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命中注定你爱我 番外二

Vermiss:

成人礼篇


正文   /   预售点我


------------------------------------------------


黄少天到教室的时候,班上已经有很多人了。


放眼望去,在场的学生大多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闲聊,要么在互相研究对方今天的装扮,要么就在偷偷摸摸研究旁边谁谁谁的装扮,反正话题都逃不过仪容仪表方面。


黄少天一边颇为惊奇地扫视了一圈教室,一边朝自己座位的方向走去。


前桌的郑轩郑轩低头不知道在干嘛,黄少天都走到跟前了他还没发现。


“干什么呢你?”黄少天凑到郑轩背后,越过那人的肩头去看他的手机,结果发现这人在微信群里聊天,还正好就是“三位帅哥”小分队。


“哎!”郑轩被冷不丁吓了一跳,手一滑,就发了个微信自带的表情过去。


黄少天再定睛一看,顿时笑喷——郑轩手滑得很有喜感,发的表情恰好是一个小人横躺着撩大腿的动图,身材竟然还凹凸有致,简直是引人犯罪。


黄少天边笑边说:“这不能怪我啊!你看看你平时用的都是什么表情,一看就不是一个正经人!你自己好好反省一下,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什么笑,你故意的吧!你来了不知道叫我一声吗?”郑轩说着就想撤回,可惜已经晚了,刚刚和他对话的张佳乐已经及时给出了自己的反应。


“郑轩,我没看出来你对我还有这种想法。”张佳乐发了一段语音过来,语气非常严肃,“但是说真的,我们真的不可能。你死心吧!”


这段语音音量还不小,方圆三个座位都能听见,自然也就被前方不远处的苏沐橙听见了。黄少天憋着笑看过去,那她听完刚刚的话后看郑轩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郑轩还没回话,张佳乐的第二条语音又来了:“而且我们不是在说正事吗?这种事私下聊行不行啊!”


郑轩破罐子破摔了,打字道:都是黄少天的锅,真的[撩大腿.gif]


黄少天诧异:“你们刚刚聊什么呢?什么正事?”


“你来的路上没看手机啊?”郑轩问。


“没,我插着充电宝充电呢,扔包里的。”黄少天说着,把自己刚扔课桌上的包拎起来示意了一下。


郑轩打量了一下黄少天的包,问:“你换新书包了?”


“是啊,你觉得怎么样?”黄少天问。


虽然话是这么问的,但是标准答案也就一个。


“可以。”郑轩打量两眼,评价,“很潮。”


“有眼光。”黄少天赞赏地拍肩,“英雄所见略同。”


“刚刚张佳乐和我在说吃饭的事情。”郑轩说,“今天不是搞完活动就放学了吗,也才中午的时间,他问我们要不要一起聚个餐。初步计划是吃火锅,怎么样?”


“行啊,我没问题。”黄少天说,“都有谁?就我们三个?”


“这个还没想好。”郑轩说,“他说他会带上孙哲平,然后你也把叶修叫上吧。”


“哦,好,那就是五个。”黄少天想了想,突然又坏心眼地问,“不过你一个人行不行啊?”


“什么一个人?”郑轩话刚出口就反应过来了——这一桌子总共就五个人,左右两边都是成双成对的,横竖都顾不上自己,那他一个孤家寡人夹在中间岂不是呼吸困难?


想到这里,郑轩顿时坐不住了:“那不行,不能我一个人受伤啊!”


黄少天笑他:“你想干嘛?”


“吃个饭不热闹点怎么行?”郑轩一不做二不休,当机立断地掏出手机群发微信消息“中午吃火锅,走不走起?”


消息发出了不到半分钟,瞬间被群众的热烈响应给淹没,一时间郑轩手机里铺天盖地的都是“走走走”、“不走不是人”。


郑轩看见这一情况,心满意足地一一回复道:说好了啊,中午一个都别跑


黄少天看着郑轩在回消息,随口问:“老叶呢?”


“嗯?”郑轩抬起头,愣了一秒才想起来,“哦,刚刚被老冯叫出去了。就在你来之前没多久吧。”


 黄少天疑惑:“去干吗了?”


“不知道。”郑轩说,“我就看见他拿着张纸就出去了,上面好像写了东西。”


“纸?”黄少天想了想,“哦,估计是演讲稿吧。”


“是吗?”郑轩顿了顿,又说,“你不出去找找人?”


黄少天早就想这么干了,一听见郑轩这么说,顿时顺势应道:“那好吧,我就出去看看。”


 


黄少天是在走廊的半圆形阳台上找到叶修的,这地方他简直不要太熟,高中三年下来他和郑轩堪称这块宝地的忠实粉丝。


而眼下,叶修背对着自己,正趴在阳台的护栏上看着手里的东西。


黄少天刻意压低脚步声靠近一段距离,叶修并没有什么反应,似乎还没发现。然而正当黄少天打算像方才吓郑轩那样整一下叶修的时候,结果嘴都还没张开,叶修就自己转过来了。


“我靠,你发现了啊?”黄少天顿时泄气,“我以为你挺投入没注意到。”


“早听见了。”叶修说。


“你干嘛呢?”黄少天挨到叶修边上去,在看清那人手里的东西后,顿时一副“果然如此”的口吻道,“这是演讲稿吧?我就知道肯定是这个。”


叶修问:“郑轩跟你说的?”


