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命中注定你爱我 09-12

Vermiss:

设定取自同名日剧(《ボク、運命の人です。》)


05-08 感谢喜欢


---------------------------------------------------------------


09


没伞怎么办?黄少天不太想淋雨。


他瞄了瞄叶修那边,说:“唉,那边那谁,你……待会怎么回家?”


叶修好笑地盯着他:“坐车啊。”


黄少天又道:“这不下雨呢吗,你刚说的。你难道淋着雨回去吗?”


叶修手腕一翻,不知道从哪就掏了把伞出来。


“哈!我就知道你既然都这么说了肯定有伞!谢了啊!明天就还你!”黄少天大喜,走过去就打算把他手里的伞拿过来。


没想到叶修手一收,黄少天始料未及地握了个空。


“我只有这一把,”叶修说,“给你了我怎么办?”


“哦,我看你拿出来还以为你带了两把……”黄少天冲他笑,讨好说,“那我们一起呗?反正回家方向是一样的。”




认真想想,黄少天自认很少和别人共打一把伞。


小时候另当别论,自打他有力气自己撑后,黄少天就极少再和别人分享同一把伞了。但凡遇到下雨他又没伞的时候,他要么会选择找个地方避一避,要么就直接淋着雨跑回去了。


郑轩差不多算得上是黄少天最熟的朋友,从幼儿园一路打着架到高中的。不过两个人都是不爱带伞的主,有时候放学碰上雨天,两人往往会心照不宣地从书包里掏出一本书来顶在头上跑,具体是什么书,得取决于这门科目在各自心里的地位了——


像郑轩一般是拿语文,而黄少天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数学。


黄少天自己都难说今天为什么突然就想蹭别人的伞。大概是苏沐秋的那番言论或多或少地给他造成了一些影响,让他总觉得叶修不能仅仅算作是隔壁班不熟的同学,而可以说是比肩郑轩的那类熟人。


就像苏沐秋给他看的,叶修有意无意地参与了很多他曾经的时光,无论他这个当事人是否知情,既定的事实既然存在,就不能选择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将近十点的学校几乎看不到除了他们俩外的第三个人影,就连教学楼里每个班里透出来的零散的灯光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接一个地灭了。


不过也情有可原。晚自习下课后时间本就不早了,没人还愿意在学校里逗留。这群学生上学不怎么积极,放学倒是一个赶一个的溜得快。


叶修一手撑着伞,走在黄少天的左侧,另一只手揣在兜里,一言不发地平视着前方。


黄少天挨着他,以差不多的速度并排走着。直到两个人一路无话地走出了校门,黄少天终于憋不住了,绞尽脑汁地想出了个话题来活跃一下两人之间气氛。


“我刚一直想问,你怎么今天也这么晚才出教室?”


“被罚的。”叶修说,“打扫卫生。”


“嗯?为什么被罚?”黄少天问。


“你给我那数学卷子,我们老师死活不相信是我写的。”叶修解释道。


“是吗?然后就罚你了?”


“然后他当场从卷子上找了道大题让我做给他看。”


“哦……”黄少天顿时理解又同情地说,“你没做出来,然后就被罚啦?辛苦了辛苦了,也是不容易……”说着,他还抬手去安抚性地拍了拍叶修的肩。


“没,我写出来了。”叶修说,“但他比对着字迹发现了那卷子确实不是我写的。”


“哎,这——”黄少天一愣,没想到他们老师还在这儿等着他呢,顿时哭笑不得,“还能来这么一出啊,我去,真是防不胜防!你们老师太阴险了,啧啧啧,啧啧啧。”




10


说着话的时间总是要好打发一点。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也算是捱过等车和坐车的时间。可惜雨势仗着街上人烟稀少,一路上都没能消停半分,一直到了下车的车站,耳边都还是稀里哗啦的雨声。


“你家住哪边?”黄少天问。


叶修指了个方向。跟自己家八竿子打不着。


没想到避了一路的雨等到了家门口还是得来一场。


黄少天无奈叹气,说:“那行吧,谢谢你的伞,我走那边,明天见。”


