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命中注定你爱我 61-64

Vermiss:

设定取自同名日剧(《ボク、運命の人です。》)


57-60   感谢喜欢


-------------------------------------------


61


三个帅哥小分队在周五晚上聊到凌晨,聊天内容主要是互怼,其次才是对第二天的爬山活动稍作商讨。


黑土山位于本市市区内,是市内少有的5A级景点,正因为如此,所以周末选择去那里踏青的人还不占少数。


“游客挺多的好像。”黄少天在微信群里说,“现在还不算太热,所以很多人想趁着气温不高的时候去逛逛。等再热一点你看谁还会去?”


“有道理啊。”郑轩也道,“那我们打算住一晚的话是不是得提前订房间啊?我怕等明天再去就已经住满了。”


张佳乐道:“那我现在先订吧,订一单一双。”


郑轩说:“谁跟谁住一起啊?”


此话一出,微信群一度陷入了沉默。


黄少天想了想,他们三个人任意两两组合好像都行。最后考虑到郑轩这人是个什么都敢往外说、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家伙,以免他跟张佳乐说些什么不该说的,黄少天决定暂时牺牲自己监视一下他。


“我和郑轩住一间吧?”黄少天商量道,“张佳乐你住单人间行不?”


“行啊。”张佳乐答应地很爽快,“我无所谓。”


没想到不爽快的反而是郑轩:“我去,天哥你这么主动地想和我住一间是不是有什么龌龊的企图?但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啊!我们没可能的!”


黄少天:“……”


张佳乐:“你真的要和他住一间?”


黄少天瞬间改口:“我改主意了,郑轩你一个人住吧。”


郑轩依旧不满意:“我一个人住第二天谁叫我起床啊?你们知道闹钟是叫不醒我的!”


“那就别起了吧。”黄少天冷漠说,“组织决定对你行使放逐权。”


抛开住宿问题以外,交通方面还算方便。后来黄少天综合了一下他们三人的住址,最后统一观点,决定乘地铁去景区。


“明天早上八点半地铁乘车口见怎么样?我看了看路线,我们三个都可以搭地铁转乘四号线,四号线就可以直达景区那边。明早我们可以自己赶到那边,然后集合了一起过去。”黄少天说。


“行,我没问题。我回去自己研究一下怎么换线。”张佳乐说。


“我也没问题。”郑轩说,“要准备些什么东西?”


“既然要住一晚,换洗的衣物得带一套吧?”张佳乐说,“别的就没什么了,人带上就好。”


“还有带上脑子。”黄少天忧心忡忡地补充一句,“别到时候找不着路满大街乱窜了。”


郑轩见状也提醒道:“钱带够。5A级景区宰起人来估计也是5A级的,十块钱一瓶矿泉水,就问你买还是不买?”


三个人互相叮嘱一番,彼此都信心满满,坚信这次行动万无一失了——没想到第二天还是出了状况。


【三位帅哥】


张佳乐:@ 黄少天


张佳乐:人呢


郑轩:我们俩已经到了@ 黄少天你还有多久啊


黄少天:我靠我在地铁站迷路了


张佳乐:……昨天说自己让我们别满大街乱窜的是谁?


黄少天:你们给我五分钟


黄少天:五分钟就好!!!




62


黄少天自己打了自己的脸,着实惭愧,后来总算堪堪赶在八点四十的时候和郑轩他们汇合了。


“来得够慢啊!”郑轩头一个开腔抱怨道,“昨天让我们别迷路,结果你自己还找不着方向了。”


“主要是地铁站里岔路太多了,我没找到应该从哪个口过来。”黄少天说,“走走走,下一班地铁马上就到站了,上去再说。”


地铁从一端裹挟着风到站,三个人依次上了地铁,呈一字排开地站在了门边。


地铁上正是玩手机的好时机。黄少天一边和两人闲聊着,一边发了条朋友圈,其去除标点符号后的主要内容就是:地铁站设计得这么复杂到底有没有考虑过那些不熟悉地形的乘客们的感受?


没想到发完这条朋友圈后不到两分钟,居然就有人给他发来亲切慰问了。


叶:你又迷路了?


