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命中注定你爱我 97-100

Vermiss:

设定取自同名日剧(《ボク、運命の人です。》)


93-96  感谢喜欢


-------------------------------------------------


97


疯了。


这是黄少天亲上去以后脑子里蹦出来的第一个想法。


不过疯就疯吧,人都要走了,不疯点苏沐秋就要疯了。


黄少天猜测叶修应该是被他这惊天动地的一出给彻底搞懵了,整个人竟然规规矩矩地任凭自己揪着领子,一动不动。


其实黄少天自己也懵了,不过他情况稍好一些,还有几分心思分出来庆幸一番:还好自己在亲上去的前一刻是记得闭上了眼睛的,要不现在就成了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了,自己还得正视叶修的表情。


想必不用说也很精彩。


黄少天和叶修保持着唇贴唇的姿势僵持了几秒。


前者转念一想,觉得这种亲法实在太平淡了,不够刺激,要玩就要玩大的。于是又坏心眼地咬了叶修的下唇一口,虎牙蹭过那人的唇边,麻酥酥的,像一只猫尾巴扫了过去。


亲完了也咬完了,黄少天攒了十几年的勇气与胆量终于犹如开闸一般一泄千里,漏了个一干二净。耍流氓的事做到这个份上了,但再让黄少天干点别的什么他是死也不敢了。他甚至连口都不敢开,生怕一有缝隙,胸口里那颗扑腾乱蹦的心脏就溜出来了。


这多不好意思啊。


说不出出于什么心思地咬了一口后,黄少天终于松开了叶修的衣领,然后慢慢地后退半步,回到了他原来站的位置。


至此,黄少天才敢睁开眼睛看一眼叶修。那人本来没什么表情,结果一对上黄少天的目光就有点不淡定了,眼神一通乱撞,东张西望,愣是没找到哪里该看。


黄少天一看叶修的神情,自己也开始慌了,耳根也唯恐天下不乱地开始升温。两个人紧张又尴尬地只对视了一秒,就十分默契地转开了头。一个往左一个往右,互相等着对方先开口。


没人说话,于是气氛就此沉寂下来。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之间的沉默才被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给打破。


黄少天正瞪着大马路上一团空气发呆,没想到突然不知从哪冒了一阵声音出来。本来早晨就安静,陡然响起的铃声便显得格外大声。黄少天被吓得不轻,整个人都跳了一下。


黄少天转回头去看叶修的方向,那人肯定是看到自己刚刚被吓一跳的样子了,表情有点想笑。


不过叶修暂时没有出声调侃,而是把他作乱的手机从兜里掏出来,接听了电话。


黄少天听不见电话那边的说话声,只能通过叶修的回答猜个大概。


“……嗯。”


“在楼下了。”


“上林苑门口,你直接过来就好。”


三言两语后,叶修便挂了电话。放下手机,一看黄少天,还站在自己面前似乎有话要讲。


“车快到了。”有了电话这一打岔,两人之间的气氛回复了正常,叶修说,“你还有什么想说的没?打包一起说了呗。”


黄少天表情严肃:“好好比。”


叶修也跟着他闹,比他更严肃:“嗯。”


“不是我威胁你啊,你要是不拿个奖就别回来见我了!你看你这么兴师动众的,课也不补了,放假也没出来玩过,就为了这次比赛。万一输了还得灰溜溜和叶秋回B市!我要是你我都不甘心!”黄少天说着说着还提了提音量,“所以听到没?好好比赛!你天哥替你远程加油呢!”他挥了挥拳头,最后轻轻地在叶修心口锤了一下。


叶修被他这个动作逗笑了,点头道:“遵命。”


“东西都带够没?”黄少天看了一眼叶修的行李箱,又不放心道,“最重要的账号卡带没?别下飞机才发现这个忘了啊!”


“你就别操这份心了。”叶修笑说,顿了顿又问了一句,“不过你刚刚啃我一口是几个意思啊?挠痒痒?”


黄少天面红耳赤,七窍都要生烟了。不过在气势上还是不能输的,他看着叶修狡黠一笑,双眼亮晶晶地说:


“想知道啊?拿个冠军我就告诉你!”




