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命中注定你爱我 番外一

Vermiss:

运动会篇


正文  感谢喜欢


---------------------------------------------------


“尊敬的老师们,亲爱的同学们,大家上午好!金秋十月,丹桂飘香,在这个秋高气爽的日子里,我校20xx-20xx年度秋季田径运动会,终于在今天隆重开幕了!在此,我谨代表校委会,向大会表示热烈的祝贺!也向……”


音质差到一般人都不好意思听的广播还在勤勤恳恳地转播着主席台上校长的致辞,言辞慷慨激昂,然而台下的学生已经开始逐渐像霜打的茄子靠拢了。


郑轩打了个呵欠:“有完没完啊——”


黄少天笑了:“我去,开幕式才刚开始好不好!”


郑轩说:“所以我建议开幕式这个东西应该取消,直接进入下一环节多好。这有什么用啊?领导们不想讲,学生们也不想听。形式主义!何必呢?”


“说得好!”黄少天鼓掌道,“可惜只能想想了。”


郑轩叹口气:“你说开幕式半个小时能搞定吗?”


“悬。”黄少天说,“校长致完辞还有教务主任,主任完了还有学生代表……反正话都挺多的。”


“多稀奇啊!你还有说别人话多的一天。”叶修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你烦不烦!”黄少天转头道,“我看你话也不少啊?有什么资格说我!”


叶修说:“没办法,跟你待久了。”


郑轩转过头翻了个白眼,然后说:“我想睡觉。要不我蹲地上睡会吧?开幕式完了你们叫我。”


“别做梦了。”黄少天说,“一会儿老冯看你态度这么消极让你回教室写作业去。”


郑轩被黄少天说得有点心慌慌:“还能这样啊?那我不睡了。我精神百倍。”


“为什么不能?本来高三应该沉迷学习和运动会无缘的,这一次破例让我们一起参加就该偷着乐了好不好?”黄少天说,“你居然想在开幕式上睡觉!校长要追着你跑三条街了!哈哈哈哈!”


郑轩说:“那不正好吗!师生接力,全校一起运动起来!”


黄少天趴在叶修肩膀上笑,活生生把自己笑出汗了。


“好热啊我去!”黄少天抬头看了看天空,骄阳似火,“这不是秋天吗?怎么温度这么高?阳光不要钱啊!”


叶修说:“下雨了又有得你哭的。”


黄少天说:“阴天多好?再不济小雨也行啊。现在这么大太阳是要晒死谁?”


“那你去隔壁班找王杰希给你求个雨吧。”叶修说。


“灵不灵啊他?”黄少天狐疑道。


“灵不灵那人都已经是我们年级的一个传说了。”方锐忍不住转过来加入讨论。


黄少天:“为什么?”


叶修扯淡不打草稿:“高一军训下暴雨记得吗?下了三天。听说就和他有关。”


“真的假的?”黄少天惊了。


几个人聊得水深火热,丝毫没注意到话里面的当事人就站在隔壁班里。


“我听见了!”王杰希额头爆着青筋说。


叶修故作惊讶:“是吗?那赶紧现场表演一下?”


王杰希想打人了。两个班的友谊在今天算是走到了尽头。


前排苏沐橙听了大半天,这时转过来说:“我觉得心诚则灵。”


黄少天没听她说什么,倒是对她手里的东西起了兴趣:“苏妹子我征用一下啊!”说完,没等苏沐橙反应过来,就把她拿着的扇子抢走了。


“热死了,我扇扇。”黄少天手腕动个不停,“还有多久完啊?快点开始比赛吧。”


郑轩说:“快了。到学生会体育部部长了。”


黄少天松了口气:“希望就在前方!大家再坚持一下!”




冗长的开幕式在上午十点总算落下帷幕。就此,运动会的第一场比赛正式开始了。


操场上人声鼎沸,各个项目如火如荼地展开着,除了发令枪的声音,每个人几乎听不见别人在说什么。


“完了,天哥,我有点紧张!”郑轩坐在黄少天旁边,喊道。


黄少天正在系鞋带,听他这话手上动作都停了,无语道:“我比赛!你紧张个屁啊!”


