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飛揚

[叶黄] 常规路线

Vermiss:

大家七夕快乐XD


------------------------------------------------


叶修看了看时间,距离上午十一点还差三分钟。


估摸着黄少天快下来了,他调整了一下站姿,把手机揣回了兜里。


分针又移动了一格以后,叶修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人从后面撞了一下。


他回头一看,眼前的人戴着一顶棒球帽,鼻梁上架着一副大墨镜,嘴上戴着一个黑色口罩,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快来看我啊”的气场。仔细一看,棒球帽好像还是蓝雨不知道哪一年出的周边应援帽。


叶修故意说:“你谁?黄少天呢?”


“靠靠靠,你瞎不瞎。”黄少天把墨镜摘下来,“我你都认不出了吗!”


叶修抬手拨了一下他的帽檐,说:“大夏天的戴什么口罩,捂痱子吗。”


“你懂什么,这叫反侦察意识。”黄少天把口罩摘了,说。


叶修不说话了,看着他,一脸“你接着编”。


“咱们俩那么多粉丝,万一待会被认出来了就不好了!”黄少天又说,“而且我不是让你去街对面等吗!你干嘛站在我酒店门口啊,生怕别人不认识你是吧。”


叶修说:“我在这站了十分钟了除了你也没谁认识我啊。”


黄少天立刻说:“那说明你过气了。”


叶修:“……”


“防范意识不能丢啊!我们俩上次被粉丝认出来被追着跑了三条街的事你忘啦?”黄少天说着,重新戴上口罩,甚至还从自己兜里拿了另一只出来,递给叶修,“我还给你带了只新的!你待会也戴上吧!”


叶修无语地接过来,说:“咱们俩光明正大约个会,怎么被你搞得跟偷情一样。”


“靠靠靠!”也不知道哪个词戳中了黄少天,他突然变得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主要是今天比较特殊好不好!七夕!七夕你懂吗!那就是不管脱没脱单大家都要到街上去逛一下的日子!这种情况下我们俩被认出来的几率大大增加啊!”


叶修不解:“认出来就认出来呗。你还怕被人拍照?”


“不是!认出来我就暴露了!”黄少天瓮声瓮气地说,“为了避免被他们八卦,我给队长请假的理由是我去参加我表妹婚礼了!万一被人拍到我跟你在一起要怎么解释?”


听完,叶修无奈道:“真够折腾的你。”


“咱们什么时候去吃饭啊?饿死了我快。”黄少天说。


叶修说:“现在就行。”


“那走吧走吧,我们打个车去。”黄少天说着,就要朝街边走,还没走两步,他又想起了什么转过身,又道,“走之前我再确认一下啊,你没把跟我出来的事情跟苏妹子他们说吧?”


“没。”叶修说,“你不是让保密吗?”


黄少天说:“没有就好没有就好……低调,低调嘛。”


 


黄少天和叶修为了今天这次七夕约会,特意提前一天在QQ上商讨了一晚上,商讨内容就是“如何能够不被人打扰地度过一个完美的七夕节”。


当时黄少天说:经过我们俩前两年的惨痛经历,我觉得今年我们过这个节还是越低调越好


叶修回复:多低调?


黄少天说:不被别人发现吧,就我们俩自己过了就行


叶修说:这简单,我们各自在家里待着吧,有什么事QQ联系,保证没人发现


黄少天说:靠靠靠靠靠有没有情调啊你!!!!


叶修说:去年就是因为太有情调了才感冒的


黄少天:……………………


此话不假。去年七夕节是叶修千里迢迢飞去广州陪黄少天过的。当时两人什么也没计划好,傻坐了半天后,黄少天心血来潮地一拍掌,兴致勃勃道:“我们俩去看日出吧!”


