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命中注定你爱我 69-72

Vermiss:

设定取自同名日剧(《ボク、運命の人です。》)


65-68  感谢喜欢


------------------------------------------------------


69


黄少天虽然手上的动作很坚定,手腕一翻,一扣,不容拒绝地回应了叶修的那个拥抱,但实际上他还是很不好意思的。


或者再确切一点,他感觉自己活了十七年来积攒的脸皮到了叶修这里通通人间蒸发,丢盔弃甲。他的尴尬,他的害臊,他的想要逃离如今全都落叶归根了一般,一个接一个地自我放弃了。


最后只剩下一腔热忱的孤勇,催促着他抬起手,去接纳身前的这个人。


两人安安静静地抱了一会,谁也没说话,任谁在这个时候再开口也有点煞风景。黄少天的目光越过叶修的肩头落到那人背后的地面上,一片枯叶打着旋贴着地面飞了一阵。


静谧许久的风终于把气氛吹开一丝波澜,黄少天随即很自然地就闻到了叶修身上特有的味道。


有一点点烟味,不太浓,不过也没到察觉不出的地步。剩下的还有一股薄荷的味道,几乎要把烟味盖了个大概。


黄少天还挺疑惑,叶修这家伙还抽烟呢?平时没看见啊?而且那个薄荷味又是哪来的?糖?洗衣粉?


黄少天浑身上下都被叶修霸占着,只有思维勉强还能凭自己一用,所以他脑海里天马行空地想着,把一个简单的问题想得九曲十八弯。


好在叶修抱了一会也总算是良心发现了,估计是觉得他们俩再抱下去彼此腿都得麻,于是便卸了手上的力道,一只手轻轻地在黄少天背上拍了拍,意欲分开。


黄少天心领神会地也松开双臂,往后退了半步。至此,二人才算是交换了一个完整的拥抱,明明都是头一回,却像是练习过很多遍一样默契。


松开以后,黄少天才慢慢回过味来。他抬头看了一眼路灯,还好天色正阴,光线够暗,要不他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跟叶修解释他此刻正在后知后觉发烫的脸。


“你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叶修问。


黄少天闻言,一时间竟然没话说。


他自认已经是心理素质过硬的人了,没想到叶修在这方面还要略胜一筹。两个人好说歹说也是刚刚拥抱了好一会,眼下分开来叶修居然能脸不红心不跳,以一副如此平淡的口气问他有什么安排。真不知道是见过大风大浪喜形都可以不于色,还是其人脸皮太厚脸红都看不出来。


“没安排。我赶回来都来不及呢,哪有时间想安排。”黄少天大言不惭地道,“我唯一的安排就是盯着你把这个蛋糕吃了!老叶我们先说好啊,这代表着我的心意,再难吃你也不准给我吐了!听到没?”


叶修居然异常听话:“遵命。”


“那就好。”黄少天笑嘻嘻地单手奉上他简陋的“生日礼物”,说,“一口吞了吧!我看好你!”


“大街上吃,至于吗?”叶修说着,侧过身,朝他家住的方向歪了歪头,又道,“走吧,先上去。”


“又去你家啊?”黄少天不干了。他有点虚,生怕自己本就所剩无几的脸面也会在那人的地盘里掉个精光。


“怎么,不乐意啊?”叶修笑问,“那你就站这吧,晚上露宿街头。”


好吧——黄少天被捏了七寸,只得妥协:“乐意乐意,走吧,现在就上楼。”


跟着叶修回家之前,黄少天分出心思瞄了一眼他的背影。在那人的身影经过路灯下的时候,黄少天敏锐地捕捉到了叶修耳朵边的一圈绯红色。


——还好还好,不止我一个人不好意思。那我就放心了。




70


一踏进叶修家,黄少天的小腿就受到了来自小点的热烈迎接。


黄少天在汪汪汪的欢迎声中走进了叶修家,站在门边一眼扫过去就把屋里的情况看了个大概。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黄少天居然没在他家里看见一丁点有关生日庆祝的迹象,本来据他脑补的,叶修家里再怎么说也会有点吃剩的蛋糕纸盒,或者桌上会摆点没吃完的剩菜剩饭之类的,没想到这人家里一片冷清,干干净净,和黄少天第一次来的时候看到的别无二致。