“他怎么可能知道这个。我猜的。”黄少天说,“老冯找你能有什么事啊,肯定是叮嘱你待会致辞的时候不要紧张,不要结巴,不要念太快,对不对?”


叶修笑说:“猜得挺准啊?老冯后继有人了。”


黄少天得意地笑了笑,学着叶修的样子趴到了护栏上。他瞄了瞄教学楼下方不断涌入校园的学生们,一堆堆校服间混杂着不少白色和黑色——白色来源于女生的白色连衣裙,黑色来自男生的黑色西装。


这都是校方的要求。


在五四青年节这天举办高三年级学生的成人礼是G中建校以来的传统,历年都未出过例外。


又因为是“成人礼”,再穿着校服办似乎不太正式,所以学校统一规定:在成人礼这天,男生必须身着黑色西服,女生必须身着白色连衣裙,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硬性要求——也就是说,你穿什么颜色的鞋,打什么颜色的领带,戴什么样式的头饰都可以。


成人礼流程早在一周前就告诉了学生们,总时长并不长,只分为三个环节:走红毯、致辞、以及拍毕业照。这三项活动搞定,大家就可以就地解散离开学校了。


不过由于这相当于一天时间不用上课,所以难得解放一下的高三学生们自然乐见其成,提前一周就开始情绪高涨起来。


黄少天观察了一阵楼下的人潮,又偏头瞥了瞥叶修,突然发现一个问题:“你领带是不是歪了?”


叶修:“嗯?”


黄少天说:“你转过来我看看?”


叶修依言侧过身,大大方方地让黄少天打量。后者还刻意后退了一步,皱着眉盯着叶修的领口看了几秒钟,最后下结论道:“真歪了。”


“是吗?”叶修说着就想自己上手调整一下。


“哎哎哎你别动!”黄少天赶紧叫停,一步到位地在叶修面前站定,“让专业的来啊!”


叶修没辙,只能撒手:“你来你来……”


黄少天一手拽着叶修的领带,另一只手替他折了折里面衬衣的衣领,然后说:“要不我替你拆了重新系一次吧?”


叶修摆明了任他折腾,说:“来吧。”


“你打的哪种结?”黄少天一边解,一边随口问。


“应该是温莎吧。”叶修说。


黄少天一听,一头黑线地问:“这话什么意思?你自己不知道啊?”


“昨晚现学的。”叶修老老实实承认,“谁能想到点这个技能点啊?”


黄少天问:“怎么学的?”


“沐橙发了张动图让我自己看。”叶修说,“研究了十分钟。”


黄少天光是想象一下就要笑倒了,他把解开的领带捋了捋,重新开始打结,不过手法非常熟练,十几秒钟就搞定了一个完美的温莎结。


黄少天替叶修紧了紧领带结,随后顺手拍了拍那人的胸口,最后一脸求表扬的表情道:“OK了,可以吧我?”


叶修笑道:“练过啊?”


“跟我爸学的。”黄少天也实话实说,“昨天晚上对着镜子练了半小时。”


叶修乐了,看来大家都不容易。


系完领带,黄少天又说:“刚刚老冯找你还说了什么别的没?”


叶修说:“就交代了一下流程,还有主持人什么的。”


“女主持是苏妹子我知道,她经常主持这些东西。男主持呢?”黄少天问。


叶修:“猜一个?”


黄少天想了想:“要是看脸的话……周泽楷?”这话刚说出来他就被自己雷到了,打死他也想象不出来周泽楷在主席台上侃侃而谈的模样,脑子里净是“此页面无法访问”。


叶修摇头,说了另外一个名字:“肖时钦。”


黄少天茫然:“肖时钦是谁?”


“上学期分进张佳乐他们班,读了半学期又自己申请回到原来班的那个。”叶修说。


“哦!那我想起来了!原来是他啊!”黄少天顿悟,又道,“但是说实话,其实我现在都没搞懂他当时为啥要回去。张佳乐他们班是实验班吧,他回原来的平行班干嘛?”


叶修说:“沐橙跟我说,是因为原来的班上有戴妍琦。”


黄少天再次茫然:“戴妍琦又是谁?”


叶修:“不认识。”


“听名字也是个妹子啊……”黄少天愣了一秒,表情顿时变得了然又八卦起来,他拖长了声音道,“哦——我懂了!看来这位小事情也是个真男人啊!这事真的假的啊?”


