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命中注定你爱我 113-116

Vermiss:

设定取自同名日剧(《ボク、運命の人です。》)


109-112  感谢喜欢


----------------------------------------------------------------


113


一张床两个人还能有什么情况,要么凑合一下要么其中一个去沙发呗。


黄少天看了一眼叶修,深知那人今天累了一天了,还为了自己风尘仆仆地从千里之外赶回来,在这种情况下,黄少天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没法做到再让叶修去睡沙发的。


于是他清了清喉咙,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正常一些:“我床还是挺大的,要是你不介意的话我们俩今晚就挤一挤?”


叶修似乎挺无所谓的:“行。”


“那你先洗吧?”黄少天说,“我衣柜里的衣服你随便拿,就是不知道你介不介意我穿过。要是介意的话跟我说,我去给你找找,应该有新的。”说完,黄少天才意识到自己对于“和叶修互换衣服穿”这件事已经没什么特殊反应了。


“都行。”叶修说,“你先吧,我给小点找点吃的。你这儿有什么能吃的没?”


“只有零食,可以吗?”黄少天在茶几上面一通乱找,“饼干行不行?不行我还买了果冻,不过这个有点太大了吧,比小点头都大……能吃吗?哦还有火腿肠,它能吃火腿肠吗?不能吃我吃了。”


叶修听着听着觉得不太对,怎么刚刚还说自己吃蛋糕吃撑了的人,现在又开始想对火腿肠痛下毒手了。他赶紧拦了拦:“饼干吧,它才这么点大吃不了多少。”


黄少天闻言,随手翻了一包饼干出来扔给叶修,说:“就这个吧。”


叶修接过一看,乐了:“小熊饼干?这么萌?”


黄少天有点不好意思:“好吃就行了,你管他是小熊饼干还是大狗饼干!要不要啊?不要还我!”


叶修:“给都给了还想拿回去啊?”


黄少天被自己说过的话原封不动噎了回来,登时气结,懒得再和叶修扯,转身拿了换洗的衣服就直奔浴室了。




好在夏天冲凉不如冬天那样费时间,两个人一前一后洗完澡,加起来也就是二十分钟左右的事情。


叶修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黄少天还没睡,正坐在他的电脑桌前,手伸到脖子后面艰难地干着什么事,姿势看上去对关节很不友好。


叶修很疑惑地看了一眼:“你在练瑜伽?”


“瑜伽你妹啊!”黄少天正屡屡受挫,心情不太舒畅,“没看见我在戴项链?快过来搭把手。我老是扣不上。”


叶修走过去才发现黄少天把自己送的冠军戒指串到了一根链子上了,看样子是打算戴在脖子上。


“你怎么不戴手上?”叶修问。


“我是暴发户吗!生怕别人不知道我有个戒指一样?”黄少天无语了,“做人要低调好不好?低调!”


“行,低调。”叶修说,“你和郑轩上课吃东西的时候倒是不低调了。”


黄少天一愣,想了想,发现他和郑轩还真没在语文课上干过什么和学习有关的事情——其实怪学校,偏偏把语文课安排在每天早上头一节,这么好的时间段不用来吃东西简直浪费。就算偶尔碰上他们俩吃过早饭了,那节语文课也会被用来干别的事情,要么讲话要么补作业,甚至还下过五子棋。


黄少天回想起他们俩之间那厚厚的一本画满了棋盘的草稿本,突然觉得郑轩语文成绩这么令人不忍直视是有原因的。


黄少天想了很久,不过叶修只花了一秒钟的时间就把他背后的项链扣给扣好了。


等到叶修走开以后,黄少天还在发愣:“你怎么走了?”


说完,他拽了拽脖子上的挂坠,刚刚随手一找的链子还挺合适,戒指垂下来以后位置不偏不倚,横着过去正好可以到心口的高度。


黄少天很满意,回过头看见叶修已经走到床边了,又说:“你睡里面还是外面啊?”