没想到叶修直接把伞塞他手里了:“你拿着吧。”


“给我干嘛?你淋着回去啊?”黄少天说,“不用,我家很近的,半分钟就能走到。”


叶修说:“怕你明天以淋感冒了为借口卷款潜逃了。”


黄少天足足花了十秒钟才反应过来,叶修说的“卷款潜逃”中的“款”,指的是今天早上的车费加包子钱。


“我靠,我不至于吧!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黄少天立马澄清道,“你把话说清楚,我长得很像那种人吗?!”


“不像。”叶修笑说,“所以你拿伞。”


“哎,怎么被你绕进去了?”黄少天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


叶修说不要还真不要,居然就爽快地摆摆手说:“走了。”


还没迈出一步,他突然想起什么般又回过头问:“你明天还坐车?”


“啊,不知道吧……应该会?”黄少天没想过这个问题,只能给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行。”叶修点点头,转身就作势要走。


“你等等!”黄少天突然出声叫住他,话出口却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脱口而出。


等到叶修疑惑地看过来后,黄少天咬了咬牙,先是把叶修伞塞回他手里,然后气势汹汹地扔下一句“拿着”,最后二话不说地就把自己的校服扒了下来。


脱了校服的黄少天就像脱了什么盔甲一样,刚刚一气呵成的塞伞脱衣服背后的气势也跟着衣服散了个干净。


他把自己的校服拎着抖了抖,勉强是抖平了褶皱,然后递给了叶修:“这个给你。”——语气平缓得仿佛刚刚那个塞伞的人不是他一样。


叶修拿着他衣服,想了想说:“我校服够穿的。”


“你妹,谁关心你够不够穿。”黄少天又好气又好笑,最后还是笑占了上风,“你拿去盖头上吧,好歹能……挡点雨呢……”


叶修看着黄少天说完这句话,一直看了好几秒,才跟着他笑出来:“行吧,我觉得你今天不给我点什么是不会让我走的。”


黄少天被他一语道破小九九,十分尴尬,手忙脚乱地解释道:“主要是你今天帮了我好几次,又是早饭又是伞的,我不好意思不干点什么……”


叶修一本正经补充道:“还有两块钱。”


“对!钱钱钱!记着呢!”黄少天真是拿他没辙了,“我又没忘!”


叶修笑说:“我也没说你忘啊。”


“唉!”黄少天突然长叹了一口气,他发现自己有时候还真是说不过这个人。


“你还是走吧,”黄少天一手撑着叶修的肩头把他往那人住的方向推,“这么晚了回去洗洗睡了。”


叶修大发慈悲终于没再刁难,乖乖走了。


黄少天瞪着他的背影大半天,最后才举着那人的伞回了家。




11


回到家后黄少天的第一件事是把他那条实际价值远超自身价值的校裤从阳台上收回来了。


一摸裤兜,零钱左边一把右边一把,等黄少天把它们全都挪到书包里后,顿时觉得自己财大气粗富得流油,包子铺的早点可以有多少来多少。


长舒一口气后,黄少天仰头躺在了沙发上,开始扳着指头算他到底欠了叶修一些什么玩意儿。


一把伞,两块零钱,两个包子……


包子这东西应该怎么估价来着?三块?五块?


黄少天皱着眉,脑子里拼命回想着今天早上的包子铺菜单上到底标价多少。


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他的脑袋上方就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头。


随即那个人头还一脸认真地说话了:“四块。”


“我靠!!!”黄少天被这天外来客的一声吓得差点从沙发上摔下来。


保持住平衡后,他赶紧手脚并用地爬起来,瞪着面前突然出现的来人,震惊道,“你从哪儿冒出来的?!”


