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命中注定你爱我 21-24

Vermiss:

设定取自同名日剧(《ボク、運命の人です。》)


17-20  感谢喜欢


------------------------------------------------------------


21


叶: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一位帅哥:我去


叶:?


一位帅哥:你这什么破名字


叶:哪破,不挺好的吗


一位帅哥:……


一位帅哥:不瞒你说,我WiFi和4G互相切换了半天都没看见你头像,我还以为是我网不好


一位帅哥:没想到你也太懒了吧!名字是姓就算了,怎么连头像也不弄一个!?


叶:麻烦


一位帅哥:换个头像能累死你是吧


叶:可不咋的


一位帅哥:……………………………………


叶:[叼烟.gif]


一位帅哥:我靠


一位帅哥:你等会


一位帅哥:你下午是不是说你替我洗过校服了?就我借你那件


叶:是啊


一位帅哥:我想问一下……你洗衣服之前都不知道掏一下兜么?里面有没有东西你都不管的?


一位帅哥:我刚摸校服才发现!我的钱啊!20块钱!巴掌大的纸币现在就浓缩成一坨了!


叶:……


一位帅哥:还好你没有发哈哈哈,不然这个时候你已经从我的列表里消失了[/刀]


叶:当时没注意


一位帅哥:一点诚意都没有


一位帅哥:你都不知道我把它展开铺平在桌面上的时候有多么小心翼翼


叶:……


一位帅哥:唉想想就好气


一位帅哥:你应该庆幸你现在是在用手机跟我聊天,要是面对面的话,我肯定直接跟你真人PK了


叶修:……


叶修:哈哈哈,打不着


叶修:[叼烟.gif]


一位帅哥:我靠


一位帅哥:我靠靠靠靠靠靠靠


一位帅哥:叶修你明天早上等着,我要跟你好好聊一下


一位帅哥:妈的气死了!


一位帅哥:我他妈现在就想把你删了!!!




以上就是黄少天和叶修互加微信后所发生的第一场对话。


被叶修隔空挑衅的黄少天最终还是没有删掉对方。他发了一堆狠话后就把手机搁一边了,眼不见心不烦,他目前暂时不想看到这糟心玩意儿。


隔着屏幕他都能想象出叶修在那边幸灾乐祸的丑恶嘴脸。


黄少天思来想去,最后花了十五分钟去洗了个澡,果然转移了注意力后心情平复了不少。


洗完澡热气腾腾,他出了浴室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到桌边看了看,刚刚那张被他发现横尸衣兜的二十元大钞此时已经隐隐有干的迹象了,看来他当时选择抢救一下的是没错的。


黄少天心里安慰了不少,当即决定再晾它一会儿,然后拧开了桌角的台灯,打算写会儿作业。


脑袋一埋再抬起来时间就直逼十二点了。黄少天总算写完了一套物理试卷,觉得实在不容易。他伸了个懒腰,顺势把笔放下,转头看了看时间,打算休息一会就睡了。


美其名曰休息其实就是玩手机。黄少天把黑屏的手机解锁,主画面竟然还停留在微信的界面里。


他毫不费力地就看到了位列榜首的叶修。那人一个灰蒙蒙的系统默认头像在黄少天一众群魔乱舞的好友中显得异常显眼,想装没看见都难。


黄少天盯着叶修昵称的那个“叶”字半晌,十分想替他换一个稍微不那么简陋的。不过他又想到那人连四个字的游戏ID里面,都能出现一个错别字,以他这个起名能力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黄少天自己说服自己,很快又放弃了替叶修改名的念头。毕竟有些事情是强求不来的。


做了一会作业脑袋都不甚灵光了,黄少天一时间捏着手机不知道干什么,最后竟然鬼使神差地再一次点开了同叶修聊天的对话框。


黄少天盯着“叶”字看了半晌,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即动动手指,给叶修发了个十块钱的红包。


屏幕上很快显示“对方领取了你的红包”。


对此黄少天有点惊讶——叶修不仅没睡,而且秒回。


叶:谢谢老板


黄少天等了半天都没等到叶修的下文,只能自己开口问了。


一位帅哥:你都不问我为什么给你发红包吗?


叶:不是白给?


一位帅哥:我去!你想得美!我看上去这么有钱?!


叶:是啊,财大气粗


一位帅哥:????


