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命中注定你爱我 65-68

Vermiss:

设定取自同名日剧(《ボク、運命の人です。》)


61-64  感谢喜欢


--------------------------------------------------


65


黄少天觉得自己疯了。他居然想去找叶修,不一定要干什么,只是看看他也好。


“现在几点了?”黄少天听见自己问。


“不到八点吧,七点五十。”张佳乐说,“怎么了?你要回旅舍了?再玩会都行。”


黄少天自顾自又问:“下山的出口在哪个方向?”


“那边……”郑轩抬手一指,不过话一出口他就仿佛感知到了黄少天即将要做什么,“你想干嘛?”


黄少天抬头看了看夜空,今晚无云,晴空万里,圆满的月亮早早地悬在空中。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总觉得登上山顶后,看见的圆月都要比市区里大一些、近一些,好像触手可及,实际上却遥遥远远、咫尺天涯。


可他不想独占满月。他宁愿去和另一个人分享城里的月光,小一些、远一些也没关系。因为那是很重要的人。


黄少天看了一眼郑轩,冲他点点头,仿佛是肯定他的猜测一般,然后说:“我要下山。”


“啊?”张佳乐简直不知道黄少天在闹哪出,“你疯了吧?大晚上的跑下去干嘛?有谁在等你吗?”


“是啊。”黄少天说,“还早,应该来得及。”


郑轩想拦一下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那你东西呢?还放在旅舍呢,都不要啦?”


“你们帮我看着吧,正好剩两个人,住个双人间就好了。”没等另外两人反应过来,黄少天已经主动把事情安排妥当了。


说着,黄少天便洒脱地朝着刚刚郑轩指的出口的方向走了,一边走还一边冲他们挥了挥手:“那我走了啊,拜拜!”


张佳乐还没回过神:“我去!你玩真的啊!”


“嗯!”黄少天重重地点了点头,随即就像有什么在催促他一般,迈开脚步小跑了起来。




虽然下山的路只有一条,但是这个时候下山的人很少,游客们要么已经离开,要么就是打算住一晚再走。黄少天一路上看见的行人约等于零,只得孑然一人沿着坡度甚至算不上缓的下山路走着。他走得趔趔趄趄,却毫不迟疑。


黄少天走得很快,仿佛是怕自己改变主意一般紧张又焦急地走着。但是事实上他很清楚,他心里这个念头从萌芽开始就没有动摇过,他想去见叶修。


他要去见叶修。


下山的道路很宽,两边各竖着一排声控路灯。黄少天脚步不停地走着,他的前面是茫茫黑暗的路,背后是被他的脚步声惊醒的路灯。明光的路灯依次应声而亮,与他并肩而行,黄少天踩着光一路往下,从黑暗中走出,一直走向远方的霓虹。


早上上山的时候他们三个花了将近一整个白天的时间才磨磨蹭蹭地登顶,没想到这次黄少天下山只花了两个小时不到。也不知道是下山的路太短,还是他自己走得很快,总之等黄少天发现自己已经走出景区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下山了。


他一路上什么也没想,什么也没管,直到出了景区以后才想起来应该考虑一下接下来回市区的路。


早上自己是乘地铁来的,那么坐地铁回去应该算是一个最稳妥的方法。黄少天伸手摸了摸兜,钱包手机都在,那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他出了景区后门后四处找了找附近的地铁站,没想到却一无所获。无奈之下黄少天只得找了个路人问了问四号线地铁应该在哪坐。


没想到那人说:“四号线?那你走错门啦!四号线的地铁站只有前门才有,你得绕过山脚去前门坐!”




66


从后门绕到前门去要花多长时间?反正不会太短。


坐地铁的方法估计是行不通了,黄少天只得又问道:“那还有没有别的方法能回市区?平时从这里下山的游客们都是怎么走的?”