叶修说:“你问问沐橙就知道了。”


黄少天立刻说:“那算了!过了多长时间我还去打听,搞得我很在意一样。”


 


闲聊一阵,两人慢悠悠挪回了教室。此时教室里的学生已经基本到齐了,成人礼八点钟开始,现在距离正式开始还有十五分钟。


黄少天和叶修一前一后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着,屁股刚挨着板凳,前面的郑轩就听见动静转过来了。


他们俩的课桌之间恐怕隔了一条银河,此刻宽得都能开一辆卡车过去。郑轩这一转,发现距离有点远,于是脚还使劲蹬了蹬地,坐在椅子上直接滑了过来,最后稳稳地贴着黄少天的桌边停下,期间还没发出一点噪音。


“技术可以啊你?”黄少天都看呆了。


“那是!”郑轩说,“要是你坐隔壁组我还能来个漂移。就是那种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黄少天听了,打断道:“喂喂喂,差不多行了啊,再吹就过分了。”


“中午要吃饭的人我已经约好了。”郑轩明智地转移了话题。


“是吗?多少个?”黄少天问。


“十八个。”郑轩回答。


“多少?”黄少天惊了,“一开始不就五个人吗?怎么我出去找个人的工夫你就给加了十三个人进来?!”


“那我有什么办法?”郑轩说,“大家都想吃火锅啊!有本事你怪火锅去,你跟它商量一下,让它别那么好吃了。”


黄少天无语了:“十八个人得坐几桌啊?中午火锅店没那么多空位怎么办?”


“要么等,等别人吃完了我们见缝插针坐进去。”郑轩说,“要么找,找到哪家空位多吃哪家。”


听到这里,叶修问:“什么火锅?”


“张佳乐约的,说大家中午一起吃个饭。”黄少天说,“咱们俩一起吧?”


叶修点头:“行。”


郑轩闻言,在前面小声嘀咕:“你问这个问题就是多此一举了,叶修什么时候跟你说过不行啊?”


不过饶是音量再小,也被两位当事人听见了。


叶修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旁边黄少天把自己的大长腿抻直了,踩着郑轩的板凳腿,一点一点地把那人推到老远的地方:“就你话多是吧!”


郑轩立马扒着椅子背说:“哎哎哎哥你悠着点!摔了就脸着地了啊!”


郑轩这边还在进行艰难地位移,教室前门已经出现了老冯的身影。


黄少天见状,赶紧收了脚。


郑轩突然没了外力推动,顿时就停在了两张课桌中间这么一个不尴不尬的位置,他背对着教室前方,对自己的处境还一无所知。


郑轩见黄少天没动了,还颇有微词:“哎怎么回事啊?脚呢?你把我丢这儿干嘛?送佛送到西啊!”


黄少天瞄了一眼讲台上的老冯,那人已经把死亡视线锁定在郑轩身上了。于是他没接话,低着头笑得桌子都在抖。


“哎,天哥,叫你呢……”郑轩还在执迷不悟地呼唤。


随后终于有人接话了,不过不是他亲爱的天哥,而且他亲爱的老冯。


“今天就是成人礼了,这就意味着你们从今天开始就是一位成年人了。可是有些同学仍然态度不端正……”


听到这里,郑轩才后知后觉这是说的自己,他扭头一看,果然和讲台上的老冯来了一次深情对望。


郑轩自认理亏,夹紧尾巴做人,乖乖地转过来把凳子拖到课桌跟前坐好了。


老冯哼了一声,劲大得能把他稀疏的刘海都吹起来。好在哼完以后也没有下文了,他拿起讲桌上的文件,道:“成人礼马上就要开始了,现在我来简单讲解一下仪式流程,大家认真听一听,听完以后咱们就到操场上去。”


 


事实证明,班主任说的“简单”永远都不可信。黄少天他们愣是坐到了七点五十五分,才急急忙忙地被老冯招呼着下楼去操场站队。


黄少天叶修和郑轩三个人走得比较前面,率先走出教学楼来到操场。一进入操场的地界,三个人就被镇住了。


操场上只有高三这一个年级的学生,人数并不多,不过就这几百号人也够能捣乱的,硬生生地把一次成人礼搞得跟选美大赛一样,放眼望去花花绿绿,穿成什么样的都有。


校方只说了黑色西装,别的并没有做要求,因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规定还是挺自由的。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有点过于自由了。


黄少天这才想起观察郑轩。他扭头看了看郑轩的领口,那人居然系着一条蓝不蓝绿不绿的领带,颜色十分微妙,仔细看一看,上面还有梅花的暗纹,简直闷骚。


反观自己和叶修,一个浅灰一个藏青,太平庸了,和郑轩一比真是自愧不如。


黄少天只看一眼就笑喷了:“轩哥,你这领带……哈哈哈哈哈哈!不是我说,颜色是不是太活泼了点?而且你这为什么在阳光下这么刺眼,是荧光的吗?”


“你才荧光,你以为我想?”郑轩有冤没处申,“我妈逼我系的!她说是她精心挑选的!”


黄少天忍了又忍,还是想笑:“没事,颜色多看几眼也就算了,但是你怎么还绣了花啊?这么精致啊?”


郑轩面如菜色,和他的领带挺相得益彰:“……她说今天挺重要的,细节不能丢。”


心思如此缜密,黄少天不得不服。


过了一会,黄少天出声安慰道:“其实还是可以的,很潮。”


郑轩问:“你是真心的吗?”


黄少天:“你这问题就很直接了……当然不是啊!”