一位帅哥: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叶:……


一位帅哥:哎我去,怎么被你带着跑了


一位帅哥:其实我是想让你帮个忙


一位帅哥:你知道的,我有时候吧,早上会起晚……甚至还迟到……


叶:我不知道啊


一位帅哥:[/刀]


叶:现在知道了


一位帅哥:然后吧,是这样的


一位帅哥:我觉得迟到是迟到,早饭还是要吃的,一码事归一码事嘛


一位帅哥:所以打算麻烦一下你,要是哪天我不小心起晚了……你能不能帮我在早点铺随便买点什么?要我饿着肚子坐一上午不如给我一刀痛快些


叶:行




22


黄少天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不小心”起晚了,但没想到他这个“不小心”会来得这么快。


在冬天还没过去的时候,黄少天一度把自己起不来床怪罪到外界太冷被窝太暖上。后来等春天到了,他又迅速地为自己赖床找好了下一个借口——春困秋乏嘛,困,是正常且必然的。再后来,直到现在,夏天快要来了,他才发现自己起不来就是起不来而已,没什么可解释的。


在黄少天与叶修的交情跨越了历史性的一大步,也就是互加了微信后的第三天,黄少天又一次从睡梦中惊醒,发现时间第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地不经他允许悄悄地走到了七点半。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黄少天翻身起床,洗漱换衣服一气呵成,飞一般地抓起书包和车钥匙就冲出了家门。不过与历史不同的是,他在下楼地时候摸出手机给叶修发了条语音:


“叶修叶修!我靠我又起晚了!看这时间我能不能按时到校都够呛……你要是有空的话记得帮我带点吃的,什么都行我不挑!收到请回答!over!”


叶修秒回:收到


黄少天看了一眼,放心地把手机揣回了兜,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与时间赛跑当中。


赶路之余黄少天还恍恍惚惚地想到,虽然叶修这人毛病很多,不过有些地方还是很不错的。比如他可以秒回微信。




黄少天是踩着早自习铃声的尾巴进教室的。那时候老冯已经打算站在教室前门堵人了,一看黄少天遥遥奔过来,立马就吹胡子瞪眼地想开训。黄少天仗着铃声还在替他拖延时间,假装没看见一样从老冯旁边擦身而过了,如鱼得水一般溜到座位上坐下了。


“可以啊!”郑轩一见他落座,立马竖起两个拇指,“你现在卡时间越来越准了。”


“我也不想啊!”黄少天一边给叶修发了条他到教室了的消息,一边说,“这不是起晚了吗!”


郑轩突然用力闻了闻四周,然后说:“你今天不吃包子了?”


“啊?”黄少天没跟上。


郑轩看了看黄少天空空如也的双手,问:“我没闻到你一贯的包子味,你吃了早饭才来的?动作够快啊。”


“没啊。不过我那味道有这么大?”


“有啊。”郑轩认真道,“那你不弄点东西垫垫肚子?上午四节课有你受的。”


黄少天摇摇头:“没事。”


彼时郑轩还不明白黄少天这一声“没事”到底什么意思,不过很快他就懂了。




23


虽说G中从那实为早读的早自习下课到上午第一节课上课之间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不过这段时间内的学生并没有得到真正意义上的休息。


按照G中班主任与教导主任之间的约定俗成,在此期间,学生们既不允许聊天也不允许去厕所,从上到下都被剥夺了自由的权利。只能安安分分地待在座位上,做一只岁月静好的鹌鹑。


根据各班情况来看,大部分时候老师会直接把早读延长到上课,只有少部分时间会拿给学生们上自习。对于学生们来说当然是偏好后者,短短十分钟就算没有学到什么,能补个作业,吃个早餐还是不错的。


这个时候整栋教学楼的走廊上按理说除了巡视的教导主任以外,是不应该出现任何人的身影的,更别说学生了。


所以当郑轩发现在早自习结束后,出现在他们班后门的叶修时,他整个人都震惊了。


“我靠。”


黄少天全然不知什么情况,他正低头看着待会语文课要默写的古文,听到郑轩这么一句,头也不抬地问道:“你都背好了?这么快?”


“什么?当然没有……”郑轩猛地回头拼命地摇了两下黄少天胳膊肘,说,“你看看后门,是不是……来找你的?”


黄少天疑惑地看向后门,然后很快爆发出了和郑轩一样的感叹:“……我靠。”


站在后门处的叶修一手扶在门框上,正满教室张望着,大概是找黄少天坐的位置。


正巧这时候黄少天看了过来,两个人的目光在空气中无声相碰,叶修很快发现了他。


“少天,”叶修冲黄少天招招手,“过来。”


人都做到这份上了,黄少天还敢不从吗?还好这时候班上只有学生,他蹑手蹑脚地拉开板凳,偷偷地钻到后门去了。


然而也正是因为班上只有安安静静的学生们,所以即便刚才叶修那句话声音压得再低,也还是有不少人听见了。黄少天把脚步放得不能再轻,然后硬着头皮,顶着小半个班的注目礼走到了叶修跟前。


“拿着。”见黄少天过来了,叶修把手一伸,递了几个装着东西的塑料口袋给他。


“什么?”黄少天下意识接过来一看——


一个口袋装着两个圆乎乎的包子,一个口袋里有一杯不知道盛着什么的硬纸杯,最后甚至还有一个小苹果。


黄少天简直要惊呆了:“我——你是从哪儿变出来的?”