一位帅哥:为什么是又???


叶:你上次不也出了地铁找不着回家的路吗


一位帅哥:……性质不一样好不好!


叶:差不多差不多


一位帅哥:滚滚滚,差很多好吧


叶:那你这次又是什么情况


一位帅哥:呃


一位帅哥:我换线没找着方向……


叶:[摸头.gif]


一个Q版表情倏地冒出来,黄少天发消息的手一顿,像是被叶修这颗糖衣炮弹直接打蒙了。


屏幕上的动图来自微信自带的表情包。一个站着小人轻轻地拍着旁边坐在地上哭的小人的脑袋,一边拍,一边有爱心从两人接触的地方冒出来,源源不断,绵绵不绝。


黄少天一手拉着吊环,一手握着手机,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上那个暧昧不明的表情,看着看着竟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好好地说着话呢,拍什么头啊?


黄少天已经清晰地感觉出了自己耳朵尖的绯红,不过他顾不上了。刚刚叶修打的这一记直球撞飞了他大部分理智,剩下的一小部分被他全部都用在了思考怎么回复上。


是回句话吗?“哈哈哈哈”?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跟个傻子一样;“没看出来啊老叶你也会用这么萌的表情”?也不合适,太冷漠了,人都摸头了自己这么一句话带过不太好吧。


那回个表情?回什么样好?“么么哒”?我的天,这也太像搞对象了吧!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呢!


黄少天又纠结又兴奋地想了半天,拇指尖却悬在屏幕上方迟迟没摁下去。他盯着和叶修的对话框,脑海里卷起了头脑风暴。


没想到这时叶修那边却陡生变故,黄少天眼睛一眨,就看见两人的聊天记录变了个天翻地覆——


【对方撤回了一条消息】


叶:发错了


叶:[拍桌狂笑.gif]


黄少天:“……”


“有人欠他钱没还吗?”张佳乐余光瞥到旁边黄少天的表情,有点虚,“看这表情,得是欠了一个亿吧!”


郑轩十分赞同:“我觉得像。不过我看他刚刚打字呢,应该是和谁聊天吧?”


“和谁聊天需要这么大动肝火?”张佳乐说,“我怎么想不到?”


郑轩:“你想不到的多了去了。”


说完,两人就听黄少天那边对着手机说了一长串,估计是在发语音:


“我靠!你居然撤回?要不要脸了?不安慰两句就算了还笑!笑你妹!哈哈哈哈哈怎么没把你笑死呢?你不是说要上课吗怎么还有时间刷朋友圈?看来你也不是很忙嘛!烦不烦!”


说完,安静了半分钟,对方似乎是回复了什么,黄少天又冲着手机道:


“开个屁玩笑!你才不经逗!”




63


坐了将近半小时地铁,又步行了十来分钟,三人总算是抵达了黑土山景区的正门。


景区里面能看见不少陆陆续续的人群,基本都是朝上山方向走的。


在上山之前,黄少天一行人跑到正门旁边的小卖部那里一人忍痛买了一瓶价值十块钱的矿泉水,买完过后大家都喝得小心翼翼,总感觉洒两滴出来一块钱就没了。


“看看!我怎么说的!”郑轩说,“我就说5A景区坑消费者也很厉害吧!”


“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得意的。”


张佳乐:“典型的被卖了还帮人家数钱。”


黄少天率先走在前面,说:“走吧,赶紧上去再说。”




在踏上上山的道路之前,郑轩先是在左右两边扫视了一圈,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事实也果然如他所愿。


黄少天在前面走了两步,没听见郑轩跟上来,便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人站在一个广告牌旁边,看样子是不想走了。


他眯着眼看了看广告牌上的字:乘坐缆车由此去。


黄少天:“……”


还好看不下去郑轩这一懒惰行径的不止黄少天一个人。他还没来得及去叫郑轩,后者就被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张佳乐给推走了。


“我去,你不是走在他前面吗?”郑轩惊讶。


“早知道你有这个打算了,特意走你后面的。”张佳乐说。


“心机好重啊,啧啧啧。”郑轩感叹。


黑土山作为历年市上重点开发的景区,这几年来景区内部的服务项目已经日渐完备了,从修葺到设施,无一不是切合游客的消费倾向来。


一路上的街边布满了小商贩,从小吃到纪念品,一条龙服务。


刚上山时景色还不怎么美观,黄少天就干脆贴着道路内侧走,一边走一边打量着摊贩里的东西。没走两步,他便感觉到兜里的手机震动了几下,估计是什么人给他发消息了。


不过黄少天猜也猜得到肯定是叶修。自从地铁上交流完以后两人就没再说过话了,聊天记录还停留在黄少天发过去的带血的刀上。


打开手机一看,果真是他——


叶:生气啦?


