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命中注定你爱我 53-56

Vermiss:

设定取自同名日剧(《ボク、運命の人です。》)


49-52  感谢喜欢


----------------------------------------------


53


黄少天没想到赖床也会传染。


他在前一晚睡前还想了想这个问题,原来自己一个人住家里的时候稍微赖会儿床无可厚非,毕竟在家里舒服惯了,起不来很正常。但他如今借住在叶修家,整个人神经都是绷着的,没道理第二天睡过头吧?


可惜事实告诉他,他还是太天真了。


当黄少天第二天醒过来,撑着迷蒙的睡眼看了一眼时间时,他整个人都蒙了。


七点半?!


学校要求几点到校来着?七点四十?


黄少天艰难地用着还没开机的大脑捋清了现况,最后蹭得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完了完了,铁定迟到了。黄少天一边在心里嚎泣一边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一想到迟到,黄少天的脑海中立竿见影地就浮现出了老冯冲他吹胡子瞪眼的脸,顿时脊背一阵发凉。他情不自禁地哆嗦了一下,转头一看屋里另一个人,居然还躺在沙发床上呼呼大睡,对于即将到来的灾难浑然不觉。


黄少天替叶修一阵干着急,想也不想地就把自己刚睡完的枕头朝叶修扔了过去。


黄少天单手投三分的准头在这时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他随手扔的一个枕头,就这么正中红心地砸到了叶修的头上。


叶修还在睡梦中,结果直接被这个从天而降的枕头给砸醒了。他一脸茫然地睁开眼,抬头四处看了看,疑惑道:“……什么?”


黄少天在旁边语速飞快地催促道:“你不看看都几点了!还睡!干脆别去学校了好不好?要不是我突然醒了我们俩就一觉睡到大中午了!”


叶修估计脑子也还没转过弯来,愣了半天才起身拿过手机看了看,最后很淡定道:“哦,这个点了啊。我说闹钟怎么没响。”


“肯定是响了结果被你按了吧!”黄少天迅速地掀开被子,从旁边小点的屋顶上随便抽了一条校裤穿上。


黄少天昨晚就发现了,叶修给小点买的狗窝还挺豪华。狗窝有两层,下面是一层软垫,用来给它趴着睡的;上面那层是一块偏硬的隔板,估计是用来放玩具和碗的。这两层上面还有个尖尖的屋顶,连着整个窝能有黄少天一截小腿高。


后来他睡觉前就默认把这里当做堆衣服的地方了。现在看来叶修平时也是这么干的,因为上面能看到有两套校服。


黄少天穿上裤子一抬头,看到叶修居然还躺着昏昏欲睡,顿时又道:“哎!你倒是起来啊!快迟到了都!”


“已经迟到了。”


黄少天反问:“已经迟到了你还不动作快点?”


“没事儿。”叶修慢悠悠地拿过黄少天挑剩下的那条校裤穿,“第一节课八点开始,现在只是早自习,我们来得及。”


黄少天真是没话说,他发现叶修这人别的优点尚不明确,心态倒是非常好。说得好听点就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在黄少天奔到阳台上去把自己昨天洗的上衣收回来换的时候,叶修顺手把黄少天刚刚用来偷袭自己的那个枕头扔了回去,嘴上还说着:“你别磨蹭就行。不用着急。”


黄少天一边心道你他妈当然不着急,我迟到了得留下来打扫卫生好不好,一边把卡在肩膀处的短袖下摆扯下来,结果刚穿好抬起头,就见叶修那边摇摇晃晃飞了个枕头过来,然后啪叽一下拍自己脸上了。


黄少天:“……”


叶修似乎也没料到自己手头有这么准,顿时说:“误会,误会……”不过说到后来他也憋不住笑了。


黄少天顿时被点燃了怒火,捡起掉在地上的枕头就丢向了叶修:“我去!老叶你幼不幼稚啊!多大了还玩枕头大战?”