“那还可以去坐景区每天派送的免费班车,能给你送到市中心的地铁站。”那人看了看时间说,“不过现在快收车了,你抓紧时间过去说不定还能赶上最后一班。”


黄少天一听快收车了,立马就想走,走之前还不忘道声谢:“我知道了,谢谢!”


那人调侃说:“没事。你这么着急忙慌地想回去是有什么事吗?”


“哎,也算吧,我回去……给我朋友过生日。”黄少天笑着说。


“朋友?女朋友吧?”


“不是,就……普通朋友。”黄少天自己说着都不相信,“我也是刚知道他今天生日的,所以没来得及跟他说声生日快乐。”


那人轻笑一声,看样子是没信黄少天那副“普通朋友”的说辞,大手一挥,道:“得了吧,快没时间了你还有空跟我这个闲人瞎扯啊?搞对象都不知道积极点。”


“我没搞对象……”黄少天的反驳不是那么有底气。不过他在“说明叶修是普通朋友”和“去赶最后一趟班车”之间略一权衡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后者。




还好天无绝人之路,黄少天紧赶慢赶地赶到回市区的班车的上车点,总算是在末班车发车之前蹦了上去。


车上人不多,毕竟也少有人会在这个不早不晚的时间坐车回市区。


黄少天挑了一个靠窗的后排座位坐好,一直保持运动状态的身体总算是得以放松一下。与之伴随一起得到休息的还有黄少天的神经,绷紧了两个小时没敢松懈一丝一毫,此刻终于偷得空闲松一口气。


车窗外的夜色已经很深了,昏黄的路灯光铺成一条脚下的大道。


黄少天的身体很疲惫,心情却轻飘飘的像是要起飞。他调整了一下坐姿,正寻求着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突然却感觉腰间被什么硬硬的东西硌了一下。


黄少天把戳他的罪魁祸首捞出来一看,是白天在山上买的钥匙扣。


一只金毛一只柯基被黄少天勾在指尖,衬着外面的灯光,亲昵地靠在了一起。




回市区的车程不算长,半个小时后黄少天就在市中心的地铁站下了车。


也许是命运之神眷顾他,黄少天很幸运地在这个地铁站发现了能够坐回自己家的线路。他并没有来过这个地铁站,此刻却一反今早无头苍蝇的莽撞,无师自通般明辨了所有方向。


黄少天脚步从未停过,步伐一路从地铁口延伸到了乘车的站台才告一段落。


夜色更甚,地铁站内几乎看不到什么行人。只有呼啸的风声从隧道内鱼贯而入,吹起了黄少天的发梢,把他响亮的脚步声传到了地铁站内的每个角落——


咚、咚。


一如他急促而跃动的心跳——


咚、咚。




67


黄少天很惊奇自己竟然还清晰地记得去叶修家的路,他从地铁站出来后不费吹灰之力地就记起了叶修家的方向,并且左拐右拐,还真的让他找到地方了。


不过都到了那人家楼下,黄少天才记起自己这么两手空空地叫人下来,看起来似乎不是要给什么人庆生的模样。


于是黄少天只得临时抱佛脚,四处看了看周围有没有什么地方能让他买个东西做礼物,滥竽充一下数。好在这个时候没关门的还有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黄少天在叶修家对面发现了一家,赶紧掐着时间跑了过去。


店里只有一个昏昏欲睡的店员,坐在收银台背后看起来随时都能一头睡倒。黄少天奔进店里的动作不轻,不小的动静瞬间就把店员从睡梦中拽回了现实。


店员见有客人了,这才恪尽职守,抬头喃喃了一句:“欢迎光临——”


黄少天见有人跟他搭话,立刻病急乱投医地问道:“那个……你这里有没有什么适合当生日礼物的东西?”


店员估计是睡懵了,第一反应居然是反问一句:“你来便利店买礼物啊?”


