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命中注定你爱我 121-124

Vermiss:

设定取自同名日剧(《ボク、運命の人です。》)


117-120  感谢喜欢


---------------------------------------------------


121


出去玩这事算是定了,可是去哪呢?他们又都学业缠身,跑不了多远,撑死了周六请一天假出去玩个双休日,等周一了还是得乖乖回学校被打回原形。


黄少天快愁死了,第一次出去玩,总得去个有意义的地方吧!问叶修想去哪,结果那家伙居然不怕被揍地说:“要不咱俩去网吧?”


“网你妹啊!你是捕鱼达人吗!”黄少天放弃叶修这头了。


关键时刻还是他的智囊团靠谱,虽然这智囊团统共也就两个人。


事关终身,黄少天决定斥巨资犒劳他的智囊团一把,第二天在微信上通知张佳乐和郑轩中午他请吃饭。


“结果你说请客就请我们吃面啊?”等到了地方,张佳乐看了一眼餐馆招牌,失望地说。


黄少天说:“吃面怎么了?看不起面条啊?不想吃也有炒饭啊!”张佳乐真是太难养活了,亏他还特意把他们俩带到自己曾经和叶修来吃过的地方吃饭,简直不识好歹。


郑轩倒是很知足常乐:“快快快进去,我饿死了,站门口干什么?”


找到位置坐下以后张佳乐还在幽怨:“我还以为至少是个肯德基呢……”


郑轩:“没请你吃食堂就不错了。”


三个人随便点了点吃的,就开始开会了。毕竟醉翁之意不在酒,黄少天这顿饭局的目的也不在吃。


“我有个问题啊,”黄少天清清喉咙,问,“我们这周围有什么地方是比较合适周末去玩的?”


张佳乐说:“那要看和谁去玩啊?男的女的?”


黄少天用蚊子嗡嗡地音量回答:“我对象。”


张佳乐一愣,拍桌子道:“看看!我说什么!你不信!”说着,他还朝郑轩摊开了手。


然后在黄少天疑惑又震惊的目光之下,郑轩一脸心在喷血的表情从裤兜里掏了20块钱出来,放到了张佳乐手上。


“什么情况?”黄少天问。


“这人跟我打赌。”张佳乐指指郑轩,“你生日那天我们不是在微信上聊吗,后来我私底下跟他打赌,说你肯定用不了三天就会脱单。看,我说对了吧?”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郑轩昨天听说自己和叶修确定关系以后表情这么生无可恋,黄少天笑得拍桌,20块钱四舍五入就是一个亿啊,换做是他他也崩溃。


郑轩看黄少天笑成那样,很郁闷:“你就不能给我争点气,把持一下吗?”


黄少天诚实地摇头:“把持不住啊。”


郑轩精神和经济遭受双重打击,感觉天都塌了。他上一次这么绝望还是他妈发现他语文只考了59分的时候,真是不堪回首。


三个人瞎聊一会后话题又扯了回来。


郑轩:“你们打算玩几天?”


“两天吧,不能再多了。我周六和老冯请个假,就说我腿断了。”黄少天说。


“你过过脑子,这也太假了吧。”张佳乐说,“而且就两天能玩什么啊,你们不如找个网吧过了算了。”


黄少天都要以为张佳乐是叶修派来的奸细了:“有没有情调啊你!哪有谈恋爱去网吧谈的?”


郑轩说:“那你们不如去公园划船吧。那种老头老太太都爱逛的公园,杵个拐杖遛鸟,特有情调……”


黄少天觉得他这个智囊团离解散不远了,这一个两个都是什么馊主意。


“还有别的吗?”黄少天说。


郑轩说:“游乐园你们去吗?去坐大摆锤,多刺激!”


黄少天说:“游乐园也只能玩一天啊,第二天干嘛?家里蹲?”


“那不如就我们之前去的那儿吧。”张佳乐说,“那个山,你们俩也去爬爬试试。能一口气登顶不喘气就说明身体素质很过硬了。”


黄少天不怎么满意:“又爬山,故地重游啊?他们景区老板给了你钱吗你这么卖力打广告?”


“你上次不是没玩够中途就跑了吗?”郑轩也赞同地说,“而且你们还可以住一晚,多好啊,四舍五入就是同居了。更刺激!”