叶修被这排山倒海的枕头打了一下,震惊道:“到底谁幼稚啊?”


“你啊!难道还是我?”黄少天下手毫不留情,枕头刚出手他又去叶修衣柜里掏了两只袜子团出来也扔了过去。


叶修简直无语了,刚才还闹着要迟到的人此刻居然还有心思跟他对扔袜子,这事一般人也干不出来了。


叶修把转身自己昨晚睡的枕头扔向了黄少天,忍不住出声提醒道:“还去不去学校了啊大侠?”


黄少天眼疾手快,说话的同时动作丝毫没听,气势汹汹道:“那你倒是别扔了啊!”说完,第三只袜子团撞到了叶修的膝盖上。


叶修没辙了,决定拿出自己的杀手锏——


他当机立断地弯腰从窝里把小点掏出来拎在手里,作势要扔。


黄少天顿时惊了,手上动作一个急刹车:“我去!老叶你冷静一下!有话好好说!大家都是文明人!”


被人从睡梦中惊醒的小点:“???”




54


两个厚颜无耻的文明人于心有愧地给小点倒了满满一盆狗粮,以示安抚后,才手忙脚乱地洗漱完奔向了学校。


在两人匀速行进到距离公交车站还有100米左右的时候,一辆公交车慢悠悠地从后面超过了他们,有恃无恐地朝公交车站停靠了过去。


黄少天抬头看了一眼公交车的号码,正是他们平时坐着去学校的那一班,于是转头问叶修道:“跑吗?”


叶修看了一眼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左右上第一节课。”


黄少天反应了一秒,道:“那快追啊!你还等它过来接你吗?!”


说完,他便不等叶修表态,抓起那人的左手就是一阵狂奔。


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前不久叶修才拉着他往校外跑,现在又轮到他拽着那人跑去学校。也不知道是命中注定还是什么的,总之就是没法消停。


好在短跑100米对于黄少天来说还是不在话下的。他拉着叶修堪堪地在公交车开走之前跳了上去,勉强算是搭了一趟尚未迟到的末班车。


两个人上了车以后都在大喘气,还是叶修先平复下来,诚恳地说:“小同学爆发力不错,想必肯定是运动会上一员猛将。”


“我短跑还是可以的。”黄少天毫不谦虚地说,“你看你就不行了吧,要是刚刚没上车估计我们就只能等着挨训了。”


“现在去也是等着挨训。”叶修说,“只不过是训一个课间还是训一节课的区别。”


黄少天想了一下,发现还真是,于是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发现我自从认识你之后,迟到的次数增加了许多啊?”


叶修被自己脑袋上这天外飞来的一口大锅给震得说不出话,半晌才开口道:“关我什么事?”


“说不定就是被你这种懒散的学习态度给影响了呢?”黄少天振振有词,“像迟到这种事情是不应该发生在我们这种好学生身上的。”


“是吗,”叶修突然状似无意地提了一句,“那好学生的论文写完了没?”


黄少天呆了一瞬,这才想起今天都周二了,他周五就得交的那份检讨上课吃早饭的论文还没着落,顿时就是一阵发愁:“哎我去,你不提多好,一提我才想起来我还剩一大半,完蛋,gg了。”


“我不提你不还是得写吗?”叶修说,“你自己慢慢写着吧,我看我什么时候有空帮你编两行。”


“我去,真的啊!我当真了啊?就这么说定了?”黄少天惊喜地看着叶修,“那我再加把劲,争取今天之内就写一大半。这位同学你还真是个好人啊!组织决定给予你口头表扬!”说完,黄少天还表演欲上头,双手握着叶修空着的那只手上下晃了晃。


叶修保持着这个姿势没变,淡定说:“你不是正怪我呢吗,害你被罚的早餐还是我给你带的。”