98


黄少天一直陪着叶修在小区门口等着网约车来接,并且目送那人上车以后,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刚刚都做了哪些事。


亲对方一口就算了,居然还大言不惭地要求叶修给拿个冠军回来,这也太过分了吧!说好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呢!明明之前都想好不要给对方太大压力的,这下好了,叶修肯定觉得身负重担,心态坍塌,决赛被打得满地找牙,太悲惨了。


黄少天越想越绝望,反正周围半个人都没有,他索性不顾及形象了,抱着脑袋就蹲了下去,假装自己是一朵蘑菇。


“蘑菇”自责之际回想了一下方才叶修的回应,在自己要求他拿个奖的时候对方神色也没变,看上去非常淡定,很有大神风范。至少这份气质是唬得住人的。


黄少天想了想,苏沐秋之前也说过叶修很厉害,那说明这人是真的有两把刷子。既然如此,自己那么悲观干嘛?朝好的方面多想想,万一叶修真的就拿了个冠军回来呢?岂不是皆大欢喜。


黄少天蹲在地上脑海里天马行空地想了很多,想着想着又绕回了方才那个浅尝辄止又记忆深刻的吻——


这也怪不得他啊!毕竟活了十七年头一次好不好!新手上路,别说记一天,记一辈子也不过分吧!


黄少天转念一想,又开始把注意力放在叶修身上。不知道那家伙是不是也跟自己一样第一次亲别人?是吧?不是吗?应该是吧!必须是!如果不是那自己不是血亏?揍他!


黄少天把自己的思绪搅成一团乱麻,脸颊又烧得火辣辣的,感觉头顶都能冒烟。


胡思乱想十分钟,黄少天差不多冷静下来了。他起身拍拍裤子,掏出手机给郑轩打了个电话。


然而那边却没人接。黄少天从等待接听一直等到听筒里传来忙音,这才反应过来依照郑轩的作息,这个点多半都是在睡觉。


有重大事件没人分享的感觉太憋屈了。可惜黄少天回到家后,就在这种憋屈中坐立难安到了中午十二点,才等到了悠悠睡醒的郑轩的回拨。


“干嘛啊?”郑轩的声音听上去还想睡,“大清早的给我打电话,你不会是按错了吧?”


“没,有事想跟你说。”黄少天现在一肚子等着往外倒,“我刚刚做了件事。你猜猜?”


郑轩打了个呵欠:“什么?”


黄少天郁闷了:“你怎么听上去并不想知道?”


“想想想。我这不是刚睡醒吗。”郑轩连忙道,“你看我这暑假生活这么颓废,也就只有跟你聊天解闷了。”郑轩那边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也不知道那人是起身下床还是重新钻回被窝,“你干嘛了?和谁有关啊?”


“我。”黄少天顿了顿,“还有你一直在问我的那个人。”


“那个人?哪个人?”郑轩还迷糊着,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音色顿时清醒了不少,“哦!是你喜欢的那个神秘人士吧?怎么了怎么了,快开学了你们才想起来搞事情?现在有什么进展?快快快,我等着听。”


“你不猜猜什么事?”黄少天说。


“是大事吗?”郑轩问。


“算吧……”黄少天不太肯定地回答。


郑轩沉思片刻,说:“天哥,依我对你的了解吧,你应该是那种要么息事宁人,要么一鸣惊人的人。所以你这次肯定也惊人了。”


黄少天乐了,语气很惊奇地说:“没看出来啊轩哥!一个暑假过去了你语文功底居然进步不少?成语都能连用了,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啊!”


“那是!”郑轩很得意地说出了自己的猜测,“所以我猜……你是跟那个人打了一架?”


黄少天刚刚称赞郑轩的笑容还没消下去,就凝固在了脸上,他深吸一口气:“……再猜猜?”


郑轩:“不是啊?那你借了人钱没还?”


“……”黄少天无语了——就这还依他对自己的了解呢,这了解约等于零——“服了!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形象啊我去!亏你想得出来!你怎么不说我和他一起去扫大街呢!?”


郑轩居然还反问:“没可能吗?”


黄少天:“……”


“你直接说吧。”郑轩说,“我猜几次都不对,有可能是我们对于大事的定义不一样。”


黄少天想了想,说:“亲了一口算大事吗?”


郑轩:“你再给我说一遍?!”