然后叶修就任劳任怨地跟着去了。


两个人天还没亮就爬上山去,累成狗不说,看见日出还光顾着惊叹了,连照都没拍一张。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两人太浪漫了,老天爷嫉妒得一脚踢翻了狗粮,下山以后广州的天气就晴转阵雨,哗哗哗地一直下到叶修上飞机。


回去以后两人各自得了伤寒感冒,999感冒灵喝了半个月。


黄少天一想起去年今日胃里就泛起了酸水。他赶紧又打字道:那你说怎么办啊?


叶修说:我们就按常规路线来吧


黄少天问:怎么常规?跟别人一样?


叶修回复:是啊!


黄少天说:那也行吧……但是别人怎么过我也不知道啊!我们蓝雨全员光棍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想找个人问问都想不出该找谁


叶修说:要不我去问问小明?


黄少天:小明是谁?


叶修说:我们这网管


黄少天顿了几秒才回复:……………………亏你想得出来!别人问你问这个干嘛你怎么说?我还是去网上搜一下吧


十分钟后,黄少天回来了:搜到了,别人出去约会一般都一起吃饭的,吃完饭看个电影,看完电影还要到处逛逛,你觉得怎么样?


叶修爽快地说:挺好的


黄少天说:那我们也这样?先说吃饭吧,明天一起吃午饭?


叶修问:行啊,你想吃什么?


黄少天说:吃什么都行,就是别再吃日料了,上次跟你去吃了一次肚子疼了一晚上,我觉得我可能是吃日料必拉肚子的体质


叶修说:老板冤死了,你那是吃多了吧


黄少天:你妹,你才吃多了!


黄少天:凸凸凸凸凸凸凸


叶修说:别凸了,明天十一点钟我来你们酒店楼下等你啊,你看着点时间出来


黄少天说:吃什么还没商量好呢喂?!


叶修回复:吃什么你定吧,听你的


黄少天:靠,我一个外地人到你们那去吃什么还要我自己找?我人生地不熟的上哪找去啊!你们杭州人就是这么待客的?太不人道了吧!


叶修立刻说:就是!


黄少天:……………………忘了你不是杭州人了,我改一下,你们北京人也太不人道了吧!


叶修:小黄同志不要地图炮啊,大眼招你惹你了?


黄少天:靠靠靠靠靠烦不烦你!!


过了一会他又说:午饭吃什么真让我定啊?


叶修:是啊


黄少天:那好吧,不过踩到什么雷区你别嫌啊,我去咨询一下亲朋好友再回来说,你嘴张开等着吃就行


叶修:啊


黄少天:明天再张!!!!


 


从酒店出发二十分钟后,两人顺利到达黄少天选定的午饭地点。


还没进门两人就把口罩摘了,黄少天感叹道:“憋死我了。”


叶修看了一眼招牌,说:“吃火锅?”


“是啊。这个比较保守吧。”黄少天说,“昨晚我特地问的苏妹子!她说她和你们兴欣那谁来一起吃过,味道还不错。”


叶修:“你问的沐橙?”


“是啊!”黄少天顿了顿,又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放心吧我没有暴露。”


叶修满脸不信:“是吗?”


黄少天说:“苏妹子当时问我问这个干嘛,我说我来参加婚礼,顺便见个朋友,我们俩想找个地方吃饭,然后她就给我推荐这个了。”


叶修想了想,问:“她就没问你怎么来的一个杭州的朋友?”


黄少天愣了一秒,说:“没问。她就哦了一声,还笑了一会。”


“……”叶修没说话,他现在相当怀疑黄少天所说的“没有暴露”的真实性。


“干嘛不说话啊?”黄少天有点奇怪,拽了叶修一下,说,“走走走,别傻站着了,进去吧我订了位置。”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火锅店,临近饭点,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


和前台交流两句后,便有服务生过来带着两人前往已经预订好的位置。黄少天边走边说:“我订的一个靠窗的位置,可以吧?”


叶修说:“挺好。”


两人走到桌边,各自挑了一边坐好。服务员见状把菜单递了上来,然而还没翻开,黄少天却又站起来了。


“来来来我们俩换一下。”黄少天指指自己这边,“你坐我这边吧。”


叶修倒没什么意见,和黄少天换了位置后,又多嘴问了一句:“为什么换?”