苏沐秋说:“和昨天一样。”


和昨天一样到底是哪样黄少天没问,不过他的直觉告诉自己他不会想知道的。


“你刚说什么四块?”惊吓之余,黄少天还分出了一点心思来留意苏沐秋说话的内容。


“包子。”苏沐秋言简意赅。


“哦……是吗?”黄少天说,“反正我是记不清了,四块就四块吧。对了,我得提醒你一句,你下次出现能不能稍微制造点响动?你这一惊一乍我迟早被吓死。我去,刚刚魂都飞了……”


苏沐秋看上去很受教:“行,我下次注意。”


“你今天来干嘛的?”黄少天说,“不会是来找我唠嗑的吧?都这么晚了,我都打算睡觉了,你要不明日请早?”


苏沐秋说:“我今天过来是想跟你说,你和叶修的互动太少了。”


黄少天喝水的动作一顿:“啊?”


苏沐秋正色说:“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你,记得这几天多和叶修说说话,再干点别的什么也行。”


“我次奥,搞没搞错啊!”黄少天水都不喝了,拍桌质问道,“按理说今天是我们第一天认识好不好!我跟他一起坐车,还一起上学放学,还把写好的作业替他交了,这进度算很快了好吗?”


苏沐秋一针见血:“作业是我写的。”


黄少天立马说:“你写的就更不对了!就因为你写的他才会被罚打扫卫生是不是?”


苏沐秋一愣,竟然有点被他绕进去。


黄少天抓紧机会道:“所以啊,我觉得我这进度已经很超前了啊,你还要我加快?有没有人性啊!”


顶着黄少天期待的眼神,苏沐秋无情又冷酷地点了点头:“对,你从明天开始一起跟他吃午饭吧。”


“……”黄少天欲言又止,最后妥协道,“好吧。反正我说什么你也不会听的。”


苏沐秋转身朝门口走了两步,又回头道:“还有件事,走之前我给你预告一下。”


“敢情你跑我家来就是为了给我安排一下接下来的工作?”黄少天说,“说吧,你要预告什么?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最近这段时间,大概就这几天吧,”苏沐秋语气平淡地扔下一颗炸弹——


“你们会牵手。”




12


黄少天发现苏沐秋这个人真的是一肚子坏水,正经话一句带过,插科打诨倒是说得挺认真。


昨天临走之前他给黄少天留下的那句“你们会牵手”宛如一颗广岛原子弹,一个猛子扎进他的脑海里,把他本来缠绵的睡意炸得一干二净。


牵手?牵什么手?他们才认识多久就牵手是不是有点太快了?为什么牵?又是谁先伸手的?


如果是叶修,那我应该怎么办?甩开还是装没感觉?如果是我……我脑子没问题吧?!


妈的,烦。


诸如此类的问题,把黄少天翻来覆去折腾得像只铁板上的鱼,他睁着眼睛在床上辗转到快两点,翻身翻得面面俱到,炉火纯青,才勉勉强强有了睡意。




“我靠,这都上午最后一节课了,你还想睡呢?”郑轩看着旁边脑袋都快要磕桌子上的黄少天,惊讶说,“你昨天晚上干嘛去了?偷鸡?”


“差不多吧……”黄少天有气无力地摆摆手。


“你今天早上骑车来的?”郑轩又问。


“对。”黄少天回答。


不过说到这个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说到底还是苏沐秋的锅。要不是他神秘兮兮地预告了就走,黄少天也不会一直纠结“牵手”这个问题到凌晨。


他一直到两点才迷迷蒙蒙睡去,自然是错过了早上特意设置的闹钟。等黄少天一个鲤鱼打挺惊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只能选择最快的自驾行来学校。


也就自然而然地错过了和叶修在公交车上“偶遇”的机会。


“唉……”黄少天把下巴搁书上,又是长叹了一声。


“我发现你小子最近很不对劲啊?每十句话就得叹气一次,平时也没见你有这么多少男心事啊?”临近饭点,郑轩也没心思听课了,他用手里的笔点了点黄少天的桌面,说,“肯定有情况。你赶紧老实跟我交代了。”


黄少天还没想出什么话来搪塞,有如神助的下课铃就打响了。绵长的铃声响彻整栋教学楼,却也很快被走出教室的学生们的喧闹声给盖了过去。


“下课了下课了,走走走,吃饭。”郑轩来劲了,拍拍黄少天说。


黄少天怒道:“吃屁!没看见讲台上站着谁么?”


