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从长计议

Vermiss:

重要的事情说五遍


----------------------------------------------------


叶修说:“我打算给黄少天表个白。”


苏沐橙闻言愣了愣,说:“你们终于决定要在一起啦?”


叶修疑惑道:“你就这反应?都不象征性惊讶一下?”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苏沐橙说,“我还想问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才在一起呢。”


叶修问:“为什么?”


“你跟少天平时相处模式早就跟别人谈恋爱的没什么两样了,也就你们俩自己不知道。”苏沐橙说,“或者我更倾向于你们彼此心里都清楚,就是不知道该怎么从朋友升级成恋人。只要捅破这层窗户纸就行了。”


叶修被她唬得一愣一愣的,自我反省了一下,道:“有这么明显?”


“非常明显。”苏沐橙说,“上个月莫凡还问我你和黄少天到底怎么回事。”


叶修惊了:“莫凡都看出来了?”


“是啊!大家差不多都心照不宣了。”苏沐橙说,“所以你知道你们俩到底有多让人操心了吧。”


叶修不说话了,可能是有点心虚。


苏沐橙又问:“那你刚说的表白是什么意思?”


叶修说:“就字面意思啊。”


“怎么表?”苏沐橙问。


叶修想了想:“QQ上跟他说?”


苏沐橙看了叶修一眼,就算有心理准备,她也忍不住说:“这也太随便了吧!”


叶修请教:“那要多正式?”


“我就知道你一个人肯定不行……”苏沐橙叹口气,说,“你等等,我把大家叫来。出谋划策还是得人多才行。”




十分钟后,兴欣网吧,二楼,会议室。


方锐是最后一个进来的,他刚伸了个脑袋进房间,赫然就被里面黑压压一片人头给镇住了。


“什么情况?”方锐门都顾不上了,傻在门口说,“这是要聚众干嘛?”


魏琛第一个说:“门!门!冷气都跑光了!”


方锐如梦初醒地迅速把门关上,然后就见苏沐橙招呼道:“赶紧坐下吧!我们这边开个短会。”


方锐一头雾水地坐到魏琛旁边,压低声音问:“什么会?干嘛用的?”


魏琛摇头:“不知道。”


方锐转头问另一边的乔一帆:“你知道不?”


乔一帆也摇头。


方锐的视线把整个会议桌边坐着的人都扫了一圈,除了苏沐橙和叶修,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点疑惑。


这时苏沐橙开口了:“这次开会事出突然,主要是事情比较紧急……”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表情都有点严肃。


苏沐橙继续道:“其实就是想让大家帮帮忙,出点主意。我和叶修两个人思路有限,人多力量大嘛。”


听起来像是个大事,大家的表情更严肃了。


陈果问:“什么事啊?”


苏沐橙顿了顿,说:“叶修打算跟少天表白,没想到合适的方式,所以想参考一下你们的意见。”


一时间会议室内鸦雀无声,只有对面的莫凡一口水差点喷出来。


“你这么大反应干什么?”叶修一看就乐了,“你找沐橙八卦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有今天呢?”


莫凡浑身一僵,一秒就意识到自己暴露了。他先是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旁边的苏沐橙,顿时哑口无言,尴尬地把头转向了半边。


就这几秒钟的空当,在座的各位已经回过神来,咋呼开了。


“真的啊?”方锐整个人快蹦上桌了,“谁先提出来的?”


“他自己说的!”苏沐橙说,“绝对不是我怂恿的啊。”


陈果说:“早有这觉悟该多好。铁树开花了真是!”


“你都把人家副队长拐走了。”魏琛说,“喻文州知道了可能会拉上全队到咱们网吧门口静坐。”


叶修一听就不当回事:“怎么可能,我跟文州什么交情。”


“万一呢?”魏琛说,“那我夹在中间岂不是很难做?”


叶修说:“要不你回避一下?”


魏琛说:“这是回避就能解决的事吗!”


方锐在旁边煽风点火:“算了算了,这种缺德事他也不是第一次干了。”


眼看着说起来没完了,苏沐橙及时叫停:“好啦好啦!声讨他的话待会再说吧,我们先商量商量具体应该怎么安排。”


唐柔问:“怎么安排?”


“我也没想好……”苏沐橙说,“所以现在进入自由讨论环节吧!大家有什么想法就说,可行的话我们就这样干。”


兴欣这群人严肃起来挺严肃,要自由起来倒也是相当自由,可谓收放自如。一听苏沐橙这声令下,众人立刻就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表白这事讲究一个时机吧!”


“你有一个大概的想法没?有个苗头我们给你润色润色。”


“在场谁有过经验啊,不要扭扭捏捏了,分享一下呗?”


“给不给活动经费啊?预算多少?”


“打算委婉一点还是直接一点?”


“定个击破点吧,找个比较好下手的方面成功率会不会高一些?投其所好?”


“要说成功率高,肯定是挑他们俩都熟悉的地方成功率最高了!”


“什么东西他们都熟悉啊?叶修你和黄少有什么共同话题?”


苏沐橙听闻,立刻说:“这个简单吧,肯定是荣耀了。”


“荣耀?可以啊!”方锐响应。


“游戏里怎么表白啊?”包子说。


陈果想了想,说:“最近是不是有个七夕节活动?利用那个应该能行吧。”


叶修问:“什么活动?”


“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苏沐橙说,“就是官方搞的一个活动,七夕节不是快到了吗,大概会持续半个月左右,刚开始没几天呢。你试试呗?”


叶修还是没搞懂:“怎么弄?”


“特别简单,就是两个玩家组队,完成活动要求的几个任务就行,也不难。”方锐说,“最后一个任务点在落日瀑布,做完以后系统会自动给你们放烟花。”


叶修问:“俩男的组队也行?”


“行啊!”苏沐橙点头。


 “真智能。”叶修说。


“落日瀑布我知道。”罗辑说,“听说是神之领域最漂亮的地方。很多恋爱人士都会去那边游览。”


叶修惊叹:“是吗?”