这么一说,黄少天就不太好意思了。说来也是,本来就是拜托别人的事,怎么到最后还把检讨也分给人写,人干事啊。


于是黄少天的手垂下来,又改口说:“唉,还是不用了吧,毕竟是个检讨,我还是自己写算了,就当反省反省……”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公交车突然来了一个急刹车。黄少天一愣,手还没来得及松开,就被惯性带得整个人都朝叶修那边扑过去了。他都没时间调整姿势,浑身都僵直着,光是他能感觉到的就有手腕那儿在叶修的肋骨处重重地磕了一下。


叶修也吓了一跳,即便被黄少天的冲劲撞了一下都不敢撒手,只是赶紧把手钻出来扶住黄少天的肩膀,待对方站稳之后,才松口气说:“我还以为你要跟我同归于尽。”


“没站稳,吓我一跳。”黄少天说,“刚刚是不是撞到你哪儿了?没事吧?”


叶修反应了一下,突然捂住一边肋骨,皱眉道:“有事,可能是骨折了。”


黄少天一看他这样就知道是瞎扯的了,于是冷漠道:“是吗?哪呢我看看?”


叶修:“哟,你要看?这大庭广众的不太好吧?”


黄少天:“……我靠,你滚滚滚,赶紧的。我要装不认识你了你信不信!”




55


黄少天对叶修的良好心态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他们俩下车的时候距离第一节课上课还有5分钟不到,叶修居然还能优哉游哉地带着他去把早饭买了才进的学校。


这个时候学校里已经没什么人了,再进校约摸就等于大摇大摆地告诉全校师生自己迟到了,实在嚣张。


黄少天和叶修一边看着时间一边脚步不停地走着,黄少天算了算,觉得应该能在上课前赶到,便把手机掏出来看了看。没想到一打开,就看到了铺天盖地的微信消息。


一位小帅哥:天哥!!!!


一位小帅哥:我错了!!!!!


一位小帅哥:我给你赔罪!!!!


一位小帅哥:你猜我在我书包里找到了什么orz


一位小帅哥:[图片.jpg]


……


一位小帅哥:人呢


一位小帅哥:早自习快开始了,老冯往你座位上瞟了几眼了啊,你动作快点


……


一位小帅哥:我去,早自习都下课了,你今天是不来学校了吗!


一位小帅哥:你不会是露宿街头失踪了吧!!


一位小帅哥:要不要我在报纸上给你登个寻人启事?要多大版面?


……


黄少天:“……”


他把郑轩发过来的那张图片点开了一眼,顿时就想把那人拖出来暴打一顿。郑轩那拍的不是他家大门钥匙又是什么!敢情昨天是在他书包里呆了一晚?!


黄少天正琢磨着要怎么跟郑轩算账,他和叶修就走到了班级门口。


两人的教室离得很近,中间只隔了个办公室。黄少天一抬头就看见老冯挎着脸站在教室前门瞪着他,余光往旁边一瞥,比他好不了多少的叶修也被他们班班主任盯了个正着。


在两位黑面神的凝视下,黄少天默默地把手机揣回兜,随即就听老冯开口:“你过来。”


七班班主任也说道:“来我办公室,我跟你好好聊聊。”


黄少天和叶修默契地对视了一眼,然后规规矩矩地进了办公室。


此时的教师办公室空无一人,彼此说什么都能听见。


黄少天在老冯面前站好,然后老冯便问道:“这次又是为什么迟到?”


与此同时,七班的班主任也问道:“怎么回事?”


黄少天心里顿时一惊——玩脱了,他和叶修上学的路上光顾着扯淡了,居然没能顾得上互通一下口供,这一问不就穿帮了吗。


于是黄少天一门心思想要通过心灵感应跟叶修串通一下,慢慢地拖着声音,用能让办公室另一头的叶修也听到的音量道:“呃,我——路上——堵车了。”


同一时间叶修也开口了,只听他心有灵犀地说道:“睡过头了。”


黄少天:“……”


老冯皱眉:“到底为什么?”


