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命中注定你爱我 85-88

Vermiss:

设定取自同名日剧(《ボク、運命の人です。》)


81-84  感谢喜欢


-------------------------------------------


85


黄少天从来没有给别人当过家教,所以整个人对这件事表现出了空前的积极性。


具体体现在和叶修敲定这件事的那个周五晚上。他到家以后甚至懒得微信慢慢打字了,直接给那人拨了个电话过去。


“刚刚路上还没聊够啊……”叶修一接通电话的声音就是懒洋洋的。


“我们根本还没聊好不好?”


黄少天推开家门就看见了苏沐秋。那人正在自己的卧室里,卧室门大打开,显露出了他大半个身影。黄少天隐约能看出来苏沐秋似乎是坐在自己电脑前的,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屏幕蓝幽幽的荧光投映在他的脸上,看上去有点吓人。


那人也瞥到黄少天回来了,不过没出声,只是伸长了手臂朝黄少天比了个剪刀手。


黄少天没理他,接着和叶修说道:“你几点的家教啊?还是在郑轩他们家那个方向?你给我定个时间吧,我好上闹钟。”


“早上下午都有。”叶修说,“你什么时候有空?”


“哎!既然都答应帮你忙了肯定是按照你的作息来啊!”黄少天说,“早上下午是同一个人吗?”


叶修:“对。”


黄少天想了想,又有点担心:“你一般都是去学生家里补课,结果明天多带一个我会不会不太方便?”


叶修说:“那就约出来吧。不在家里也行。”


黄少天当然乐意,别人家里这种场合对他来说有点拘谨了,他怕自己放不开。


“那约到哪儿呢?就在附近比较好吧?”黄少天建议道,“有没有快餐店那种地方?”他和郑轩已经是快餐店的常客了,每逢佳节两个人都会剩一大堆作业没写,往往在返校前一天就会随便约个快餐店一起奋笔疾书,偏偏效率还出奇地高。


“有。”叶修说,“有个肯德基,人不多。”


“那就在那里吧!我和郑轩经常去。怎么样?你觉得呢?”黄少天问。


“行吧。”叶修一口答应,“我待会儿跟他说。”


商量完地点,时间也还是一个问题。于是黄少天又问:“上午是几点开始?我们在地铁站门口集合一起去吧?”


叶修说:“十点开始,你提前半小时出门就可以。”


“知道了。”黄少天想了一会,“我看看还有什么问题啊……对了,我需要带什么啊?英语书要不要带?英汉词典要不要带?他几年级啊?我找找看有没有他能用的练习册……”


“初二。”叶修说,“你能找到?”


黄少天悻悻地收回了伸向书架的手:“呃,初二也太早了……算了吧。不用找也知道不会有的。”


叶修那边似乎是笑了一声,亲昵的轻笑带着电流声从遥远的电话那段传过来,麻酥酥地爬进了黄少天的耳朵。


“你人带上就行了。”叶修说。


“你确定?别的都不需要了?我空手来?”黄少天感觉贴着电话的那半边脸有点发烫,于是把手机换了一边听。


“嗯。”叶修又说,“我开免提了。给小点听听你的声音。”


“哦、哦……”黄少天傻愣愣地哦了两声,却并没有听到预想之中小点的动静,估计是声音太小没听见。


“你跟它打个招呼?”叶修说。


“那——哈喽?”黄少天凝神听了一会,电话那头安安静静的,想必是话太少了,于是他犹豫了一下,又说,“小点?小叶?听得出来我吗?”


也不知道小点是不是真的听懂了,反正它立马在电话那边汪个没完。


黄少天被它机关枪一样的“汪”给吓了一跳:“我去!你好歹打个招呼啊!我都没有心理准备!”


伴随着“汪汪汪”的还有笑声,电话那边的叶修算一个,卧室里的苏沐秋算一个,也不知道隔这么远那人是怎么听到的。二者笑得异口同声,搞得黄少天十分想挂电话。




86


和小点鸡同鸭讲地聊了几句后,黄少天总算是和叶修商榷好明天家教的事宜,挂了电话。


两人电话讲了多久苏沐秋那边电脑就用了多久,黄少天实在是挺好奇的,忍不住跑过去看了一眼。


“你干什么呢?”黄少天瞄了一眼屏幕,更疑惑了,“这都是些什么图片?”


他仔细看了看,发现全是大大小小的金毛。


“你要养狗?”黄少天问,“养哪啊?该不会是我这里吧!我哪有时间照顾啊!”


苏沐秋无语:“我在替你选头像好不好!”


