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命中注定你爱我 129-132

Vermiss:

设定取自同名日剧(《ボク、運命の人です。》)


125-128  感谢喜欢


-------------------------------------------------


129


看完视频也就是几分钟的事,黄少天退出微博再进入微信界面的时候,郑轩的消息又发来了几条。


心如死灰:看完没?


心如死灰:看完我还有个最重要的问题要问你


心如死灰:我就在微信上问,打电话怕我妈听见


心如死灰:你不好好回答我今天肯定是没法安心写作业了


郑轩的语气意外的严肃,黄少天和郑轩认识这么多年,基本的默契还是有的。虽说存在这是郑轩为了逃避写作业而找的借口的几率,不过可能性还是小之又小。黄少天想到刚刚郑轩在电话里提的“小男友”,又想到他和叶修今天劲爆的朋友圈,几乎是立刻就猜到了郑轩想要问什么。


黄少天的性向在郑轩那儿早就不是秘密了。他们俩认识十几年,什么事都干过,就算是同穿一条裤子都穿腻了,两人互相对对方的黑历史了如指掌,硬要说存在什么对方不知道的秘密的话,可能得追溯到他们上幼儿园之前。


郑轩当年半猜半诈地从黄少天嘴里套出这个秘密的时候其实是惊讶过的,不过再震惊也就是半个小时的事情,心理上一接受,两个人又恢复了如初的关系。


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黄少天看着郑轩发过来的几条消息,深吸了一口气,回了话。


一位帅哥:说


心如死灰:你今天和叶修出去玩了?


一位帅哥:对


心如死灰:……所以你对象真是叶修?


一位帅哥:嗯


心如死灰:唉


一位帅哥:你叹什么气?怎么?还不满意啊?


一位帅哥:那你憋着吧,我满意就行


一位帅哥:[哈哈哈.gif]


心如死灰:严肃点行不行!


心如死灰:怎么你们俩搞上了啊,我好像错过了很多事啊!


一位帅哥:我这个当事人都错过了很多事好不好?


心如死灰:什么意思?


一位帅哥:没什么


心如死灰:你知不知道今天有多少人问我你们俩为什么跑出去玩


一位帅哥:有多少?


心如死灰:很多!差不多认识你们俩的都来了


心如死灰:一个个的,跟香港记者一样逮着机会就问我


心如死灰:我一问三不知,你和叶修出去玩这件事还是他们问我我才知道的!


心如死灰:你说我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一位帅哥:[哈哈哈.gif]


一位帅哥:[哈哈哈.gif]


一位帅哥:[哈哈哈.gif]


心如死灰:再笑拉黑了


一位帅哥:[对不起.gif]


心如死灰:……


一位帅哥:你点点点干什么,还有什么想问的没?没有我就去找叶修了


心如死灰:他不在你旁边啊


一位帅哥:阳台上打电话呢


心如死灰:打什么电话需要避开你啊?[/斜眼笑]


心如死灰:有


心如死灰:猫


心如死灰:腻


一位帅哥:我看你脑子有点油腻[/刀]


心如死灰:我靠!怎么一言不合就骂人!谈恋爱了不起是不是?


心如死灰:黄牌警告一次!再犯直接罚下!


一位帅哥:赶紧的吧,还有什么要问的


心如死灰:他人怎么样啊?会不会欺骗你感情?


一位帅哥:骗我图什么啊


一位帅哥:继承我账号卡吗


一位帅哥:人也就……凑凑合合吧!


心如死灰:凑凑合合你还愿意跟他搞?


心如死灰:看来是真爱了


一位帅哥:…………………………


一位帅哥:是啊是啊!!所以你知道了吧!!


一位帅哥:我下了,你自己玩去吧!!




130


放下手机,黄少天走到了阳台上。


推开落地窗能够看见叶修的背影,那人手肘支在护栏上,一只手抬了起来,指尖附近有明明灭灭的火星。


黄少天走到叶修旁边,问:“你在抽烟?”