黄少天:“睡过头!”


叶修:“堵车。”




56


最后这一场多方会晤以老冯的一句“算了你不用说了,这周你都留下来打扫卫生”作为结束语。


黄少天愁眉苦脸地从办公室走出来,此时第一节课已经上了五分钟了,唯一能够安慰他的就是叶修那家伙也被罚了一周的清洁工作,大家有难同当,都轻松不到哪去。


趁着讲台上的老师转过去写黑板的时候,黄少天从后门溜进教室,一路溜到了作业上坐好。


他轻手轻脚地坐下调整好姿势,把刚刚随手揣校服兜里的早饭拿出来,正准备开吃,结果郑轩那边就冲他竖了个大拇指:“可以啊天哥!你最近真是越来越——猖狂了?早自习都不上了!酷!”


“酷你妹。会不会用词啊?”黄少天没好气地说,“我还没问你呢,我的钥匙怎么会在你包里啊我去!昨晚我都没回家好不好!”


一提到这茬郑轩就愧对黄少天:“我的错!估计是昨天放学我替你收书包的时候漏了,然后夹在我的作业里一起装我包里了!”


这也行,黄少天简直气结,不想说话。亏他还说当时郑轩搭把手替他收书包挺好,结果到头来害得他无家可归的也还是这货。


成也轩哥败也轩哥。


郑轩道完歉,好奇心又蠢蠢欲动起来:“不过你昨天没回家,那是在哪睡的觉?”


黄少天一口豆浆没喝完就被呛了一下,他转开脸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没,就……随便找个地方睡的,你不用管。”


随便找个地方是什么地方?天桥下面还是五星酒店?不过这个问题郑轩没问,而是凑近黄少天那边,闻了闻,若有所思道:


“哎,我怎么觉得……你今天身上有别的味道?”


操,完了。


郑轩这鼻子灵得,可以去申遗了。


黄少天感觉心都被人揪起来了,差点被自己嘴里的包子噎死。


有些事情不是他装作没注意就不存在的。


就像黄少天满以为他已经成功地把“自己身穿叶修内裤”这件事抛诸脑后,但是现在被郑轩这么含蓄地一提,他居然又满脑子铺天盖地地想了起来。


虽然是新的吧,但好歹是那家伙买的,也是从那人衣柜里拿的,黄少天再如何勉强自己都忽视不了。所以他现在只希望知道这件事的人越少越好,太丢脸了,天知地知他知叶修知,不能再多了。


“我靠。”黄少天被郑轩轻描淡写一句话给吓出了一背冷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乱说什么呢你?什么味啊?我怎么没闻到呢?”


“你感冒了吗这么大味没闻到?”郑轩莫名其妙,“你今天吃的不是牛肉包子吧?和平时太不一样了。”


“……”黄少天身上的鸡皮疙瘩又以光速偃旗息鼓了下去,他暗自松了一口气,被郑轩这一惊一乍地搞得快神经质了,“真服了你了,你是不是有病!我换个口味吃不行吗!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


郑轩:“是我大惊小怪还是你大惊小怪啊?”


“滚滚滚。”黄少天不予理会,警报暂时解除,他心有放松地往旁边一靠,靠到了窗台上。


不过也正是由于这个动作,让他察觉到了自己的裤兜里有个什么硬硬的东西。


什么玩意?自己好像没有把什么装到校裤里过啊?


黄少天一边解决完最后一口早餐,一边伸手把兜里的东西掏了出来,是一张卡。


第一眼看到的是正面,是G中的校园卡。


黄少天没看出所以然,翻过面来了看反面,这一看就大事不好了——


校园卡背面印着学生的个人信息。黄少天随意一扫,就看见第一行赫然写着:


“姓名:叶修”。








TBC


天哥心态崩了!


(这篇明天停更一天哈,给老叶码生贺><)

评论

热度(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