“那计划就定这个了?”苏沐橙说,“叶修你自己找个机会约少天上游戏。”


魏琛还有点担心:“行不行啊就这?太简单了吧。”


“行吧?我觉得挺明显的。”乔一帆说。


“又是瀑布又是烟花的,少天应该能看出来吧?”苏沐橙最后敲定了这个提议,“不管了,先就这样吧!不行再试别的方法。”




叶修被一群人赶鸭子上架地拖进了这个计划中,个人连意见都没怎么发表,整件事的流程那边几人已经安排好了。


而他所需要完成的第一步就是约黄少天。


约人还是只能在QQ上说。叶修挑了个黄少天应该没事干的时间点敲了他:


君莫笑:在?


夜雨声烦:干嘛啊


君莫笑:上游戏


夜雨声烦:上游戏干嘛?


夜雨声烦:你有什么不良企图?


夜雨声烦:速速坦白


君莫笑:我有不良企图还用上赶着通知你一声?


夜雨声烦:那不一定啊,你什么事干不出来?


君莫笑:我干什么了?


夜雨声烦:这应该问你自己啊


夜雨声烦:你自己反省一下你都干了些什么


叶修手放到键盘上,正打算回复,后面几位看官大爷已经没耐心了。


“有完没完啊!讲重点讲重点!”魏琛催道。


“怎么还聊起来了呢?”方锐也说。


叶修长这么大也是头次体会到聊QQ被一群人站背后围观的感觉,此时别无他法,只能切入正题:


君莫笑:我啥也没干


君莫笑:就打算跟你上游戏玩会,给不给这个面子?


夜雨声烦:玩什么啊?


夜雨声烦:jjc?那必须给


夜雨声烦:走走走走走


夜雨声烦:房间你开我开?


君莫笑:今天不跟你p


君莫笑:咱们组队做个任务


夜雨声烦:什么任务?


君莫笑:就这两天七夕节那个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老叶你堕落了真的


夜雨声烦:你怎么想起玩这个小儿科的东西了


夜雨声烦:这不生活玩家和恋爱玩家的最爱吗,你瞎掺和什么


君莫笑:放松放松劳逸结合啊


君莫笑:听说风景还挺好看的


君莫笑:怎么样?一起?


夜雨声烦:……我是没什么问题


夜雨声烦:但你打算让我拿大号满世界乱逛和你做这个七夕节任务???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神之领域要疯吧!第二天全联盟就都知道了!


夜雨声烦:你不想混了我还想!凸


君莫笑:你不是有个剑客小号吗


夜雨声烦:流木啊?


君莫笑:对,你赶紧把它练满级就行了


夜雨声烦:……行吧行吧!!!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想干嘛………………




第二天,叶修和黄少天如约在神之领域主城碰面,只不过两人都用的小号。并且叶修背后还有一群友军,大家各自找了根塑料板凳坐在叶修的转椅背后,就跟看电影似的,彼此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叶修电脑显示器。


被人近距离围观的感觉确实不怎么样,叶修忍不住回头问:“你们很闲吗?”


“再闲也得来观摩观摩你这边啊。”方锐说。


“你别管我们就好。”苏沐橙说。


叶修没辙,只能重新把注意力放回游戏上。就在分神的这几秒钟内,黄少天已经在私聊频道说话了——


流木:我去好多人啊


流木:大家都是冲着那个什么任务来的?


神说要有光:是啊


流木:没看出来这么高人气啊!


流木:我这号还是技术部加班加点给我练出来的!


流木:你要珍惜


神说要有光:给你们技术部加鸡腿


流木:专门上线陪你打游戏的好像是我吧?


神说要有光:给你加俩


流木:………………


流木:走走走赶紧领任务去


官方这次搞的七夕节活动本来就是面向全服玩家的福利向任务,全程下来也无非是找找喜鹊之类的任务,难度约等于零。整个节日活动由七个任务组成,以七夕节的典故串联而成。接任务的NPC遍布整个主城,叶修把黄少天拉进队里组上,挑了个没人的NPC接下了任务。


整个任务过程比两人想象的还要快。叶修和黄少天一边打字聊天,一边根据提示完成相应指示,前六个任务做下来,只花了半小时不到。


最后一个任务点在落日瀑布。瀑布边的山崖上种的有枫树,参与活动的玩家拾得任意一片枫树叶,交还给任意树下的NPC后任务就算完成,系统会为每一组玩家播放时长两分钟的烟花特效。


任务简单归简单,不过黄少天和叶修没想到的是,这一方山崖上人居然有这么多,放眼望去全是密密麻麻的玩家ID,什么都看不见。


枫叶倒多得是,黄少天随随便便一弯腰就能捡一把起来,不过因为人口密度太大,交还物品有点困难。两个人商量一阵,最后决定找个人少的树下。


越远离瀑布的地方人越少,等到两人差不多走到看不见瀑布的地方时,周围也看不到什么玩家了。


黄少天在私聊频道里问:我交任务了啊?


叶修回复:行


两人在一棵人迹罕至的树下站定,把刚刚捡到的枫叶交到NPC手上。很快NPC就判定他们任务完成,并且询问是否开始放烟花。


黄少天还不知道这回事,打字问:什么烟花?


叶修回复:任务完成奖励吧


这话刚发完,叶修就感觉自己的手臂被人拍了拍,他转头一看,是苏沐橙。


苏沐橙没说话,只是笑着指了指叶修的耳机。


叶修愣了愣,很快意会到苏沐橙的意思,于是转头又对黄少天道:开语音吧


那边没立刻回复,过了一会儿,黄少天的声音才从耳机里传出来:“喂喂你什么意思啊?突然开语音干什么?有什么话打字说不是更快吗?”


叶修无声地笑了笑,说:“手酸。”


黄少天立刻道:“靠!真有脸说啊你!”


叶修厚颜无耻道:“可不是吗,这又是陪玩又是陪聊的。”


“滚滚滚,谁陪谁啊到底?”黄少天说,“要不是你,我才不会做这个什么七夕任务。这也太无聊了吧!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都花在了走路上!依我看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叶修说:“行吧,那这半小时你就当舍命陪我了。”


“嘁,你知道就好……”黄少天似是不屑地应了一声,倒也没再说别的。过了一会他又开口道,“那这烟花还放不放啊?NPC被我们俩晾半天了。”


“放吧。”叶修说,“据说挺好看的。”


“真的?”黄少天一听这话,果然来了兴致,“那我确认了啊?”