大概是已经收拾好了吧。黄少天看了看时间,还差两分钟就十二点了,一般人也不会把东西留到这个时候才收拣,所以这人家里一片整洁也不是不能理解。


在黄少天乱七八糟想了这一通的时候,叶修已经给小点倒好了狗粮,对黄少天说道:


“你自己沙发上坐一会儿吧,我去洗个澡。”


“哦,行。”黄少天应道。


说实话,刚刚有别的事转移注意力所以他还没发现,眼下闲下来,黄少天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在冲自己叫嚣着疲惫——也并不无道理。从早上起床开始他就一直在运动着,等到现在时针迈过了12点他才得以真正地休息一会儿,排除在山上休息吃饭的时间粗略算下来,他也有快14个小时没好好缓一会儿了。


这个答案一得出来,黄少天就感觉劳累排山倒海地朝他涌过来,叶修让他自己坐会自然是正中他下怀。


见叶修进了浴室后,黄少天长舒了一口气,放松地半靠在了沙发上。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原来是这么冲动的一个人,现在他从头到脚就只有手机,钱包以及跟着他千里迢迢赶回来的两只钥匙扣。


黄少天无事可做,只得又把叶修的另一份“生日礼物”掏了出来看。


左手柯基,右手金毛,黄少天一边一个观察了好一阵,然后又比对着正蹲在他脚旁边的小点看了看,最后惊奇地发现——


“哈哈,还挺像!”




叶修洗澡的时间并不长,但他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黄少天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又一次的。


上一次黄少天住自己家的时候也是,没等他出来,就自己抢先一步裹着被子呼呼大睡。眼下历史重演,叶修带着笑忍不住非常疑惑,也不知道到底是那人真的太累,还是自己家难得的安全到能让他放下警惕睡过去。


小点还趴在黄少天脚边,叶修走过去把它拎到窝里,余光随意一扫,就看见黄少天手里似乎还握着什么东西。


叶修走过去,放轻动作把那人手里的东西拿出来,发现是两只钥匙扣。


一只柯基一只金毛,和白天黄少天在微信上发给他的一样。


因为黄少天说是给自己也买了,所以叶修决定拿走一个。他盯着两个钥匙扣想了想,最后把金毛那个留给了黄少天。


串好钥匙扣后,叶修重新回到了黄少天身边。那人睡得很沉,连这么不舒服的姿势都丝毫没有影响他的睡眠。


叶修站在黄少天旁边看了一会,最后双手扶着那人的肩膀,把黄少天从仰靠的睡姿改成了侧躺。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叶修还去床上把自己的枕头和薄被都给了黄少天。


他小心翼翼地给那人垫好枕头,将被子拉到手臂,最后才放轻呼吸,慢慢地在黄少天身边蹲了下来。


叶修半蹲着,凝视着黄少天的睡颜看了很久。他的一只手垫在膝盖上,犹豫再三,还是伸出手轻轻地把黄少天额前的碎发拨开了,露出了那人毫不设防的眉眼。


拂开头发后,叶修的手指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悬在半空中,缓慢地顺着黄少天的侧脸往下,克制地在那人的脸庞画了个虚无的轮廓,最后止于下颚。


叶修承认,有那么一瞬间,他是想干点什么的。


不过他现在满心都是耐心与隐忍,他的冲动早在刚刚楼下拥抱的那个刹那就已燃烧殆尽。


所以他没有。


所以他收回了手。


  


