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命中注定你爱我 45-48

Vermiss:

设定取自同名日剧(《ボク、運命の人です。》)


41-44  感谢喜欢


--------------------------------------------------------------


45


叶修一回头,看黄少天整个人傻在门口,还挺好奇:“我家门口这么吸引你?” 


黄少天被他一句话扯回神,只得硬着头皮进了屋。迈过玄关,他才有机会得以好好打量一下叶修住的地方。 


碰巧这两个人平时都是自己一个人住,所以在这方面黄少天还颇有可供交流的心得。 


叶修家不大,属于一个人住刚刚好的地步。房间布局倒是和黄少天那边不同,看上去是个标准的单身公寓的格局。没有太明显的房间划分,床旁边是狗窝,狗窝挨着沙发,沙发旁边是书架,再往那头就是迷你的厨房和浴室了。 


家具和陈设就像排排坐一样,挨个就从整间屋子的一端排到了另一端。 


还挺萌。 


黄少天突然冒出这么个形容,憋不住把自己逗笑了。 


“你笑什么?”叶修莫名其妙。 


“没什么没什么。”黄少天勾着嘴角摇头。他换上叶修给他拿的拖鞋,正打算走过去放下书包,就感觉自己的小腿又被什么扑了一下。 


黄少天回过头,就见刚刚那只小金毛扒拉完腿后,规规矩矩地靠在了他的脚边蹲着,两只漆黑的豆豆眼也眼巴巴地把他望着。 


哎…… 


黄少天在心里叹口气,不是他说,任谁被这小东西这么盯着都招架不住。 


他蹲下身,一边顺着金毛背上的毛,一边抬头问叶修:“它叫什么?” 


叶修正在饮水机那边倒水,闻言回答道:“小点。” 


“哦——”黄少天似乎很失望地拖长了声音应道。 


“怎么?”叶修问,“小点这名字又招你了?” 


“不是,就觉得太……一般了吧。”黄少天刮了一下小点的鼻子,然后说,“它这么萌,你不给起个有点特色的名字?” 


叶修说:“那你来。我的水平能起个小点已经是超常发挥了。” 


黄少天想了想,灵机一动,坏笑道:“叫小叶吧!小叶多好!是不是?” 


叶修一愣:“小叶?” 


黄少天说完又自顾自地否定了:“不行不行,它是小叶那你成什么了?” 


“是啊,”叶修乐了,“我成什么了?” 


“老叶吧!你看你比他大这么多。”黄少天笑得更明显,眼底满满的都是不怀好意,“老叶?” 


“嗯?”叶修条件反射地应了一句。 


黄少天笑得仿佛捡了个天大的便宜:“我以后就这么叫你啊,反抗无效。” 


“行吧行吧,随便你。”叶修妥协。 


黄少天又拨了拨小点的耳朵根,然后问:“它多大了?” 


“半岁左右。”叶修说,“你是我见过跟它最亲的,别的人它都不待见。” 


“啊?是吗?”黄少天惊诧地摸了摸小点的背,然后问,“逗过小点的都有谁啊?” 


没想到叶修明显地顿了顿,似乎是在想应该怎么回答一样,过了一会儿才说:“还不少。最严重的直接被它咬了一口。” 


黄少天愣了一秒,直接喷笑出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谁这么惨!太可怜了吧!出血没啊?” 


“没。”叶修也觉得有点好笑,“它那时候才几颗牙,就咬了个印子而已。” 


“厉害厉害。”黄少天诚心诚意地看着小点称赞道,“这么凶,一言不合就上嘴,有点你天哥年轻的风范。” 


叶修笑问:“你也咬人啊?” 


“滚滚滚!”黄少天没好气道,“你来试试就知道我咬不咬了,要不要挑战一下?” 


“免了免了。”叶修赶紧说,“在你之前和它最亲的是沐橙。” 


“嗯?苏沐橙?”黄少天问,“她经常来你家?” 


“来过几次。”叶修说。 


黄少天闻言,犹豫了几秒,才含含糊糊开口道:“你们关系很好啊感觉。” 


“还行。”叶修说。 


黄少天并不满意这个答案,又追问:“那你觉得我们俩的关系算哪种?” 