郑轩:“……”


三个人一路同行,朝九班的固定站位走去。一路上经过了别的班级,在观摩了别人的奇装异服后,更是觉得大开眼界。


相比之下,女孩子的白裙子要好太多了,泡泡袖圆领大裙摆,女生们齐齐换上以后个个都像一朵小白花,但是穿西装的男生就没这么甜了。


西装比较考验身材架子,该宽的宽该直的直穿出来才好看,结果现在有些男生穿起来压根不让人觉得形象加分,不仅不会让人觉得精明干练,反而让人觉得像个街边临时抓来卖保险的。


“我没看错?”黄少天的旁边经过了一个人,他忍不住回头追着那人的背影看了过去,“刚刚那人系了一根紫色的领带吧?那他干嘛要穿黄色的鞋子?还穿的运动鞋?”


郑轩一脸吞了苍蝇的表情:“这种穿衣风格我欣赏不来,不过勇气我是比较欣赏的。”


过了一会儿,叶修拍了拍黄少天,朝他指了指一个方向:“张佳乐。”


闻言,其余两人齐齐朝那个方向看去,果然是张佳乐。


第一眼看过去,黄少天说:“我的妈,他系的粉色的领带?”


第二眼看过去,黄少天说:“……其实再看看我觉得还行,颜色比较浅,可以接受。”


第三眼看过去,黄少天说:“我觉得比你那个好看。”


郑轩不用问都知道自己中了一箭:“你赶紧忘了我行不行?!”


 


成人礼终于即将拉开帷幕,时间渐渐逼近八点,操场上各个班级的学生也陆陆续续地排列好了队伍。


成人礼的第一个环节是走红毯。


红毯从操场的一端铺到了另一端,就在主席台前方,并不长,大概不到一百米。红毯中间正对着主席台话筒的位置还有一个拱门,虽然看上去做工并不是很精良,一看就是临时花半小时搭的,不过这并不影响学生们的高涨热情。


走红毯从一班开始,黄少天他们班都算靠后了。班级内的学生按照女生一列男生一列站好,待会走红毯的时候就两人一组前行。在此期间,各班的班主任都会在红毯两侧和学生们打招呼。


走红毯很快开始,按理说依黄少天和郑轩的身高,是可以在男生队列占据后方位置的。不过两个人一见前面开始走红毯了,立马第一时间冲到前排去凑热闹了。


趁着老冯跑到红毯边上站好了,黄少天和郑轩肆无忌惮地站在第一排的位置当观众,这一看就是五个班。


等到两个人戏看够了,槽吐够了,依依不舍地回到班级尾巴上时,他们俩这才意识到一个问题。


“我们班男生是不是比女生多啊?”黄少天问。


郑轩点头:“好像是。”


“多几个?”黄少天又问。


“将近十个吧,还挺多的。”郑轩说。


两个人一路走回男生队伍的末尾,方才的问题终于得到了解答:他们班男生要比女生多八个。因为现在男生队列最后多了八个人出来,右边的女生队伍早就断在了前面。


“这怎么办?”郑轩问。


“傻了吗你?当然是填补空缺啊!我们八个人移四个到女生队伍后面来就行了。”黄少天说。


郑轩比黄少天矮点,两人中间还夹了几个人,女生队伍刚刚好断在他前面一个位置。


听见这话,郑轩立刻转身冲他后面的黄少天招手:“来来来,你上来吧我这没人。”


哪知黄少天按兵不动,却把他前面的乔一帆推出来了。


乔一帆一头雾水地上去顶了空位,还没问个为什么,自己身后又多了一个同样遭遇的邱非。


等到自己和郑轩之间的空位全被人填满以后,黄少天才招呼了一声后面的叶修:“愣着干嘛啊?赶紧上来啊!我旁边没人!”


郑轩:“……”


叶修观赏了黄少天大费周章的一番行为,有点想笑。他随即从后面走上来,在黄少天身边站定,道:“挺费劲啊你?”


“你也知道啊?”黄少天说,“怎么都不知道配合一下我?意识不行啊老叶!要不是我反应快咱们俩就只能被拆cp了。”


叶修:“别啊,我这不是上来了吗?”


黄少天说:“难得有个走红毯的机会,不一起走那怎么行?”


叶修说:“是啊!”


 


结果刚刚说必须要一起走的是黄少天,现在紧张到不行的也是黄少天。


八班的人已经走了一半了,他们班现在紧跟在后面时刻准备着。


黄少天现在无比庆幸自己不是打头阵的,要不可能会紧张得顺拐。


自己心跳犹如擂鼓,黄少天不甘心地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叶修,那人看起来却挺淡定的,还有心思东张西望,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装的。


黄少天想了想,又越过几人,喊了声前方的郑轩:“轩哥!”


郑轩秒回头:“谁喊我?”


“我!”黄少天说,“除了我谁会叫你这个名啊,别人都不是爱昧着良心说话的人!”


郑轩觉得不对劲:“你什么意思?”


黄少天说:“没什么。我就问问你紧不紧张?”


“紧张?还好吧。”郑轩说,“比较激动倒是真的。”


黄少天闻言,又观察了一下周围同学的神色,果真是亢奋大于紧张。也就他一个紧张占优势了,想来想去也还是旁边站了个叶修的锅。


黄少天站回原位,说:“有什么办法能转移一下我的注意力吗?我现在有点紧张过头了。”


叶修说:“那你跟我聊会吧。”


“我看见你更紧张!”黄少天郁闷地说,“你不紧张?”


