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命中注定你爱我 93-96

Vermiss:

设定取自同名日剧(《ボク、運命の人です。》)


89-92  感谢喜欢


-------------------------------------------------


93


黄少天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不太对。事态似乎变得有点不可控制起来。


张佳乐在微信上连珠炮般问的那番话,就如同在他的脑海里敲了一串急促的鼓点一样,把他一直避而不谈的问题从黑暗里连根拔起,大喇喇暴露在了阳光之下。


他喜欢叶修吗?


假如是苏沐秋来回答,那人肯定会乐见其成地点头说“当然”,但倘若是扪心自问呢?


黄少天避无可避,自己心底大概已经知道了答案,但他不太敢肯定。他眼下急需找个睿智的军师给指点一下迷津。


黄少天在自己的朋友圈里搜索了一番,最后把人选敲定了郑轩,地点选在了周一早晨神圣的语文课堂上——这也怪不得他。主要是黄少天和郑轩上学方式不一样,到校时间也不一样,无论再想尽快,黄少天也只能等到了教室才能看见郑轩。


黑色星期一的早上两个人都起晚了,无一不是卡着时间进的教室。


好在郑轩对此早有经验,从家里揣了根法式面包棍出来。上课以后两人仗着坐在最后一排,偷偷摸摸猫在座位上分食同一根面包。


吃了一会儿后,黄少天估摸着时机比较恰当了,便开口道:


“我问你个问题啊。”


郑轩忙着啃面包:“说啊。”


“你说——”黄少天本来声音就不大,提及关键字眼就变得更小了,像蚊子嗡嗡,“什么样才算喜欢一个人?”


“什么?”郑轩脑袋上的风扇动静大得像拆迁办搞出来的,黄少天说的他一个字都没听见。


黄少天脸烧得慌,只得稍微提高音量又重复了一遍。


这下郑轩听清楚了。与此同时他也噎着了。


黄少天赶紧递上一瓶水,郑轩接过来就喝了一口,末了才说:“我去,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错吧!”


“没。”黄少天故作淡定,“不至于吧,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有很多值得大惊小怪的好吧!”郑轩说,“天哥!我认识你这么多年!终于见证你榆木脑袋开窍了啊!”


黄少天简直想拿手里的面包棍打死郑轩:“你才榆木脑袋!能不能说点好听的!”


郑轩说:“谁啊谁啊?我认识吗?我们班的?还是外校的?有照片没?”


“你这进度是不是有点太快了!”黄少天脸皮薄,有点招架不住,“你审题好不好!我是问你什么样才算喜欢一个人,你怎么扯这么多别的出来?”


郑轩说:“你这问题张佳乐好像前天也问过我啊?你们一个二个的什么情况?”


黄少天说:“巧合巧合,这些你别管。回答问题就行。”


郑轩正色道:“这都期末了好不好!还有几周就考试了!黄同学能不能对学习上点心?你忘了你和老冯的约定啦?”


黄少天怒了,举起一本最厚的练习册威胁道:“你说不说?”


“说说说。”郑轩怂了,“大侠饶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黄少天半根面包棍吃了快一节课,生活不要太滋润:“赶紧,我听着呢。”


“喜欢就是……”郑轩想了一会,才说,“就是见不着的时候坐立难安吧。”


黄少天心说你这等于没说,我现在跟叶修想见就能见,最远的距离就是我们班前门到他们班后门,横竖不过十米,这个理论没有一丁点实践可操作性。


不过他还是道:“还有没?应该不止这一种吧?”


郑轩动用了自己单身多年以来全部的经验:“还有就是去哪都想和他一起?”


黄少天听了两句毫无参考价值的废话,十分失望,连法式面包都食之无味。


“不过我觉得你们俩很奇怪啊,偏偏都在这时候问个同样的问题……”郑轩琢磨一阵,突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我靠!黄少天你!不会是喜欢张佳乐吧?!”