叶修说:“随便你。”


黄少天想了想,说:“我睡里面吧,我睡相挺差的,我怕睡着睡着摔下床了。”


叶修:“……”




114


黄少天自以为自己今天折腾了一晚上了,上床应该可以秒睡,没想到他还是高估了自己。他在床上直愣愣地躺了快五分钟,愣是一点睡意都没有。


卧室里唯一的台灯早在他躺下之前就关了,此刻入眼的视野内是一片黑茫茫。


黄少天歪着头瞄了一眼旁边的叶修,那人的身影淹没在黑暗中,只有一圈模糊的轮廓,也不知道睡没睡着。


黄少天看了一会儿,没什么事可干,便调整一下姿势,稍微朝叶修那边倾斜了一些,打算看着叶修的身影入睡。


没想到他才刚翻身,那人就开口说话了:“不睡觉?”


叶修的声音压得很低,快要与夜色融为一体。


“你不也醒着吗?”黄少天说,“我睡不着。可能是之前太激动了。我们来聊会吧?”


叶修说:“聊什么?”


聊什么?


黄少天其实有很多话想说。他想问问叶修以后是怎么样打算的,想问问他拿了线下赛冠军以后下一步要做些什么,想问问他从今以后是不是可以放心大胆地做自己想做的事了,还想问问他——


觉得自己怎么样?


他的满腹疑问里十有八九关乎叶修。黄少天甚至在那人回来之前打了一肚子腹稿,为的就是等他回来以后有机会可以问问,可是现在机会来了,叶修眼下正无防无备地和他说话,但黄少天张张嘴,却突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不说话?”叶修问,“睡着了?”


“没有……”黄少天捋了捋思绪,终于开口问,“你今天拿冠军的事你家里知道了吗?”


“应该吧。”叶修想了想说,“叶秋说他会看直播,所以差不多结果出来的时候,他们也知道了。”


“哦,那他们没说什么吗?”黄少天问,“好歹是个冠军吧,都不发表一下意见?”


“还没。”叶修说,“应该正在家里讨论吧。我把我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我也控制不了。”


黄少天叹了口气,又问:“你之前说的——你在这场比赛中拿到名次以后,他们就大可以不管你,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叶修说。


“就是……以后生活都靠自己的意思?”黄少天说着,有点担心,“那你会不会忙不过来?马上就升高三了,学习压力会更重吧?”


“以前都是这么过来的。况且,”叶修的声音里带上了些许笑意,“这不是还有你吗?”


黄少天一愣,随即重重地点头道:“你说的没错,还有我在呢。”说完,黄少天又像是觉得在黑暗里点头叶修看不见一般,手往旁边挪了挪,在碰到叶修的手后,握住那人的指节轻轻捏了捏。


黄少天一字一顿地说:“有什么困难一定跟我说。”




115


叶修被他猫爪子一样的一通捏给捏得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顿了顿才“嗯”了一声,又说:“好。”


两人温热的手指勾在一起,小小的一片肌肤贴在一起,热度在空气里无形地攀升。虽说夏夜并不太凉爽,但谁也没想要分开。


气氛安静了一会儿,黄少天才又说:“那你以后打算干什么?”


叶修问:“你想问什么?”


黄少天想了想,重新组织语言道:“就是你拿了冠军以后吧,有什么计划没?”


叶修说:“计划当然是先把高中读完。”


“啊?”这个答案有点出乎黄少天的意料,“我以为你会直接休学去打游戏,结果很普通嘛!没看出来你这么一心向学?”


“我前面十一年都读过来了,临门一脚休学了不亏吗?”叶修笑说,“而且线下赛只是个开始,还不没有重要到要我为了它休学的地步。”


“哦……”黄少天应了一声,他突然发现叶修是一个对于短期时间内计划得很明确的人。之前准备比赛也好,现在比赛落下帷幕也罢,叶修好像总是能够清楚地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


太长远的目标未免空泛,只有看得见够得着的未来才让人不至于心生缥缈。


可是这样所谓的“看得见”又能维持多久?算算时间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得出答案以后黄少天的心里莫名揪了一下,他深吸一口气,突然道:“我现在才反应过来,其实很快,我的高中生涯就要结束了。”


黄少天没等叶修接话,继续说:“大家每天都在抱怨上课时间好长,可我明明才认识你不久,却好像又要面临分别。”


叶修愣了愣,才说:“这不是还有一年的时间吗?”