黄少天心说住一起就刺激,那他和叶修也刺激挺多回了。不过这么讨论下来,好像还真没有什么合适的地方可以两天一夜游的。近点的一天就可以玩够了,但说好的周六请假不去玩又感觉很亏。


于是最后黄少天也想不出了,勉强同意道:“那……也行吧,我回去跟他说说。”




122


最终旅行目的地还是敲定的黑土山,叶修倒也没什么意见。


第二天黄少天和叶修约好了早上八点在市中心的地铁站集合,但他们俩不打算坐地铁去,而是选择了坐景区的免费班车直达——美其名曰欣赏另一种沿途的风景。


周六早上黄少天到的时候叶修已经到了,正在低头看手机。他大老远就叫了一声叶修的名字,那人抬起头见到黄少天的样子,有点惊讶。


“嚯,”叶修说,“这么专业呢?巨星啊。”


“背个包戴个帽子墨镜就叫专业吗?”黄少天把鼻梁上架的墨镜摘下来,勾在衣领上,说,“我怕阳光太刺眼,遮一遮而已。要是拍照的时候我眼睛眯着多毁形象?”


叶修一本正经:“包在我身上,保证给你拍帅点。”


“行啊行啊!我信了。”黄少天说,“拍了发朋友圈,帅死他们!”


叶修说:“你别让老冯看见了就好,他还心心念念记挂着你的断腿呢。”


“什么意思?”黄少天蒙了,“我腿没断啊?”


叶修也蒙了:“你请假的借口不是说你腿断了吗?”


“不是,张佳乐说太假了!我就改了!”黄少天说,“最终版本是我跟老冯说你腿断了!我陪你去打石膏!”


“……”叶修难得的沉默了。


黄少天赶紧捅捅他:“说话!怎么了?你这表情我觉得不对!”


“你改了怎么不跟我说?”叶修无语,“我和我们班主任说你腿断了。”


黄少天:“……”


硬要说也没毛病,两个断腿加起来凑合凑合又是一双好腿,也能爬山。


一直到班车来了黄少天都还在笑,他一边上车一边转过身和叶修说:“哈哈哈哈哈!你说今天年级上会不会传开了!两个人同时断腿!不会是被人打了吧!”


叶修说:“可能会吧,同时断也是一种缘分了。”


“算了算了,这种缘分还挺危险的,我的腿暂时不太想断。”黄少天说着,回过头看了看车厢里哪里有空位。结果这一看就愣了——


他逃过了郑轩嘴里的去公园遛鸟的老头老太太,却没能逃过大周末相约爬山的老头老太太。这车里有一半座位坐着人,看起来岁数都不低于五十。


看来他和叶修上车还拉低了不少平均年龄。黄少天憋着笑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把他背的包放到腿上,然后把叶修拽到他旁边坐好。


其实刚刚叶修就想问了,就是碍于场合才没说。现在两人坐好了,叶修终于开口道:


“你包里装的什么?”


“嗯?”黄少天说,“零食。怕你路上饿了。”说着,他还把拉链拉开,拿了一盒饼干出来,在叶修面前晃晃,“吃吗?”


叶修摇头,黄少天依旧把饼干开了封:“你不吃我吃。”


到底是谁路上会饿啊。


早晨去景区的车要比晚上回来的速度慢一些,可能是因为撞上早高峰的原因,路上有一点堵。


黄少天被晃动的车身搞得有点打瞌睡,他掐了自己一把,发现没什么用后,便把包里的耳机拿了出来,插到了手机上。


做这一系列动作的时候黄少天转头看了看叶修,那人在玩手机,不过也玩得兴致缺缺。


黄少天打开手机里的音乐播放器后,顺手就塞了一个耳机到叶修耳朵里。


见叶修看过来,他解释说:“怕你打瞌睡。”


叶修说:“我挺精神的。”


“……”黄少天没好气说,“那你了不起,行了吧?”


耳机里的歌随机放了两首快节奏的,音量也调得挺高,奈何黄少天还是犯困,跟着歌哼哼都救不了他的睡意。


叶修看了他一眼,感觉黄少天随时都能一脑袋栽倒在前面座位的椅背上,无奈道:“你靠着我睡会儿吧?”


黄少天还嘴硬着强打精神:“我不困啊,不睡。”哪有两个人出来约会自己呼呼大睡的道理?太不合适了吧。


叶修没法,干脆自己一歪头,靠到黄少天肩头上了。


黄少天差点从座位上弹起来:“你干嘛?!”