叶修想了想,说:“也还行。” 


“……”黄少天服了,“我看在你这儿只要是个活人都是‘还行’,我真是没话说了!是不是老冯在你那儿也是还行啊!” 


叶修乐道:“哪能啊,你们老冯在我这儿是特别行。”




46


和小点闹够了,一看时间,也奔着十一点一去不复返了。 


黄少天还挺惊讶,怎么都没来得及干什么事就这个点了。平时他这个时间作业都写得差不多了,哪想到今天居然还剩着一书包没开张。 


“哎不行不行不能再磨蹭了。”黄少天焦虑地把书包打开,一手抽了几张卷子出来,手腕抖得刷刷刷地抖给叶修听,“你看看!我还有这么多东西要写!所以说我们班那些老师压榨起我们来真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叶修接过来看了看:“怎么有两张英语卷子是一样的?” 


“啊,那个啊。”黄少天郁闷道,“有一张是张佳乐的。我不是打球输了吗,这就是报应啊。我自己写一份已经够惨了,居然还得替他再写一张一模一样的!简直烦人。” 


“哦这么惨啊,”叶修闻言,笑道,“那我替你分担点吧。” 


“真的?”黄少天一听,眼睛都亮了,“你不是骗我的吧?” 


“我骗你这个能有什么好处啊?”叶修无语,“待会你先写,我替你把张佳乐那份抄了吧。” 


“好好好,那真是最好不过了!”黄少天喜上眉梢,很用力地拍了拍叶修的肩,脱口而出,“看来你人还是很不错的嘛老叶!” 


叶修挑眉问:“这么快就叫顺口了?” 


黄少天被他这么一说,突然就有点不好意思,为了不被看出来只得反问:“怎么?你不让叫啊?” 


“叫叫叫,叫你的。”叶修任他去了,无奈道。 


黄少天得了应允,自然就不在乎了。他看了一眼沙发前的茶几,觉得跟郑轩他们家的茶几不相上下,都属于一块恰好适合坐地上写作业的风水宝地。 


黄少天一边把要写的作业整理到桌上,一边转过头问叶修:“你现在打算干什么?” 


叶修想了想说:“不知道,打算睡了。”转念一想到刚刚答应黄少天的,他又补充道,“等你把英语写完了再叫我起来。” 


黄少天惊讶道:“我去?你作业这么快就写完啦?还是你们班作业太少了?也太不公平了吧!” 


这话刚出口,黄少天就反应过来了对面那人不能以一般学生的学习模式揣摩。 


果然,下一刻他就听叶修说:“你觉得呢?” 


“哎!你问我觉得,我觉得你应该跟我一起努力学习。你说好不好?反正都这个点了,早睡晚睡没多大区别的。你就把作业写了,也不会少块肉吧!”黄少天顺理成章地把话头接过来,还顺便体验了一下老冯上身的感觉。 


风水轮流转啊,没想到有一天他居然也会语重心长地叮嘱别人写作业。 


叶修听完,看了一会儿黄少天后说:“我要是不听你的,你是不是就打算一直在我耳边念叨让我没法睡?” 


本来黄少天是没这个打算的,不过一看叶修连后招都替他想好了,只得顺水推舟道:“是啊!你怕不怕!” 


“怕死了。”叶修说,“那听你的吧。我也写会儿。” 


“嗯,不错不错。”对于这种不用废话效率极高的对话,黄少天表示很欣慰,“孺子可教也。” 


叶修已经拿着他的书包坐到茶几边了,一看早就说要开工的黄少天却还在摸鱼,只得催促道:“快坐着吧你,这么多作业还不够你写的。” 


  


47 


黄少天万万没想到,他和叶修写起作业来居然一点也不顺利。 


问题出现在今天的数学卷子上。黄少天本来就自认和这个科目没什么缘分,今天难得和叶修一起写,两个班又是写的同一套,他虽然嘴上没说,不过心里是暗自把大部分希望都压到了对方肩上的。 


哪想到他们一来就遇到了瓶颈。 


“这道题选什么啊?”黄少天写一道选择题写了半页草稿纸,没算出来,怒了,一笔把草稿涂成了一坨,然后问叶修道。 


“选B。”叶修自信满满道。 


黄少天一个大写的不相信:“你就扯吧!怎么可能是B!我第一眼就把B排除了好不好?你是不是机选的啊?就这水平怎么给人当家教呢?太坑了吧!” 