“我替你紧张啊!”郑轩瞎操心,“你高一可是拿过短跑200米金牌的人,万一一世英名毁在今天怎么办?”


黄少天怒了:“别乌鸦嘴行不行啊!”


叶修顺手把他没系完的鞋带系好,然后说:“哟,冠军呢还是?”


黄少天得意道:“是啊!佩服吧!你天哥可是拿过金牌的人!”


叶修说:“那你今天不再续辉煌说不过去啊!”


“我好像还没看赛程表呢?”黄少天这才想起来,问道,“有人有吗?我看看和我一组比赛的都有谁?”


“我给你看我给你看。”郑轩说着,掏出了手机查看班群里的赛程安排,看了一会然后说,“都不认识,只有一个5号的周泽楷我比较熟。”


“周泽楷?谁?”黄少天茫然地问。


叶修说:“大眼他们班的。”


黄少天没反应。


郑轩说:“上次月考比你高了0.5分,排名压你一头的那个!”


“我靠!就是他啊!我记恨他很久了!”黄少天顿时小宇宙爆发了,“高我0.5分就算了,他居然还是英语比我高0.5!这怎么能忍!看我今天不狠狠虐他一把!”


叶修冲郑轩竖了根大拇指。


这时,广播里传来了通知声:“请参加高三年级男子200米赛跑的选手尽快到检录处检录,再通知一遍……”


“走了。”叶修拍拍黄少天的肩,把他拉起来,“去检录。”


黄少天这才后知后觉地紧张起来:“哎?我怎么也有点紧张了?我要一雪前耻啊!”


“雪你的,没问题。”叶修说。


黄少天检录完,把校服外套脱下来递给叶修。准备上赛道前,又叮嘱那人说:“你记得给我加油啊!”


叶修把他的校服团成团,拿在手里问:“这样可以吗?”


黄少天:“什么意思?”


叶修象征性地挥了两下:“啦啦球。”


黄少天被逗乐了,也不怎么紧张了。他用力拍拍叶修的肩,郑重地说:“那我走了!在终点等我啊!”


叶修说:“行。等你拿金牌。”


“什么金牌啊!今天只是初赛好不好,决赛得等明天去了。”黄少天说。


“那你意思意思随便跑吧,进决赛就好。”叶修说,“给别人留点面子。”


黄少天被夸得心花怒放,一通傻乐,笑完过后终于上了赛道。


黄少天站的是中间的赛道,左边暂时还没人,右边站着一个不说话的男生,黄少天偷偷摸摸看了一眼人家背后的号码布,5号——靠啊!这不就是周泽楷吗!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黄少天立马问:“你是周泽楷吗?”


那人点点头。


黄少天气势汹汹地下战书:“我今天一定要跑过你!”


周泽楷又点点头:“好。”


好屁啊!斗志呢!这回答完全是以不变应万变,黄少天一口气梗在喉咙口,简直和这人没话说。


黄少天这一组是第二组,很快就轮到了他们。


在开跑之前黄少天还分神看了一眼赛道旁边,没看见叶修的身影,多半是已经到终点那边去了。


于是黄少天定下心来,深吸了一口气。下一秒裁判员举起了发令枪——


“砰!”


信号发出的一刹那,起点线后的众人立刻如野马一样奔了出去。


黄少天心无旁骛地跑着,索性连超没超过周泽楷都不想了,一门心思往前冲,反正冲到第一就没人比他快了。


没想到来看他比赛的人还不少,别人看看也就罢了,郑轩和张佳乐两个冲动的更是在赛道旁边跟着跑,还边跑边喊:


“天哥冲啊!”


“你跑了小组第一我请你吃饭!”


“快快快周泽楷要上来了!”


“老冯拿着打狗棒在后面追你!”