叶修说:“我困了。”


“可你刚刚不是还不困吗?”黄少天道。


叶修假模假样地打了个毫无诚意的呵欠:“现在困了。”


黄少天语塞,简直没话说。


叶修抬手把黄少天的脑袋往自己的方向轻轻拨了拨,和自己的抵在一起:“所以你也睡会吧。”


这人都这么说了,黄少天只得借坡下驴地跟着闭上了眼睛。不过他是真困,刚闭上不到一分钟,他就沉沉地陷入了梦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黄少天是被叶修叫醒的。醒了才反应过来他们俩姿势变了,从一开始的叶修靠着自己,变成了自己靠着对方,那人肩膀的高度刚刚好,怪不得自己睡得这么香。


黄少天皱着眉坐起来,耳机顺着他这个动作滑了下来。他看了看周围,车似乎已经停了。


“到了。”叶修把自己那半耳机也取下来递给他,说,“下车吧。”


黄少天把耳机揉成一团塞进兜里,说:“什么时候到的?你怎么不早点叫我?”


叶修:“早点叫叫得醒吗,我看你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黄少天怒道:“你不要血口喷人!谁睡觉流口水?”


“你啊。”叶修起身朝车门走去。


黄少天不信邪地摸了摸嘴边,什么也没有,他追上去道:“你骗我的吧!”


叶修头也不回地笑说:“爱信不信。”


“靠……”黄少天自己也不确定,不过他又没有确切证据,思来想去还是先封口再说,“不管有没有!你不准说出去啊!说出去我弄死你!”




123


然而黄少天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背包里什么都带了,就是忘了带水。


他在车上睡着之前吃了一堆零食,此刻口干舌燥,无奈之际还得去景区大门口买瓶十块钱的矿泉水。


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黑店,在同一家店被宰两次,可以说是人生之耻了。


黄少天带着叶修买了门票,进了景区,非常具有导游风范地说:“今天你想玩什么都行,天哥带你飞!”


叶修说:“先把嘴擦擦。”


这位游客真是一点都不给导游面子。黄少天心情不是很美好,飞快地剥了一根棒棒糖塞到叶修嘴里,恶狠狠道:“你还是闭嘴吃糖吧!”


说完,黄少天也不委屈自己,也剥了根棒棒糖自己吃得津津有味。


两个人双手插兜地跟着大部队上山,嘴里还都叼着根棍子,姿态非常潇洒。更何况黄少天觉得现在这个时间点的太阳已经隐隐有朝烈日发展的趋势了,于是明智地把他的墨镜戴了起来,俨然是一位鹤立鸡群的帅哥,不知道的还以为走秀来了。


路过卖纪念品的摊位的时候黄少天还抬手指了指,说:“看见没?我送你的钥匙扣就是在那儿买的。”


“哦。”叶修说,“挺好看。”


黄少天:“没啦?你这评价很普普通通嘛。”


叶修立马改口:“回去就上柱香供起来。”


黄少天一通傻乐,笑完以后把自己的墨镜摘下来,给叶修戴了上去。戴好以后,他后退一步认真端详一番,最后下结论道:


“帅!”


叶修也不摘,就任其戴着和黄少天继续逛。两个人一人棒球帽一人大墨镜,走路带风,帅得老太太都要多看两眼。


中午两个人随便找了个地方吃饭,吃完又得接着爬。


黄少天看了看地图上的路标,问叶修:“我们走哪条道?上次和张佳乐他们是走的最平缓的那条。”


“那这次选剩下的吧。”叶修说,“我都行,你挑。”


黄少天对花海敬谢不敏,只得说:“我们走最陡的那条怎么样?很有挑战性吧!到时候我登顶了你给我拍张照,就是那种我一览众山小的背影,逆着光拍,肯定特别有感觉!”


叶修说:“行吧。”


半个小时过去了,黄少天确实很有感觉:“我靠,这条道上怎么都没有人的?好累啊,我们走了多久了?是不是快到山顶了?”


叶修说:“你做梦呢,才走了二十多分钟。”


黄少天眉毛都拧成麻花了:“什么?你表坏了吧!?”


一个小时过去了,黄少天拽着叶修就不走了:“你等等,让我喘口气……”


叶修挺诧异:“你上次不会是坐缆车登顶的吧?”