叶修:“也有点吧。”


“是吗?那就好!”黄少天受到了莫大的安慰,“那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那咱们俩一块紧张,上红毯一块顺拐。”叶修说。


“靠靠靠!”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心理建设顷刻崩塌,黄少天说,“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啊!”


叶修笑了笑,没说话,却凑过来轻轻握了握黄少天的手。


十指交缠几秒又松开,黄少天被叶修这一出直接弄懵了。等到那人都退回原位了,他还在愣着。


叶修说:“傻了啊?”


黄少天猛地回神,很快意识到了什么。他先是瞪大眼睛往他们俩后面看去——包子正在和唐昊聊着什么,他又往前方看去,邱非和徐景熙压根没回过头。


确认危机解除以后,黄少天才松了一口气。


“没人看见。”叶修说。


黄少天:“吓我一跳好不好!”


叶修说:“现在还紧张吗?”


“呃,”黄少天顿了顿,“好像确实没刚刚那么紧张了。”


“那就行。”叶修笑了笑,冲前方扬了扬下巴,“走了。到我们了。”


在走上红毯之前,黄少天紧张得要命。但是等到真的踏上去以后,他才发现其实没什么。


也不知道是不是前面的郑轩刻意而为之,那人和旁边的乔一帆距离挨得很近,这搞得后面的人为了保持队形也不得不靠近再靠近,到了黄少天这儿,他几乎是和叶修肩并肩走的。


黄少天和叶修匀速走着,因为距离原因,两人的手时不时能撞在一起。


经过了班主任群,再穿过了红色的拱门以后,黄少天终于松了一口气:“你看到刚刚的老冯没?他也不容易啊!我们走多久他就得站多久。”


叶修问:“不紧张了吧?”


“差不多了。”黄少天说,“其实走上来的那一瞬间我的大脑是一片空白的,不过空白完也就那样了。”


叶修说:“要是还紧张的话,你可以直接把这个当成一次彩排。”


“彩排?”黄少天说,“什么彩排?”


叶修:“为以后做准备吧。”


黄少天一愣,“什么以……”然后话未说完,他其实已经想到了。


偏偏叶修似乎还没察觉到一样,他偏过头来看着黄少天,勾了勾嘴角,问:


“你说呢?”


黄少天望向叶修的神色,突然感觉这一秒被无限拉长了,长到他的目光可以撞进叶修带着笑的眼里,从里面捞出一封浸泡在蜜糖里的、通往未来的邀请函。


“我——”黄少天很快回神,立刻笑道,“我靠!你不早说!早知道刚刚我就认真走了啊!”


叶修也笑:“以后有的是机会。”


黄少天前后左右看了看,趁着没人注意,也飞快地抓了一下叶修的手,然后才答道:“那是当然!”


 


走完红毯,下一环节就是换汤不换药的各路领导致辞了。


黄少天和郑轩趁着老冯站在班级队伍前面,没注意到后方的情况,两个人直接溜到最后一排蹲下了。光是这样他俩还不满意,还把最高的包子扯到前面来挡着。


主席台上正在进行第一轮发言,发言人是年级主任,不过台下基本没人听。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郑轩说:“叶修呢?”


“早上去了。”黄少天指了指主席台的一侧,还伸着脑袋看了看,不过由于他位置过于靠后,此刻连个叶修的影子都看不见,全被各式各样的背影挡住了。


“哦,对,他学生代表致辞。我忘了。”郑轩说。


“你今天中午吃完饭还有安排没?”黄少天问。


“没,回家待着吧。”郑轩看他一眼,“怎么了?”


黄少天说:“不怎么。我就是觉得难得放天假,不知道该干嘛。”


“这多简单,回去倒床上蒙头睡一觉。”郑轩一看就是过来人,“一觉醒来就晚上了。”


“好不容易放个假你拿来睡觉多亏啊?”黄少天说,“我想干点有意义的事情。”


郑轩说:“有意义啊?那你复习吧。马上就高考了,多有意义。”


黄少天:“算了算了,这也太有意义了。”


郑轩:“……”


正聊着,周围突然传来了一阵稀稀拉拉的掌声,黄少天和郑轩左右看了看,这才发现是主席台上的主任讲完话了。


这必须得鼓掌,两人二话不说,当即站起来,四只手拍得啪啪啪的,堪称响亮,拍完一看手心都红了。


在同学们欣慰的目光下,年级主任下了台,把主持人换了上来。


苏沐橙手里捏着主持稿,看了看一旁候命的人,然后在话筒前站定,道:“感谢李主任为我们带来的美好寄语,下面让我们欢迎来自高三(9)班的叶修同学,为我们带来学生代表发言……”


“哎!哎哎哎!”郑轩一听这话,一蹦三尺高,立马拉着黄少天就不松手了,“你们家的!”


“看见了看见了……”黄少天被他吓了一跳,“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没见过活的吗?”