“那个位置对着空调的。”黄少天说,“待会火锅的烟正好往脸上飘。”


“……”叶修心说还不如不问。他把菜单递过去,示意黄少天点菜,与此同时,兜里的手机居然响了。


听见铃声,黄少天攥着菜单便有点紧张:“谁打来的?不会是苏妹子吧?”


“你瞎紧张什么?”叶修觉得挺好笑,看了一眼屏幕后,他说,“方锐打来的。”


“他找你干嘛?”黄少天问。


“不知道。”叶修说着,接听了电话,“喂”了一声。


方锐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你在哪呢?怎么一上午都没看见你人?”


叶修说:“外面。怎么了?”


方锐狐疑道:“你一个人?”


叶修看了看黄少天,面不改色地扯淡:“是啊!”


“大过节的你一个人出去干嘛?”方锐问,“那我们今天中午聚餐不带你了啊。”


叶修问:“你们要聚餐?”


“是啊。”方锐说,“老板娘想着大家都没对象可以过节,干脆抱团一起玩一天算了。”


叶修应了一声,正想挂电话,突然又想起什么,问了一句:“吃什么?”


“火锅啊!”方锐报了一家店名,“你知道不?”


叶修听完心想:我当然知道,毕竟我就坐在这家店里的。


 


挂了电话,叶修的表情变得有点微妙。


“方锐说啥了?”黄少天已经点完菜了,一抬头看见叶修,随口问。


叶修说:“他说他们也要来吃火锅。”


“是吗这么巧?”黄少天说完才意识到重点,“等等……‘也’?我去,不会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吧?他们不会也来这家店吧?”


叶修也不敢断言:“有可能。”


“不是吧!杭州这么大怎么偏偏吃个饭都能撞上?”黄少天不是很理解。


“我哪知道?缘分吧。”叶修乐了,“你菜点好了?”


“是啊,你看看有没有加的?”黄少天说着就把手里的菜单递了过去。


叶修接过来一看,顿时惊了:“这么多?”


黄少天:“很多吗?”


叶修无语了,整个菜单上密密麻麻全是勾,尤其以荤菜的区域为首。第一眼看下来就没有没被勾到的。


叶修说:“你老实告诉我,你说的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是不是都拿去吃去了?”


“靠靠靠什么意思!”黄少天怒道,“这叫多吗,那是你没见过我们蓝雨新年聚餐的样子!郑轩宋晓都比我能吃多了吧!”


叶修说:“合着换个地方还影响你发挥了。”


“话也不能这么说……”黄少天催道,“快点快点!我饿了。”


叶修没辙,黄少天给他留的余地不多,他只能矜持地点了两瓶豆奶。


把菜单递给服务生后,叶修又说:“我问你个事。”


这人表情还挺严肃,黄少天不自觉地跟着板起脸来,一脸密谋要事的表情:“说。”


叶修一本正经地问:“你吃不吃福建人?”


“……不吃!我只吃杭——”话音未落,黄少天想起来昨晚的前车之鉴,立马改口,“我只吃待在杭州的北京人。”


“是吗。”叶修一脸遗憾,“看来老王来杭州得提防着你了。”


黄少天又无语又想笑:“靠靠靠有完没完啊你!”


叶修说:“当然有完啊!这不想着菜还没上齐,怕你太饿把锅啃了才特意跟你说说话吗!”


一听这番言论黄少天就想喷回去。不过还没等他开口,叶修先前点的两瓶豆奶却先拿上桌了。为表愤怒,黄少天直接把两瓶都拿过来喝了一口。


叶修见状道:“你抢什么,本来都是给你点的。”


黄少天又喝了一口,才说:“你昨天晚上是不是说有东西要给我?”


“是啊。”叶修说。


黄少天问:“什么东西?”


叶修没接话,伸手在兜里掏了掏,正想把东西拿出来,却听见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们订的是这桌吧?”