郑轩刚说完这句就感觉后脑勺一痛,回头一看,还真是横眉冷对的老冯!太刺激了,他心里一惊,赶紧溜了。


黄少天其实冲得太快,压根听不清那边两个活宝在嚎什么,只能依稀听见几个诸如“天哥”“追你”之类的关键词,听完他还很窃喜——难道比个赛而已就已经收获粉丝了?看来自己人气很高嘛!


黄少天就这么胡思乱想着冲了线。冲过了终点以后他脚步丝毫不停,直愣愣地就扎进线后不远处的叶修怀里了。


黄少天冲劲太大,叶修一个人其实拦不住。他顺势退了两步,再抱着黄少天轻轻举了举,待到那人快双脚离地了两个人才站稳。


叶修一手揽住他,一手拿了一张毛巾盖到黄少天头顶上,说:“说好的随便跑跑呢?”


“啊?我跑的第一吗?”借机拥抱一下也要见好就收,黄少天松开手,退了半步才说。


叶修点头。


“我没注意,光注意郑轩他们了。”黄少天说着,一边擦汗,一边坏笑着看了叶修一眼,“我刚刚听见他们说有人要追我,哈哈!事先声明,我不知情啊!怎么样?作为我对象你有什么想法啊?”


叶修淡定地说:“没什么想法。”


黄少天不依不饶:“不是吧?这么自信?”


“要追你也只有老冯追你。”叶修说,“谁不知道你高三?这时候追你图什么,为了和你一起写作业吗?”


黄少天被问懵了,想了想发现居然有点道理。他高三忙得跟什么似的,难得参加个运动会都算是幸福来敲门了,谁会在这个时间点找上门啊。


叶修抬手弹了一下黄少天的脑门,“所以你还是安心准备明天的决赛吧。我刚看周泽楷差半步就要超过你了。”


黄少天大惊失色:“什么?周泽楷跑的第二吗?”


叶修点头:“是啊。你们决赛见。”


黄少天联想到起跑之前那人无比气人的神情,顿时说:“老叶你等着看吧!我明天肯定会给你拿个金牌回来!”




下午比赛继续,张佳乐要参加1000米长跑。从中午开始就借机揩油地享受着众星捧月般的待遇。


“水。”张佳乐左手一伸,一瓶凉丝丝的矿泉水被放在了手里。


“纸。”张佳乐右手一伸,又有一张餐巾纸在手里躺好。


张佳乐活动活动肩膀,又抻了抻腿,一副大爷样地环顾四周说:“谁给按摩一下……”


话还没说完,孙哲平就烦了:“有完没完啊?”


张佳乐立刻腰不酸腿不疼了,把无处安放的四肢收回来,转头一看黄少天和郑轩已经抱团笑死了。


其中一人还说风凉话:“跑个长跑而已至于吗。”


张佳乐说:“说得轻巧,你来试试?”


黄少天赶紧摇头:“不了不了,我长跑不拿手。”


张佳乐怒道:“我他妈也不拿手啊!”


“那你为什么要报名?”郑轩问。


张佳乐说:“你以为我想吗!还不是被抓壮丁的!”


“够惨啊!”黄少天同情地说,只不过脸上的表情出卖了他。


叶修这时也开口了:“加油,好好跑。”


张佳乐还挺惊讶,难得从叶修这人嘴里听到一句人话。


然而接着叶修又说了:“大家对你要求不高,跑个第二就可以了。”


“靠啊!”张佳乐反手一包餐巾纸就扔过去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黄少天说,“你看我们几个别班的来给你加油你居然不领情!过分了啊!”


孙哲平说:“刚那是最后一包纸,扔了你用什么?”


这也太憋屈了,自己扔出去的东西还要屁颠屁颠地捡回来。


张佳乐十分屈辱,捡回来以后又问:“你们班跑长跑的有谁?”


郑轩看了看赛程表,说:“和你一组的有包子。”


张佳乐:“包子是谁?战斗力很惊人吗?”


黄少天想了想,表情一言难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挺惊人的。”


叶修说:“你可以跟着他跑,他跑得还是很快的。”


“可以吗?”张佳乐问。


郑轩点头:“没问题啊!”