叶修低低地应了一声:“好。”


因为系统设定的原因,落日瀑布长年定格在黄昏时分。无论现实世界是什么时间,这个景点永远都是太阳将落未落的迟暮之时。


眼下黄少天和叶修两人并肩站在瀑布的山崖边,远眺而去,满眼都是漫天的绯红云霞。火烧云从遥远的天际一直连绵到头顶的天空,互相拉扯成一道鲜艳的红线,将这一隅浪漫的山崖圈入怀中。


焰火就是在这时盛放的。


应景的烟花只有粉色和红色两种色彩,一发而不可收地一片一片在头顶的半空中炸裂开来。绚烂的火花眨眼就湮没在下落的过程中,转眼又被新出现的焰火给替代。


叶修盯着电脑屏幕有点出神——烟花的特效铺天盖地,一时间他满眼都是灿烂的火光。心形的、一串Love字母的、以及数不清的花色的,通通走马观花地从他眼前一略而过,只留下流光溢彩的残影。


因为追求浓重的节日气氛,所以耳机里的游戏音效非常大。叶修戴着耳机,里面只有烟花不断爆裂的嘭嘭声,一下一下地敲击着鼓膜。


除此之外,就只剩下了黄少天那边的呼吸声,一呼一吸的频率穿插于烟火盛放之间,和自己这边逐渐微妙地重合起来。


电脑上的风景确实漂亮,两人都没有说话。耳机将外界的声音隔绝开来,甚至可以让叶修生出一种那人的呼吸近在耳边的错觉。


二分钟的特效说长不长,很快就转瞬即逝。


待到眼前的世界归于平静,黄少天才重新开口道:“老叶。”


叶修应了一声:“嗯。”


“挺漂亮啊。”黄少天说,“我玩网游那时候特效好像还没做得这么好。”


叶修说:“喜欢就行。”


“嗯?”黄少天有点奇怪,“你是特意让我来看这个的?”


叶修顿了顿:“算是吧。”


“现在外面不准放烟花,上游戏里放放也差不多吧。”黄少天说,“我看了心情还挺好的。我们俩来拍个照?”


叶修说:“行。”




荣耀里的游戏系统自带截图功能,只要摆好造型咔嚓按一下就行。


叶修和黄少天两个人商量一阵,决定换个地方截图。因为眼前两人待的地方寸草不生,环境确实不怎么样,就算拍下来也是有碍观瞻,还是换个人气高点的地方比较靠谱。


黄少天问:“我们原路返回怎么样?虽然人多了点,但是靠近瀑布比较好看吧。”


叶修没什么意见:“行吧。”


往回走的路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根本就没聊到重点,搞得兴欣这边围观的群众都快急疯了,个个抓耳挠腮的,看上去恨不得把叶修耳机扒下来,替他对着麦克风高歌一曲《对你爱不完》。


“老叶,你说这次做任务的玩家里面真有情侣吗?”黄少天问,“我指的是现实生活中就已经认识的那种。”


“有吧。”叶修道。


“真的假的?你这么肯定?”黄少天说,“不过有应该也比较少。反正我没碰上过。”


叶修话里有话道:“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碰上了呢。”


“是吗?”黄少天说,“对了我刚刚还想问,你约我上游戏就为了看那个什么烟花啊?没别的事了?这风格不像你啊!你平时都这么闲散?”


“也有点事想说。”叶修道。


“我就知道没这么简单!”黄少天说,“那你说吧,我听着呢。”


叶修深吸了一口气,说:“其实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什么啊?快说快说。”黄少天催促道。


叶修张了张口,“我……”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黄少天打断了。


“嗯?”黄少天突然道,“那是谁?”


叶修愣了愣:“什么?”


“那边,你看斜前方那个树丛。”黄少天说,“是不是有个人?我看见ID了……看不清是什么,不过好像是红名啊?”


叶修看了一眼,也有点疑惑:“谁会在草丛里蹲着?”


“不知道。”黄少天说,“我们走近去看看吧。”


说着,黄少天自顾自往前走去了,没走两步,他又道:“看见了……‘隐者斗士阿利安’?谁啊?”


两人纷纷愣了一秒,最后同时开口:


叶修:“野图。”


黄少天:“我靠boss!”


语气中都是惊奇掺半。


当然落日瀑布这边玩家众多,黄少天和叶修能发现野图boss,别人自然也不瞎。前后也不过一两秒的事情,这里刷新了野图boss的事情瞬间便传遍了整个景点。一时间游戏画面遍布文字泡,在场的玩家要么在附近频道激烈地讨论着,要么更甚,已经在世界频道上刷起来了。


照这个架势,一场公会大乱斗的到来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了。


率先发现boss的两人固然惊讶,不过惊讶的不止他们,蹲在叶修背后的兴欣众人也十分震惊——


陈果:“什么?野图boss?”


方锐:“这是什么运气?”


唐柔:“怎么办?”


叶修也被这突发情况搞蒙了,他和苏沐橙对视一眼,后者问:“少天怎么说?”


叶修分神注意了一下耳机里的声音,然而一片寂静:“没说话。”


“肯定跑去叫人了啊!”魏琛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他叫个蓝溪阁会长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叶修还不信邪,对着耳麦叫了声:“少天?”


果然一片死寂。


“真叫人去啦?”方锐见状说,“那我们……”


叶修想了一秒,随口无奈叹气道:“还愣着干什么,上游戏去啊!”




兴欣网吧,二楼,会议室。


苏沐橙站在一块白板边,说:“现在我们进行第二次例会。”


魏琛举手:“开会之前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反省一下?”


苏沐橙问:“反省什么?”


“到手的boss跑了,奇耻大辱啊。”方锐说。


包子:“送上门的boss老大居然反应慢了半拍,真难得!”