叶修愣了愣,回头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浩浩荡荡一群不明身份的人气势汹汹地进了火锅店。为首的那个装备相当齐全,又是帽子又是口罩的,和上午的黄少天有的一拼。


不过伪装再到位,这人落到叶修眼中也就是四个大字:“我是方锐”。


除此之外,后面跟着的人叶修也一眼就看出来了。差不多除了自己之外,兴欣的全体成员都到场了。


黄少天见叶修没动作,有点疑惑:“怎么了?”


叶修有些无奈地把头转过来,说:“方锐他们来了。”


“我靠,真来了?”黄少天警惕地问,“哪呢哪呢?”


叶修指了指后面:“看见没?”


“还真是!他后面那个是苏妹子吧!”黄少天探出头瞄了一眼那群人,立马缩回来:“完了,他们会不会发现我们啊?”


“不会吧。”叶修说,“不朝这边看应该就不会看出来。”


 “居然真的碰上了?这也太巧了吧。”黄少天说着,又问,“哎你刚刚不是说要给我东西吗?给什么?七夕礼物啊?”


说完,黄少天便朝叶修摊开了手。


“是啊。”叶修说着就从兜里掏了个东西出来放到他手里。


黄少天低头一看:“棒棒糖?你就用这个把我打发了?”


叶修说:“看不起棒棒糖啊?你不挺爱吃的吗?”


“那你等着。”黄少天说,“待会吃完饭我到外面去也给你买一根,就算还礼了。”


叶修笑道:“行啊我不嫌弃!”


 


吃完饭,两人按计划奔赴电影院。


不过由于没有提前订票,所以两人对于看什么都是一筹莫展。


“看什么啊?”黄少天问。


叶修说:“你不如问问还有哪场有座位。”


黄少天正想凑到柜台前去咨询一下,不料手机却响了。


他满腹疑惑地把手机掏出来一看,魂都差点吓飞了:来电显示上分明写的“队长”。


“完了完了完了。”黄少天忙不迭叫冤道,“队长给我打电话了!怎么办!”


“你怕什么,接啊。”叶修觉得好笑。


“哦哦……”心虚之余,黄少天终于平复了一下心情。他清了清喉咙,故作淡定地把电话接起来了,“喂,队长啊?”


过了一会,黄少天的淡定渐渐开始土崩瓦解:“什么?有点吵?啊对,我在外面……”


“什么婚礼?哦哦对,婚礼结束了!下午不是没事干吗我就出来看电影了……”


“哪家电影院?呃,挺远的……”


“啊?开直播?”


说到最后黄少天直接傻了。


叶修表示疑惑:“什么直播?”


黄少天捂着手机回答:“好像是微博上发起的一个什么活动吧!今天不七夕吗,联盟里退没退役的都得拉出来鞭一次尸!”


“是吗?”叶修幸灾乐祸,“像我这种过气的就没这种烦恼。”


“滚滚滚。”黄少天白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对着手机说道,“队长我晚上再直播行不行啊?”


那边的喻文州不知道说了什么,这边黄少天直接豁出去了:“我人现在在杭州!”


豁出去以后,黄少天又装模作样地瞎扯起来:“那肯定是因为我表妹的婚礼在杭州啊?要不我跑过来干嘛又没有我关系特别好的人,你说是吧哈哈哈……”


好不容易应付完喻文州,挂了电话后,黄少天整个人都松了口气:“要不我把手机关机算了……”


“别啊!”叶修说,“这人这么多,万一你走丢了我上哪找你去?”


“你才走丢,我来杭州这么多次好歹能认识路了吧。”黄少天说。


“可以啊你,还点了这个技能?”叶修说到一半,却突然被兜里传来的手机铃声打断了。


两人接起电话还没完了。叶修拿出手机一看,来电的是老板娘。


叶修接起电话,还没出声就被对面的陈果给抢先了:“你在哪呢?”


叶修问:“怎么了?”


“你现在方不方便啊?”陈果说,“微博上有个七夕节活动,你要不要去直播一下?”