“滚滚滚……”黄少天说,“我们上次走的最平坦的那条路,当然不累。”


叶修说:“那怎么办?回去重来?”


“算了算了,那你还不如给我一刀……”黄少天环顾一圈四周,突然眼神一亮,“你看那边。”


叶修顺着黄少天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就见一旁路边竖了个广告牌:“电瓶车租赁点”。


叶修好笑地看了黄少天一眼:“想偷懒啊?”


“我腿断了,爬不动了,你自己看着办吧!”黄少天不讲道理。


叶修有理也没处说,只能一头进了店。五分钟后,他推着一辆后面可以载人的小电瓶出来了。黄少天还站在外面,不过手上多了一颗圆滚滚的椰子,上面插了一黄一绿两根吸管,褶皱处还被折成了爱心的弧度。


“你哪儿变出来的?”叶修说着,充满暗示性地看了一眼黄少天背上的包。


黄少天说:“我有病吗背这么大一个椰子上山!”他指了指租赁点对面,“刚刚去那买的。”


叶修点点头,先身骑上了电瓶,然后说:“上来吧。”


黄少天忧患意识还挺严重:“老叶你实话跟我说,你以前载过人吗?”


叶修:“没有。”


黄少天说:“那我岂不是头一个?你经验不足翻车了怎么办?完蛋,我腿已经开始痛了。”


“坐不坐啊?”叶修说。


“坐坐坐。”黄少天一屁股就在后面坐下了,“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断条腿吗!不虚!”


电瓶车晃晃悠悠地上路了,黄少天预计的车毁人亡暂时没有发生,一切都在稳步进行中。


黄少天喝了两口椰子汁,给叶修打预防针道:“老叶,今天我们坐车爬山这事你可别给郑轩说啊。”


说着,黄少天还把手里的椰子递到了前面去,想让叶修也喝点。奈何出发点是好的,就是手不太稳,本来车身就晃,黄少天手又抖,吸管在叶修眼前一通群魔乱舞,差点捅到鼻子里去。


叶修费劲地尝了一口,把椰子推回去,说:“为什么?”


“上次来的时候你不知道我和张佳乐花了多大功夫才把郑轩带上山。”黄少天心有余悸,“那货就跟磁铁一样!看见车就走不动了!”


叶修笑了好一会儿,笑得车头都在左右摇摆。


黄少天上手掐了一把叶修的腰:“别笑!忍着点!要翻车了!”


叶修闻言直接一捏刹车,把车靠边停了。他这一手刹车刹得有点急,黄少天始料未及,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整个人就撞上叶修的后背了。


因为高度问题,黄少天的鼻梁恰好和叶修的脊梁骨来了一次硬碰硬,前者顿时给痛得眼冒金星。


黄少天怒道:“停车吱一声行不行!”


叶修回头说:“小同志手挺黑啊?”


黄少天知道叶修这是在说他刚刚掐的那一把,不过他并不打算承认:“你说什么?听不懂!”


叶修呵呵一笑:“找机会收拾你。”


黄少天压根不当回事,他坐在后座乐得清闲,把他和叶修的吸管拉开打了个结。


然后黄少天才把手机拿出来对着椰子球拍了张照,背景是晴空万里,随即发了朋友圈,配字道:


“双人行”。




124


两个人赶在黄昏时分完成了大部分路程,最后在一个岔路口下车了。路口旁边就有寄存电瓶车的地方,把车停放好以后,叶修问:“现在怎么办?继续上山还是明天再战?”


岔路分为两支,一支通往山顶,另一支通往供人休息的旅舍。


黄少天想了想,说:“今天要不就先这样了?我们这时候回旅舍还能赶上吃晚饭,反正明天还有一天能玩,你觉得呢?”


叶修点头:“行。”


于是两人就徒步踏上了岔路的一条。


天色尚早,不过太阳已经滑向了西边的海岸线,气温相较中午降了不少,山风拂面而过,竟然还有点凉。


黄少天不知从哪捡了根树枝拿在手上,跟在叶修后面走着。通往旅舍的小路很幽静,掩藏在茂密的树荫之下,似乎将浮躁的空气都摒弃在了外界。


黄少天把手机摸出来玩,他这才发现下午发的朋友圈已经有不少人回复了。


心如死灰:我在教室奋笔疾书,你在外面游山玩水


黄少天笑了半天回复:横批:人生啊!