“那有什么办法,好好一场告白被boss打了岔,没反应过来呗。”魏琛幸灾乐祸道。


“这证明了什么?”方锐说,“这证明英雄难过帅哥关啊!”


叶修乐道:“知道的还挺多!”


方锐话锋一转,又说:“问题是一场混战下来,最后还真被蓝溪阁那边抢到手了,我们什么都没捞着!这一对比就高下立现了!”


“出息。”叶修说,“跟别人网游玩家凑什么热闹啊。”


此话一出,在场全体成员都听不下去了。


包子说:“老大,你以前抢boss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乔一帆说:“黄少不算网游玩家吧?”


方锐:“我的天叶修他刚刚说什么?我没听错吧?”


魏琛说:“你这人真行,打自己脸都下得去手。老夫表示肃然起敬!”


眼看着事态又要朝着声讨叶修的方向发展一去不复回,苏沐橙赶紧悬崖勒马,用马克笔敲了敲白板边缘,说:“好了好了!咱们先聊重点!”


“重点是什么啊?”有人问。


“当然是叶修下一步应该怎么办了。”苏沐橙说,“大家也看到了,游戏上是行不通了,得换个方法。大家有什么想法没?”


会议室陷入一片静谧之中,空调呼呼呼吹了一阵后,唐柔开口道:“送个礼物?”


“好啊!”


“这个就挺好!”


可能是自己懒得想了,因此这个方法很快得到了大家的全票通过。但是紧接着问题又来了——送什么呢?


苏沐橙拿马克笔在白板上写了两个字,“礼物”,然后圈了起来。这白板原来是被叶修拿来写战术规划的,现在被苏沐橙以“解决你的终身大事”为由征用了,那人还真是一点怨言都没有。


“关于送什么大家有没有想提议的?”苏沐橙问。


魏琛率先说:“包个红包!”


“庸俗!”方锐第一个拍桌,“一看你这人就注孤生。送钱多没诚意啊,得送个能体现自己心意的。”


这难度有点大,陈果想了想,说:“送个杯子?谐音一辈子?我随便说说的啊!”


站出来反驳的仍然是方锐:“这太小气了,要谐音干脆送床棉被得了。大冬天还可以捂捂,暖暖的很贴心。”


“就你懂的多是吧,”魏琛说,“那你来你来,你有什么高见?”


方锐想了想,说:“……送箱零食?”


闻言,众人顿时发出了高低各异的“切”声。


然后叶修发表意见:“那小子得以为我微博上抽奖中的。”


大家想了想,发现还真有可能。


局面渐渐陷入僵局,众人一问三不知,苏沐橙叹口气,说:“大家现在掏出手机,点开淘宝,搜吧!”


包子问:“搜什么啊?”


“搜——”苏沐橙想了想,“就搜‘男友礼物’吧。”


“找到了!”很快,包子便对着手机逐字逐句地念道,“‘创意礼物实用DIY台灯’……”


话还没说完乔一帆就递了杯水过来,认真阻止道:“不用念了吧。”


包子一头雾水地接过来,然后便听见叶修说:“别折腾了你们。”


苏沐橙说:“嗯?”


叶修说:“随便送送吧?”


苏沐橙问:“你想送什么?”


“键盘。”叶修说,“刚想的,行不行?”


“行行行,当然行啊!你想到了不早说?”方锐把手机一扔,立刻认可了这个建议,“键盘多好!投其所好!也实用!”




一聊到本行,大家的话匣子就都打开了。短短几分钟之内,众人就已经讨论出了一款外观合适又性能拔群的键盘出来。


苏沐橙把键盘的具体品牌和型号写到白板上,又说:“就只送个键盘吗?会不会太普通了?”


“是啊,得特别一点吧,他又不缺键盘。”魏琛说。


“这款键盘好像可以定制。”唐柔说,“官网上有具体操作步骤。”


“是吗?”方锐迅速登录网站,浏览一圈道,“还真是。它可以自定义每个按键的颜色,怎么样?”


大家互相商讨一阵,都觉得可行。


“好的,那我们就确定这么干啦。”苏沐橙在白板上补充了“设计”二字,“我们这边商量好怎么弄,然后直接在官网上下单吧?”


“行。”陈果说,“东西寄到哪儿啊?是寄到网吧这边再转寄过去吗?”


叶修说:“这么麻烦干什么?直接下到他们俱乐部去吧。”


方锐问:“你知道蓝雨地址吗?”


“老魏知道吧?”叶修说。


魏琛冷不丁被点到,愣了一下,才讪讪道:“这我哪记得住啊……早忘了。”


这头是没指望了,苏沐橙想了想,说:“要不我问问喻队?”


“问他干嘛?”叶修说,“我直接问黄少天吧。”


“哎你都不留点悬念吗!”陈果无语了。


“留什么悬念?”叶修说,“收到不也是迟早的事吗?”


“行吧行吧。”陈果放任其自由了,“你自己跟他沟通去吧!”


于是叶修只身一人脱离了群众,一边去上QQ找黄少天问地址去了,剩下一群人还在替当事人出谋划策。


苏沐橙问:“键盘怎么设计?我觉得挑几个有特殊意义的按键上色比较好。”


“我也觉得。”陈果说,“要不弄个叶修的名字吧,YX,怎么样?”


苏沐橙转身在白板上写下YX两个字母,然后在后面画了根横线,等着填颜色。


“可以啊,上什么色?兴欣红?”


“YX弄红的,那LOVE弄啥色啊?粉色?”


“噗……”


“哈哈哈哈哈LOVE太搞笑了。”


“严肃点严肃点!”


“粉色也行吧,不过叶修名字弄绿色是不是比较好?毕竟他是代表个人送的,弄个兴欣红送到蓝雨去多不合适!”


“有道理啊!那黄少天的缩写要抠出来上色吗,黄的蓝的?”


“黄的吧!”


“还有什么可以做文章的?君莫笑要用吗?”


“这个不行,X重复了。”


“右边的数字键盘要不要弄个什么图案出来啊?爱心?”


“我去这也太少女了……”


“还有上面那一排F键,来个红蓝交替吧?”