黄少天:“……”


  


94


期末复习太枯燥,于是黄少天这一爆炸性消息给郑轩所带来的余韵比想象中还要长,长到整整一周他们俩都能就着这个话题下饭。


二楼走廊中间有一片半圆形的阳台,朝着操场的方向开口,大部分学生会选择课间在那里透透气。不过临近期末,各班班主任已经在班上或明示或暗示过不许去那儿待着了,因为“浪费时间”,“有这功夫不如多做两道题”。


叶修他们班主任属于耳提面命的前者明示派,老冯则属于言辞隐晦的后者暗示派。


言辞隐晦也有言辞隐晦的不好,比如特别容易让人钻空,尤其以黄少天郑轩这种酷爱顶风作案的为首。


距离期末考试还有两周,他们俩居然还有时间在走廊上乱晃。非常时期的走廊上已经半个人影都看不见了,黄少天和郑轩喜闻乐见地霸占了整个阳台。


两人人手一瓶汽水,手肘撑在阳台边缘朝着操场的方向望,学习之余的生活非常惬意——特别是郑轩手里还举着一个巴掌大的小风扇呼呼呼地吹着,神仙见了都要流下自叹弗如的泪水。


两个人互相嫌弃对方是产热机,于是都默契地间隔了两三米之远才在阳台上趴好,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这节课他们班上自习,没人管,老冯目测也不在办公室,所以他们俩就忙里偷闲地溜出来放风了。


入夏的脚步越来越快,教学楼旁的树上已经隐隐有点细小的蝉鸣了。


“老冯说这次期末考试挺重要的。好像和下学期有什么关系,但我没听清。”郑轩冷不丁道。


“那你说什么?”黄少天说,“老冯觉得每次考试都挺重要的。就连平时班上的周考都很有意义,因为‘反应了大家平时的学习情况,可以查漏补缺’!”——最后一句黄少天模仿得惟妙惟肖。


郑轩觉得是这个道理,笑得连风扇都拿不稳了。


闲扯了两句,黄少天突然眯眼看了看远处的操场,疑惑道:“哎,你看看那个人是不是叶修?”


郑轩顺着黄少天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眼睛都他妈要看瞎了也没看出个所以然,只能实话实说:“你不说我都不知道那里是个人。”


“……”黄少天无语,“你眼睛有问题吧!赶紧去配副眼镜,要不过两天连黑板都看不清。”


郑轩更无语:“你眼睛好你去考飞行员算了!”


黄少天没说话了,过了一会儿又开了口,语气还多了几分笃定:“肯定是老叶!他之前就跟我说他们这节课是体育课。你看那边那个头发扎起来的是不是苏妹子?”


“好吧,就算是吧,所以呢?”郑轩服了。


“没所以啊,我就随口一说。”黄少天说着,朝着疑似叶修的那个人影挥了挥手,“你猜他看得见我吗?”


郑轩毫不犹豫:“看不见。”


没想到下一秒黄少天就见那个身影动了,虽然动得懒洋洋,但看得出来是正向自己这边移动的。


黄少天乐道:“哈哈哈哈哈你猜错了!他过来了!”


郑轩:“哦!那你们视力都比我强!行了吧!”


叶修慢悠悠地从操场一角走过来,在楼下昂着头看向黄少天。


“叫我干嘛?”他说。


黄少天笑嘻嘻:“没叫你啊!你自己过来的。我打个招呼而已。”


叶修闻言转身就走:“那我走了啊?”虽然话是这么说,不过他也没真的迈开大步就走,说的时候嘴角还带着笑。


“我去你急什么!”黄少天果然拦了一下,“你们干嘛呢?”


“体育课啊。”叶修说,“不是跟你说了么。”


“我知道体育课!”黄少天说,“具体干嘛?跑步?跳远?”


“跑步。”叶修直接说,“累死我了。”搞得黄少天本来想说的一句“肯定累死你了吧”都没说出口。


黄少天看了看叶修,然后晃了晃手里的汽水瓶,问:“口渴没?喝水吗?我扔给你。”


叶修冲他招招手,示意道:“来吧。”


黄少天单闭一只眼,象征性瞄准了一下,就把手里的汽水瓶扔了下去。


汽水在半空中转了几圈吐了几个泡,最后直接给叶修砸了个满怀。


黄少天见对方刚好接住,有点得意,说:“我扔得好吧?”