这话问的,就算不生气也得自己憋点脾气出来啊。黄少天捏着手机想了想,没回复。


这边没回复好像也没影响到叶修的自说自话,下一秒,黄少天便看见那人给自己发了个定位过来。


什么意思?黄少天盯着定位到的路名看了一会,想起来这应该是郑轩他们家附近的一条街,不过距离他们小区还有一段路程。


但叶修给自己发这个干什么?


一位帅哥:???


叶:去家教的路上看到一家新开的餐厅


一位帅哥:所以?


叶:能不能赏个脸一起去试试?


一位帅哥:…………………………


叶:我换个说法


叶:能不能给个机会让我弥补一下你上次吃的泡面?


泡面?黄少天这才想起来那天他去叶修家借住的时候,自己因为夜宵只能吃泡面还嫌弃了两秒钟。


不知道叶修的本意到底是不是真的想补偿自己,不过那人都这么说了,黄少天也只能答应了。


一位帅哥:那行吧


叶:哎,谢天哥


放下手机后黄少天看了看郑轩和张佳乐所在的方向,结果没想到就趁着自己发两条微信的工夫,那两人居然都已经人手一杯关东煮吃起来了,简直无组织无纪律。


“我靠,你们有吃的也不叫我!”黄少天走过去,迅速从郑轩手里叉了一个塞到嘴里。


“不是看你聊微信聊得正投入吗。”张佳乐说,“跟谁聊呢?”


“没谁没谁……”黄少天转移话题,“你们要不要买点纪念品?钥匙扣书签什么的,来都来了。我看那边有卖的,去看看吧。”


郑轩和张佳乐看着说完这句话后就逃也似的离开的黄少天的背影,对视一眼后,感觉对方应该跟自己想到一块去了。


张佳乐:“有情况啊。”


郑轩:“加一。”




卖纪念品的摊位还挺多人,黄少天只能远观不可近看,将摊位上的小玩意都大致扫了一眼后,突然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


这家店里有不少钥匙扣卖,各式各样的应有尽有,黄少天仔细看了看,发现里面有几个被做成了小狗的形状,还挺可爱。


这种景区卖的钥匙扣多半都是半天然的。是不是手工制作另当别论,不过原材料一般都是竹片草叶之类的东西,天然的原料被或编或捏成吸引人的形状,再经过加工上色,往往销量不俗。


趁着顾客少了一些,黄少天凑到了钥匙扣旁边,随手拿起一个看了一眼,发现那个挂坠竟然能看出是一只金毛犬。


他心里一乐,几乎是毫不犹疑地就联想到了小点。一想到这黄少天也闲不住了,掏出手机对着钥匙扣拍了一张,就发给了叶修。


那人回复得很快,也不知道到底在没在给别人上课——


叶:钥匙扣?


一位帅哥:对,景区看到的纪念品


一位帅哥:是不是挺萌?


叶:是啊


叶:这是一只……金毛?小点?


一位帅哥:哈哈哈哈哈我也想到了!


一位帅哥:我买来送你吧


叶:这么破费啊


叶:多不好意思


一位帅哥:一个钥匙扣能有多破费啊!!!


一位帅哥:你别说了,我意已决


发完这句,黄少天就不管叶修那边的回复,径自拿着小金毛对老板道:“我买个钥匙扣。”


“就买一个吗?”老板问,“再挑一个吧,凑两个能便宜点。”


于是黄少天只得又在眼花缭乱的样式中艰难地寻找着自己最顺眼的那一个,最后选出了一只柯基钥匙扣。


挑好付完钱以后,黄少天用左手食指和中指勾着两只钥匙扣,把手举高拍了张照,然后又发给了叶修。


一位帅哥:[图片.jpg]


一位帅哥:一只金毛,一只柯基,老板说买两个便宜一点,我就买了两个


一位帅哥:怎么样?