于是张佳乐就上了贼船。下午开跑之前他还特意让黄少天给指认了一下包荣兴长什么样,看清脸以后张佳乐又记了记号码,力求比赛过程中紧跟包子的步伐,不拿倒数第一就好。


然而张佳乐从一开始就错了。


裁判员一声令下,起跑线后的选手们纷纷冲出线外。张佳乐迈出步子后第一时间在赛道前寻找包子的身影,然而就这短短一瞬间,包子离自己已经十米远了。


我靠?跑这么快?省队的吗?


张佳乐心中一惊,赶紧追了上去。不过很快他就后悔了——


他这辈子都没见过像包子这样自杀式的跑步选手,今天终于长见识了。好好一个1000米被他跑得像100米短跑,那人似乎压根不知道保存体力这件事,从发令枪开始就闷头往前冲,张佳乐跟着他跑了400米,都快崩溃了。


好不容易捱到最后一圈,张佳乐已经感觉不到自己腿在哪儿了,只想望天长叹:“有完没完啊!”


他向左看了看赛道边,孙哲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挨过来陪他跑了。


张佳乐说不出话,就听见那人说:“还有200米了。”


张佳乐使尽浑身力气点了点头。下一秒,他又看见孙哲平前方不远处黄少天也在倒退着跑,还对他做着鬼脸:“哈哈哈,打不着!来追我呀!”


张佳乐:“……”


这群人气起人来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不服不行。


黄少天换了几副鬼脸就自顾自笑起来了,他光顾着倒退,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即将被一根板凳绊倒。


叶修见了,赶紧把他拽过去。


黄少天这才意识到问题,回头看了一眼板凳,说:“吓死我了,摔下去丢脸就丢大了。”


叶修说:“张佳乐快冲线了。”


200米的距离说长不长,等张佳乐看到终点线的时候,他已经拼了。管他的第几名,冲过线就解脱了!


张佳乐不知不觉中无师自通了自杀式跑法的精髓。就在他前面两三米的包子听见他的脚步声居然还加速了:“哇有人追上来了!是来追我的吗!”


我靠,冲完了全程还能加速,这他妈至少是奥运健儿吧!


张佳乐震惊着跑过了终点线。随即他一边调整呼吸,一边回想刚刚是哪个缺德的和他说可以跟着包荣兴跑的。这一场下来半条命都没了,他愣是喘了半分钟粗气才开口说出第一句话——


“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我要死在赛道上了!”


一群人毫无人性地笑起来,笑完以后黄少天说:“不过结果是好的啊。你跑了第二!第一是包子!”


张佳乐并开心不起来:“要不要这么拼命啊!”


孙哲平说:“好像还打破了你个人记录。”


“我个人记录很值钱吗?谁爱破谁破!”张佳乐泪流满面地控诉叶修,“被你坑死了!”


叶修装傻:“什么?不能够吧。”


郑轩安慰道:“看开一点,跑都跑完了。说不定校领导还觉得你有长跑天赋,推荐你去体育学院呢?培养起来为国争光。”


张佳乐:“饶了我吧!”




第二天比赛如火如荼地继续着,上午一来就是黄少天的200米决赛。


眼看着旁边的郑轩有开口的架势,黄少天赶紧抢先一步道:“你别紧张!”


叶修看他一眼:“你也别紧张。”


黄少天嘴硬道:“我没紧张啊!”


“那就别抖腿。”叶修拍了他的大腿一下。


黄少天立刻不抖了,过了一会儿又开始翻来覆去系鞋带。


叶修无语了:“想什么呢?”


黄少天指了指某个方向:“周泽楷,看见没?我今天要打倒他!”


“是不是今天都行吧。”叶修说,“下次月考考得比他好不就行了吗?”


“这不一样!”黄少天说。


叶修:“哪儿不一样了?”