没想到叶修没说话,仔细一看,还一个劲地冲他旁边挤眉弄眼。


黄少天一愣,似乎反应过来了,立马扭头朝旁边看去——老冯不知道什么时候插在他和郑轩之间也趴到阳台上了。


“挺闲啊你们俩?”老冯说。


“不闲,不闲……”黄少天立正装乖,“学习之余放松一下嘛。透透气,缓解用眼疲劳。”


“我怎么觉得你们俩都放松一节课了?”老冯问。


郑轩心虚又震惊:“有吗?”


“当然有!我就在对面班讲课!看着你们俩打上课铃的时候跑出来的!”老冯眼睛一瞪,“快回教室!”


于是仓促之间,黄少天只能伸半条胳膊出去朝着楼下挥了挥,以示告别,就灰溜溜地跟着老冯回教室了。


  


95


除去闲扯的时间,日子还是如同流水般飞逝得很快的,一转眼期末考试就雄赳赳地来了,美好的暑假近在眼前。


G中安排6月28、29号两天考试,考完直接放假,听起来还挺人性化,可惜都是假象。


考完最后一门理综过后就算正式放假了。黄少天却和郑轩两个人跑到操场的长凳上干坐着。因为叶修走之前被叫去办公室不知道干嘛,黄少天只得等他一会儿。


黄少天和郑轩两个花钱大手大脚的人平时可能是不知节制到一定程度了,此刻穷到令人发指,掏遍了他们俩浑身上下所有的兜才凑出两块钱买了根冰棍,然后掰成两半各自吃得津津有味。


操场上有人在打篮球,估计是趁着考完了放松一下。


黄少天看了一会,感觉心痒痒,又非常无奈:“我也想打篮球,可是以后可能体育课都没几节了。”


“是啊。”郑轩心情也很沉重,“下学期就升高三了。地狱模式开始了。”


“听说晚自习会延长。”黄少天说。


“听说周六要补课。”郑轩说。


“以后都没有副科了,课表全是主科。”


“老冯的身影也要出现在每节自习课上了。”


太惨了,两个人说着说着都想抱头痛哭,感觉前途渺茫学业暗淡无光。


冰棍吃了一半,郑轩又说:“你知道补课什么时候开始吗?”


“反正不是明天。”黄少天说,心态十分活在当下。


“我考试前听老冯说是七月底补到八月中旬,大概二十多天。就不知道具体是不是这样定下来的。”郑轩说。


“我靠?你再说一遍?”黄少天惊了,简直不敢相信他刚刚听到的,“二十多天?!”


“你没听错。”郑轩理解地拍拍黄少天的肩,“天哥,我懂你的心情。”


“这也太长了吧!过分了啊!”黄少天没想到校方竟然没人性到这种程度,“那只能玩二十几天吧!”


“差不多,小一个月吧。”郑轩看上去已经接受现实了,“我知足了。”


黄少天气结。其实补课对他来说也没什么,主要是叶修那货还得比赛呢!照现在这个补课安排那不正好和比赛时间重叠了吗?那还怎么搞!




等到叶修一起回家的时候黄少天也问了这个问题。


“是啊。”叶修说,“我看了看时间表,如果顺利进决赛的话7月30号就得飞B市。”


“那学校这边怎么办?”黄少天问,“时间正好冲突了啊。太倒霉了吧。”


叶修说:“你以为我之前去办公室干什么?”


“嗯?请假了?”黄少天反应过来,“动作很快嘛!你怎么请的?以什么理由啊?不会是哪个远方亲戚死了吧?那也请不了这么多天假啊!”


叶修:“我跟班主任说我自己报了补习班。”


黄少天静静地等着后文,等了一会发现叶修已经没声了,惊讶地说:“没啦?”


“是啊。”叶修好笑地看着他,“你还想怎么样?”


“你们班主任就信了?”黄少天不可置信。


“差不多吧,不信也得信。”叶修说,“大不了我让叶秋拿老爸手机发个短信给他证实一下。”


原来叶秋的用途在这儿呢,黄少天总算知道了。


“那现在考完了,接下来的假期你怎么安排的?”黄少天问。


叶修:“得家教。”他顿了顿,又说,“还得花点时间在荣耀上。前段时间玩的时候不多,手有点生了。”


“那行。”黄少天点点头,空有一副想帮忙的心,却感觉自己似乎没什么好做的,“你——加油啊!有什么需要的随时找我。”


叶修笑了笑,“嗯”了一声。




96


“然后你们就到现在都没怎么联系?!”郑轩难以置信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我去!你不是吧!”