“可以可以,记一下记一下……”


众人讨论地不亦乐乎,苏沐橙就这样边听边在白板上记,等到叶修那边问到地址回来时,白板上已经密密麻麻写上了大家的想法了。


叶修瞄了一眼白板,吓了一跳,道:“这么花哨啊?”


“这些是一起讨论出来的,我觉得都行。”苏沐橙说,“你看看哪些可以?”


“都可以。”叶修说,“打包都弄上吧。”


“全都弄?”方锐震惊。


叶修点头:“是啊。”


唐柔看了一眼白板,迟疑道:“这花花绿绿的……”


“没事,想都想了,试试呗。”叶修说。


“那——行吧……”苏沐橙艰难地点了点头,“那我们就照这个设计下单了啊,你把少天地址转发给我。”


叶修点头:“行。”


“不过我声明一下啊,”苏沐橙又道,“这个键盘做出来肯定不会很好看,因为颜色太多了……”


“知道。”叶修说,“我有心理准备。”




不过叶修有心理准备,黄少天没有,他在收到快递的当天就给叶修打了个电话过来。


叶修接通后就是一句:“快递收到没?”


“收是收到了,原来你前几天问我要俱乐部地址是这事啊。不过……”黄少天顿了顿,犹豫片刻,还是开口说了,“你把你粉丝送你键盘寄给我干嘛?”


叶修被他这句问懵了:“什么?”


黄少天在电话那头问:“这键盘不是你的吗?”


叶修疑惑道:“你怎么认为是我的?”


“这配色,花花绿绿的,这么辣眼睛,跟君莫笑一模一样!显然是为你量身定做的啊?”黄少天有理有据地说,“旁边还有个爱心……没看出来啊,你粉丝真热情!”


“……”叶修没话说了。


“你还没说呢,你转手寄给我干嘛?”黄少天问。


叶修想了想,最后说:“送你了。”——这误会有点大,一时有点难以说清。


“送我干嘛啊,太丑了吧?”黄少天毫不犹豫地说,“我不要,你拿走拿走!我发个快递给你寄回去?”


送出去哪有退回来的道理?叶修只得说:“放你那吧。”


“我拿着干嘛啊?没地方放好不好。你粉丝审美真是奇葩,好好的一个键盘都被糟蹋了……”黄少天说着,声音突然小了一点,听起来像是远离了手机。


果然,听筒那边传来了黄少天和别人交谈的声音。


黄少天说:“队长!”


“嗯,少天。”这是喻文州的声音,“你买的什么?”


“这不是我——”黄少天挣扎了一下,认命了,“好吧,就算是我买的吧……就一个键盘。”


喻文州问:“键盘坏了?”


黄少天立刻说:“没有,没坏,我随便买买的。”


“定做的吗?”喻文州说,“这个颜色……呃,稍微有一点花哨了。”


“哈哈哈,是吧,我也觉得……”黄少天干笑两声,最后道,“队长拜拜!”


话音未落,另一个人的声音又出现在了听筒里。


“黄少?你买新键盘了?”郑轩问。


黄少天自暴自弃道:“是啊!还他妈是定做的!”


“这颜色……”郑轩没喻文州那么委婉,顿了顿,直说了,“有点丑啊!你要不要重做一个?我那边有几个花色可以,你要我回去给你发原图……”


黄少天:“……”


叶修:“……”




兴欣网吧,二楼,会议室。


苏沐橙手里攥着根签字笔,道:“现在我们进行——第三次?是第三次会议吧?”


魏琛在下面吐槽:“复盘会议都没这么频繁……哎!谁掐我?”


陈果收手,道:“我觉得送礼物行不通的原因是没选对。”


“其实是对了的,就是不太美观。”方锐说。


苏沐橙说:“那我们这次还从礼物上下手吗?”


“不了吧,这就没新意了。”有人说。


会议室内传来了一阵飞快敲击键盘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大家听见罗辑推推眼睛,一本正经道:“不知道从微博……可不可以?”


魏琛:“微博?什么微博?”


罗辑把他面前的笔电递过去:“微博上黄少上热搜了。”


“嗯?为什么?”苏沐橙问。


“好像是因为他的粉丝……”罗辑说,“我记得热门就有长微博,你们自己看看吧。”


整个会议室的脑袋齐齐向电脑屏幕靠拢过去,魏琛夹在中间呼吸不畅不说,还得肩负操作触控板的重任。


他艰难地找到热门话题,从第一开始往下粗略一翻,很快就找到了黄少天的位置——“喜欢黄少天的十个瞬间”。


“这什么?”有人问。


“他粉丝发起的吧。”方锐说,“这还有长图,点开看看?”


一不做二不休,大家立刻充满学习欲望地点开了长微博,看完以后,众人面面相觑。


罗辑说:“我就是看见有这么个微博而已,然后想队长这边是不是可以利用一下。”


“怎么利用?”唐柔问。


苏沐橙沉思一会,说:“要不叶修你也去掺和一下?”


“什么?”叶修还没反应过来。


“这个,”陈果点点电脑屏幕,“‘喜欢黄少天的十个瞬间’。”


“这不是他粉丝弄的吗?管我什么事?”叶修说。


“你可以借花献佛啊!”方锐怂恿,“天上掉下来的热闹不凑白不凑。”


“是吧?”苏沐橙说,“你也去转一个吧,顺便说几个你喜欢少天的瞬间。”


叶修说:“这我哪说得出啊?”


“没事,你就把你心里所想的写出来就行了……”众人一通游说,把电脑塞到了叶修手里,还贴心地替叶修切换到了他自己的账号上。


一看见叶修的主页,陈果就坐不住了:“你看看你!上一次发微博还是三个月以前!”


叶修转移话题:“想说什么就说是吗?”


“是的。”方锐点头,“真情实感最重要。”


五分钟后,关注了叶修的全体网友都在自己微博首页上看见了这样一条微博:


@ 叶修V:转发微博[查看图片]//@ 剑圣大大的腿部挂件:[分享长微博-喜欢黄少天的十个瞬间]


叶修转这种微博是几个意思?这可是个大新闻啊!