“头像?什么头像?”黄少天说。


“微信头像,你不是打算换一个和叶修的柯基相配的吗?”苏沐秋提醒道。


“哦对,好像是。我给忘了。”黄少天说着也来了兴致,凑过去看电脑,“怎么样?有没有好看的?”


“没有。”苏沐秋很失望。


黄少天想了想,道:“干脆我让叶修拍一张小点的给我吧?”


苏沐秋说:“行啊。你怎么说?”


怎么说?


黄少天被问住了,直接跟叶修说吗?以那人的性格肯定会多嘴问一句:“你要照片干嘛?”


等到自己回答“当头像啊”之后,那家伙又会说:“为什么不网上找,拍得肯定比我好吧?”


反正推三阻四就是不想拍。黄少天算是把叶修的懒搞清楚了。


叶修那边行不通以后黄少天就没辙了:“那就算了吧。”


苏沐秋却道:“你怎么不自己拍?”


“我自己怎么拍?”黄少天说,“又上他家里?”——这一个月都来来回回去了多少次了!完全可以都说是自己第二个家,太嚣张了吧!


没想到苏沐秋笑得意味深长:“谁说不行?”


黄少天莫名觉得他这个笑有点眼熟,回忆一阵终于想起来了。他上次看到苏沐秋的这个表情迄今也不算久远,正是他和张佳乐他们决定去爬山后,苏沐秋在前夜祝他“玩得开心”时的样子。




第二天早上黄少天如约在地铁站门口等到了叶修,那人单肩背着个书包,看上去竟然比平时在学校里还有点学生样。


两人一边闲聊一边朝目的地走,期间黄少天忍不住又问了问:


“你学生是男是女啊?”


叶修说:“男的。怎么?”


黄少天还挺担心:“男生会不会比较不听话?这岁数正是中二的年纪吧?闹腾起来我们俩镇不住怎么办!”


“我一个人都教了这么久了,没道理加个你反而不听话了。”叶修说完,促狭地看着黄少天,又补了一句,“除非你跟他一起捣乱。”


黄少天当即反驳:“怎么可能!我好歹比他大三岁!也分得清什么是该严肃认真的场合吧?我今天还有工作呢,你别捣我乱才对。”


叶修失笑,又说:“你刚说这个年龄的小孩都很闹腾?”


黄少天:“是啊?有问题?”


叶修淡淡道:“那你在他这个岁数的时候肯定也上房揭瓦了吧。”


“我靠靠靠靠靠!我哪有!老叶你不要血口喷人!我是指大部分,没带上我自己啊!”黄少天怒道。


“是吗?我怎么听说你还掏鸟窝呢?”叶修冷不丁扔了个炸弹下来。


黄少天心都蹦到嗓子眼了:“谁说的!”


事实上是确有其事的,他初二那年暑假全家和郑轩一家人报了个旅游团,到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玩了半个月。两个人玩疯了,下过河爬过树,连鱼都抓腻了,区区鸟窝自然不在话下。


虽说这事的当事人只有郑轩和自己,不过日久天长,难保前者不会在什么地方说漏嘴。黄少天完全放心不了。


没想到叶修说:“你猜。”说完还轻飘飘地走远了。


“我靠!你说不说!”面子要紧,黄少天赶紧追上去,“你跑这么快干嘛!是不是心虚!谁告诉你的!你跟我说个名字就好!我保证不打死他!”




87


等两个人到了肯德基门口的时候,已经能够看见门口有个小孩规规矩矩地站在那里,东张西望地等人了。


叶修和黄少天慢慢走近,那人也察觉到了,看见叶修后双眼顿时一亮,抬起手臂就冲这边遥遥招手:“叶修哥哥!”


黄少天一听,差点自己左脚绊右脚摔一跤。他不敢置信地扭头看向叶修,看着看着又憋不住笑,最后一脸不怀好意地开口:“他刚刚叫你什么?不用否认,我都听到了!”


叶修说:“他比我小叫我哥很正常吧?”


黄少天说:“我不也比你小吗?你看我什么时候叫过?”


“那你叫。”叶修笑说,“我也没拦着你啊?”


“滚滚滚!想得美!这种口头便宜才不能让你想占就占!”黄少天虽然话是这么说,不过心里觉得还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能给叶修添堵的机会实在不多,应该好好把握。


于是黄少天改了口,先左右看了看没有经过的人,然后迅速上手扒着叶修的肩头,压低声音冲着那人的耳边重复了刚才那个四字称呼。


没想到黄少天自己先把自己恶心到了。刚说完“叶修哥”三个字他就说不下去了,纠结再三还是没能再次开口。虽然看叶修的表情似乎是愣住了,但是他自己也没好受到哪去。完全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自杀式行为。


气氛有点尴尬,黄少天悻悻放下搁在叶修肩头的手,然后装作无事发生地转过头大步走开。走到快餐店门口他还若无其事地和那个小孩打招呼:


“哈喽!我是来替老叶那个家伙代课的人,他应该跟你说了吧?我叫黄少天,你好啊!”