“哪哪都不一样。”黄少天说,“和你真难沟通。”


郑轩在前面幽幽道:“没想到有生之年我居然能听见黄少天说他和叶修难沟通。平时你们怎么就好沟通了?”


黄少天本来想和郑轩分吃一包牛肉干的,这下没了:“就你话多是不是!”


郑轩还不知道自己亏了一个亿,回过头说:“检录了,快去吧你。”


闻言黄少天才站起来,左右活动了一下环节,对叶修说:“你待会还在终点吗?”


叶修点头,道:“检录你先自己去,沐橙叫我去帮个忙。”


苏沐橙是学生会的成员,通常负责念广播稿,昨天和今天都忙得脚不沾地,水都喝了三瓶。班上根本看不见人,大多数时候在主席台旁边才能找得到她。


黄少天点点头:“行。”


于是两人分头行动起来。


黄少天领到自己的号码布时,广播里热血沸腾的bgm刚好停下来。运动会期间广播里播放的就两个内容,要么是宣布比赛结果,要么是学生写的加油稿,别的时候都是循环播放运动员进行曲。


正在这时,广播里传来了一阵悦耳的女声:“高三年级男子200米决赛即将开始,下面是同学们的信件来稿——”


黄少天听了个开头就觉得耳熟,很快反应过来了这不正是苏沐橙吗?黄少天一边听一边观察周泽楷,脑子里已经把待会开跑以后的场景模拟演练了二十遍。


广播还在继续:“高三(9)班的叶修对黄少天同学加油道——”


叶修这个名字一出来,黄少天立马如遭雷劈。他什么都顾不上了,震惊又不知所措地把目光投向了主席台,奈何距离太远,他什么也看不清。


苏沐橙念得磕磕巴巴,广播里又充满了杂音,不过这丝毫不影响黄少天听清楚那人都说了些什么:


“好好跑,无论结果如何你都是冠军。”


黄少天心跳都停了一秒。


其实想也知道叶修不会说什么太出格的话,毕竟这是全校广播。但偏偏是这样一句看似中规中矩的话,让自己竟有点鼻酸。


比赛很快开始,裁判已经示意运动员各就各位,黄少天不敢再分心,他原地活动了一下,然后便郑重地踏上了赛道。


终点线在跨越了半个操场的另一边,黄少天飞快地扫了一眼,即便什么也看不清,但他也依旧一眼就在人群中分辨出了叶修的身影。


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终于定下神来。


这场决赛似乎比前一天的初赛更加的速战速决,黄少天跑的时候什么也没想,周泽楷都被他甩到脑后去了。


疾跑之下的视野晃动得很厉害,黄少天什么都看不清,唯独看清的就是那个站在200米终点线后的身形。快冲线的时候周围似乎还有人在吼着什么,不过黄少天实在是顾不上听了。


头顶的骄阳黄少天也不觉得晒了,反倒觉得阳光正好。50米、30米、10米——黄少天终于看清了叶修。那人站在线后的不远处,双臂展开,是一个拥抱的姿势。


他瞥见叶修笑了,于是黄少天也不自觉地笑了起来。他裹着一身温暖的风,一心一意地跑向了那人的所在。


叶修这次刻意离终点线又远了一截,所以刚刚好可以把黄少天接个满怀。那人跑得太快刹不住车,似乎也没打算刹。


黄少天紧紧地抱住叶修,在他耳边紧张兮兮地问:“我是第一个冲线的吗?”


叶修说:“必须的。”


“我就说我江湖人称一阵风!周泽楷什么的还不是照样分分钟拿下!”黄少天说,“怎么样?我给你赢了块金牌!”