大家的想法在这一瞬间形成了共鸣,黄粉忙着懵逼,叶粉忙着疑惑,别家的纷纷掏出小板凳作势围观了。


不过等大家把叶修转发内容里那张图片看了,顿时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两边的粉丝更是把板凳换成了板砖,感觉分分钟就要打起来。


会议室内的大家也没闲着,乔一帆是第一个开口的:“我刷新出来了。”


“叶修的微博吗?”


“念念念念!”


“他发的图片啊?还挺含蓄……”


等到大家点开图片,就知道叶修一点都不含蓄了。


乔一帆还在那边兢兢业业地念着:“‘喜欢黄少天的十个瞬间’,一,他不说话的时候……二,他被我按在地上打的时候……”


包子贴心地给乔一帆倒了杯水,认真阻止道:“后面的就别念了吧!”


乔一帆:“……”




兴欣网吧,二楼,会议室。


“我宣布,”方锐严肃道,“兴欣战队危机公关组从现在起,正式成立!”


方锐喝口水,补充道:“团队成员有:组长沐姐姐!”


苏沐橙自己都不知道这事:“啊?我吗?”


方锐:“副组长老板娘!”


陈果起身示意。


方锐:“以及组员:兴欣战队除队长外全体成员!”


叶修说:“怎么,不带我玩啊?”


方锐假装没听见,又举手说:“另外,本组员申请剥夺叶修的个人微博使用权。”


陈果:“大家举手表决。”


除叶修外全票通过。


陈果严肃点头:“申请批准,即刻生效。”


叶修乐了,又说:“这是要干嘛?”


“你还好意思问!”陈果一听就怒了,“你看看你干的好事!微博上已经掐了一天一夜了!”


“掐什么呢?”叶修问。


“就你那个喜欢黄少天的十个瞬间!还不如不说!”陈果道,“现在你们两边的粉丝都快打起来了。”


叶修振振有词:“年轻人就是火气大,黄少天自己还什么都没说呢。”


“谁管你啊!”


“少说两句什么事也没有!”


“当初谁给他开通的微博?现在注销还来得及吗?”


“你粉丝为你真是操碎了心……”


大家抱怨完,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方锐问:“我们接下来干嘛?”


“要我说就别整那些虚的了。”魏琛说,“直接说吧。”


有人道:“怎么说?”


苏沐橙想了想:“游戏上行不通,那就打电话?”


“行吗这?黄少会不会以为开玩笑的?”乔一帆说。


方锐说:“那我们正经一点。”


“怎么正经?”陈果问。


“表白需要气氛吧,我们来个BGM?”方锐说。


魏琛说:“这会议室这么小,唱出来得自带混音效果吧。”


“唱歌啊?那我来我来!”包子说,“唱什么?”


苏沐橙转身在白板上写下了BGM三个字母——之前满满一面的关于键盘的奇思妙想已经被擦干净了。


苏沐橙说:“清唱应该不行吧?要伴奏吗?”


“伴奏网上找找,用电脑放?”陈果说。


“这没诚意啊,有人会用什么乐器吗?”方锐问。


“我来吧。”唐柔说,“有谱子就行。”


“好的,那回去以后都帮忙找找。”苏沐橙在白板上记录了一下。


包子说:“还没说唱什么呢?”


“挑大家都会唱的吧。”陈果说,“我待会网购两个话筒,接在手机上大家都可以用。”


叶修全程一句话没说,此刻终于忍不住问:“这会议室隔音怎么样?”


“还行吧。”陈果说。


“那就好。”叶修说。


——这样一来至少不会惊动一楼的网友。


三两句之间,那边的苏沐橙已经在白板上写下几首歌名了。


“那就这样吧。”苏沐橙放下笔,说。


方锐响应道:“行,到时候大家见机行事啊。”




黄少天接到叶修电话的时候,他已经准备睡觉了。


“老叶?你居然给我打电话?”黄少天惊讶道,“这么晚了都。”


叶修看了看时间:“很晚吗?”


“不早了吧。”黄少天问,“有什么事QQ上不能说?”


“懒得打字了。”叶修在这头道。


“懒死你算了,发语音也行啊……”黄少天说,“打给我干什么?有事啊?”


叶修:“嗯。”


“什么事?”黄少天说着,凝神听了听,感觉叶修那边隐隐有歌声传来,好像还唱的“爱你一万年”?虽然有点跑调,但是词是对的。


于是他又问:“你那边有人唱歌?我没听错吧?”


叶修回头,看了一眼背后群魔乱舞的兴欣众人:不知道谁的手机被贡献出来插上了话筒,其中拿着话筒深情献唱的是包子和方锐,两人旁边有一句没一句跟唱的是苏沐橙和陈果,剩下的人连词都记不住,但是也很有诚意地全程跟着哼哼。最后一个人坐在旁边对着手机上的钢琴APP演奏的是唐柔。


真是一群被荣耀耽误的歌神。


叶修看了一眼就扭回了头,可能是怕笑场。


他道:“是有人。”


“你们在KTV啊?”黄少天更惊讶了,“这么会玩?我都要睡觉了,你们还在外面呢?”


“没在KTV。”叶修百口莫辩,转身对后面的众人比了个嘘的手势。


后面的人见状,立刻会意收声,噤若寒蝉,眨眼之间会议室内就变得落针可闻了——看来之前的排练是有成效的。


黄少天听见叶修这边的音乐声戛然而止,疑惑道:“怎么停了?我还说唱得挺好。你就坐在点歌机旁边啊?”


叶修:“……”


黄少天问:“到底找我干嘛?”


“……”这种情况下叶修确实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怎么打给我又不说话啊,你这人真奇怪。”黄少天等了一会,没耐心了,道,“行了你们慢慢玩吧,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嘛,玩得开心点!不过我没看出来你也会主动去KTV玩啊,什么时候我们俩也去试试?哎不说了不说了,我去睡觉了,昨天通宵,今天午睡就睡了半小时,还被人吵醒了,现在困得要死。你有什么事给我发消息啊,我真睡去了,就这样,拜拜。”


叶修:“……”


他放下手机,回头向众人看去。后面的人见他挂了电话,顿时一窝蜂地围了上来。


苏沐橙说:“这么快?你和他说了?”