“不是,你想,叶修现在发言代表了什么?”郑轩问。


黄少天一愣:“什么?”


“你不觉得奇怪吗?”郑轩说,“刚刚第一个发言的是主任,第二个就学生代表了,一般学生是最后发言吧?你都不觉得少了点什么吗?校长发言呢?”


黄少天顿时反应过来:“我靠,对啊!校长人呢?”


“难道今天校长不致辞?”郑轩说,“睡过头了?”


黄少天喷了:“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呢!”


不管校长睡没睡过头,现在事实是流程确实跳过了他致辞的这一环节。


这可真是天将降馅饼于斯人也了,值得普天同庆一下。


因为G中的校长简直不是一般的能说,老冯和他比起来都自惭形秽,每年运动会开幕式上校长致辞都能活活把学生说中暑几个。现在校长致辞突然没了,那估计这次成人礼的耗时会缩水一半。


黄少天和郑轩偷偷摸摸欢呼完,继续听讲台上叶修的发言。


听着听着,黄少天神神秘秘地说:“这演讲稿是我写的。”


郑轩想也不想地就回答:“我不信。”


“真的!”黄少天说,“我骗你干嘛啊?”


郑轩揭短:“去年写个八百字检讨你都要死要活的,怎么可能主动把这活揽过来。”


黄少天想了想,竟然没法反驳。他沉默一会,最后说:“好吧……开头是我写的。”


这话不假,叶修念的这份演讲稿确实是两人共同合作的成果。


当时两个人都窝在叶修家里,叶修抱着笔电打字,黄少天抱着小点口述,两人一边瞎扯一边把这篇稿子写完的,写完了通篇看一遍,竟然还不错。


主席台上的叶修还在念,郑轩听了一会,终于说:“现在我相信是你写的开头了。”


黄少天问:“为什么?”


“因为他还在说一开始那个主题,除了你谁能闲扯这么多?”郑轩说。


黄少天:“……”


好在演讲稿并不长,两三分钟就搞定了。


叶修鞠躬下台,黄少天在台下鼓掌鼓得最大声,其次是郑轩。因为这两人满心以为自己已经未卜先知了,学生代表讲完话就应该进行下一环节,哪知他们俩才鼓到一半,就见主席台一侧出现了一个新的人影。


新来的人影匆匆忙忙,看起来是刚刚才赶到的。


于是当“下面有请校长发言”几个字从肖时钦嘴里说出来时,黄少天想死的心都有了。


郑轩也傻了:“我以为取消这个环节了呢?”


“看着架势,我觉得起码半小时。”黄少天绝望地说,“你手机拿出来,待会我们躲后面去,把老叶叫上,我们联机斗几盘地主吧。”


郑轩仰天长叹,掏出手机刷朋友圈,上面显示张佳乐刚刚发了一条警世格言——


“校长讲话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等到校长长篇大论地演讲完,太阳都快挂到头顶上了。


好在讲完话活动也就到了尾声,最后一个环节往往是最激动人心的。


拍毕业照也得按照班级序号来,九班还早得很。黄少天和叶修溜达着回教室喝了口水,发现教室里全是补妆和整理头发的女生。


黄少天虚心求学,坐在苏沐橙后面一言不发地观摩了这人画眉毛的整个过程,最后对叶修说:“真神奇!”


说完,黄少天又问:“什么时候轮到我们班啊?”


叶修:“不知道。”


“先等等吧。”苏沐橙说,“我让云秀拍完了跟我说一声,她们班就在我们班前面。”


“哦,那行。”黄少天说,“那我和老叶再出去走走,有情况发消息啊!”


苏沐橙照着镜子头也不回:“去吧去吧。”


黄少天和叶修两个人在教学楼里瞎转悠,转到了五楼的音乐教室去。这教室平时很少有人用,不说高三,高二学生也几乎不来。因为虽然课表上写的有“音乐课”三个字,但很少有主科老师见到这三个字不动心的,被占也都是迟早的事。


上一回这个教室有人都不知道是何年何月的事情了,黄少天走到讲台边看了看,上面都蒙了一层薄灰。


不过也正是由于鲜少有人来,这个教室的黑板上便保留了大部分粉笔的痕迹。看得出来有些是学生故意涂鸦的,比如左下角那个喷火的怪兽,怎么想也不会是上课写的板书。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人写的话。黄少天粗略地扫了一眼,大多都是关于谈恋爱的那点小九九,像是写两个人的名字缩写,中间再画一个一箭穿心,在诸如此类,这块黑板上占据了不小的地盘。


“来来来,我们也来写一个。”黄少天找了半天,只找到两节断掉的白粉笔,然后分了一根给叶修。


“写什么?”叶修问。


“嗯……”黄少天想了想,“我们俩也写姓名首字母吗?会不会被人看出来。”


“难说。”叶修道。


“那换个吧,写生日?”黄少天说。


叶修:“行。”


两个人艰难地挑了一片尚且没写东西的地方出来,黄少天先是抬手写了个810,然后叶修看了看他写的,在旁边隔着一定距离的地方写下一个529。


写完过后还差点东西,黄少天用粉笔指了指两个生日之间的空隙,问:“这里写什么?”