“一年很长吗?”黄少天说不出自己突如其来的负面情绪究竟因何而起,“我每天都在考虑很多事情。但我怕我考虑的太久太多,到最后什么都没来得及说,什么都没来得及做,一切就结束了。”


叶修没说话,而是松开和黄少天靠在一起的手指,转勾为握,直接轻轻拉住了那人的手,才低声开口道:


“那就在结束之前去做你想做的。”


黄少天抬起眼,不知道是不是终于适应了黑暗的原因,他现在已经能够隐隐辨别出一些叶修的样子了。


他迷茫又困惑的眼神投向了黑暗中像是叶修双眼的方向,问:“不会太冲动吗?”


“就像你经历的,”黄少天说,“你为了荣耀选择离开家里自己生活,就没有后悔过吗?没有想回去认输过吗?”


叶修说:“当然。”


他迎向黄少天的目光,又道——


“比起后悔,我觉得冲动不那么令人遗憾。”


黄少天一团乱麻的思绪像是终于被叶修这一句话给理出了一个头,心情平和了许多。


“有时候我还挺佩服你的。”安静了一会儿,黄少天没头没尾地说。


叶修:“佩服什么?”


“自己猜去吧。”黄少天打了个呵欠,说,“我有点困了。”


叶修说:“睡吧。”


“晚安。”黄少天想翻个身,这才意识到他们俩的手还拉着的,只得推开叶修的手指把手抽出来,然后转过身又道,“晚安老叶。”


“嗯。”叶修低声说,“晚安。”




116


黄少天第二天是被手机铃声叫醒的。


他被吵醒以后睁开眼下意识地看了看旁边,结果发现床上除了他居然没别人了,叶修人呢?这是什么意思?


黄少天一头雾水地把吵个不停的手机拿过来,一看来电显示,居然正是叶修。


“喂?”接通以后,黄少天说,“你在哪儿呢?不会是溜了吧?”


“是啊。”叶修说,“我回家了一趟。”


“你回家去干什么?”黄少天脑袋还没清醒,“今天不是周一吗?你不上课啦?”


叶修说:“上啊,我总得背个书包去上吧,空手去学校是不是不太好?”


“哦,也是。”黄少天想象了一下空手去上学该是个什么样子,最后觉得是有点太嚣张了,忍不住笑了一会儿,笑到一半又觉得不对,“你说你回家了?但你钥匙不是在我这吗?你把家门撬开了?”


叶修无语:“谁跟你说我只有一把钥匙了?”


黄少天被噎了回来,悻悻转移话题道:“那你给我打电话干嘛?”


叶修:“叫你起床。没我这个电话你估计会一觉睡到中午。”


“靠靠靠,我没这么夸张吧!”黄少天说,“顶多迟到几分钟而已,你也太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迟到还有理了?”叶修说,“赶紧下楼,我等你一起。”


黄少天一愣:“你在等我吗?我以为你走了?”


“不一起吗?”叶修说,“那我现在就走。”


“哎哎哎我去!说走就走啊!你会不会聊天?”黄少天手忙脚乱地掀开被子,“你等着!给我五分钟!我马上下来!”




一脚跨出卧室的时候,黄少天正好和客厅的小点对了个正着。


一人一狗大眼瞪小眼对视了五秒钟,黄少天才回过神来:“你怎么还在这儿?”


奈何语言不通,小点只能规规矩矩在地上坐好。


黄少天也搞不懂叶修是什么意思,不过时间不允许他再想了,再磨蹭下去又得迟到。


黄少天一手抓着书包,一手匆匆锁好门,小跑着就冲下了楼。


叶修果然在楼下等着。


黄少天走过去以后,问道:“小点怎么还在我家?你不把它带回去啦?”


“早上哪有时间啊。”叶修说,“让它在你那儿待一天吧,晚上放学我顺路牵回去。”


两人一边闲聊一边朝公交车站走去,上了车以后黄少天又道:


“我想起一件事,是不是没跟你说过?”黄少天说,“张佳乐那小子脱团了。”


叶修表情居然没什么变化:“是吗?”


黄少天觉得不对劲了:“你怎么这个反应?”