叶修摇头:“没。”


陈果疑惑:“那你们聊了什么?”


叶修说:“他让你们玩得开心点。”


陈果:“……”




兴欣网吧,二楼,会议室。


众人在会议桌边一字排开,像一群等着领导视察的新晋员工,个个揣了一肚子话想跟叶修讲。


叶修走到为首的苏沐橙前面。


苏沐橙说:“到了在群里说一声啊。”


叶修点头:“行。”


苏沐橙旁边是陈果。


陈果说:“有什么问题随时联系。”


叶修又点头:“好。”


下一个是唐柔。


能叮嘱的话都被人说了,唐柔只能说:“加油。”


叶修:“嗯。”


再下一个是乔一帆。


估计是也想不到该说什么了,乔一帆依葫芦画瓢道:“前辈加油!”


叶修:“哎!”


到此为止,画风还算正常,然而再到后面就不是一回事了。


叶修走到方锐面前,方锐泪眼汪汪,说:“大家只能帮你到这了!这招再不行就真没戏了!”


叶修说:“我看你也没帮什么忙啊。”


方锐立刻说:“我去过河拆桥啊,那我这几天都在干嘛?”


“捣乱吧。”叶修说。


走过方锐,叶修来到包子面前。


包子一本正经地问:“老大,你要不要带个防身的武器啊?”


叶修愣住了:“有谁要来打劫我?”


“不是啊,但是你不是去狮子座他们那儿吗!”包子说,“老魏说的!你很有可能竖着进去横着出来啊!”


叶修:“……”


包子问:“要带什么?我来准备!”


叶修无言,拍拍他的肩:“心领了。”


下一个是魏琛,不过叶修这次没等对方开口,自己先道:“你都给包子说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有问题吗?没有啊!”魏琛说,“你这一去不就是凶多吉少吗?”


叶修说:“蓝雨队风这么暴力?”


“主要是对象是你。佛祖见了都想追着你打。”魏琛说,“我要是黄少天,管你来干嘛的,都送货上门了,叫上全队揍一顿再说。”


“你这是典型的酸葡萄心理。”叶修说,“黄少天让我到地方直接进去,他已经跟门口保安打过招呼了。这不是欢迎我去是什么?”


“行吧,你爱怎么理解怎么理解。”魏琛妥协。


和众人告别完下来,已经是半个小时的事情了。


叶修站在会议室门口,回身和众人道:“那我走了啊。”


“滚吧滚吧,别怂啊。”魏琛说。


“命最重要,搞对象都是次要的啊!让蓝雨那边手下留情!”方锐喊。


“祝你马到成功!”苏沐橙鼓劲道。


“等你喜讯啊!”陈果挥手。


“没问题的!”唐柔肯定地说。


叶修无声地勾了勾嘴角,走出了会议室的大门。


三个小时后,叶修搭乘的航班在白云机场顺利着陆。


走出机场,叶修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上车以后,他给司机报了一串精确的地址。这地址早就被叶修复习过无数次了,因而这时候一点也没犹豫地就被他说了出来。


司机闻言,下意识问了一句:“这是哪?”


叶修说:“蓝雨俱乐部。”




叶修到蓝雨的时候是下午,差不多快吃晚饭的时间。


除此之外,俱乐部门外有个人。


下了车,叶修对黄少天道:“你怎么在这?”


“来接你啊。”黄少天说。


叶修笑说:“怕我走丢啊?”


“滚滚滚,丢了最好!”黄少天说,“我这是怕你在我们俱乐部里乱窜。”


“是吗?这么上心呢?”叶修跟着黄少天进了蓝雨大门,边走边说,“怎么这么冷清?”


“周末啊,队长带着他们出去逛超市去了,大概待会就回来吧。”黄少天说,“我还想问你呢,你大老远跑来干嘛?”


叶修还是打太极:“来参观你们蓝雨啊,挺久没来了。”


“你又不是我们队的有什么好看啊!”黄少天又道,“什么时候走?”


叶修震惊:“我才刚到就赶我走?”


“不是赶你走!能不能想点好啊你!”黄少天解释,“我是觉得你要是待得久的话可以留下来吃顿饭,这个点食堂应该开始准备烧菜了吧。差不多等一个小时应该就能开饭了。怎么样?”


“行啊。”叶修巴不得,“我又没事干,等就等呗。”


黄少天带着叶修往俱乐部里的会客室走去,一路上碰到了几位保洁阿姨,后者往往是先给热情地黄少天打了声招呼,又把疑惑的目光投到了叶修身上。


会客室里挺大,两人进去把叶修随身带的包放下,又折返了出来。


“现在干嘛啊?”黄少天问。


“随便逛逛吧。”叶修说。


黄少天:“你想逛什么?我自己都觉得没什么好逛的。我们俱乐部又没什么特色。”


“瞎看看就行。”叶修说,“去厨房逛逛?”


“这就算了吧!”黄少天说,“你去也是给阿姨添乱!能不能让人省点心!”


“省心?成啊。”叶修说,“那我全权托付给你了。你让往东我绝不往西。”


黄少天:“问题是我不知道有什么可看的。而且现在大家都不在,聊天也没人陪聊啊。”


“我跟你聊就行。”叶修提议,“会客室周围有什么?”


黄少天指了指某个方向,边引路边道:“那边是我们的训练室。”


叶修跟过去,问:“进去看看?”


“训练室有什么好看的?”黄少天问。


没两步就到了门口,训练室的门是虚掩着的,不过里面很安静。


“随便看看嘛。”叶修说,“里面有人?”


“没有。都出去了。”黄少天顿了顿,说。


叶修笑:“那你心虚什么?”