“呃,我这不是临时起意吗……”黄少天摸摸鼻尖,“三个小时前才知道的!这让我上哪去给他变个礼物出来啊!”——其实硬要说礼物还是有的,白天买的两个钥匙扣还好好地躺在黄少天的衣兜里。可他自己觉得这种景区纪念品有点拿不出手,更何况他之前还特意跟叶修说过一声自己给他买了个钥匙扣,要是再拿来当做生日礼物的话,不就连最基本的惊喜都没有了吗?


“我也不知道你朋友需要什么,那你买个蛋糕吧。”店员随口一说,指了指旁边的冷藏柜,“过生日不吃个蛋糕怎么行?”


黄少天一想,觉得有道理。虽然很有可能叶修这家伙今天吃蛋糕已经吃吐了,但是在这种特殊的节日也只有送蛋糕不会出错。


礼轻情意重,聊表心意也好。


在便利店能买到蛋糕就不错了,还都是那种四四方方的小小的一块,能且仅能充当饭后甜点。不过黄少天自己没抱太大期望,非常时期只能委屈自己,也委屈一下叶修。他勉强在为数不多的几块里挑了一个还算可爱的,匆匆忙忙地付了帐,离开了便利店。


没跑出两步路来,黄少天又原路返回,紧张地冲店员问道:“你有蜡烛没?随便什么样的都行。再怎么简陋生日蛋糕上也得插根蜡烛吧,必要环节是不能少的。”


店员弯腰到柜台下面找了找,说:“应该是有的。你要几根?”


几根?叶修几岁?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吧?十七十八?


黄少天一头雾水,最后低头看了看自己那块手掌心那么大的蛋糕,忍不住笑了:“我想要几根也没地方用啊!蛋糕就这么大,就插一根吧,不能再多了!再多就成蜂窝煤了。”




从店员那儿成功地拿到蜡烛以后,黄少天的心情稳了很多,从之前轻飘飘的想飞变成了一步一个脚印的奔跑。


他迈开步子从街对面回到了叶修家楼下,看了一眼时间,距离12点还有半个多小时,够他发挥了。


随即,黄少天把手机掏出来,没再上微信,而是直接给叶修播了个电话——


“喂?老叶啊?你在家吧?”


得到了对方肯定的回答后,黄少天深吸一口气,坚定道:


“那你下来吧。我就在楼下。”




68


叶修下楼的时候,一看就看见了站在路灯下的黄少天。


那人站在他家门口,远远地笑着。等叶修走近了,他才看见黄少天手里捧着个拳头大小的蛋糕,被那人珍而重之地拢在手心里。


黄少天见叶修看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针对手里的简陋型蛋糕解释道:“咳,都这个点了,街上没关门的只有便利店了。所以老叶你就将就一下哈。我随便挑了一个,还特意让他给了我蜡烛。不过我不知道你多少岁,而且这蛋糕太小了插不了太多,所以我就只插了一根。代表一下就可以,你不介意吧?”


叶修没说话,静静地看着黄少天手里的蛋糕。他这才发现上面插了一根迷你蜡烛,不过没有点燃,短短的一截支出来,隐没在夜色里,很难被看见。


黄少天见叶修盯着蜡烛看,一阵紧张涌上头,磕磕巴巴又道:“呃,我没打火机啊,所以没点燃……本来是想回去再找店员要的,不过哪想到你下楼这么快……”


“没事。”叶修低声说,“没事,就这样挺好。”


他的声音很轻,很快就被夜风吹散。


“好、好吗?”黄少天不放心道,“要不还是点燃了吧?你有没有打火机?生日蛋糕有个蜡烛才完整对不对?这一个洞戳都戳了,就算做戏也要做全套嘛。”


“行吧。”叶修突然低声笑了笑,橙光的灯光从头顶照过来,像一张绒毯裹在了他身上。


黄少天被叶修那声笑搞得有点心痒痒,不自主地问道:“那你是要就站在这儿吃,还是先回你家……”


叶修笑得更厉害了,出声反问:“站在大马路上吃像什么话啊?也太寒碜了吧。”


“也对,那就先上楼……”黄少天觉得自己早在四个小时以前就热血上了头,思考能力就弃他于不顾,飞到了千里之外。


不过叶修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却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黄少天也就只有陪着他等在夜色里。


也不知过了多久,黄少天才听见叶修开口问了:“你怎么知道的?”