叶修乐了:“你希望我什么反应?”


“一点都不惊讶,不对啊!”黄少天疑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叶修:“差不多吧。”


“靠靠靠!怎么不告诉我?”黄少天说,“太不够意思了吧!”


叶修说:“不告诉你你不也知道了?”


“这还不是我连蒙带猜才知道的?”黄少天说,“而且到现在我都还不知道他对象是谁,他也不说,保密工作做得太好了。”


叶修说:“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两个闲到极致的人一直到下了公交车都还在聊这件事。


夏天到了,两位豆浆爱好者也碍于温度原因忍痛割爱,转而去校门口的超市一人买了一盒冰镇牛奶喝。


从超市里走出来的时候黄少天又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沐橙跟我说的。”叶修说,“她看出来了。”


“看来女孩子就是要敏感一些啊,这都能看出来?我怎么没发现呢?”黄少天赶紧喝了一口奶压压惊,“我还是张佳乐问我的时候才知道的。”


叶修说:“他问你什么了?”


“他问我……”黄少天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后面传来某个人怒吼的声音——


“不准说!黄少天你不准说!”


黄少天被吓得一口牛奶呛在喉咙口,赶紧扭过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


果然,距离自己不远处正是张佳乐。那人校服都没扣上,骑着一辆电瓶车摇摇晃晃地就开过来了,衣摆被风吹起来,在空中晃荡着。仔细一看,电瓶车后座上坐着孙哲平,他手里好像还抱着一个全家福手抓饼在啃。


“张佳乐耳朵挺好啊?我们隔这么远都能听见我说什么?”黄少天震惊了,又充满实践性地朝叶修那边迈了一步,把音量一压再压,道,“那你说我这样说话他听得见吗?”


哪知张佳乐骑得还挺快,说话间已经追上来了。


那人一抬手就把黄少天一边书包带子扯了下来,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聊什么,我跟你说的那些都不准说出去!听到没?”


“说的哪些?”黄少天坏心眼地说,“是不是手……”


“我靠!”情况不对,张佳乐没等黄少天说完就落荒而逃,两脚一瞪就把电瓶车一溜烟地骑走了。


孙哲平还很茫然:“手什么?”


张佳乐不想理他:“吃你的饼吧!”


黄少天看着张佳乐逃也似的一拐弯就进了校门,在大街上就笑得打跌,连自己在哪都顾不上了。


可他偏偏忘了自己这是在早晨的校门口,学生们人来人往,走路的很多,骑车的也不会只有张佳乐一个。


黄少天光顾着笑了,根本没听见身后正有人喊着:“喂!前面的!”


叶修倒是听见了,他回头一看,刚刚张佳乐才经过的方向又来了一辆电瓶车,速度还非常快,正直愣愣地就朝着黄少天的背后冲过去了。


叶修见状,赶紧伸手拉了黄少天一把。黄少天猝不及防被人拽了一下,完全控制不好自己,整个人就朝叶修身上扑了过去。


踉跄之间,黄少天脖子上戴的东西从衣领里跑了出来。戒指一起一落,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银色的弧线。


电瓶车从身后飞一般地开过,黄少天这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顿时道:“吓死我了。”


叶修无语了:“我才被你吓死了吧。”


叶修的手还紧紧地抓着黄少天的手臂没放。后者抬起头,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刚好可以看清叶修的侧脸。


黄少天怔怔地看了一会儿,突然鬼使神差地对叶修道:“我跟你说件事。”


叶修:“说吧。”


“我们——”黄少天顿了顿,“我们在一起吧。”


叶修直接愣住了,没想到黄少天会突然说这样一句话。他过了一会儿才说:“你受张佳乐刺激了?”


“是你说的。你说要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要后悔不留遗憾。我听你的。”黄少天看着叶修的眼睛,说,“所以我们在一起吧。好不好?”


黄少天的眼里有很多东西,有不好意思有不确定,但更多的还是他一如既往的那点光亮。如同莽原上的星星之火,坚定又不容抗拒地跳动着。


这个眼神叶修见过太多次,他怎么舍得拒绝。


于是叶修点了点头,听见自己说:


“好。”










TBC


终于!><

评论

热度(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