“靠!谁心虚啊!”黄少天立刻一把把门推开,“看看看,随便你看,想怎么看怎么看。”


入眼的训练室不大,陈设也非常简单:一张U形的长桌贴墙放着,上面摆着一排电脑。长桌开口的方向有一张白板,白板左右两边分别是一台饮水机和一棵一人高的盆栽,除此之外就没什么别的了。


长桌上的电脑应该是每位战队成员固定使用的,因为显示器旁边都放有水杯零嘴这类比较私人的物品,看得出来长期使用的痕迹。


叶修站在门边扫了一圈,一眼就看见了面前零食最多的那台电脑,桌上又是汽水又是牛肉干的,顿时他就乐了。


叶修指了指那个地方,问:“那个是不是你的位置?”


黄少天看了他一眼,道:“你怎么知道?”


“猜都猜到了。”叶修说,“反正你嘴闲不下来是吧。”


“你妹啊!”黄少天突然道,“前两天那个微博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是不是应该给我解释一下?”


叶修装傻:“什么微博?”


“装!继续装!”黄少天说,“就那什么我的十个瞬间的那个,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哪什么你啊?”叶修憋着笑说,“听不懂,我微博都是老板娘在打理。”


黄少天冲他竖中指:“这话你去骗骗小卢还差不多!”


叶修没接话了,迈开腿朝黄少天的位置走了过去。


黄少天愣了一秒,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一个箭步就冲上去拦住了叶修了:“我靠!你干嘛?”


“我还想问你干嘛?”叶修说,“我去看看你位置到底什么样,站门口谁看得清。”


“一个座位有什么好看的啊!”黄少天继续阻拦,“不就一个显示器,键盘鼠标和一张椅子吗?”


叶修看着黄少天,说:“但你这反应告诉我好像没那么简单呢?”


黄少天瞪大眼睛真诚道:“你想多了!就这么简单!”


“呵呵。”叶修笑了笑,突然看向了训练室门口的方向,说,“文州啊,这么快就买完东西回来了?”


黄少天一愣,也跟着看了过去:“队长?”


然而大门口连喻文州一根毛都没看见,黄少天一秒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再回头看,叶修都走到桌边去了。


完蛋,黄少天心里五雷轰顶,gg了。


叶修站在黄少天的座位边,看着他那个被一堆零食掩埋了一大半的键盘,有点想笑。


想笑是真的,因为放眼整个训练室,都是清一色严肃正经的黑色键盘,一到黄少天这里,红的蓝的黄的绿的都来了,右手边的数字键盘上还有颗爱心,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是来搞笑的。


叶修又看了一眼这键盘,发现之前自己的心理准备做得不是很充分,这键盘确实是……丑。


想到这,叶修忍不住想把黄少天叫过来采访一下。


“你过来点啊,站那么远干什么?”叶修对几步之遥的黄少天招招手,“我采访你几个问题。”


黄少天一脸生无可恋地挪过来:“干嘛啊?”


叶修把黄少天座位上的转椅拉过来,直接把人摁在椅子上坐下了,这才又开口道:“你不是嫌这键盘丑吗?”


“是丑啊!”黄少天坐在椅子里,仰头看着叶修惊讶地说,“我靠,难道你觉得很好看?!”


叶修说:“丑你还用?”


黄少天清了清喉咙,说:“我原来键盘不是坏了吗,将就用用。”


叶修:“是吗?”


黄少天说:“当然!不然你以为?”


“我不信你们没多的键盘。”叶修说,“平时肯定会准备几个备用吧。”


“你话怎么这么多?”黄少天怒了,“备用的没了行不行?”


“行,你说了算。”叶修说。


见叶修终于作罢,黄少天这才没接话了。


过了一会儿,叶修又道:“你知道我这次来干嘛的吗?”


“我要是知道就有鬼了。”黄少天坐在椅子上,脚踩着椅子腿,正360度地转着圈玩,“之前问你你不都打太极吗?怎么,现在舍得说了?”


叶修说:“现在也不打算说。”


“……”黄少天想打人了,“那你说个屁啊!”


叶修笑了笑,又道:“你们魏老大在我来之前跟我说别怂。”


“什么意思?”黄少天疑惑,“怂什么?你不至于连我们蓝雨的大门都不敢进吧?”


“不是这个。”叶修说。


“那是什么?”黄少天问。


叶修没接话,却突然上前了一步,站在了黄少天的转椅边。


黄少天还在转着,随口问:“你干嘛?”


叶修伸手握住了转椅的扶手,把人整个固定住了。接着,趁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直接凑近亲了上去。


黄少天当即就傻了,任人宰割地被亲了好几秒钟后,他才回过神来,脚一蹬地,坐着椅子飞快地退开了。不过退开以后人还是傻的,瞪着眼睛没说话。


叶修说:“是这个。”


“是你大爷啊!”黄少天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你什么意思?!”


叶修说:“真不懂啊?”


黄少天哑火了,欲言又止半天,又说:“你胆子可真够大的!你是不是忘了这是哪儿啊?”


“不就是你们蓝雨吗。”叶修说,“怎么样?答不答应啊?”


“答应什么?听不懂啊。”黄少天装傻。


“不答应也行吧。”叶修说,“不答应我就去你们俱乐部门口静坐。七夕任务也做了礼物也收了,哪有不认账的道理。”


黄少天:“什么!”


“你们队在《电竞之家》的随行记者是谁?你打个电话把他叫来,就说叶修要做个采访。”叶修继续瞎扯,“采访内容就是蓝雨副队长是怎么骗吃骗喝骗感情的。”


“我靠!谁骗吃骗喝!还有谁骗感情?!你敢不敢再不要脸一点啊?!”黄少天听下来,简直要被叶修的厚颜无耻折服。


“敢啊!”叶修一只手把黄少天的转椅拖到自己身边,又弯腰亲了一口,“这不就是吗?”


黄少天整个人都晕晕乎乎了,濒临崩溃的边缘:“靠啊!”


叶修说:“我敢,你敢不敢?”


黄少天看了看叶修的表情,那人虽然笑着,却又很正经。


他花了一秒钟想通,最后抬起头对上了叶修的目光,笑道:


“我当然敢!谁怕谁?”




当天傍晚,兴欣众人的手机QQ里就弹出了一条群消息——


叶修:[/酷]


 


 


 


 


 


END


感谢兴欣的各位给大家带来的相声表演(不是

评论

热度(2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