99


郑轩觉得自己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因为无论自己语文再好、日后必有多大成就,也始终会被黄少天给压一头。


那人简直深谙如何吊自己胃口,在开学前一天轻飘飘扔下一句“亲了一口”后居然直接把电话给挂了,刚挂郑轩还以为是掉线,回拨回去以后黄少天竟然还拒接了。


郑轩转战微信,黄少天却说:“三言两语说不清,我觉得还是当面说比较好,反正明天就开学了,我们到时候班上见我跟你细谈。”


听听这话说的,字里行间都透露出一种纯天然无添加的欠扁。先打电话的是他,先撂电话的还是他,看来黄少天真是长能耐了,再放任两天估计都能跑到教导主任头上去揭瓦。


仔细想想黄少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这样的呢?郑轩回忆一番,发现正是从黄少天开始和叶修接触以后,这人就开始变得如此嚣张了。


看来叶修真不是个好东西啊!张佳乐说得一点不错。郑轩心想,自从叶修冒出来了,自己在黄少天心里的地位堪称自由落体一降再降,屡屡遭受非人待遇,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也不知道黄少天最近想搞的那个对象能不能挽救一下。


不过在心里控诉完黄少天以后,开学当天郑轩还是得平心静气地面对那人。不为别的,只为英语作业他放假只字未动,就是为了开学来抄,所以还是得继续和黄少天哥俩好。


平时上学郑轩经常迟到,不过假期过后开学的第一天他还是会早早到校,总得给自己留够抄作业的时间。


过完一个短小精悍的暑假后,一群苦逼的学生终于迎来了第一轮假期补课。


郑轩特意提前了半小时起床,就为能够提早到校,没想到等他到教室以后,居然发现自己不是第一个到的,教室里已经零零散散有挺多人了——无一不在奋笔疾书。


黄少天已经在座位上等着他了,见郑轩进来朝冲他招招手,说:“快来。”


郑轩走过去坐下,一眼便看见了自己桌上放着一整本英语试卷。


“赶紧写,刚刚有好几个人找我借,我都没给,特意给你留的。”黄少天压低声音说,“你写你的,我替你看着门口。”


郑轩就这么轻易地被感动了,昨天关于黄少天的一肚子抱怨全都化为过往云烟。时间紧迫,他立马拿起笔开始抄。


抄了两套以后,郑轩遇到了麻烦,黄少天的字迹越到后面越潦草,他有点看不懂了。


“哎,天哥。问你一下你这儿写的是什么?”郑轩说完才扭头看了一眼黄少天那边,没想到那人居然在盯着手机认认真真看视频,刚刚说的“我替你看着门口”仿佛不存在一样。


郑轩气不打一处来:“老冯来了我们俩都完蛋!”


黄少天手机往抽屉里收了收:“什么?老冯来了?”


郑轩:“没有!你不是说帮我看着门口吗!你怎么不知道来没来?”


黄少天放心道:“老冯哪有这么早来,你大胆写你的。”


说着,郑轩的注意力却被黄少天手机屏幕吸引了:“你在看什么?”


“啊,视频,一个剪辑。”黄少天居然有点不好意思。


“什么剪辑?”郑轩把脑袋凑过去看了只一眼,就觉得头晕想吐,“乱七八糟的晃什么呢?”他忍着不适又瞄了一眼,“我怎么看着像荣耀的场景?”


“就是啊。”黄少天说,“这是一个玩家的精彩操作集锦,我下载下来看一看,学习一下。”


“是吗?哪下的?”郑轩问。


“官网。”黄少天见那人一脸茫然,解释道,“你还记得我中考完那个暑假参加的荣耀线下赛不?就是后来本来可以参加决赛的那个?”


郑轩点头:“记得。”


“当时不是官网公开了很多杀进决赛的选手的视频吗,就是从大家初赛的录像里找的一些精彩的瞬间剪辑在一起的那个。”黄少天说,“有印象没?我当时也有,还是第一天公布的,你不是还看过吗?”


这下郑轩想了想,才说:“我好像有点印象。是不是被叫做‘剑圣决杀集锦’的那个?我肯定看过!好像还被你逼着看了三四遍!”


“你滚滚滚啊,谁逼你了!你自己主动看的,不关我事!”黄少天指指屏幕,又说,“今年也有这个比赛。我看的就是昨天从官网上下的某个选手的视频。”


“是吗,谁的啊?什么职业?”郑轩随口问。


“君莫笑。”黄少天莫名其妙一通傻乐,“玩的散人。”


郑轩疑惑:“你笑什么?君莫笑是谁?散人?有前途吗?”