张佳乐说:你又被宰了,这椰子老板是不是卖得死贵?


黄少天财大气粗:我乐意!!


甚至还有别的班的人回复:你不是腿断了吗?


黄少天撒谎眼睛都没眨一下:接好了,遇上了一位华佗再世,妙手回春[/拇指]


就玩会儿手机的工夫旅舍已经能够看到影子了,叶修走在前面,回头道:“快到了。”


他见黄少天在低头看手机,又说:“看路。”


黄少天倒也不贪玩,把手机收好后抬头看了看,发现旅店还真的已经近在眼前了。


不看还好,一看黄少天就觉得饿了,他下午光顾着和叶修聊天去了,只喝了点椰汁,背了一背包零食都没地发挥。


有了晚饭作动力,黄少天来了精神,三两步就超过了叶修,嘴里还催促道:“走走走,去吃饭了。”


可惜天不遂人愿,黄少天甚至没能精神够半分钟,就得意忘形崴了脚。


痛感来得猝不及防,黄少天实在没憋住,小声地嗷了一嗓子。


叶修跟在后面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在黄少天崴下去的时候伸手想拉一把的,但没赶上,堪堪在那人已经崴了以后才拽住了黄少天的手腕。


还好黄少天运动细胞够发达,情况并不严重。他脚腕崴下去的时候自己勉强收了收力道,所以只能算是扭了一下。


“怎么样?”叶修问。他是没想到这都到旅舍门口了,黄少天还能出状况。


“还好……”黄少天自己试着活动了一下,并不太痛,“没什么大问题。”


叶修无奈说:“你说你每天都在打篮球怎么还会崴脚?”


“没注意。”黄少天瞥了一下叶修的表情,“吓到了?”


叶修:“是啊,吓死了。”


黄少天说:“有什么可吓的啊,这情况再不济也就是崴了,冰敷几天就能解决的问题。总比断了好,对不对?”


叶修说:“你怎么老想着断不断的?”


“我得先自己习惯啊。”黄少天说,“不然等回学校了他们问起来,我说漏嘴了多尴尬。”


叶修叹口气,说:“能不能走?”


黄少天说:“能吧,我找个地方坐会就行。”


最后黄少天被叶修连拖带扛地扶到了一旁的石凳上坐下,还好周围人不多,要不黄少天得丢脸死。


两个人一人坐一人站,一时间都没有说话。


叶修就站在自己面前,替黄少天挡了不少风,悠凉的风漫山遍野地跑着,唯独自己周遭是温热的。


“我喜欢你。”


黄少天坐在长凳上,视线对着叶修衬衣的下摆,突然说。他的双手看似随意地散在两边,手指却蜷缩起来,暴露了他的情绪。


这一番勇气鼓了很久,最后他终于抬起头直视着那人,一字一顿认真道:“虽然我们好像别的事都干了,但这句话我还没有说过。所以我想现在说一次。”


“我很喜欢你,叶修。”


天知道他说这话的时候有多紧张。


黄少天的手心早就出汗了,黏黏糊糊地贴在皮肤表面,被偶尔跑来的风一吹,又凉飕飕的。


不过这些黄少天都顾不上了。他现在屏蔽了全世界,满眼都是叶修,满耳朵也都是那人的一呼一吸,除此以外,就只剩下一颗跳动的心,在他的左胸腔不安分地蹦哒着。


叶修沉默片刻,没先回答,而是上前一步,半蹲在了黄少天的腿边,从俯视变成了仰视的姿势。


黄少天被对方的动作搞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低着头看着叶修,张张嘴,想说点什么。


然而叶修的动作却截住了他尚未出口的话语。他先抬手把黄少天不知什么时候散开的鞋带系好了,才低声问道:“怎么突然说这个?”


黄少天愣了愣,然后道:“你这人怎么不按剧本来,我说了这么多你就没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叶修眼底的笑意蔓延到唇角,他闻言,很听话地点了点头,然后轻声说:“有啊。”


叶修勾了一截黄少天的指尖放到自己的手心里,反复磨挲半晌,而后接着道:“我大概要比你厉害点。”


他说,“我特别喜欢你。”


叶修看着黄少天的眼睛:


“你最特别。”










TBC


先上车后买票,先谈恋爱后表白


想让老叶主动的不要着急……

评论

热度(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