郑轩扭头一看,顿悟。


这节课是物理课,任课老师从接手这个班开始,就一直高居“学生们最讨厌的老师榜”榜首,事实上此人的所作所为也证实了他这个头衔实属当之无愧。


这老师讲课功底平平,一到快下课的时候倒是能冒出很多特异功能出来。


偏偏黄少天他们班跟倒了血霉一样,一周下来大部分物理课都被排到了上午最后一节。


被折磨了一上午,心身俱疲的学生们无一不盼着开饭。但这位辛勤的园丁每到快下课时,就会选择性失聪失明,既听不见走廊上嘹亮的下课铃,也看不见学生们盼望的眼神,自说自话,能拖五分钟,就绝对不会拖四分半。


日积月累下来,全班学生都对此抱有不小的成见。


黄少天的座位是靠着窗边最后一排,听课之余还可以看看风景。


外面走廊吵得不行,他就算拼命竖着耳朵也只能看见老师嘴巴一张一合,压根就听不见说的是什么。


黄少天一边注意着讲台上老师的动静,一边一手扒着窗台往外看。他们教室的窗户就在教学楼大门的上方,此刻正能看见各式各样的头顶从下面鱼贯而出。


黄少天有点发愁。昨天苏沐秋替他“安排”了和叶修一起吃午饭,然而他到现在连叶修在哪吃都不知道。他本还指望着这节课下课跑快点,去他们班门口来个“偶遇”,然后顺其自然一起吃饭的,现在看来也是他太年轻。


正当他打算收回视线的时候,他突然看见了一个十分眼熟的头顶……


再往下看,这人一手插兜,另一只手随意地放在身侧,左右两边各走着一男一女,男生的背影被人挡住了看不清,不过女生的背影倒挺像昨天早上问叶修要卷子的那位女侠……


我靠!这不就是叶修吗!


黄少天简直要为自己的视力鼓掌了。他看了一眼叶修行走的方向,居然是食堂。


而他平时通常都是和郑轩去校外吃的。


“哎我们中午吃什么啊?去哪吃?你想好没?”这时郑轩说话了。


黄少天飞快地把脑袋转回来,手一摸包,掏了张二十元大钞拍在了郑轩桌上。


郑轩很嫌弃:“这什么?小费就这么点啊?”


“你滚滚滚,”黄少天说,“昨天午饭和晚饭不是你替我给的钱吗。”


“哦这事,亏你还记着,我都忘了。”郑轩说。


“今天中午你就去吃你喜欢的吧。”黄少天又说。


郑轩震惊道:“你什么意思?你不跟我一起?”


“嗯,我要去找人,就是那个……呃……”黄少天支吾半天都没支吾出个所以然。


郑轩心领神会:“‘包子’?”


“对对,就是那包子……”黄少天说着自己都想笑。


“你变了黄少,就这么短短几天,你就变了。”郑轩痛心疾首,捂心口道,“没想到我们十几年的饭友情,就这么轻而易举输给了那个不知道哪来的包子。我很受伤。”


黄少天把郑轩捂着右胸的手挪到左边,点头肯定道:“看出来了。”


“……”郑轩摇头慨叹,“感情真的淡了天哥。从前我们一起掏鸟窝的日子你是不是早就已经……”


“是是是,”黄少天敷衍答道,“下课了已经,你不走吗?吃饭都不知道跑快点。”


“我靠?什么时候下的?”郑轩一秒反应过来,“你是不是根本就没听我在说什么?”


黄少天早就溜了。










TBC


感谢K总提供的梗!


伞哥年度最佳助攻!为伞哥转身!

评论

热度(8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