”黄少天说,“腾好地方没?我要饿死了,快快快开吃开吃。”


“都收拾好了。万事俱备只欠开饭。”郑轩正襟危坐地围着茶几角坐好,目光炯炯地盯着黄少天手里的披萨盒。


黄少天也不磨蹭了,领着叶修走过来跟他一起坐下,然后就揭开纸盒准备开吃。


盖子揭开披萨的香味一冒出来,黄少天和郑轩就什么也顾不上了。他们俩两眼放光地朝久违的食物伸出魔爪,速度快得就跟闹了半个月饥荒的难民似的,叶修在旁边甚至没看到他们出手的那个动作。


等到第一口下肚,黄少天心情瞬间愉悦了不少,美味的食物让他顿感一下午的努力学习还是有意义的。他一边吃一边瞟了瞟旁边的叶修,结果看到那人还端端正正地坐着没动,仿佛是来参观难民进食的。


“吃啊?你想什么呢?”黄少天本来想拍拍他,结果两手都是油,于是伸出一半的手只得换成了胳膊肘,轻轻支了支叶修。


叶修惊叹道:“被你们俩猛虎进食的样子吓着了。你们是饿了半个月没吃东西吗?”


“唉!你不懂!像你这种一张卷子都能拖两天的人怎么可能懂我们这种好学生的烦恼!”黄少天故作愁苦地叹气道,“我和郑轩苦学了一下午,你都不知道脑力劳动有多消耗能量!而且我们俩又没吃午饭!所以饿成这样你能理解吧!不信你看郑轩他……”


黄少天边吃边说,还有心思看了一眼旁边的郑轩。万万没想到郑轩是个闷声干大事的料,虽然刚刚一直没吭声,但黄少天手上一片披萨还没吃完,他已经快把那个小的一个人消灭干净了。


“我靠,你这也太夸张了!你这都不是猛虎了,是鲸鱼吧?”黄少天被他吓了一跳,随即又说,“你好歹留两片给我们俩尝尝味啊!”


可惜为时已晚。黄少天眼看着六寸的那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减少,他和叶修碰都没碰过,一眨眼的功夫就只剩下一块了。


黄少天看看旁边还没开动的叶修,又想了想,最后一咬牙,忍痛割爱地把唯一的那块让给了那人。


“你吃吧!”黄少天说,“不用管我,我吃剩下那个就行!”


说完,黄少天看了一眼郑轩,果然那人又把毒手伸向了那个大的。


“哎!”黄少天这下不管手上有没有油了,抬手就在郑轩手背上来了一巴掌,“你慢点吃行不行?你上辈子是饿死的吧!丢不丢人啊!没人跟你抢!”


“我靠!这差别待遇还有没有人能管管了!”郑轩立马嚎了一嗓子,“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结果来个人你就连你轩哥的死活都不管了!良心有没有啊?!”


“拿着。”黄少天把刚从饿死鬼手里抢到的披萨塞叶修手里,然后冲郑轩道,“干脆死了算了你,正好不用写800字论文了。”


郑轩被说得一愣,想了想道:“嗯?好像还真是?”


黄少天无话可说,正打算伸手去拿块大的吃,突然感觉到嘴巴边戳了个什么东西过来。


他垂眸一看,是自己刚刚拿给叶修的那块披萨。


叶修说:“你不是想尝尝味吗?”


黄少天想不出拿什么话接,只得乖乖咬了个尖下来。他一边吃一边心道这“尝尝味”都快成他和叶修之间的一个梗了,想到这儿又莫名有点臊得慌。


黄少天不太想被人看出来他不好意思了,只得把手里新拿的披萨举得老高,殷切问叶修:“这个你要来点吗?”




30


郑轩忙着吃,形单影只且并没有可以跟他发生这么多你来我往的小互动的对象,于是只能盯着对面两个人看。


看了一会,他总结道:“我总感觉我正宫的地位岌岌可危。天哥你不如实话告诉我吧,我是不是马上就要失宠了?我们曾经一起看星星看月亮的时光是不是就要成为过往云烟?”


“吃你的吧!正屁宫!这么大块饼都堵不上你的嘴吗!”黄少天本来就尴尬着,此刻更是被踩了尾巴一样,怒道,“你有这文采怎么不多运用到你作文上呢?那800字对你来说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啊!你是不是还没意识到你手握着我们班语文平均分的生死?”


“行行行,错了错了。”郑轩莫名挨了一堆怼,决定还是做一个安安静静的吃饼群众。


不过他咬了一口披萨后,忍不住又对黄少天说:“那我待会就把论文写了。我必须得给你们证明一下我语文还是有救的。”


黄少天乐了:“好,我们两个观众一起见证你一雪前耻,你可得好好发挥!”


