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命中注定你爱我 73-76

Vermiss:

设定取自同名日剧(《ボク、運命の人です。》)


69-72  感谢喜欢


----------------------------------------------


73


谁能告诉他现在是什么情况?


拉开门以后黄少天就傻了。门口一个厨房一个,两个叶修居然能同时出现在自己面前,看来生活真是很刺激的一件事。


显然门口那个叶修也没好到哪里去,对方一脸茫然,不知所措的程度和黄少天势均力敌。


“我找叶修,”最后那人先打破了僵局,“他在吗?”


黄少天“哦”了一声,回头看了看屋里:“在是在——”不过他不知道这人来意到底是什么,有点拿不准自己应该怎么办。


恰好这时候叶修刚从厨房里出来,正扫了门口一眼,结果就和门外的人视线对了个正着。


三个人互相看了看,默契达到了空前的高度,顿时都开始心照不宣地装哑巴。气氛就此凝固,短时间内只有小点尾巴拍打在地板上的声音。


估计是觉得再这么站下去三个人能站到天荒地老,叶修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先进来吧。”


那人闻言便踏进家门口,没想到前脚进门后脚还没跟上,小点那边就先声夺人地“汪”了一声。其声音之响亮,远远地超过了他这个体型的宠物所应该具有的。


黄少天被这路见不平的一声吼吓得不轻。他自从认识小点以来还没有听过它这么气势汹汹的叫声。不如说这家伙大部分出声都是在向别人讨东西吃的时候发出的,呜呜咽咽地装可爱,简直毫无气节可言。


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听到它这么响亮的一声叫,黄少天看向来者的眼神瞬间就不一样了,看来这人不简单啊。


不简单的人顶着一张和叶修从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脸,被小点吼了一通后看上去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了。接着那人似乎一咬牙,贴着墙边小心翼翼地摸索到了沙发的最外侧,最终在这个理论上距离小点最远的位置坐好。


叶修给那人倒了杯水,然后看了看黄少天,说:“小点你抱会儿,别让他过来这边就好。”


“哦,行。”黄少天被莫名安排了一个工作,只得起身去把脾气劲上来的小点拉到腿上放着,然后一屁股坐到了叶修床边的地毯上,打算以最佳视角围观这出好戏。


叶修和那人并排坐在沙发上,目前还停留在一句话没说的阶段,不过黄少天似乎能感觉出来叶修心情不怎么好,具体原因还有待考证。


最后仍然是叶修先开口道:“你来干什么?”语气倒是挺平淡,听不出什么情绪。


那人看了叶修一眼,问:“最近怎么样?”


“我们俩就别扯这些虚的了吧。”叶修偏过头笑了笑,说,“老样子。你不也知道吗?”


“那就是不怎么样了。”那人说。


叶修说:“行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黄少天在旁边静静地听着,感觉这对话随时都能进行不下去了,偏偏两位当事人还能找点话来硬生生接下去。


那人又说:“昨天怎么过的?”


昨天?黄少天终于跟上了点两人的对话,那就指的是叶修的生日了。


叶修说:“随便过的。”


对于如此不配合的回答,那人没话说了,沉默半晌后,只得叹了口气,声音里藏着满满的无奈。


叶修偏偏还乐了:“你叹什么气?你再怎么也过得比我这个随便的好吧。”


那人又是一阵沉默,看起来有一肚子话憋着想说,然而他挑了一句最平淡的:“虽然晚了点,但是还是给你补一句生日快乐。”


叶修说:“你能记着就不错了。”


那人无语:“我想忘也忘不掉啊。”


“也是。”叶修点头说,“对你来说是有点高难度。你努把力试试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忘了呢。”




74


黄少天坐在地上眼观鼻鼻观心地折腾着小点。


他先是顺毛摸了一通,又倒着摸了回来,可惜狗身就这么点大,黄少天感觉自己都快把它摸秃了,却还是没把沙发那边两个人的对话搞清楚。


那边两个人说个话跟打太极一样,你一句我一句,看上去聊了很多,实际上什么内容都没说到。黄少天在旁边围观得一头雾水,郁闷得无以复加。


还没等他想明白,那边又有人开口了。


叶修说:“你到底来干嘛的?”


“我……”那人欲言又止。


叶修:“直接说吧,反正到最后还是得说。”


“老妈让我过来找你的。”那人深吸一口气,终于说明了来意,“说是让我劝劝你,让你跟我们一起搬回B市。那边他们已经联系到了更好的学校,你可以安心读书。”


叶修一言不发,静静地听着那人继续道。


“他们让你……不要这么胡闹了。回去跟家里认个错,就当什么事也没有。”那人语速很慢,声音很低,缓缓地说完了最后一句,“……也不要再这样折磨自己了。”


叶修听完,沉默半晌,突然道:“他们让你来劝我?”