叶修看了一眼黄少天,顺手把没抽几口的烟灭了,说:“刚点上。”


“心情不好?”黄少天问,“是叶秋的电话说什么了吗?”


“他确实说了什么,不过我心情挺好的。你瞎想什么。”叶修说着,侧过身顺手从兜里摸了两颗糖出来,一颗自己剥开吃了,另一颗扔给了黄少天。


黄少天下意识地接过来一看,居然是一块薄荷糖。他想到了之前在叶修衣服上闻到过的薄荷味,当时以为是洗衣粉,没想到来源于这个。


“你随身还带糖呢?比我还爱吃甜的,没看出来啊。”黄少天说完,也剥开糖纸吃了。


“得压压烟味。”叶修说,“你知道我抽烟?我好像没说过吧。”


黄少天顿了顿,道:“之前……在你身上闻到过。”不知道为什么,好好一句话被他说得磕磕绊绊,总觉得不太好意思。之前和郑轩说就这样,现在跟叶修说这话居然也有同样的感觉。


“哦。”叶修颇有深意地应了一声,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促狭的笑。


“你笑屁!”糖果在嘴里囫囵转了转,黄少天着急忙慌地转移话题,“叶秋到底跟你说什么了?”


“什么都说了点。”叶修说,“他还说爸妈看我比赛了。”


“啊……”黄少天愣愣地接话,“然后呢?”


“他们说,”叶修顿了顿,才低声道,“我做得很好。”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刚刚被提起来的心又飞速落回了原位——叶修这表情严肃的,好好一句话被说得这么沉重,他都要以为叶修父母耍赖不认账死活要那人搬回B市了。


不过既然家里人都夸奖了,是不是可以把这句话看做是一次变相的妥协?叶修的坚持是不是终于迎来了第一声回响?


“这不是好事吗!”虚惊一场,黄少天拍了一下叶修,“你表情能不能开心点啊!板着脸干什么!吓死我了!”


叶修被拍懵了:“我挺开心的啊?”


“笑一笑会死啊!你故意的吧!”黄少天二话不说直接上手了。


他先是揪着叶修的脸颊往两边提了提,硬生生扯出来一个鬼见愁的笑,然后才松了力道,又哄小孩似的给叶修揉了揉。期间黄少天一直憋着笑,棍棒夹糖这一招使得非常熟练。


末了,黄少天还装模作样解释一句:“有蚊子。”


“……”叶修被他上来就是一通蹂躏,闻言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才说,“手真黑啊!”


黄少天:“那是,也不看看你天哥是谁。”


叶修看着他,“手感挺好吧?”


“必须的!”黄少天说,“我男朋友哪儿不好?”


叶修一本正经:“哪儿都好。”


“你这人怎么回事?一点都不上道。”黄少天正等着叶修天花乱坠一通夸,结果就等来这一句,忍不住抱怨道,“我都这么昧着良心夸你了你都不知道回应一下的?”


叶修淡淡说:“你好不好都挺好的。”


黄少天又被噎了一下,半天才出声说:“算你有眼光。”


“是啊。”叶修说,“怎么就让我捡着你了呢?”




131


看见叶修抽烟黄少天才想起来一件要紧事,赶紧拉着人进了房间里。


黄少天的包还扔在床上,他没说话,走到床边就开始找什么东西。


“你干嘛?”叶修看着黄少天一顿乱找,想到了那人里面带的零食,又问,“晚上没吃饱?”


“你能不能想点好?”黄少天翻找一阵,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他把一个四方的盒子拿在手上,然后转过来递到了叶修面前。


“之前说好的冠军礼物。”黄少天说,“晚了几天给你,你别介意。”


叶修看了看黄少天,然后轻轻揭开了盒盖,里面是一只银灰色亚麻纹的打火机。


黄少天小心地把它拿出来,说:“你喜不喜欢?我自己挑的。本来想让郑轩给我参考一下,但他太不靠谱了……因为要刻字,所以等了两天才拿到。”


“你刻的什么?”叶修问。


黄少天却不太好意思地把打火机往叶修手里一塞,说:“你自己看吧。”


叶修把这只打火机翻来覆去看了两遍,才在正面铰链的下方看见了三个字母:HST。


“你给人送礼刻你自己的名字?”叶修无奈笑问。


“本来是想刻你名字的,后来觉得太傻了!跟小学生怕东西丢一样。”黄少天解释道,“而且是我送的,总得让你一拿出来就想到我这个人对不对?”