叶修笑着说:“真帅。”




下午的比赛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因为是大家都喜闻乐见的4x100接力赛,所以比赛开始之前场面就已经有点控制不住了,但凡没有要事缠身的观众都跑到了赛道旁边围观。


先比赛的是女子接力,班上参加的人有苏沐橙和唐柔,黄少天并不是很担心。这倒不是因为她们俩跑得很快,而是黄少天顾不上替她们担心。


黄少天一脸严肃地坐在叶修旁边,说:“我有点紧张。”


“你紧张什么?”叶修问。


“班委怎么想的?怎么让你参加4x100接力?”黄少天一想到叶修平时那能坐着绝不站着的德行,就觉得他们今天接力赛没什么希望了。


叶修说:“凑人数呗。”


黄少天:“凑人数怎么凑到你头上了?我说我可以上他们还不同意。”


“怎么可能同意?一个人只能参加三个项目,头一天你就急吼吼地报满了。”叶修说。


黄少天追悔莫及:“早知道我就不报跳高了。”报了结果连初赛都没过!这就是盲目自信的下场!


“行了。”叶修拍拍他,“沐橙他们俩快开始了,先去看比赛。”


九班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围在了赛道边,黄少天挤在人群外围拼命看了看,然后说:“苏妹子是第一棒,唐柔是最后一棒。”


叶修说:“挺好。”


黄少天惊喜道:“为什么?她们俩都跑得很快吗?”


“不知道。”叶修说。


黄少天服了:“那你说什么挺好啊我去!”


叶修说:“交接棒比别人少点压力呗。”


黄少天想了想,居然觉得有点道理。


闲聊时比赛就开始了。裁判一声令下,赛道上的第一棒就已经犹如离弦的箭一般奔了出去。


周围的人手里都举着千奇百怪的东西在挥舞着,黄少天手里空空如也,顿了顿,转而拿起一颗橘子,也加入了摇旗呐喊的大军:


“苏妹子加油!!”


接力赛大家都跑得很快,接力棒很快就被转交到第二位的手里了。


黄少天带着叶修跟着跑步的方向走,两个人在密密麻麻的人潮中举步维艰。不过他的余光瞥到了一个人影迅速地在人群中穿梭,很快就追到了第三棒的赛道旁。


郑轩也看见了:“那是谁?”


一群人都摇头,不过很快他们的问题就得到了解答。


在接力棒被转交到第四棒手里时,赛道旁边的那人立刻喊道:“唐柔加油!!!”


众人恍然大悟。


黄少天问:“杜明是哪个班的来着?”


郑轩:“反正不是我们班的。”


包子说:“好像是对面班的吧?他们班的人也在一起比赛。”


张佳乐说:“冒着被自己班打死的危险给你们班那个妹子加油,勇气可嘉啊!”


魏琛感叹:“真爱啊!”


方锐说:“别把人接力棒吓掉了吧。”


叶修说:“都破音了,真拼。”


一群人没安好心地讨论一阵,气氛还挺和谐,可惜这来之不易的气氛维持不了多久——因为很快就到男子组了。


检录完以后,黄少天问叶修道:“你是第几棒?”


叶修:“最后一棒。”


黄少天无比担心:“行不行啊?”


叶修看他一眼:“行不行你待会就知道了。”


这时刚刚才跑完的苏沐橙也过来了,说:“去起点准备啊,愣着干什么?”


三个人走到最后一棒的交接处站好,黄少天和苏沐橙退出了赛道,只得远远地围观。


叶修踏上赛道的时候看了一眼旁边的人,惊奇道:“哟,老韩!”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问:“你居然会参加比赛?”


“这不是被逼的吗?”叶修说,“体谅一下,待会跑慢点?”


“……”韩文清转过了头。


黄少天看见他和旁边的人说话,还问道:“老叶隔壁的是谁?他们认识吗!”


苏沐橙说:“韩文清吧,挺熟的。”


“跑得快吗?”黄少天问。


“应该……挺快的吧?”苏沐橙也不知道。


两位观众瞎着急一阵,还没反应过来,第一棒那边已经开跑了。


看清是谁后,叶修还指给黄少天看:“看见没?老韩他们班第一棒是大眼。”


黄少天快疯了:“你站好!能不能严肃点!”


100米的路程几秒钟就跑完了,四个赛道的第一棒几乎是同时交接到了第二位手里。


第二棒的赛道边是密密麻麻的人群,黄少天蹦了两下才看清楚,顿时惊道:“我去!没看出来啊!包子短跑也跑得很快嘛!”