“是啊。”那人点头。


“那他们也太相信你了。”叶修笑了,说,“你来我这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吧,哪次是说动我了的?”


那人似乎被问住了,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


叶修又说:“你说的不对。我没有折磨我自己,我又没有自虐倾向。不如说现在的生活才是我想要的。”


“就当你现在过得还不赖吧。”那人妥协说,“但是既然回家以后你可以过得更好,你何必还在外面一个人生活?”


“没有何不何必这一说。”叶修道,“你们是不是以为我那时候是一时冲动,什么也没想好?其实我想得挺多,也想得挺好。差不多可以说是从我拿了你身份证的那一天开始,我就想好了。”


大概是话里面什么词触动了内心,那人的眼神闪烁了几下,最后他拿起杯子喝了口水后,才重新开口:“那你怎么证明……你以为的想好,不是一时冲动?”


叶修突然笑了,反问:“你觉得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考虑的?”


那人怔怔地摇了摇头。


“挺早了,初中吧?”叶修想了想,“我还特意去山上许过愿,不过现在看来也不是那么灵。”


黄少天顺毛的手一顿,他抬起头,目光落在了叶修陷入回忆的侧脸上。


“这样吧。”叶修又道,“来都来了,你也替我带个话。你跟他们说再给我两个月,两个月以后的那场比赛将会是我参加的最后一场。


“要是我拿到名次,你们可以就此不管我。


“要是我输了,我乖乖跟你滚蛋回家。”




75


送走那人后,叶修又恢复一个没事人的样子,还问黄少天:“饿了没?”


刚听完一场高信息量的对话,黄少天还在满脑子晕乎着,下意识反问:“还行吧,怎么?”


“要是你还有胃口的话咱们就出门。”叶修看看时间,说,“现在都饭点了。”


“出门?”黄少天一愣,“哦吃饭啊,行啊!我随时都可以。”


于是叶修就带着还云里雾里的黄少天出门了。


两人一边下楼一边商讨,最后决定还是选择老办法,坐地铁去。


叶修那边是一副说完了就把事情翻篇了的样子,但黄少天全程围观下来还不明就里。于是路上他有意落后叶修半步,慢悠悠地走在那人后面,然后一边瞄着那人的背影,一边就把手机掏了出来。


他的脑容量现在过载了,急需来个人替他分担一下。


一位帅哥:轩哥轩哥


一位帅哥:呼叫轩哥


一位帅哥:收到请回答


心如死灰:……


一位帅哥:什么情况


一位帅哥:你怎么改昵称了


心如死灰:我现在的状况就如同我的昵称


一位帅哥:我去,你失恋啦???什么时候开始的我都不知道


一位帅哥:谁弄得你心如死灰了?


一位帅哥:跟我说!我替你揍他!


心如死灰:我靠


心如死灰:你以为是谁呢?!!就是你这货好不好!!!


一位帅哥:我怎么了???


心如死灰:我就没你这么坑的队友!!!!


心如死灰:好好的在山上玩着呢,哪有你这种一言不合就跑下去的?!


心如死灰:我跟张佳乐都快气死了,昨天跟他讨论了一晚上是把你绑起来扔到海里还是套个麻袋一顿揍


一位帅哥:……那你们讨论的结果是?


心如死灰:双管齐下[/刀]


黄少天莫名打了个激灵,赶紧安抚道——


一位帅哥:对不起,我的锅我的锅


一位帅哥:你们俩还玩得开心吧?


心如死灰:开心啊


心如死灰:光是想想你半路有可能会被狼叼走就要笑死了


一位帅哥:……………………我不至于吧!!


一位帅哥:那你们现在干嘛呢


心如死灰:收拾东西呢,准备打道回府了


一位帅哥:这么早?不再玩会吗?


心如死灰:玩屁!回家看书了!


一位帅哥:真难得,你居然还有主动看书的一天


心如死灰:后天考试啊,总得临时抱一下佛脚


一位帅哥:考试


一位帅哥:你再说一遍???


心如死灰:我去你不会忘了吧


心如死灰:[哈哈哈.gif]


心如死灰:老冯天天挂在嘴边的学习自觉性呢!是不是被你混着包子一起吃了哈哈哈哈哈


一位帅哥:靠


一位帅哥:你还不如不告诉我,我并不是很想知道


心如死灰:[哈哈哈.gif]


心如死灰:你刚刚呼叫我有什么事?


一位帅哥:哦,我是想说,我今天看到了一个和老叶长得一样的人


心如死灰:什么情况?


