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命中注定你爱我 77-80

Vermiss:

设定取自同名日剧(《ボク、運命の人です。》)


73-76  感谢喜欢


------------------------------------------------------


77


有了叶修这一声令下,黄少天肚子里的问题就像是挤早高峰地铁的人群一般,争先恐后地朝外涌着。思路陡然打挤,黄少天还顿了顿才想好自己应该问些什么。


“那——你先说说你弟弟叫你回家是怎么回事?”黄少天说着,嘬了嘬吸管,豆奶瓶子里差不多已经空了,“难道你搬出来住不是经过家里人同意的?太叛逆了吧!”


叶修见状,把自己那瓶饮料推过去,说:“差不多,我也不知道同没同意。”


黄少天接过,皱眉:“什么叫你也不知道同没同意?这还能瞒着你?”


叶修说:“因为我是离家出走的。”


“……”黄少天惊了,顿时连豆奶都顾不上喝,“我靠,这么酷?老叶你很可以啊!看来你就是那种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人。”黄少天只顾着震惊了,连带着叶修的形象在他心目中都高大了许多。


叶修失笑:“酷什么?背个包就出来了,全部家当只有三位数,穷得响叮当。”


“哦,对啊。这是个问题。”看来再有个性在现实面前还是不堪一击,黄少天追问,“没钱怎么办呢?”


“挣啊,还能怎么办?”叶修说。


“说得轻巧!怎么挣啊!”黄少天问,“你平时难道就不上学了?”


“放假呢,暑假。”叶修说,“上着学我哪有机会跑出来。”


“这倒也是……”黄少天点点头,“什么时候的暑假啊?你还没成年怎么挣钱?刷盘子?雇佣童工是非法的吧!你顶风作案呢!”


“中考完那时候吧。”叶修说,“刷盘子多慢啊,不如靠打游戏卖装备。”


“啊?”黄少天被叶修这非同一般的回答再次惊了一下,“卖装备?这也行?这个很来钱吗?”


黄少天感觉自己似乎嗅到了商机——要是一件装备动辄上千上万,那他还勤勤恳恳读书干嘛,每天坐电脑面前打几个小时游戏钱就叮叮当当进账了,分分钟几十万上下不是梦啊。


结果叶修一瓢冷水当头泼下来:“一般吧。饿不死我。”


“……”那还是算了吧。


黄少天无言以对。他不但美好愿望被扼杀在摇篮中,而且自己原本对叶修的看法如今也开始变得飘摇起来。他本以为这人就是个嘴上没谱开口讨打的烦人家伙,没想到他的人生经历还挺奇幻。


“然后呢?开学了怎么办?”黄少天继续问道,“上课没时间打游戏的话就没得卖了吧?”


“对。只能想别的办法。”叶修点头。


“哦!我知道了——”黄少天盯着叶修看了一会,恍然大悟,“所以你现在通过做家教赚钱对不对?”


叶修笑了笑,没否认。


“看来你也不容易啊。”黄少天替叶修感叹一句,末了突然道,“怪不得平时都不写作业!肯定是没时间写对不对?情有可原啊情有可原。”


叶修不置可否:“差不多吧。”


黄少天疑惑:“差不多?”


叶修:“确实有一小部分原因是没时间。”


叶修什么德行黄少天就算没摸透彻也能算个入门级了,他一听这话就觉得不对劲,立刻追问:“那剩下的大部分呢?”


叶修坦然说:“懒吧。”




78


两个人说了会儿话,姗姗来迟的午饭终于端了上来。桌上的汤锅已经煮了好一会儿了,此时滚着奶白色的泡沫。黄少天被香味勾得有点饿了,但是刚刚他才一口气两瓶豆奶下肚,现在感觉自己肚里能撑船。


他和叶修点了个双人套餐,原本黄少天还担心可能不够吃,后来事实证明他多虑了。这家店的老板不知道是谦虚过头还是实在过头,好好的一个双人套餐拼盘搞得巨大无比,硬生生霸占了半个桌面。


黄少天本来是想一点一点地下东西煮的,接过看到这么大一盘乱七八糟的吃的他就什么也不想了,荤素搭配也顾不上了。管他什么土豆片还是火腿肠,哪个先吃哪个后吃,通通一视同仁,上手直接就拨了一半的东西进锅。


叶修看他这么野蛮的举动还挺惊讶:“你都扔进去了?”


“下吧下吧。”黄少天懒得管了,“反正都是一顿煮,反正煮好了都得到肚子里去。”


叶修乐了:“美食专家也这么没讲究了?”


“不讲究了,跟你学的。谁爱讲究谁讲究吧。”黄少天说,“刚还没说完呢,继续继续。”


“行吧继续。”叶修无奈配合。


“你离家出走是为什么啊?”黄少天问,“和家里闹矛盾了?你弟呢?”


叶修说:“还能为什么,就是想干的不让干呗。”


黄少天:“你想干嘛?杀人放火啊?”


“我想打荣耀。”叶修淡定地说,“咱爸想把我腿打断。”


黄少天被这毫无关联的两句话给搞得一愣,而后很快反应过来抓住了重点:“荣耀?你离家出走就是为了打荣耀?”