叶修听他们聊着,视线落到了茶几下面,那里摆了一地的作业,多半是刚从桌面上收下来的。


叶修用干净的那只手随便拿了一本起来看了看,然后出声道:“这个是谁的?”


黄少天凑过去瞄了一眼,说:“我的。怎么了?”


“这儿写错了。”叶修隔空点了点。


“是吗?哪错了?”黄少天很疑惑地盯着看了半天,也没找到到底错在哪。


“你这个地方算错了,公式不应该这么用……”叶修低声解释道。


难得听回讲,黄少天一脸严肃听得很认真,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整个人已经快扑到叶修怀里了。


郑轩一听黄少天错了,立马吃都不顾了就开始嘲笑:“哈哈哈哈哈!黄少你也有错的时候吧!让你刚才说我!报应来了!”


“……”黄少天忍不住转头怒道,“我操我错一次你就这么高兴!什么心态!我看你和正宫也挨不着边了,想篡位还差不多!”


郑轩得了便宜还卖乖:“我怎么可能篡位,我们可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关系。”


“是啊。不过福没享着什么全都是难了。”黄少天说。


郑轩假装没听见,从桌下面也抽了一本练习册出来,然后问叶修:“你刚刚说的哪道题?我看看我错没有。”


叶修给他指了指,郑轩一看,喜上眉梢,手在作业上画了个大圈,说:“嘿!我写的是对的!啧啧啧,天哥你还不学着点,看看我——”


好景不长。郑轩还没喜够,他手上那块还没吃完的披萨就以自由落体的方式降落在了作业正中央。


叶修:“……节哀。”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郑轩:“……我要谋反了。”




31


鸡飞狗跳地吃完两块披萨,又安抚好心如死灰的郑轩后,黄少天终于打算离开。


他一边收拾作业一边问叶修:“你怎么来的?”


“地铁。”叶修说。


“啊,我骑车的。”黄少天莫名有点失落,“我还说跟你一起回去。没法了。”


“怎么没法?”叶修笑说,“这不还有两条腿呢吗。”


“我去,你逗我呢吧!”黄少天惊了,“从他家到我们那边有这——么远!我们走回去可能要走到明天早上吧?!”


“别纠结了天哥,你的座驾借我一用。”一直瘫在沙发上的郑轩突然开口道,“你和叶修乘地铁回去吧。我明天做值日,需要早点到学校。”


“嗯?那行吧。”黄少天把钥匙扔给他。


本来应该分道扬镳的两个人因为郑轩横插一杠,最后又变得殊途同归。


虽然郑轩他们家黄少天来过很多次,不过地铁站到底是怎么分布的他还真没研究过。


黄少天跟着叶修下了楼,不放心道:“我没在这边赶过地铁啊,不认识路的。你别带着我满大街瞎走,那我们晚上只能露宿街头了。”


叶修笑着回过头,说:“至于吗,露宿街头不也是两个人一起露宿,比一个人强。”


黄少天一愣,说:“哎我发现你还挺乐观,跟郑轩一样乐观。再怎么说也得有点追求吧,好歹争取给110打个电话求助一下?”


“那行。”叶修点头,“到时候迷路了你就负责打电话。”


“我去,那你干什么?”


“我给你加油。”


“……”




两个人一路瞎扯淡,总算是走到了地铁站。现在才晚上七点不到,等着坐地铁的人还挺多,车站里人来人往,黄少天光是穿过人群都有点费劲。


之前在路面上的时候他和叶修还保持着一前一后不超过半步的距离,如今被拥挤的人潮一冲刷,顿时他就离叶修好几米开外了。


黄少天试了几次都没能拨开面前扎堆的几个背着书包的学生,抬头看叶修都快要走远了,忍不住抱怨了一声:“哎!我说你们让我过一下行不行?”


这声音量不小,前面的叶修自然也听见了。那人一回头就看见了黄少天的窘境,第一反应居然是笑。


“笑什么笑!说你呢喂!”黄少天瞪着他,恼怒道,“还有没有人性啊!看我走不过来了居然不知道帮我一把?”