一位帅哥:不知道啊,找上他家里来了


心如死灰:……所以你昨天还是在叶修家过的夜???


心如死灰:算了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一位帅哥:……………………


心如死灰:你确定是长得一样?不是比较像而已?


一位帅哥:当然确定啊,我开的门,我能不确定吗?


一位帅哥:我魂都被吓飞了好不好!!!


一位帅哥:两个一模一样的叶修站在你面前,你自己感受一下……


心如死灰:那正好可以玩连连看




76


黄少天和郑轩在微信上叽里呱啦聊了一路,从那两人什么关系,一直聊到会在周末大中午的时间跑上门来所为何事,堪称国家一级唠嗑运动员。直到跟叶修都到了吃饭的地方了,黄少天才恋恋不舍地放下手机。


他也不是真有这么多话要急着和郑轩讲,主要是黄少天现在面对叶修有点不知所措。他刚刚才在那人家里围观了一场氛围算不上美妙的对话,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


等到了餐厅面前,黄少天才发现叶修带他来的地方装修竟然还挺别致。


“没看出来啊老叶!”黄少天看了看餐厅招牌上写的“泰式火锅”四个字,又看了看里面的装潢,最后调侃道,“你居然这么有情调!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我以为你对吃的东西都不是很在意呢!你看你家里都是榨菜火腿肠这种东西。”


“是不在意啊。”叶修说,“这不是想着还有你这么个美食专家吗?”


黄少天:“怎么又成我的锅了?其实是你自己想吃吧!”


叶修笑笑,说:“快进去吧。”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进店,在一个角落里落座后点了个双人套餐,然后就互相不说话了。


事实证明,刚刚在餐厅门口两人看似自然的一番对话都是无意而为之。等到现在黄少天终于和叶修有机会独处,有正式开口的机会了,他又开始为应该怎么样和那人正常交流发愁。


一开口,叶修和那人之间剑拔弩张的对话就老跑出来干扰思维。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叶修刚刚和那人的聊天简直在黄少天的脑海里掀起了轩然大波。在好奇心的作祟之下,他想问的问题可以说是多到脑子里二度过载了。


那个人是谁?他说的搬回B市是什么情况?回家又是什么意思?还有比赛,什么比赛?为什么要以这个比赛作为回不回家的条件?


可是这些话他都没法贸贸然地问出来。就像之前和苏沐秋说的,他希望叶修可以自己告诉他。


正在黄少天胡思乱想之际,饮料先上来了。黄少天想也没想就拿了一瓶豆奶过来喝,认真程度堪比写作业——因为太他妈无聊了,又没话讲,能让嘴巴不闲下来也只有喝东西这个方法了。


叶修看他一门心思喝饮料的样子还挺惊奇,看了一会后问:“你很渴?”


“啊?没,不是……”黄少天闻言一愣,随即看了一眼饮料瓶子——就这半分钟的工夫他半瓶就已经下肚了,顿时讪讪道,“这不是没得吃吗!我就只能先喝点东西了垫垫……”


“这么饿啊。”叶修感叹,“早饭才刚吃完没多久呢。”


“我不是饿!哪有这么快就消化了啊!”黄少天感觉跟这人没法沟通,“哎!我的意思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嘛,给嘴巴找点事干!”


叶修被他这话逗笑了:“闲着没事你说话啊。”


黄少天哑火了,抠着桌子问:“说什么?要不你来?平时也没觉得你是一个话这么多的人啊。”——他倒是也想说,可也得找个话题出来聊才能开口啊。


“你居然没话说?”叶修稀奇道,“看到是你我才多说说的啊。”


“滚滚滚!”黄少天一听,立马不乐意了,“什么叫看到是我才多说说的!什么意思啊!怎么又带上我!要点脸要点脸!”


叶修闻言没再接话,而是沉默半晌,突然道:“刚刚那人叫叶秋。”


黄少天:“啊?”


话题陡变,他还没来得及从方才的闲聊中转过弯来。不过听叶修这么一说,他忽然觉得“叶秋”这个名字异常熟悉,不过一时半会他暂时想不起来是在哪得知的。


“我弟弟。”叶修又说。


“哦,这样……”黄少天总算跟上了,点点头道。


其实他刚刚和郑轩一番讨论之下已经猜到了叶秋的身份。毕竟这两人长得这么像,唯一能解释得通的就是双胞胎这一说法了。


然而黄少天还没摸清叶修的意思,看了他一眼后,疑惑地问道:“你跟我说这个干嘛?”


“你不是有很多问题想问吗?”叶修似乎看穿了黄少天一般,无奈地叹口气,道,“赶紧问吧。”










TBC


现在进入提问环节!

评论

热度(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