叶修指指旁边:“学他们那样?”


黄少天盯着那边的爱心看了一会,不太满意:“换一个吧,这个太常见了,咱们俩得脱颖而出!”


“行。”叶修乐了,“那你脱吧,我看着呢。”


“滚滚滚!”黄少天说着,突然灵机一动,又道,“哎你替我找找有没有红色的粉笔。”


“想到什么了?”叶修一边问一边在讲台上搜寻,勉强找到一根只有指关节那么长的,递给了黄少天。


“看着吧你!”黄少天接过来,抬起手在黑板上画了一笔。


于是一根红线从粉笔的一头生长出来,从810的旁边开始慢慢延伸,画出一道弧线,在半空中绕了个圆圈,又滑下来,和一旁的529无缝衔接在了一起。


添完这一笔,黄少天把粉笔往身后一扔,笑道:“这样怎么样?”


“挺好。”叶修说。


“就这反应啊?”黄少天问。


叶修问:“你想干嘛?”


黄少天说:“不干嘛啊,我随便说说!”


说完黄少天的手机就响了。他拿出来一看,是郑轩的微信,叫他们去操场上集合拍毕业照了。


叶修也把手机拿出来看了看,果然苏沐橙的微信消息也来了。


“下去拍照了。”黄少天把手机揣回兜,说。


叶修点点头:“走吧。”


黄少天走在叶修前面,率先走出了音乐教室的前门。走出门以后他回头看了看,却见叶修那人还站在讲台旁边没动。


“怎么不动啊?想什么呢?”黄少天问。


叶修没说话,迈开步子朝黄少天的方向走了过来,然后在前门里边站定。


黄少天:“怎么了?”


“没怎么。”叶修笑了笑,突然上前一步,低了低头,揽着黄少天亲了一口。


黄少天有点愣,亲完了才反应过来:“你胆子真大啊!”


叶修说:“反正没人。”


“你怎么知道没人?万一走廊上蹦出来一个人我们俩都要吓死了!”黄少天说。


叶修装没听见,直接走了:“走了赶紧的,下去拍照。”


 


到拍照片的地方时大部分同学已经到了,就等着老冯发话。


为了拍照,学校特意搭了个阶梯式的架子,老冯一通吆喝,把男生全部赶上了高的那几排架子上。


站序都是乱站的,只要高度差不要太明显就好,黄少天借机拉着叶修和郑轩一起站,恰好站的是从上往下数第二排正对镜头的位置。


毕业照一共拍两张,第一张走严肃正经风。镜头里的学生们一个个板着脸,只有略勾的嘴角和亮晶晶的眼神暴露了他们的情绪。


摄影师调整了一下镜头的位置,比了个OK的手势,朗声道:“好——大家看镜头——注意!”


在倒数的时候,黄少天突然感觉自己垂在身侧的手被人握住了。


被握住的那一瞬间,黄少天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停了一拍。不过马上就要按下快门,他不敢动,更不敢扭头看叶修,只得故作严肃地控制表情,努力不要让自己的笑容外露地太明显。


在倒数到一的时候,黄少天瞄了一眼站在他和叶修前方的方锐,因为拍照是交错式站位,所以那人刚刚好挡住了他们俩的中间。


黄少天在心里偷笑,大大方方地与叶修十指交握。


两人彼此扣住对方的手,在毕业照上定格了一个温柔又自信的浅笑。


拍完正经的,第二张毕业照就走搞怪风了。


摄影师说:“给你们三十秒时间,自己想一个姿势出来,越搞笑越好啊!”


三十秒哪够啊!在场的学生们立刻着急忙慌地开始想造型,一时间现场群魔乱舞,黄少天甚至听见后面不知道有谁在说:“来来,你们俩蹲下,我站你们肩膀上……”


亏他们想得出来!黄少天问郑轩:“你想好没?”


郑轩认真地说:“这样吧,你把我举起来……”


黄少天不想和他说话,转头问叶修:“你想好没?”


叶修说:“要不我把你举起来?”


“神经病啊!”黄少天怒道。


这边毫无进展,前方的摄影师已经开始催命了:“倒计时十秒!十——九——”


“我靠哪有这么快?”黄少天说,“你等等我去参考一下别人……”说着,他就伸着脑袋朝前面几排看去。


这一看黄少天就笑喷了,没看出来班上这群人创意无限大,摆什么造型的都有:有互相揪领子假装要打起来的;还有弯着膝盖吊着手耸着下巴装大猩猩的;甚至还有人直接横躺下了,一手撑着脑袋,对着镜头抛媚眼。


黄少天没看清是谁摆得如此撩人,他光顾着笑了,扭头对着郑轩就说:“哈哈哈哈哈!你看第一排那人,姿势相当到位!和你早上发的那个表情一模一样!你赶紧学习学习待会给张佳乐表演一下。”


“什么?”郑轩一听就凑上来看,“哪儿啊你快指一下!”


“镜头右边,看见没?”黄少天说。


郑轩依言看过去,顿时笑喷了,不过那人的身影被后面的同学遮住了不少,他看不太完整。


郑轩看了一会,问:“那是谁啊?”