叶修问:“那你说选什么?” 


“C,肯定的。”黄少天也自信满满,“虽然我没算出来,但是C看上去和正确答案很像,和我的心里预期很接近了。” 


“……”叶修说,“那你眼神还挺好。” 


黄少天一听立马不高兴了,说:“嘿!你还不信是不是?我有答案,你等我去拿来我们看看到底选什么。” 


叶修简直震惊了:“你有答案不早说?” 


“你想都别想,自己写了再看。”黄少天抻长了腰去够沙发上的书包,一直到T恤的下摆被撩起来了一大截,露出了他一小片腰侧的肌肤后,他才勉勉强强用手指勾着书包带子,把它拽了过来。 


等翻开答案两人一看,选A。 


黄少天:“……” 


叶修:“……” 


过了一会儿,黄少天幽幽道:“我去上个厕所。” 


说着他就起身默默地朝一边走去。 


叶修沉默了两秒,放心不下地抬头一看,赶紧说:“走错了。厨房和厕所你分辨不出来吗?” 


黄少天怒气冲冲地大步走回来又一屁股坐下了:“什么破厕所,不上了。” 


叶修一看他,笑着问:“至于这么大火气吗。” 


黄少天很郁闷:“我觉得C挺对的啊?我还认认真真算了十分钟,结果是A!简直对不起我的劳动成果。这说明了什么?” 


黄少天正想说“说明了努力不一定有回报”,就听叶修接了一句:“说明你眼神还是不怎么样。” 


“哎!你妹!烦不烦啊!”黄少天快烦死叶修了,也快烦死数学了。 


黄少天看了一眼刚刚被他一通蹂躏的草稿纸,直接上手把它揉成了一团朝叶修那儿扔了过去。 


叶修正埋着头看题,脑门却跟长了眼睛一样,头也不抬地就侧身闪开了。纸团飞过叶修的头顶,轻飘飘地砸在了蹲在叶修背后的小点面前。 


小点叼起纸团甩了甩,最后又迈着小碎步奔到黄少天面前,把纸团重新放到了他脚边。 


黄少天挠了挠它的下巴,也不郁闷了,而是干脆把他郁闷的根源扔到了一边。 


“不写了不写了,反正也不是明天交。”黄少天重新找了张英语卷子写,抬起头随意地瞟了一眼叶修,却发现那人刚刚还没几个字的数学卷子现在居然就快翻面了。 


“我靠,你写这么快,不会都是瞎写的吧?” 


“是啊。”叶修一本正经说,“全是我编的。” 


“行不行啊你?”黄少天被逗笑了,说,“我开始写英语了,你准备一下啊!我写英语很快的,马上你的工作就来了。” 


叶修用笔尖点点桌面:“来吧。” 


  


48 


奋笔疾书完一张英语试卷,也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黄少天洋洋洒洒写完一篇作文,最后一个句号打得力透纸背。好好的一个点活生生被他戳成了一个墨水团。 


他长舒一口气,甩了甩酸痛的手后,抬眼看了一眼对面的叶修,没想到那人好像早就写完数学卷子一般,此刻竟举着一本书撑着下巴看。 


黄少天以为是小说,就低了低头去看叶修那书的封面,结果上面一行标题:《高中必背的3000个单词》。


黄少天又想笑又很疑惑,忍不住问:“你看这个干什么?就这么光看着就背得下来了?那你还真是挺厉害的啊。” 


叶修说:“背不下来啊。” 


“那你看这个能干嘛?”黄少天说。 


叶修:“能催眠。” 