叶修:“行吧。反正你都有理。”


“而且这也正好嘛。”黄少天手往锁骨处一掏,把脖子上的戒指拎了出来,“你送我的这东西不也有你的名字吗?大家扯平了!”


叶修没说话,突然上前了一步。


他和黄少天本来就站得挺近,这一步再迈出了两个人直接是面贴面了。


黄少天莫名有不好的预感:“有话好好说,靠这么近干什么?”


叶修却道:“你说扯平,我才想起来你还欠我一次。”


“欠什么?我借你钱没还吗?”黄少天一头雾水。


然而没等黄少天想起来,叶修就已经付诸实践了——他飞快地掐了一把黄少天的腰,然后再推了一把那人的肩,最后黄少天就毫无还手之力地躺倒在了床上。


我靠?什么情况?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躺平了,整个人都是蒙的。他正打算开口问叶修有何贵干,下一秒就感觉那人也跟着欺身压了上来。


我靠!干嘛啊!黄少天这下不蒙了,浑身上下所有毛孔都在紧张地尖叫。


“你、你什么意思?”黄少天僵硬得像一块铁板,他傻愣愣地看着伏在自己身上的叶修,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放。


“你说要扯平的啊,”叶修说,“白天掐我一下我总得还回来吧。”


“你妹啊!这么小心眼!”黄少天终于记起来他们俩上山时叶修说的那句“找机会收拾你”,顿时心虚地嚷嚷道,“掐就掐吧你推我干什么?”


主要是他们俩现在这姿势也太少儿不宜了,真是郑轩看了会沉默老冯看了会流泪。


“没什么。”叶修说,“让我抱会儿吧。”


说着叶修就真的搂住了黄少天的后背,头也埋到了他的颈侧。


黄少天被他这一惊一乍地搞得不知如何是好,他手在半空中挥舞了两把,才轻轻地回抱了上去,说:“想什么呢你?”


叶修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却说:“很好看,我很喜欢。”


黄少天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叶修这说的是他送打火机的事,于是说:“喜欢就行,我审美还是不错的吧?”


“是啊。”叶修很给面子。


黄少天静了一会,实在忍不住了,拍拍叶修肩道:“你头发弄得我好痒!起来行不行?”


叶修闻言,只得支着手重新撑了起来。


两个人一上一下,沉默地对视了一会儿,彼此的眼底都有影影绰绰的光。


这个吻要比前两个默契得多,更像是水到渠成的无声誓言。一回生二回熟,第三次已经像是约好一般自然又亲昵。


黄少天甚至已经不怎么紧张了。他带着笑去迎合叶修的吻,心里的烟花纷纷作罢,挽成了细水长流的春风绕指柔,又化作了破冰的滢滢春水奔往温柔乡。


安安静静地亲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是谁先撬开了对方的齿关,两个人又勾着舌尖交换了一个薄荷味的呼吸。


很多东西放久了都会变质,更何况恋人间的唇齿相亲。


黄少天甚至没反应过来他和叶修是怎么演变成现在这个局面的。只记得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两个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了。


叶修的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探到自己后颈去了,手指反复磨挲了一阵,待到皮肤发烫以后,又轻轻地捏起来。


黄少天被他搞得背一阵发麻,下意识地颤了一下。这个本来应该很细微的动作被两人的亲密接触无限放大,黄少天的虎牙不可避免地在叶修的唇边划了一下,力道并不重,倒像是一次耀武扬威的示好。


叶修愣了愣,才轻轻地回舔了一下,贴着唇低声说:“别咬。”