叶修不解:“怎么,很稀奇?”


“不稀奇不稀奇……你继续。”黄少天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他哪想到叶修这么快就聊到了关键,心说苏沐秋真是诚不我欺,前几天跟他预告的“快了”看来是真的。


“也没什么吧。”叶修说话语气仿佛不是自己的事一样,“就我想打游戏,家里不让。那时候暑假官方不是还搞了一个什么线下赛吗?我去报名了,本来都能参加决赛的,结果被家里发现了,只能泡汤。”


“那你拿叶秋身份证是什么情况?”黄少天说,“刚刚听你跟他说的,说什么‘从拿他身份证开始就balabala’的……没听懂,给我这个场外人员解释一下?”


“哦。我身份证被没收了。”叶修说,“他们刚发现我爱打游戏的时候就挺反对,说不像话。中考完不知道从哪听说官方搞了线下赛,都觉得我会报名。我前脚刚把报名网页打开,后脚一翻身份证就不见了。我就只能拿叶秋的报。反正我们俩长得差不多,也看不出来了。”


黄少天顿悟:“原来是这样。怪不得那照片上印的你的名字是‘叶秋’……”


叶修一愣,突然问:“你还记得那张合照?”


黄少天见状,也跟着愣了:“你说我们吃饭的那张照片?我记得啊,一直记着呢。就是照片被我弄丢了,结果那天去你家写作业的时候又在茶几下面看见了……”


叶修的表情变了变,带上了点笑意:“我以为你忘了。”


黄少天说:“哪能啊,没忘,只是名字和人对不上号而已。”


叶修闻言,笑意更甚:“那挺巧。我也记着呢。”




79


一顿饭下来黄少天只顾着提问了,连锅里的东西都没怎么吃,等到他们俩想起来的时候,汤锅里已经糊成一锅轰轰烈烈的大杂烩。


黄少天一边站起身拿了根汤勺去打捞,一边埋怨道:“我去,老叶你怎么都不提醒我一下!这下还吃屁啊!”


叶修很冤枉:“我哪注意得到这个?”


“切!要你何用!”黄少天说着,汤勺里捞起来了几块鳕鱼。不过由于在锅里煎熬太久,大部分鱼肉都垮成了懒懒散散的一滩,有且仅有一块能够勉勉强强看出来是个成型的样子。


味道招招摇摇地钻进了黄少天的鼻腔,闻着还挺香。然而他咽了咽口水,又看了一眼叶修,最后一咬牙,忍痛把那块完整的鱼肉夹到了叶修面前的碗里。


叶修问:“给我干嘛?”


“给你吃啊。”黄少天很不好意思,一脸认真地凝视着眼皮底下的汤,“我就意思意思安慰一下你。不用太感动。”他看得过于全神贯注一本正经,似乎随时都可以一个猛子扎下去。


叶修莫名其妙:“安慰我什么?”


“我感觉你心情不太好啊。”黄少天说着,抬眼谨慎地观察了一下叶修的表情,“是不是叶秋过来说的那些影响你了?哎,你也不用太在意,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就好。他也就是个传话的,本人好像也没什么恶意。而且就像你说的……”


叶修哭笑不得地打断了他:“是有影响。不过没你想得这么夸张。”


黄少天愣愣道:“什么?”


“心情不好也就一两分钟的事吧。”叶修说,“他一年得来两三次,次次我都情绪受影响那我也挺憋屈的。”


“哦!那你心还挺大的!”黄少天一番好意撞了南墙,非常不爽,“你就别吃了吧!”说着,他就朝叶修碗里的方向伸出筷子。


叶修眼疾手快地卡住了黄少天的筷子,厚颜无耻道:“都给出来了哪有拿回去的道理?”


“靠靠靠!你敢不敢再不要脸一点!”黄少天怒了,“我好心好意安慰你!你居然不领情?不领情就算了连点面子都不给啊!白眼狼说的就是你这种人了!”


“别啊。”叶修笑说,“最白眼狼的应该是小点。”


“嗯?”黄少天疑惑——怎么好端端的突然扯到狗身上了。


“叶秋第一次来我家的时候知道我养了狗,还特意半路转道去超市给它买了一包磨牙饼干。”叶修说,“结果它根本不领情。叶秋拿着饼干逗它半天,它一口就朝手上咬过去了。”


黄少天乐得不行,原来刚认识小点的时候叶修所说的被它咬了一口的还真的确有其人。


叶修:“后来叶秋见着它就绕道走了。”


“看来小点也通人性啊!”黄少天感叹道,“这么不待见你弟。”


“咱家的人都不喜欢他。”叶修开玩笑说,“要不是他发现得早,家里人能那么快就知道我拿他身份证报名了吗?”