叶:好看




64


上山的路程在观光与吃吃喝喝中过去了一大半,黄少天一行人刚好在正午时分抵达了半山腰。


半山腰被开发成了一个大型休憩广场,餐厅和娱乐项目都已经颇具规模了,眼下正是饭点,放眼望去人满为患。


三人针对午餐内容商量了一下,异口同声地决定吃快餐去。吃饱喝足以后继续上路,不过从这里开始上山的方向就被兵分三路了。


“最左边这条是最短的,也是最陡的。”张佳乐一边看着地图上的说明,一边跟剩下两人解说道,“而且没什么风景可看。”


郑轩立刻表态:“这个就算了,来爬山就是为了看风景,把自己整得这么累干嘛?”


“中间这个呢?”黄少天说。


“这上面说中间那条路途经很多花海,适合拍照。”张佳乐说。


郑轩问:“你们要在花海里拍照吗?”


黄少天和张佳乐不约而同地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郑轩:“那问题就解决了,我们走第三条。”


“也行吧。第三条路上还能到我们订的旅舍去把包放下,再继续登顶。”张佳乐说,“不过第三条路最长,到山顶估计都得晚上了。”




结果还真让张佳乐说准了。第三条路比他们想象得还要长,而且再加上越来越靠近山顶,所以路走起来也远没有刚上山时那么轻松。


三个人到达旅舍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过了,距离抵达山顶却还遥遥无期。


“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郑轩已经累得瘫倒在旅舍休息区的沙发上了,看上去随时可以两腿一蹬,“累死我了。要不你们俩自己上去吧!我在这里给你们看行李?”


“还是不麻烦你了。”张佳乐说,“你不是让我看鸡汤吗?‘学会不麻烦别人,你的人生会充实很多’!”


黄少天在旁边直接笑翻了。


笑中带泪地休息了一会,三人重新向山顶进发。


因为时间问题,再加上越往上人越少,所以一路上他们已经很少看见有行人在往上走了。少有的几个意图登顶的旅客也因为速度太慢而被他们渐渐甩在了后面。


“快到了。”黄少天说,“我突然想起来这山顶好像是有许愿树的。我不是跟你们说我初中来春游过一次吗?那时候我们还每人都写了一个心愿挂在树上。当时这个景区还刚开没多久,所以挂上去的许愿牌都没几个。不过现在看肯定很壮观了。待会我们去看看,说不定还能找到我当年写的。”


“我去!天哥你深藏不露啊!”郑轩闻言,佩服得五体投地,“你初中就能脸不红气不喘地登顶了?身体素质很过硬嘛!”


“怎么可能,你傻了吗!”黄少天说,“当时我们爬到半山腰就走不动了,后来都是坐电瓶车上来的。”


郑轩惊讶道:“电瓶车?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能坐电瓶车上山?”


“那你爬山到底是为了什么?”张佳乐说,“还不如家里蹲着电脑上找个黑土山宣传片看看得了,过过眼瘾。”


郑轩想象了一下,似乎觉得还不错:“我觉得这挺好啊!”


张佳乐:“……”


傍晚时分,三人终于踏上了山顶坚实的土地。


“哎!累死了!”郑轩第一个开口说话,结果却没得到意想之中另外两人的回应。


他扭头一看,黄少天和张佳乐早就跑到旁边的瞭望亭里去了,那里可以俯瞰整个市区,如今夜幕降临,整个城市缀上了星星点点的霓虹,非常动人。


“还挺漂亮哈!”张佳乐说。


黄少天点点头,生平头一次体会到了词穷的感觉。他掏出手机刷刷刷连拍了十几张,打算晚上回旅舍再挑挑拣拣,选最好看的那张发朋友圈。


“那边两傻子看完了没啊?”郑轩的声音从一边传来。


黄少天闻言回头,就见郑轩张开双臂,背后是两棵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上面挂满了巴掌大的木牌。山风吹过,轻巧的木牌随着风肆意摆动,琳琳琅琅地从树顶一直蔓延开来,沉甸甸的愿望压弯了树梢。


“你说的许愿树是这个吗?”郑轩问。


“我靠……”黄少天震惊了,盯着树一脸不敢相信,“怎么这么多了?我当时来的时候才只有几十个啊!”