“我不是什么啊!”黄少天也有点不甘心,“我有什么办法!我不敢打扰他啊!他还挺忙的!”


“对方忙你就不管啦?”郑轩说,“黄少,你不告诉我你喜欢的是谁就算了,你总得告诉我那人放暑假了都没个空闲时间的原因吧?到底是在忙什么?”


“这个——”黄少天正躺在家里的沙发上吹着空调吃西瓜,心情的舒畅直接体现在了音色上,“也不能说!”


“别不是个特工吧,天天飞来飞去,小说里都这么写的。”郑轩的声音听上去更舒畅,黄少天感觉光听郑轩说话都能猜到那人是以何等随意的姿势瘫在床上的。


黄少天:“让你少看点小说。一天到晚脑补得还挺多。”


“可是这都快一个月了!”郑轩的声音听上去还挺着急,“今天都7月29号了!天哥!你们难道平时一句话都不说的?那说明你们关系也不怎么样,你也别追人了吧,没希望的。”


“滚滚滚。”黄少天不客气道,“微信那些还是有聊吧。不过见面见得少而已。”


郑轩:“哦。聊些什么?”


聊些什么?黄少天一想,发现自己好像还真说不出他和叶修放假二十多天以来都聊了些什么。


刚放假时,黄少天本来是有计划和家人一起出去旅游的。可是后来父母那边商量来商量去,又觉得他作为一个准高三学生还出去游山玩水有点不合适,因而旅行计划被迫泡汤了。


最终黄少天就这么无所事事地自己在家待了一整个暑假,一直捱到了快开学。平时有时想起来了他会写写作业,或者是安抚对自己和叶修的进度催了又催的苏沐秋,然后剩下的大部分时间就都打包给叶修了。


他们俩的对话一般都是日常闲聊瞎扯淡,话题更是跳脱得没得说,上一秒还在聊副本下一秒就在讲微博上看到的段子了。


稍微聊得多点的时候,就是叶修告诉他自己顺利杀进决赛的那天。黄少天是真的挺替他开心的,光是撒花的动图都刷了叶修半分钟的屏。


因此面对郑轩这个问题,黄少天只得含糊回答:“就……随便聊聊吧。”


“我都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了!”郑轩恨铁不成钢,“你是不是有点太怂了啊!喜欢就上啊!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对方不喜欢你?”


有那么一瞬间,黄少天觉得醍醐灌顶。可惜灌完以后黄少天又迅速冷静了下来。


不是他怂,他也想喜欢就上,可是明天叶修就要飞B市参加决赛了,两人即将从比邻而居变为相距千里,都说异地是感情危机的开始,说不郁闷肯定是假的。


但叶修那家伙嘴特别严,软磨硬泡都无动于衷。黄少天尝试了几次问对方几点的飞机好去送,都被那人插科打诨地把话题带走了,分明一副不想让自己跑这一趟的样子。


想到这,黄少天的郁闷更甚了,一看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干脆挂了和郑轩的电话,收拾完瓜皮和自己以后回到卧室倒头就睡。




第二天早上黄少天是被人叫醒的。


他迷迷蒙蒙睁开眼,脑子里正在想会有谁大早上的叫他起床,结果一看到床边苏沐秋那张脸,瞌睡顿时灰飞烟灭。


“你!”黄少天蹭得坐起来,“你要吓死我是吗!大早上站我床边干嘛?!”他看了一眼时间,才六点都不到。


苏沐秋转身从衣柜里随便拿了件衣服出来就扔到了黄少天脑袋上:“快穿。”


“什么什么?”黄少天任凭衣服盖着脸没动,“你要干嘛?”


“不是我要干嘛。”苏沐秋耐心说,“是你。叶修准备出发去机场了,你就在这儿睡着?”


“什么!真的假的?!”黄少天蹭得一下把衣服扯下来,“他几点的飞机?!你怎么知道啊?”


“七点十五,现在出门差不多。”苏沐秋道,“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我靠我靠我靠,”黄少天连忙翻身下床,“那现在还来得及!我现在过去!他不会提前走吧?!”