黄少天:“嗯?”


叶修道:“今天是我生日。你怎么知道的?”


黄少天一愣,他差点忘了这茬。“在山上看到一个祝自己生日快乐的许愿牌是你写的你还写了日期”这种话听起来约莫就是一个随口瞎扯的鬼话,还不如编一个稍微自然一些的理由更有说服力。


黄少天想了想,说:“校园卡啊,我不是捡到了你的校园卡吗,背面有你的身份证号码。”


叶修没说话,看样子似乎是相信了这个说法。


过了一会儿,叶修又问:“你不是在山上吗?”


“呃,本来是的,但我提前下来了……”黄少天说,“反正也没什么好玩的嘛……和郑轩在一起他都一直懒洋洋的不想动……而且我已经登顶了,剩下的就没什么好逛的了……”


黄少天洋洋洒洒扯了一大堆理由,叶修却一直没说话,只是沉默地看着他。最后黄少天自己也编不下去了,被看得缴械投降:


“哎!你别看了别看了,我直接说吧!就是几个小时前我才发现你今天生日,后来一想白天的时候还跟你在微信上吵来吵去,挺不好意思的!反正没了我郑轩他们也能玩!所以我就下山来陪你过生日了!”豪气万丈地说完这一长串,黄少天终于意识到自己这语气有点不太对,顿时又尴尬地放轻了音量,默默补了一句,“也不知道你需不需要我陪……反正没迟就好……”


这段话换来的是沉默良久,久到黄少天都以为叶修下一秒要转身离开了,才听见那人叫了自己一声:


“少天。”


黄少天张了张嘴,想应一声,又觉得这个气氛叶修似乎也不需要他多余的一声应话,于是又给咽下去了。


叫了一声黄少天的名字后,叶修开始迈着步子朝他的方向走去。黄少天和叶修相距不远,短短几米的距离叶修走得很慢,却也坚定不移。


黄少天愣愣地看着叶修走到自己面前,不知道应该说着什么——好在接下来也不需要他开口了。


因为叶修抬起了双臂,仿佛情难自禁一般紧紧地抱住了黄少天。


黄少天整个人都被这个动作搞蒙了,他能感觉到叶修的手臂力道很微妙,精确地介于温柔与强势之间。他大可以抬手推开对方,自然也可以放任这个拥抱继续下去。


黄少天甚至能够感觉出来,叶修这人应该在他抬手抱住自己的时候就后悔了。


叶修大概是觉得这个行为太逾距,太突兀,太不应该。这个亲密的动作在他的动摇之下摇摇欲坠,仿佛下一秒就要主动地分开。


黄少天瞥了一眼旁边的路面,方才两人各自安好的影子此刻已经合二为一,在地面上拖出一道长长的墨痕。


黄少天说不出他此刻脑子里有什么,他好像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也没想。


最后没等叶修先动,黄少天自己便改用一只手托好蛋糕,然后顺势将双臂也揽向了叶修,最后双手交叠,抵在了那人的背后。像是为这个不太坚定的拥抱上了把锁。


“生日快乐啊。”黄少天说,“我没来晚吧?”


叶修说:“多久都不晚。”


他们的身边很安静,甚至没有风声打扰,只有灯光作陪。


黄少天原本有很多话想跟叶修说,此刻却一句也问不出口了。


——万籁俱寂,他只希望全世界都能为他献上一朵花,又希望全世界都能为他关上一盏灯。




 


 


 


TBC


大家儿童节快乐><

评论

热度(1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