“这都多少年了,每年都这么多游客来,变多了很正常嘛。”张佳乐说。


“我们凑近点看。”黄少天说,“说不定能找到我当年写的呢?”


“真的假的,我觉得悬。”郑轩说,“万一别人挂的时候把你的碰掉了呢?上哪找去。”


“不会吧,我记得我们当时挂的是最下面的树叉,因为个子矮……”


黄少天围着树走了一圈,边走边仰头寻找,大概走了两圈以后,另外那两人便听见树下传来一句:“找到了!”


张佳乐:“我去,还真的有?”


郑轩:“晚上光线这么暗你都能找到?眼神很犀利啊!”


黄少天把手里捉着的木牌给他们看:“还挺好找的。因为我本来就挂在最下面,而且我用来系树枝的线是红的,和别人不一样,还挺明显的。”


郑轩闻言,也学着黄少天的样子昂头看了看别的木牌,发现还真是如此,别的牌子上蓝的绿的紫的绳子都不在少数,偏偏红绳几乎没有。


张佳乐捏着黄少天的木牌说:“我看看你写的什么啊?‘一、希望期末考试能考好’,‘二、希望……’你写个愿望还分点呢!佛祖看你话太多直接字多不看了信不信!”


黄少天:“你们俩认真看行不行?!”


郑轩从张佳乐手里接过木牌,继续念道:“‘二、希望我妈能允许我高中搬出来自己住’……哦,看来这个许愿树还挺灵的,你现在不就自己住吗?起作用了啊!”


张佳乐惊叹:“这么神?‘三、希望能遇上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


黄少天一听,感觉汗毛都炸了:“没了没了没了!别念了别念了!”然而为时已晚。


“天哥不给解释一下吗!”郑轩坏笑,“很重要的人是什么人啊?我是你很重要的人吗?”


黄少天没好气:“滚吧你,你撑死是个很重的人!”


张佳乐故作开明:“大家理解一下。初中小男生,情窦初开嘛,很正常,就是不知道佛祖受不受理这方面的业务,我觉得应该转交给月老……”


“开屁!”黄少天上手把郑轩手里的木牌接过来,重新挂上,然后说,“你们去看别人的吧,比我有意思的多着呢。”


张佳乐和郑轩一边笑一边开始寻找着别人的许愿牌看。


“都挺平常啊我觉得,什么‘希望高考超常发挥’,什么‘希望找到一个好工作’……”张佳乐很失望,对黄少天说,“都没你那个好看。”


黄少天怒道:“你妹!”


“哎哎哎,这有一个少见的!”郑轩发现了新大陆般惊叹道,“这个牌子的绳子也是红的啊!我还以为就他一个红的呢。”


“是吗?原来还有别人跟我一样啊?”黄少天好奇地走到郑轩那边去,“我看看写的什么?”


郑轩手里拿着一块拴着红绳的许愿牌,一字一顿地念道:“‘事、事、顺、心’……没啦?哦,还有一行小字,写的什么?”


黄少天接过来看了看,只见木牌正中只写了简明扼要的四个字,“事事顺心”。在这四个字的下方还有一行小字,不甚明显,经仔细看才能看出写的是——


“顺便祝自己生日快乐”。


黄少天一愣,再往下看,是日期的落款,标注的是不知哪年哪月的“5.29”。


“这人祝自己生日快乐啊……”郑轩也看见了,说道。


黄少天突然转过头问张佳乐:“今天几号?”


张佳乐说:“5月29号吧,怎么了?”


郑轩:“嗯?那不就今天?这么巧?”


黄少天瞬间意识到了什么,猛地回头再次看向手里这块木牌的日期落款——


“5”的尾巴后面有个小勾。










TBC


命运的红线!

评论

热度(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