黄少天把手速都用在了穿衣洗漱上面,一系列动作完成下来只花了五分钟,而后他略一思索,抓起钥匙和手机就冲出了家门。


在家门缓缓合上之前,他还听见苏沐秋在后面不紧不慢地提醒道:


“你直接去他家小区等,他才刚下楼。”




黄少天一路狂奔,脑子里什么都顾不上了,全身心都朝叶修所在的方向飞了过去。


等他跑到叶修小区门口的时候,那人刚拉着一个行李箱走出来。


四目对视,两人皆是一愣。


黄少天跑了挺远,气还没喘匀,他冲叶修摆了摆手,示意对方让自己缓一缓再说话。


叶修耐心地等黄少天呼吸平缓下来以后才开口:“你怎么来了?”


黄少天说:“我来送你啊!没法陪你去机场,就在家门口送送也好吧。”


叶修又问:“你怎么知道应该这时候过来?”


“……我猜的!”黄少天说,“反正你今天的飞机,我在这儿从早等到晚总会等到的吧……”说到最后他语气又软了下来。说实话要不是苏沐秋提醒了一把,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叶修闻言,无奈地浅笑了一下。从他的角度能够很明显地看见黄少天眼下吊着的两个青黑的眼圈,分明是没睡够被迫离开床的困倦样子。


叶修心中一动,突兀地抬起了手,看上去似乎是想要揉揉黄少天的头发,可手才刚刚抬到手肘的高度就放下了。放下的时候带起一阵风,倒是比抬起的动作利落很多。


黄少天愣愣地看着叶修的这个动作,有点莫名其妙,却好像又明白了对方想做什么。


他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说了一句最无关紧要的:“你打车去机场吗?”


“网上约了车,马上就到了。”叶修说。


“哦。”黄少天又说,“决赛有几天?”


“10天。”叶修说,“8月1号开始。”


8月1号开始……黄少天在心里只花了一秒就算出来了总决赛在8月10号。他那天生日,叶修那天比赛,也不知道到底是该开心还是该遗憾。


“那你加油!我相信你!”黄少天鼓励道,“目标是冠军!肯定没问题的!”


风吹过两人的衣角,叶修笑道:“我会的。”


夏季的七点,天色已经渐亮了,米白的天际渐渐泛起了温柔的橘色。


今天一定是个晴天,黄少天想。因为他注意到远方已经有暖融融的阳光穿过了稀薄的云层映照了下来,在大地上铺开,从两人的脚下蔓延开来。像一条华丽又隆重的红毯,一直延伸至远方。


黄少天回过神,目光重新落在叶修脸上。


快一个月没见,他发现叶修好像头发长长了一些,瘦了一些,轮廓又分明了一些。岁月无声,不知不觉间好像已知的关于那人的很多细节都无声无息地变了,只剩下一双眉眼与唇角一往如初。


黄少天呆愣愣地盯着叶修出了神,后者还觉得挺好笑:“看什么?我脸上有东西?”


“没、没有。”黄少天仓皇地移开视线。可他刚看向别处,脑海中却回响起了昨晚郑轩对自己说的话:


“你是不是有点太怂了啊!喜欢就上啊!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对方不喜欢你?”


这句话说得真是太对了。黄少天突然觉得无比赞同。


于是在叶修眼里就变成了黄少天先是愣愣盯着自己,随即尴尬地移开目光,最后又猛地把头转了回来,重新对上自己的双眼。


黄少天的眼神在这一转头之间变了个天翻地覆。


如今他的眼里亮着光、燃着火,看上去像一只终于习得捕猎的小兽,冲着他的第一个目标亮出了干净又锋利的獠牙。


一时间全世界都很安静。


叶修笑着看着黄少天,静静地等着那人的动作,一言不发,笑容却很混账。


最后还是他先开口,低声问道:“你想干嘛啊?”


黄少天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叶修看了很久。


然后他视线往下移了一截,落到了那人的锁骨处。今天叶修身上穿的是一件圆领T恤,不太好下手,不过就这样吧。


黄少天眼里跳动的火苗顷刻渲染成滔天烈火,一把烧光了他的理智——


他上前一步揪住叶修的衣领,然后往下一拉,接着自己就倾身上前,吻了上去。










TBC


“和你在夜色中相拥,也和你在晨光中亲吻”

评论

热度(1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