说完,他还就为了证明自己一样真的打了个呵欠。 


黄少天都没话说了,但刚写完一套卷子又暂时不想写作业。于是他就蹭蹭蹭地挪到叶修那边去,挨着他坐着,然后一只手撑着下巴看叶修抄英语。 


黄少天自己是不喜欢有人盯着他写作业的,不然他会不自在得连字都不会写。可叶修好像不一样,黄少天凑这么近还目不转睛地盯着他,那人一点影响也没受,看着黄少天自己写的答案手指灵活地在试卷上照抄,刷刷刷的,一气呵成。 


“你字还写得挺好的啊?”黄少天看了一会,突然出声说。 


叶修一直流畅的动作这才出现了第一个停顿,他侧过头看向黄少天说:“就那样吧,我觉得一般。” 


“你看谁都一般。”黄少天不客气道,然后抬手在旁边的草稿纸上写了个5。 


叶修心领神会,挨着黄少天的笔迹也写了个5,还把刚刚那本英语单词书的书名抄了一遍。 


黄少天认真看了一会叶修的字,又对比了一下自己的,觉得确实不错。 


那人的字还挺有个人风格,一般人模仿不来。就拿刚刚那个“5”来说,叶修写的“5”的尾巴后面有个小勾,很少有人这么写,辨识度自然就高了。 


怪不得之前他把苏沐秋写的数学卷子拿给叶修让他当作业交,他们班老师居然能一看就知道不是他写的。 


这不太明显了吗!亏叶修还能大言不惭地扯淡说:“我最近在练字。”真是服了。 


黄少天看着叶修一路写得流畅,忍不住又说:“你平时这个时间是不是早就睡了?这都十二点了。” 


叶修:“是啊。” 


黄少天说:“那看来我们俩作息时间不太一样。我平时这时候还精神着……” 


话还没说完,一声悠扬的二重唱就从黄少天的肚子里钻了出来。 


黄少天:“……” 


叶修笔尖又是一顿,声音一听就在憋笑:“听出来了。” 


“我靠。”都被人听到了还有什么好说的,黄少天索性破罐子破摔了,“你也听到了,我饿了。老叶你家有什么吃的没?” 


“不知道。得找找。”叶修正好写完最后一笔,抬头问,“你要加餐?” 


黄少天点头:“有条件就加啊,我快饿死了。算一下我都六个小时没吃东西了,能不饿吗!” 


叶修说:“估计没什么好的,只能随便弄弄。” 


“没事没事,能吃就行。”黄少天还记着当初苏沐秋说的“叶修厨艺很好”,于是什么都不嫌弃了,心怀期待又不好明说,“饿了还挑什么!” 


“那行吧,我去看看。”叶修说着,站起身绕过黄少天朝厨房那边走去。 


一听有夜宵吃,黄少天顿时又有了学习的动力。他看了看凌乱的桌面,决定为夜宵服务,先把空位腾出来。 


于是他自发地把试卷叠到一起,和别的练习册摞成一摞,顺手就往茶几下塞。 


这个动作完全是无心之举。主要是以前在郑轩家写作业的次数多了,黄少天就无形之中地习惯了他们家茶几的构造。可郑轩那边的桌面下面直接是地板,哪想到叶修家里的茶几下面还多了一层置物台。 


黄少天这随手一放,自然就碰到了什么原本放在那里的东西。 


具体是什么他没看清,就只听见“啪”的一声脆响,像是什么东西倒了。 


黄少天手里拿着作业还没松,便抬起来看了看下面,结果发现被自己碰倒是一个相框。 


黄少天下意识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没见叶修出来,那人隔这么远,多半压根没听到这边的动静。 


于是黄少天伸出手,打算把相框扶起来。掀起来的时候他忍不住瞄了一眼里面的照片,却瞬间就愣住了—— 


照片的正中央,是自己半蹲着,两只剪刀手高举过头顶,笑得灿烂。而照片的左边,叶修一手揣在兜里,一手随意地垂在身侧,浅笑着凝视镜头。










TBC


不知道是哪张照片的参见第一章~

评论

热度(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