黄少天想解释自己没咬,奈何腾不出空,只得由着他去了。


空气渐渐升温,黄少天甚至隐隐听见了火花爆裂的攒动声,眼看着事态就要朝着擦枪走火的方向一发不可收拾,突然旁边传来了一声异动,打破了两人的气氛——


黄少天之前随手扔在枕头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这一声落到两人耳边犹如晴天霹雳,黄少天尤其被吓了一大跳,整个人几乎要从床上弹起来。


叶修先是被手机震动吓了一跳,又被黄少天的动作吓了一跳,还没回过神来,黄少天就已经猴急地坐起来了。两个人的额头直接撞了一声闷响出来,之前的旖旎气氛烟消云散,互相都觉得对方背着自己练了铁头功。


黄少天手忙脚乱地把手机拿过来,生怕来者不善。不过还好,他并没有在手机屏幕上看见类似于老冯这种让人魂都吓飞的名字。


“是郑轩。”黄少天看了一眼叶修,有点臊得慌,“他发的微信语音。”


叶修脑门还在隐隐作痛:“你听吧。”


于是黄少天想也没想地就把郑轩发的语音点开听了,顿时那人的大嗓门在安静的房间内响起:


“对了天哥!我差点忘了提醒你们!一定要做好防护措施!”


黄少天:“……”


叶修:“……”


这时机抓的,就跟在房间里装了监视器一样。黄少天气得都想给郑轩竖拇指了,这种话忘了就忘了吧,冷不丁冒这么一句出来神仙都要吓萎了!


黄少天实在无话可说,给郑轩刷了一屏幕的“红牌罚下”,然后把手机扔回原位,沉默着看向了叶修。


叶修也不说话,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片刻,最后都绷不住了,纷纷栽到枕头里就开始笑。


两人傻笑半天,最后叶修先笑够了,坐起来看黄少天还在枕头里埋着,说:“还笑呢?”


“哈哈哈哈!你别管我!”黄少天说。


叶修想了想,把旁边的枕头拿过来盖到了黄少天脸上。


“靠靠靠谋杀亲夫啊!”黄少天立马坐起来了,“不过我真是服了郑轩了,我周一去学校和他好好聊聊,问问他知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叶修说:“行。”


“睡觉睡觉!”黄少天把枕头扔开了,说,“我困死了,明天还要早起,睡觉!”




132


第二天叶修是被黄少天拖下床的。


“我靠你真重啊!”黄少天手脚并用地把叶修从枕头里拽起来,“起来起来起来。”


叶修头都大了:“起来干什么?”


“爬山啊,你睡傻了?”黄少天说,“昨天我们还没有登顶呢,今天补上。”


叶修无言:“我以为你忘了。”


黄少天说:“那还真是不好意思了,我没忘!”


两个人收拾好先去一楼食堂吃了早饭,一人一根油条吃得满手流油。


“登完顶以后我们干什么?”黄少天问,“直接下山吗?”


“随便你。”叶修说,“你想去哪儿?”


黄少天想了想,说:“中午之前下山的话我们还可以回市区去逛商场。”


叶修问:“你要买东西?”


“想买两件衣服。”黄少天说,“你没事就一起呗?”


叶修点头:“嗯。”




吃饱喝足的两个人重新启程,朝山顶的方向进发。现在时间尚早,路上同行的人还不太多。


黄少天和叶修到达山顶的时候,太阳已经出来了,红扑扑地挂在半空中。


时隔几个月,黄少天再一次见到了那棵茂盛的许愿树。斑斓的丝带一树摇晃,在晨光中向山风悠悠招手。


“我来过这儿,大概是初二的时候吧。”黄少天说,“当时学校组织春游,大家一起来的,还许了愿。”


“你许的什么?”叶修问。


“就……期末考个好成绩吧,还能许什么?”黄少天含含糊糊道,打死他也不好意思把当时自己许的愿告诉叶修。


“我也来过这里。”叶修说,“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了。”


黄少天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问:“你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


叶修说:“现在实现了。”


“我也实现了。”黄少天笑了起来,“那说明这个还挺灵的。”


两个人商量了一阵,去旁边的摊位上又买了一块许愿牌。


“我写正面,你写背面,怎么样?”黄少天问。


叶修点头,递了一支笔给他:“你先。”


“但我好像没什么想实现的啊……”黄少天胡乱按着按动笔的笔帽,瞥到叶修就站在自己旁边,还把他支开了,“你站过去点!别看着我写啊!”