“有啊!他很厉害的!”黄少天说,“你看这个押枪!简直了!换我我估计都做不到这么流畅!差点把对手一路射到死啊!”


郑轩跟着看了一会,觉得这个君莫笑技术确实过硬。不过他又问:“你还特意把这人的视频下下来看,这么支持他啊?”


黄少天笑笑,得意又带点不好意思地刮刮鼻子,说:


“是啊!我觉得他是冠军!”




100


那个君莫笑的视频在黄少天手机里待了很长时间,光是补课期间以来,郑轩都见他翻来覆去看了不下三十次了。早中晚各一次,比吃饭还准时。


“天哥,我说你能不能别看了?”眼看着快放学了,郑轩一扭头又见到黄少天在看手机,“钢化膜都要被你看裂了!”


“我没看视频,聊微信呢!”黄少天说着,把手机给郑轩亮了一眼,“没看我手机竖着拿的吗!”


郑轩趁机瞄了瞄,没看清黄少天的聊天对象是谁,只看见对方头像是只狗,隐约像柯基,不知道是不是。


“你明天打算怎么安排啊?”郑轩说,“明天十号!你大寿呢!有什么计划?”


“你还是闭嘴吧!逢十才叫大寿!”黄少天放下手机,说,“我什么安排也没有,现在一周要上六天课,好不容易明天周末放天假。管他是不是我生日了,谁爱过谁过,你放我一马让我睡一天觉吧!我快累死了!”


郑轩本来也不知道该干嘛,正好乐得清闲:“那随便你。你自己决定。我们可以先拖着,等以后什么时候放假了再找时间出去玩。”


黄少天:“其实你就是找个借口出去玩吧?”


郑轩:“是啊,我说给你过生日我妈还会给我一沓零花钱,多好!”




回到家后,黄少天看见苏沐秋正在沙发上看电视。


一见他回来了,苏沐秋立马朝黄少天伸出一只手:“手机借我用下。”


黄少天搞不懂他想干什么,把手机拿出来给了他后,才狐疑道:“你要干嘛?”


苏沐秋一边操作一边说:“明天你过生日啊,不订个蛋糕吗?”


“订什么蛋糕啊,我一个人吃也腻得慌。”黄少天哭笑不得地说。


“别啊,我已经订好了。”苏沐秋说,“我们俩吃也行,我吃挺多的。”


“谁问你吃得多不多了,你这手速还挺快,真没看出来。”黄少天说。


苏沐秋笑笑,过一会又问:“蛋糕上写什么字?”


“还要写字啊?”黄少天不太情愿,“太傻了。不写行不行?”


“不行。好歹是用来庆祝的,得标明一下。”苏沐秋说。


“那写什么?”黄少天问,“‘祝自己生日快乐’?太心酸了吧!店员看了都心疼你,说不定还多给你几根蜡烛。”


苏沐秋见黄少天想不出什么好的点子,便说:“算了算了,我给你想。”


黄少天哦了一声,放任他去了。


过了一会儿苏沐秋终于下好订单,把手机还了回来。黄少天接过,说:“你怎么喜欢替别人忙活这个?”


“无聊嘛。”苏沐秋说,“我今天也不是专程为这个来的。有个东西我发现我一直忘了跟你说了,现在觉得还是应该提一下。”


黄少天好奇道:“什么?”


苏沐秋随手一抓,又神乎其技地从沙发不知哪个角落里摸出了一本眼熟的相册。


黄少天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正是第一天见到苏沐秋时,那人给自己看的相册。


“又看照片?”黄少天问。


“有一张你可以看看,第一次看的时候跳过去了。”苏沐秋翻了两页,把相册摊到黄少天面前。


黄少天低头一看,愣住了。


照片上的他五官还很稚嫩,能看出是13、4岁的时候。照片背景很昏暗,只有画面中央亮着,隐隐约约是几台电脑的轮廓,这也使得拍照地点看起来非常像某处的网吧。


令黄少天惊讶的是照片的内容,照片正中一左一右坐着两个人,右边那人是自己,左边那个能看出来是叶修的样子。两人并排坐在两台电脑前,都转过了头,望着对方相视一笑。








TBC


番号居然标到一百啦,感谢大家的支持♥

评论

热度(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