“校门口的早点铺啊。”叶修说,“要不下午放学你跟我一起,我再给你示范一下怎么变的?”


“但这些……”黄少天有点说不出话,“怎么这么多?”


叶修说:“总得让你吃够本啊。”


“那我本来打算第一节课下课再去找你拿的。”黄少天无奈道,“结果你现在就跑来了。”


“那得冷成什么样了。”叶修说,“拿着吧,我偷跑出来给你的,不用太感动。”


黄少天本来确实是有点感动的,结果被叶修厚颜无耻的最后一句话给破坏得一干二净,只能道:“那这个苹果是哪儿来的?没道理买早点还送水果吧?你爬树上摘的?”


“沐橙那儿顺的。她多的是。”叶修说。


“沐橙?沐橙是谁?”黄少天这个问题刚出口,还没等到叶修的回答,他就突然听见走廊左边传来一声怒斥:


“叶修!”


黄少天被吓了一跳,惊恐地扭头一看,发现声源来自一位站在七班门口的老师。这位老师愤怒的脸黄少天分辨了一下,不认识,不过声音还是略显耳熟的——


黄少天几乎是毫不费力地就回想起来,这声音和那天他去交英语作业,在办公室听到的、问叶修那张数学卷子是谁写的声音如出一辙!


黄少天看够了敌方近况,又回过头来看叶修。后者似乎也没料到这么快就被逮了,愣了愣,才转身朝那边走过去。


黄少天看着叶修走过去的背影,一时间不知道是该趁机溜,还是应该冲上去和叶修一起有难同当。


叶修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般,没走两步就回了头,见黄少天还杵在门口,摆了摆手示意他进去。


黄少天张张嘴,正想说你们那老师看上去面容不善,你这一去恐怕凶多吉少,就见叶修又上下碰了碰嘴皮。


那人侧着头,对他说:


“没事儿。”




24


后面的事情黄少天由于进了教室,便无从得知了。不过拜空无一人的走廊和安静如鸡的学生们所赐,稍微一点风吹草动都能传到广大群众的耳朵里,再加上拎走叶修的那位又是一个以音量服人的老师,搞得他一开口,半个走廊的班级都能不费吹灰之力地听到清晰的现场实况。


黄少天带着叶修不远一个办公室的距离送过来的早饭坐回了座位上,刚坐下就听见了教室外面传来的几声训话:


“来来来,我们好好聊聊……”


“你说说,你刚去九班干什么?”


“你知不知道这十分钟学生是不能出教室的?”


诸如此类的话翻来覆去地说了几遍,也不知道是叶修声音太小还是压根没开口,黄少天连他一句回答都没听见。


他抬头环顾了一下整个班级,大家表面上是各做各的事,实际上耳朵都竖得老高。大清早围观一场如此精彩的戏有助于提神,更别说就着包子牛奶面包食用风味更佳。


很快,继方才那三句话后,外面又传来了一句新鲜的:“唉,等待会儿教导主任来了看你怎么跟他说!”


什么?就这还惊动了主任?


黄少天心里一惊,连忙给叶修发微信道:我操怎么还扯上主任了呢?刚也没看见他啊?怎么办?


没想到这种情况下叶修还能秒回,黄少天真是心服口服。


那人简明扼要地只回了俩字:不虚。


行吧,当事人都不着急,黄少天也懒得急了,他把手机塞回桌肚,决定开始享用今天丰盛的早餐。


正当黄少天咬了一口包子——奶黄包,又插上细管吸了一口纸杯里的东西——南瓜粥后,郑轩在一旁幽幽开口了:


“真是人心不古啊……”


黄少天很稀奇地看向他:“你还知道这个成语呢?”


“……”郑轩假装没听见,“十几年的感情还抵不上一顿早饭,感情真的淡了,天哥。”


“去去去,在你嘴里我们俩感情就没比水浓过。”黄少天终于反应过来郑轩指的是什么了,“你想问什么就直说吧!我都替你憋得慌!”


说完,黄少天吸了一大口南瓜粥,打算迎接郑轩八卦的问题。不过说起来,他最近好像和南瓜特别有缘分。


“那什么吧,我是想问……”郑轩鬼鬼祟祟凑过来,“是不是好人我持保留意见,不过你跟那叶修到底什么情况啊?”


“什么什么情况?”黄少天一边喝粥一边不动声色地反问,“没情况算情况的一种么?”


“你哄别人也就算了啊,”郑轩说,“天哥你告诉我,都一起上下学请吃饭了,还叫没情况?”


“什——咳咳咳!!”












TBC


大家520快乐!♥

评论

热度(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