71


黄少天第二天早上是被什么东西惊醒的。他能感觉到自己一只手臂正没着没落地悬在半空中,指尖似乎还被什么温热又湿漉漉的东西翻来覆去舔着——


下一秒,黄少天直接给吓醒了。


“我去!什么东西!”黄少天蹭得一下坐起来,收回手的同时扭头一看,发现搞得自己从睡梦中惊醒的家伙是小点。它规规矩矩地蹲在地上,还吐出一小截舌尖哈着气。


伴随着黄少天收回手这个动作的还有一声清脆的响动,像是什么东西落到地板上的声音。


黄少天这才发现自己正睡在叶修家的沙发上,自己正对的方向就是那人的床。不过床上空无一人,还被收拾得很整齐,显然睡过的人已经起床好一会了。


黄少天又侧着身看了看刚刚传来响动的位置,发现在那个方向的地板上躺着一只挂着金毛的钥匙扣。


黄少天简直不要太熟悉这个东西,昨天就是这个玩意被他在一堆纪念品中一眼相中,还顺带买了一个给叶修。


想到这里,黄少天摸了摸衣兜,又看了看别处的地上,却并没有看见另一个钥匙扣的影子。


正好这时候背后传来了有人走动的声音,黄少天回头一看,便看见叶修从厨房里出来,手里还端着个白瓷盘子。


“醒了就过来吃饭。”


“哦。吃什么?”黄少天一边掀开被子正准备下床,结果刚抬起腿,就被大腿肌肉传来的一阵剧烈的酸痛给袭击了个正着,疼得他直接嗷了一嗓子。


叶修和小点都被吓了一跳,前者惊道:“怎么了?”


黄少天此刻已经被疼出了一手的汗,顿时就反应过来这肯定是昨天下山太快的后遗症了。真是赶路一时爽,起床火葬场。有反应的肯定不止大腿一处,说不定他今天连日常行动都有问题。


“没什么没什么……”黄少天有苦不堪言,还死鸭子嘴硬,硬着头皮继续刚刚的话题,“你自己做的吗?那敢情好啊,我尝尝我尝尝。”


也亏得他都过了这么久还能记得尝试一下叶修的手艺。


叶修说:“楼下买的。”


“……”


黄少天疼劲还没过,刚刚才有个苗头的兴奋劲也迅速瘪了下去,整个人顿时化作了一个被戳了个洞的气球,感觉自己全世界最悲催。


叶修顺手拉开一张椅子,眼带笑意说:“坐着吧。”


还是食物的诱惑比较大,黄少天忍痛慢慢挪过去坐下,见叶修放下盛着油条的盘子,又返身回到厨房,端了两个还冒着热气的杯子出来。


黄少天抻着脖子看了看,里面装着奶白色的豆浆,还飘着浓郁的香气。


“还是热的啊,你刚下去买的吗?”黄少天惊喜地拿起一根油条,张嘴就是一口。


“没。买了重新热的。”叶修说着,递了一杯豆浆给他,自己也坐在了对面。


“是吗?你什么时候买的?”黄少天说,“应该很早吧?要不怎么需要热一次。”


叶修闻言,叼着一根油条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最后问:“你以为现在几点?”


黄少天被他这一眼看愣了,呆呆地反问:“几点?”


叶修:“差十五分钟十一点吧。”


黄少天一口豆浆差点倒灌到鼻腔里:“什么!?”


“不然呢?”叶修反问,“你觉得几点?”


黄少天哑口无言,半天才道:“我以为才八点过,怎么一觉睡到大中午了……那我今天早上怎么没醒呢?”


叶修:“得了吧,你一晚上都睡得跟猪一样。我觉得刚才你要是再不醒小点都得上嘴咬了。”


“滚滚滚,你才是猪。吃你的油条吧!”黄少天一醒来就遭受了一轮打击,心情不甚美妙。昨天晚上他们俩难得和谐气氛还历历在目呢,结果今天起床没到五分钟,关于叶修的再多的粉红泡泡都破碎完了。


黄少天让叶修吃东西,自己却又挑起话头问道:“那我昨晚是直接在沙发上睡着了吗?有没有做什么不太好的事?”