黄少天是贴着叶修的手机听电话的,当听见“直播”二字从听筒里传来时,他差点笑趴下。


叶修淡定道:“我微博账号密码忘了。”


那边的陈果顿时怒了:“骗谁呢你!前天我还看你用账号回复黄少天的微博!”


“什么?”叶修眼睛都不眨,“没有吧你记错了。”


陈果说:“你随便说两句就行,要求也不高,十分钟!直播十分钟!不算长吧?”


叶修说:“真忘了。”


陈果说:“五分钟!”


叶修说:“找回密码要哪些步骤啊?”


两个人鸡同鸭讲大半天,最后是陈果妥协了:“算了我也不强迫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一听这话叶修立马改口:“行。”


然而陈果话音一转,又问:“你今天一天都在外面是吗?”


“是啊。”叶修回答。


“那我们来看电影还叫不叫你啊?”陈果说。


叶修一愣,正想问看什么电影,结果余光就瞥到一旁的柜台前涌现出了一大批不明身份的人士。为首的那个还从头到脚包得严严实实,一点都看不出来是方锐。


 


黄少天和叶修并肩坐在电影院的后排,彼此心情都很微妙。


“为什么你们兴欣的也跑来看电影啊!还是同一家电影院!还是同一场!”黄少天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这真的只是巧合?”


同一场的原因实在是太憋屈了。因为距离开场最近的电影就只剩下一场有空座了,所以不管先来后到,黄少天连同方锐他们就都只能选择这一场的票。


叶修诚实地回答:“我不知道。”


“那也太巧了……”黄少天嘟囔,“我们会不会被发现?”


“应该不会。”叶修说,“他们座位在我们后面,看不到脸。”


黄少天依旧很担忧:“看到我头顶怎么办?”


叶修说:“谁还认识你头顶啊?”


“怎么不认识!我真爱粉就认识!”黄少天说,“上次我坐飞机就有妹子上来跟我打招呼!说是因为看见前排有人脑袋顶长得很像我。”


“你省点心吧。”叶修说,“这种程度的真爱粉在兴欣就只有一个。”


“真的假的?还真有啊?”黄少天很惊讶,“谁?”


叶修说:“这不就在你跟前坐着的吗。”


“啊?”黄少天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顿时又笑开了,“那你这个真爱粉忍着点别哭啊!我跟你说个事,其实我是你黑粉,乌漆嘛黑的那种。”


闻言,叶修有一秒是什么也说不出来的,片刻后他才回答:“真感动。”


“不过你微博下面那些乱说话我都帮你举报了。”黄少天又说。


叶修一听就乐了:“不应该啊,你不点赞吗?你这黑粉黑得不纯正啊!”


黄少天:“黑粉重点不还是粉吗!又不是黑!”


叶修说:“说得真好,真爱粉更真爱了。”


黄少天很赞赏:“很有眼光嘛老叶!”


话音刚落,电影院里的顶灯便熄灭了下来,电影快开场了。


叶修趁着还没有完全陷入黑暗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黄少天,说:“你手闲着的吗?”


“嗯?什么?”黄少天疑惑地抬起空空如也的右手,“是啊怎么了?”


“伸过来我给你个东西。”叶修冲他勾勾手。


黄少天狐疑地把手伸过去。然而叶修刚要把东西拿出来时,头顶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借过借过!借过一下啊!”


声音非常耳熟,黄少天如遭雷劈。他飞快地回头看了一眼后排,那个捂着帽子迅速经过后方人群的不是方锐又是谁!后面紧跟着的还有陈果苏沐橙乔一帆……


剩下的黄少天不敢再看了,他现在生怕自己被发现,只能握着扶手往椅子靠背下面滑,力求藏好自己高辨识度的脑袋顶。


叶修更疑惑,他只不过是分神看了一眼后面经过的人,转过头来黄少天整个人就已经瘫下去了。


“干嘛你?”叶修问。


这姿势说话有点费劲,黄少天艰难地回答:“免得被人看出来啊!”