张佳乐:“我就服他一个!”


苏沐橙听他实况转播听得很紧张:“怎么样怎么样?”


黄少天说:“第二棒我们领先,就是不知道第三棒怎么样。”


说话间第三棒已经冲过来了。黄少天赶紧凑过去瞄了一眼,头也不回地怒道:“周泽楷!第三棒有一个是周泽楷!妈的他跑得好快!超了超了!”


苏沐橙被他一惊一乍地搞蒙了:“到底怎么样啊?”


还没等黄少天解释,第三棒的选手就已经近在眼前。局势很清晰地表明,刚刚第二棒才拉出来的优势转眼就被隔壁班周泽楷追平了,甚至还隐隐有反超的趋势。


这样说来,把前面的你来我往一概抹去的话,叶修和韩文清也就勉强算得上的是同一条起跑线了。


在第三棒伸出接力棒的那一瞬间,黄少天不管不顾地对叶修喊了出来:


“拼了!!”


话音未落,叶修已经跑出去了。黄少天的角度只能看见他的侧脸,他眨了个眼什么也没看清,只能恍惚看见叶修听了这话后微微勾起的嘴角。


胜负在此一举。黄少天感觉浑身的血液都泵上了头顶,肾上腺素一路狂飙。见叶修跑出去了,他想也不想地就追着那人跑向了终点。


两个人隔着赛道边层层叠叠的人群飞奔着。黄少天边跑边努力地想看看叶修到底跑得怎么样,可惜四周都是攒动的人头,他唯一能看见的就是叶修侧面的剪影。


其实说起来,黄少天很少见到叶修运动量这么大。平日里大家往座位上一坐就是一整天,偶尔离开座位也就是吃个饭上个厕所。


所以今天冷不丁见到叶修跑步的画面,黄少天愣了愣神,竟然觉得很好看。


黄少天身处内圈,已经跑到了终点线出,于是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


他看着叶修跑来的方向,出了神。


他的视线里满满当当的都是叶修因为疾跑而快要融解在风里的眉眼,是他被风带起来的黑发,是那人轻抿的唇角,还有额角被阳光照得熠熠的汗水。


黄少天感觉全世界安静了一秒,下一刻,周遭犹如天空炸响礼炮,迸发出了没顶的欢呼声。等到他回过神时,叶修已经站在终点线后了。


似乎是后面匆匆赶到的苏沐橙推了自己一把,黄少天一个趔趄,走到了叶修面前。他傻愣愣地看了叶修两秒,最后抬手毫不犹豫地抱住了他。


叶修被他搂个正着,说:“什么情况啊,这么多人看着呢。”


黄少天刚才没注意到,这时才紧张地等着叶修宣判:“你是第、第一吗?”


叶修没说话。


黄少天心都悬起来了:“别装死啊!快说!”


叶修低声笑了笑,说:“当然。”


黄少天的心重重地落回原地,他松开手,看着叶修道:“深藏不露啊老叶!没看出来你也有为国争光的潜力呢?”


“你都一阵风了,我再不跑快点不就追不上你了吗?”叶修笑道。


这话似乎别有深意,黄少天听着听着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两个人此时挨得极近,稍微歪歪头就能鼻尖碰个正着。


于是郑轩从主席台那边匆匆赶来后,看到的就是这么个刺激性画面,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哎哟,你们俩搞对象能不能偷偷摸摸搞啊!先把正事办了行不行?”郑轩说。


黄少天问:“干嘛啊?”


郑轩指指领奖台:“叫男子200米的过去领奖了!叫你半天了!你一个冠军还在这里磨蹭,好意思吗。”


“什么时候叫的?我没听见啊!”黄少天赶紧拔腿朝那边跑去,跑了没两步又回过神,遥遥地朝叶修招手,高声说——


“老叶——等我回来!送你个金牌!”










END


江湖上至今仍有关于两阵风的传说!

评论

热度(1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