叶修心说你只是太困了又不是喝醉了,什么都干不了,不过他想了想,却一转话峰,说:


“有。”


“我靠!还真有啊!我随便问问的啊!?什么什么,我干嘛了?”


“你在外面跑了一天没洗澡就睡觉了。你说好不好?”


 


72


黄少天忍着把豆浆直接泼到叶修脸上的冲动,只得把自己怒气的发泄止步于打嘴炮这个层面:“你烦不烦!我累了一天了好不好!能不能体谅一下我!我千里迢迢从山上跑下来就为了给你过个破生日,你不感动就算了,竟然还嫌我直接睡了!我那是累得睡昏过去了好吧!”


“感动啊,谁说不感动。”叶修抬头看了黄少天一眼,似乎千言万语都藏在了眼睛里,“我都感动死了。”


这句话总算是取悦了黄少天。他有点不好意思地哼哼唧唧吐出一句“不用太感谢我”,随即又说:“我刚看到我那钥匙扣了,不过只有金毛的那个,柯基的不知道上哪去了,你看到没?”


叶修说:“在我钥匙串上挂着呢。”


“嗯?你拿走了?”黄少天疑惑道,“你拿错了吧,我给你买的才是金毛的。我们不是还说它像小点吗?”


“我知道,金毛是特意留给你的。”叶修说,“我拿柯基吧。那样一看见它也能想起你。”


黄少天愣了两秒脑子才转过弯来:“滚滚滚啊!你才是狗!”


叶修笑说:“夸你呢,听不出来?”


“夸我什么啊?”黄少天居然还傻愣愣地问。


“夸你腿短……”叶修没能完整地把这话说完,因为黄少天已经眼疾手快地塞了根油条到他嘴里。


“闭嘴吃你的早饭吧!”黄少天恶狠狠道。他就不该听叶修坐这里鬼扯。


“就我一个人怎么行?”叶修嘴里还叼着油条,就这么含含糊糊开口了,“英雄一起吧?”


说完,他也塞了根油条到黄少天嘴里。


俩傻子一人嘴里叼了根对方亲手喂的“爱心油条”,饭桌总算归于短暂的平静。


  


吃完名义上早饭已经快到中午了,叶修依照惯例收拾桌面,黄少天被打发去和小点玩。


他逗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今天是周日,于是提高音量冲厨房里的叶修问道:“你今天不做家教吗?还是你请假了?”


叶修说:“没。学生请假了。上午不用去。”


“是吗?那你平时一般都教什么啊?”黄少天好奇道,“六门主科都教?也太多了吧!成绩是有多差!文曲星下凡也救不了啊!”


叶修:“不至于。英语和数学比较多。”


“哦……那你现在不相当于就没事做了?”黄少天又道。


“嗯。”叶修从厨房探了个脑袋出来,看了黄少天一眼,“你要预约?”


黄少天立刻撇清:“呸呸呸!预约你妹!我随口问问啊!”


“行吧。”叶修说,“那我预约一个你的。”


黄少天疑惑:“预约……我的什么?”


叶修说:“中午。带你去吃饭。”


黄少天顿时意会:“就是昨天你微信上跟我说的那个什么……”


然而这番话黄少天还没有说完就被一阵门铃声打断了。


黄少天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没看见叶修有要出来的迹象,于是他提高音量道:“我去帮你开门吧?”


厨房隐隐传来一声“行”。


黄少天得令后,便走到门边开了门。他在开门之前没猜出来这时候会来敲门的人的身份,本以为会是苏沐橙之类的熟人,结果拉开门一看,他才是真的震惊了——


门外的人长着一张和叶修一模一样的脸,看见是黄少天开门后还明显一愣,开口疑惑道:


“请问你是……”




 


 


 


 


TBC


俩傻子重新开启互怼模式!

评论

热度(8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