黄少天:“不知道啊!我也没看出来!”


郑轩想了想,扯着嗓子朝那个方向喊了一声:“哎!”


那人没回头。


郑轩的好奇心在这一刻达到巅峰,一时间他什么也顾不上了,身体一边前倾一边提高音量继续喊:“第一排的——”


此话一出,前面摄影师说的话都被盖住了:“三——二——”


郑轩根本没听见,还在呼喊,不过这次他话还没说完,就变了调:“我说前面那个——唉唉唉唉唉!!!”


“我靠!!!”黄少天在旁边盯着郑轩,却见那人怎么喊着喊着越来越往下,最后直接往前面那排摔下去了。


黄少天赶紧拉住人,但是没怎么拉稳。临时搭的架子本来就快散架了,再加上郑轩这么一摔,顿时整个架子都发出了摧枯拉朽的嘎吱声。


叶修见黄少天要被郑轩带的摔下去了,赶紧又拉住黄少天的胳膊,不过他们这一排队形已经散了,整个重心往前,前排的同学受到压力,也控制不住地朝更前排摔去——渐渐的,所有人都被拉扯地摇摇晃晃起来。


“一!”前方的摄影师话音刚落,相机便按下了快门。


“咔嚓”一声以后,高三(9)班定格在毕业照上的画面就是——后排男生在前方滚做一团叠罗汉,前排女生震惊地看着这个突发情况,唯有镜头一边的孙翔,依旧横躺在地上,造型岿然不动。


 


拍完毕业照,接下来就是自由拍照时间,郑轩屁股还在痛,没心思参与这项活动,自己坐在操场边的长凳上回血。


结果还没怎么缓过劲来,黄少天和叶修就过来了。


黄少天说:“走走走,我们俩拍张照。”


郑轩说:“你和叶修不拍吗?放过我吧。”


“我们俩早拍了。”黄少天说,“现在是你的专属时间。”


“我可以申请不要这个时间吗?”郑轩说,“我们俩从小到大拍的照还不够多吗?我家里有两本相册都是我们俩的写真,你看不看?”


“这哪一样啊?今天比较有纪念意义。”黄少天说,“那咱们找老冯拍吧。”


“你放过老冯吧。”郑轩说。


黄少天:“怎么了?”


“你看看那边。”郑轩指了指操场一边,老冯正被一群人包围着,粗略估计有二三十个,“每个人都要来一张!”


郑轩一本正经地又道:“你们每个人都想拍一张纪念一下,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老冯累了,他不想和你们一起可爱五连拍。他也是人,他也需要休息。你考虑过这些吗?没有,你只想过你自己。”


黄少天听他这一通瞎扯下来只听出来一个意思:“你就是不想拍是吧?”


郑轩一秒破功,哭丧着脸:“天哥!我累了!我才需要休息!”


黄少天不由分说地把他从凳子上拽起来:“休息屁!你一上午什么也没干累什么累!走走走拍完照我们就去吃饭了。”


“对,吃饭!火锅!差点忘了!”郑轩立刻原地满血复活。


“找张佳乐拍一张吧。”黄少天说着,回头问叶修,“你要和谁拍?”


“都行。”叶修说。


“都行是什么鬼啊!”黄少天说。


说完,一边突然传来了苏沐橙的声音:“叶修!”


叶修闻言看过去,就见苏沐橙手里拿了个拍立得在拼命招手:“我们俩拍一张吧?”


黄少天闻言,立刻把叶修朝那边推去:“去去去,你快去!你这人怎么都不知道积极点?”


“那我真去了?”叶修说。


“去啊!我和郑轩去找张佳乐,待会拍完了和你说,一起吃饭去。”黄少天说。


叶修点头:“行。”


黄少天又朝苏沐橙那边看了一眼,却看到了另一个人影:“哎!老韩是不是也在那边?”


叶修:“是吗?”


“是啊!你跟他也拍一张吧。”黄少天说,“那边认识的都来一张!”


叶修说:“拍这么多放哪啊。”


“这个有什么好担心的,你今年生日我送你一箱相框,你都框起来放家里。”黄少天说。


叶修:“所以生日礼物用相框就把我打发了啊?”


黄少天想了想,说:“那再加个蛋糕吧。去年的太小了,今年送你个大的,脸大的蛋糕。行不行?”


叶修问:“谁的脸?”


黄少天回手一指:“郑轩的脸。”


郑轩本来在看别人拍照,突然被点名简直莫名其妙:“我说你们两个是不是有点过分啊?”


“行吧。”叶修乐了。


“好好好你去吧去吧,苏妹子等半天了。”黄少天催道。


叶修点头,转身走了两步,却突然又回过身来,叫住了黄少天,道:“今年我生日那天你跟我去吃顿饭吧。”


“好啊。”黄少天想也不想就答应道,“吃什么?”


“和我一个朋友吃。”叶修说。


“朋友?谁?”黄少天说着,看了看叶修的表情,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以前跟你提过一次的,”叶修说,“苏沐秋。”


 







 


END


番外一解锁了,感谢大家的喜欢,故事到这里就真的完结啦~

评论

热度(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