叶修闻言,笑着又无奈地轻叹了口气,随即走到了黄少天不远处,朝他伸出了一只手。


“拉我一把拉我一把!”黄少天赶忙求救道。


叶修看着黄少天递出来的手,顿了顿,最后握住了他的手腕,然后稍微用劲拽了拽,把黄少天从人群里带了出来。


黄少天借着冲劲顺势被拉到了叶修面前才停下,两人的距离一下子变得极近。


黄少天被拉出来后,缓了缓稳住了身形,才抬头冲叶修道:“哎谢了啊。我就奇怪了,怎么周六还有背书包的学生满大街乱窜?挤死我了刚才,差点就出不来了。”


“你不也满大街乱窜吗?”叶修说,“没背书包而已。”


黄少天说:“怎么回事啊你?我至少没挡路!刚笑我的账我还没跟你算呢!”


“你就不知道挤出来。”叶修笑说,“用点劲儿是能累死你是吧。”


黄少天略微一愣,最后模仿叶修那天在微信上的语气,笑说:


“可不咋的。”




32


虽然能累死,不过黄少天还是跟着叶修上了人满为患的地铁。


这个时候虽然不比工作日的上下班高峰期,但人也是不少的。黄少天充分汲取了刚刚的教训,用目光打量了一番叶修后,最后挑了个合适的地方——拉住了那人的背包带子。


“我还是拉着你以防万一吧。”黄少天为自己的行为解释道,“免得待会我们俩一个在地铁上一个在外面,隔着一个门像傻子一样对望。”


叶修想象了一下画面,乐了:“你是不是觉得跟电视剧里男女主角生死离别差不多?”


黄少天愣了一下,跟着乐了:“我靠,那谁是女主角?肯定不是我!所以就只能是……”


黄少天话还没说完就被叶修拍了一下,然后就见那人朝车厢一旁努了努嘴,黄少天看过去,发现是那边还有个空位没人占领。


“去坐着吧。”叶修“体贴”道,“你和郑轩进行了一下午脑力劳动了,多累。”


黄少天打算矜持一下:“哎,你不坐啊?”


“坐哪?”叶修说,“你太看得起那儿的宽度了。坐两个人是没可能的。”


“我又不是这个意思!你烦不烦!”黄少天懒得理他了,松开叶修的背包带子就朝空位走了过去。


偏偏这时候叶修还在背后好死不死地来了一去:“自己坐着吧女主角。”


“靠靠靠,要死了你叶修。”黄少天一边骂,一边头也不回地朝后面竖了个中指。


见黄少天过去坐下了,叶修也跟着走了过去,一手拉着吊环,在那人正前方的位置站定。


黄少天见他站过来,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问道:“哎,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叶修低着头对上他的目光,整个人替黄少天挡住了不少光线,似乎也挡住了不少旁人的杂音。


不然为什么叶修再如何压低声音地说一句话,自己还是能听得一清二楚呢?


黄少天仰头看着叶修,听那人低声道:“你说。”


黄少天说不清道不明地有点出神,顿了几秒才回过神来,赶紧移开视线,说:“我还是想问问你下午怎么会在郑轩他们家那边出现?我下午刚碰到你的时候本来想问的,不过见你不太想说的样子就没开口……呃,我单纯好奇而已,没别的意思,你要是现在不想说也没事。”


叶修听他这么说,面上倒也没什么表情,开口道:“我不说你是不是得脑补一百个版本出来?”


“啊?呃……”黄少天被反将一军,下意识道,“不至于不至于,顶多五六个吧。”


叶修忍不住笑说:“别想了。做家教而已。”


“嗯?什么?”刚刚车厢里有一些晃动造成的声响,所以黄少天怀疑自己听错了,“家教?”


可看叶修点头,又不像是扯淡的样子。


黄少天想了想,惊奇地说:“没看出来你成绩居然好到可以做家教的地步?别不是误人子弟吧?一通乱讲学费还收挺贵。”


叶修说:“没多好,但比你和郑轩还是好一点的。”


“滚滚滚,要点脸。”借着高度优势,黄少天直接抬手拍了一下叶修的手背,“不过你做家教干什么?你很缺生活费?”


“确实有点。”没想到叶修居然直接承认了。


“是吗?”黄少天听他这么说还有点惊讶,“你缺钱是打算买什么东西吗?我猜猜啊,电脑?鞋?”


“是有想买的东西。”叶修一脸严肃地点点头。


黄少天立即好奇追问:“什么什么?你说,我看我能不能支援点。感谢的话留着以后再说都可以。”


叶修一本正经道:“我打算在市中心买套房。现在还差个几十万的首付,你看你能支援多少?”


黄少天愣了半天才怒道:“……操!我真是服了你了!亏我还以为你说真的呢竖耳朵听得这么认真!浪费我感情!烦不烦人!”








TBC


老叶不容易啊!墙裂建议众筹给他买栋别墅!

评论

热度(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