待到叶修走开了,黄少天才斟酌着,一字一句写下了他的愿望。写完以后,黄少天把木牌和笔都交给了叶修,还不放心地叮嘱道:“不准偷看啊!写你自己的就行了!”


“你怎么写这么久?写了一篇八百字作文?”叶修问。


黄少天:“滚滚滚,我有感而发写多了。”


叶修无语:“你别是偷偷骂我吧?”


“我还不至于把愿望浪费到这种破事上吧!”黄少天说,“你赶紧写!脑补的还挺多……”


叶修笑了笑,接过来提笔就写,短短几秒钟就写好了。


黄少天见他放下笔,惊讶道:“这就写完了?”


“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话这么多?”叶修捏着牌子朝树下走去,“找个地方挂吧。”


“有难度啊,这都被别人占的差不多了。”黄少天绕着树底下看了看,抬手一指,“老叶你看看那里行不行?”


叶修顺着黄少天的手指看了过去,果然发现了一截还没被霸占完全的树叉。


他上前一步踏上了许愿树周围砌的半米高的花台,抬手把那根枝杈压了下来,然后把手里的木牌递给了黄少天。


黄少天接过来,解开木牌上的红绳,重新栓在了那根树枝的末端,反复系紧了两次后,他冲叶修点了点头,叶修心领神会地松了手,两人的许愿牌顺利地与一树木牌会师。


“走吧。”黄少天拍拍手上蹭到的灰,“去别的地方逛逛。我记得那边好像有卖明信片的,去看看?”


“走吧。”叶修说。


两人的背影渐行渐远,一阵凉风吹来,吹动了树上高低错落的木牌。


刚刚被系上树的木牌被一根红线栓得稳稳当当,一面上是密密麻麻的小字:


“佛祖你好!我又来分点作答了!


第一当然是希望高考超常发挥了,看在某人陪我一起来的份上,我也勉为其难替他许愿一下吧,要是能和我考一个分数就更好了!XD


第二嘛,希望老叶家里能顺利地接受他打游戏这件事,他这么厉害!不去打游戏是业界的损失!


第三,希望一直在一起,永远不分开,嘿嘿!”


风把木牌吹得翻转了一面,露出了另一面上的字——


“和他一起越来越好”。




黄少天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推开门的时候黄少天再一次看见了苏沐秋,那人端坐在沙发上,没什么表情,样子竟然意外地和黄少天第一次看见他时重合了。


“你这什么表情?”黄少天一边换上拖鞋一边问,“怎么这么严肃?”


“我要走了。”苏沐秋说。


“啊?”黄少天一愣,“什么?去哪?”


苏沐秋说:“我得回去了。该做的事不是都已经做完了吗?”


黄少天这才意识到那人说的是什么意思,心情顿时变得有点微妙:“哦,你说的该做的事,就是指我和老叶……”


“对。”苏沐秋点头道,“你们已经在一起了,所以后面也就不需要我帮忙了。”


黄少天被他的话迎头击中,一时半会说不清楚现在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只能艰难地点了点头:“好,那——拜拜。”


苏沐秋说:“我走之前还有没有什么想知道的?我再给你解答一下。”


黄少天想了想,勉强想出了一个问题:“既然我都和老叶在一起了,那你说的那个什么世界末日是不是就不会来了?”


对方却罕见地沉默了一会儿。


“既然都要走了,不如我实话跟你说了吧。”苏沐秋不怕死地说,“其实我一开始和你说的不和叶修在一起就世界末日什么的,是骗你的。”










TBC


震惊,本文中心思想竟是一场骗局!伞哥或成最大赢家?

评论

热度(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