黄少天问:“咱家?你们两兄弟不是一家的吗?”他本来想说我也不喜欢叶秋的,因为那家伙看上去太一本正经了,结果被叶修这句话搞得很疑惑。


“我指的是我和小点。”叶修看着黄少天说,“你要是也不喜欢叶秋就可以成为我们家第三位成员了。”




80


吃完火锅以后,黄少天和叶修一同乘着地铁打道回府。两人在地铁站分道扬镳,各回各家。


黄少天本来心情挺轻松,结果都走到家门口了他才想起来后天还有月考这回事。还是得怪郑轩,黄少天毫不犹豫地把这锅扣在了郑轩脑袋上——要不是他来通风报信,自己的心情压根不会受影响。


就算是考前抱佛脚,能抱一下也还是算一下的。然而黄少天拧着钥匙推开家门一看,沙发上端端正正地坐着一个苏沐秋,表情还有点严肃。


黄少天被吓了太多次已经懒得惊讶了,他迅速进屋关上门,然后说:“你这次来有什么事啊?”


苏沐秋没正面回答,反问:“时间不多了,你怎么都没有点紧迫感?”


“我有啊!”黄少天解释道,“我这不正打算去复习一会吗?”


苏沐秋无语:“没跟你说这个!”


“那你说什么?快说吧,赶紧的赶紧的。”黄少天催促道,“说完放我看会书。”


“你今天不也听叶修说了吗?”苏沐秋说,“两个月以后就是他最后一场比赛,输了就得回B市了!”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黄少天没懂。


苏沐秋想了想,随即抬起手,手指着斜上方一路画了个抛物线,然后落到茶几上,最后他两手做了个炸开的动作,嘴里“砰”了一声。


黄少天一脸似懂非懂。


“也就是说你得在两个月之内跟他在一起。”苏沐秋直截了当地说,“要不你们俩就彻底没希望了。全地球也没希望了。”


我靠,还有这事呢。黄少天简直都要把他还肩负着拯救地球这一重要使命给忘了,经苏沐秋一提才想起来。


“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啊!”黄少天说。


“所以我不就来和你商量对策了吗?”苏沐秋拍拍他旁边的位置,一副要和黄少天细谈的样子。


黄少天刚走过去坐下,突然想起一件事,瞪着苏沐秋道:“我早上就很疑惑了,忍着没问而已。你不是和老叶从小一起玩到大吗,怎么他当初离家出走你都不拦着点的?就这么看着他和家里闹僵?太冷漠了吧!真是人心不古啊!”郑轩天天把这个成语挂在嘴边,黄少天现学现卖得非常熟练。


“我拦了啊!但我哪拦得住。”苏沐秋似乎心有余悸,“叶修他爸我可不敢惹。我不过是替叶修说了两句话而已,他直接跟我爸建议把我扔国外读书去了。我也没办法啊。”


黄少天闻言,顿时化愤怒为同情:“哦,那你还真是挺可怜的……”


“知道就好!”苏沐秋说,“那我们来商量一下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黄少天迷茫:“什么怎么办?”


“你们俩得加快进度啊。”苏沐秋说,“而且叶修接下来应该会很忙,忙着他的比赛、学习,周末还要做家教赚钱。”


“确实挺忙的……”黄少天说,“我还不知道是什么比赛呢?你知道给我说说?”


“还是荣耀的线下赛,官方每两年举办一次。上一次你们俩不是都没参加决赛吗?”苏沐秋说。


“对。”黄少天想起来了,心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因为补课去不了,叶修也被家里勒令不能参加,大家都不容易。


“叶修让叶秋跟家里说这次最后再参加一次,要想继续就必须得进决赛拿名次。”苏沐秋说,“所以他这段时间还得花时间练手。”


黄少天问:“初赛什么时候开始啊?”


“六月底。”苏沐秋道,“有一个月的初赛时间。初赛完就是决赛了,各赛区的十名优胜者需要飞到B市去参加。”


“怎么又是B市啊?”黄少天对这个地方的好感一跌再跌,“不能换个地方吗?”


“不能。”苏沐秋冷淡地说,“所以我们得想好两个方案,比赛的事情谁也料不到,叶修赢了还是输了我们都需要考虑。”


“会输吗?”黄少天话出口才发现自己根本没考虑过叶修输比赛这种问题,但他实际上连叶修的实力如何都不知道。


苏沐秋说:“虽然他很厉害,不过不是没可能。”


“那输了会怎么样?输了就——就没然后了啊?老叶就得乖乖回B市吧?这又没有复活赛什么的。”黄少天怒了,“我靠!你玩我呢!这输都输了还讨论个屁啊!大家都回家安心等死算了!”


苏沐秋安抚道:“那我们现在就要力保叶修赢得比赛。”


“怎么力保?你说得还挺容易。”黄少天犯了愁,“我到时候拉个横幅祝他手速上700可行吗?”


苏沐秋顿了顿,首肯道:“心意是有的。”


黄少天:“……”


“总之就是尽力帮他分担点压力吧。他一个人学习比赛家教三头都要顾上,挺累的。”苏沐秋说。


“哦,”黄少天表情严肃地点点头,“我会的。”


苏沐秋面不改色地又补充道:“还有就是你们俩的进度,我代表全地球的人催一催。”










TBC


搞对象迫在眉睫!

评论

热度(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