对方开开心心地回了个招呼:“我叫卢瀚文!”


说完,他还神神秘秘补充了一句:“我知道你!叶修哥哥和我提过。”


“嗯?真的吗?”黄少天顿时来了兴致,弯下腰手撑在膝盖上,追问,“他说我什么?”


那人想了想,说:“他说你特别……”


黄少天立马不想听了,没好气道:“特别烦是吧!”


“不是,他说的是——”卢瀚文摇摇头,“你特别好。”


黄少天愣住了。


下一秒,后面的叶修也跟了上来。黄少天背对着那人,所以并不能看见叶修的样子。不过他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动作。


叶修抬起手,在黄少天脑袋上随意地揉了一把,然后回头看向还傻站在门口的两人,道:


“进去啊,站在这儿干什么。”




88


三个人到店内一个角落里的四人座坐好。眼下店里人还不多,零零散散有几个学生模样的人也坐在位置上写作业。


“上午先讲英语吧。”叶修说。


“那你干嘛?”黄少天问。


叶修居然打了个呵欠,一副下一秒可以进入梦乡的表情:“我睡会儿。”


黄少天早就料到叶修会这样,立刻从包里掏出一叠试卷出来:“我就知道!还好我特意给你带了几张作业!你拿去写吧!”


叶修:“我写了你写什么?”


黄少天早做好了万全准备:“我拿了双份,所以你就别找借口了!”


叶修无语:“这么器重我呢。”


“是啊!”黄少天笑嘻嘻说,“谁让你能被我说动呢?”


叶修没法了,原本计划的睡觉泡汤,只得老老实实听从黄少天的安排。


一个人讲题,一个人听课,一个人写作业。三个人相安无事地过了一上午,竟然还挺和谐。


黄少天一直压低声音给卢瀚文讲完形填空,生怕打扰到那边写卷子的叶修。他刚刚瞄了一眼,那人在写理综,已经盯着一道题看了五分钟了。黄少天更谨慎了,唯恐自己这边声音大了把那人的思路打断。


结果正当他小心翼翼地给卢瀚文翻译单词的时候,叶修居然说话了:“你不憋得慌吗?”


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啊?”


“音量压那么低干嘛?”叶修问。


黄少天说:“我不是怕影响你吗!我看你盯着最后一道题已经看了五分钟了!”


“哟,这么关注我啊?”叶修乐了,把笔一扔,“早写完了。”


“我靠靠靠靠,好心没好报!”黄少天正好完形填空也讲得差不多了,他看了看时间,又道,“快中午了。吃点东西吧?”


“行。”


三个人点了一桌子垃圾食品吃得津津有味,吃完继续进行苦逼的学习生活。


下午轮到叶修讲数学,黄少天居然还正襟危坐地换到了对面去挨着卢瀚文坐好,打算认真听一听。


叶修见状,笑问:“你要听?”


“听啊,我数学成绩不怎么样嘛。”黄少天说,“我就当巩固巩固基础。”


“巩固三年前的基础是不是有点太早了?”叶修说。


“……”黄少天被噎了一下,“你快讲吧赶紧的!”


事实证明叶修提这一句是有道理的。黄少天蹭着初二的数学题看,因为过于基础,听了不到十分钟他就开始打瞌睡。为了避免自己听着听着一脑袋就睡倒在桌上,黄少天便强打精神,还把目光从作业上离开,移到了别的位置。


挨着练习册旁边的就是叶修的手,正握着笔在草稿纸上给卢瀚文算着什么。


黄少天想到自己很久以前就曾经觉得叶修的手挺好看的,一直到现在他这个评价也没变过。手指颀长指节分明,没什么太明显的特征,却偏偏让人移不开视线。


黄少天看了一会直接出了神,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人的手已经动了——


接着,黄少天就觉得脸颊一凉。


他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就见是叶修正拿着一杯冰可乐贴着他的脸冰了一下。


“看什么呢这么好看?”那人抬眼,笑着说。


“没……刚才走神了!别管我!”黄少天有点紧张,赶紧道,“继续继续!下一题啊!”










TBC


从来不写作业的懒人居然也开始写作业了!少天功不可没!


祝明天高考的大家金榜题名!!

评论

热度(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