叶修:“……”


黄少天又说:“你不是要给我东西吗?给什么?快点快点电影要开始了。”


“……”叶修无言,转手在座椅扶手里拿出一包餐巾纸,递到黄少天手上说,“擦擦你的手吧全是饮料杯上的水。”


 


看完电影,两人随着人潮从电影院出来,又拐进了隔壁的百货大楼。


一进去黄少天就忍不住担心地问:“这里面总不会碰上方锐他们了吧?我不相信他们一大群人还会跑来这种地方逛!人太多了施展不开啊。”


叶修乐道:“这个难说。要不我给方锐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别别别你千万别。”黄少天赶紧阻拦道,“有些事情不知道比较好!我们俩就自己瞎逛着吧!”


逢年过节百货大楼里全是人,黄少天和叶修艰难地在人潮里穿梭,没怎么体会到佳节的喜悦气氛,倒是切身感受到了佳节各大商家的促销手段。


“要不我给你买个礼物吧。”黄少天说,“过个七夕节不表示一下怎么行?”


叶修说:“你不是送了吗?”


“我哪送了?”


“前几天寄给我那个钥匙扣不是吗?”叶修疑惑。


黄少天:“钥匙扣哪算啊!”


“怎么你自己送的还嫌上了?”叶修笑了,“沐橙说不便宜吧。”


“也就那样……还行吧,我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还怕这个吗?”黄少天支支吾吾几声,又说,“我送你个实用的东西吧。”


“什么实用?”路过一家卖山地自行车的店,叶修随口说,“自行车啊?”


“你这么懒还会主动骑车?”黄少天质疑完,想了想,又觉得可行,“不过自行车也可以啊!环保!你看今天还打九折。我们俩可以买一个那种,双人的,前后两个座位。前面的骑,后面的意思意思蹬两腿就行。”说着,黄少天还不忘展望一下未来,“要是以后我走不动了……”


话音未落,叶修就抢答道:“那我肯定撒腿就跑了。”


“靠靠靠靠靠!”


两人孤魂野鬼似的从一楼游荡到三楼,肚子里的存货都消化得差不多了,愣是什么东西都没能入得了他们的眼。


下了电梯,黄少天感叹一句:“我都逛饿了。”


“这么快?”叶修说,“你中午不是吃了三盘鱼丸吗?”


“也不是我一个人全吃的吧!”黄少天说,“我不也给你分了吗!”


叶修:“最后一个丸子夹一半分我也算吗?”


黄少天反问:“不算吗!”


“算算算。”叶修没辙,“你说算就算。”


两人正纠结着是继续物色礼物好还是出去找点吃的好,还没想出个结果,黄少天却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哎不对啊,既然我刚刚都那样说了,你都不打算表示一下的吗?今天中午那支棒棒糖不会真是我的七夕礼物吧?”


叶修说:“那当然不能够啊。”


“所以你真给我准备了?”黄少天问,“什么东西?啥时候给我啊?”


叶修说:“你现在就要?”


这话问得有点奇怪,黄少天又犹豫了:“等等等等,你不会弄个什么吓死人的东西给我吧?是惊喜还是惊吓啊?”


“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吗。”叶修说。


黄少天被他这副口气说动了,于是道:“那你……”


话音未落,叶修的手机又响了。


“你电话怎么这么多?”黄少天无语地说。


“我哪知道?”叶修说着,拿出手机看了看屏幕:这次是苏沐橙。


电话接通后,苏沐橙开门见山道:“叶修?我好像看到你了。”


这话说得人心里咯噔一声,叶修问:“你在哪?”


“我们刚看完电影,现在我和柔柔在逛百货。”苏沐橙说,“然后我刚刚好像在三楼看见你了,不过没看清。”


叶修说:“看错了吧,我不在那。”


“是吗?”苏沐橙说,“对了我有个问题昨天就想问你了,今天七夕你怎么不和少天一起过啊?他不是来杭州了吗?”


叶修毫不犹豫地甩锅:“他来参加婚礼的,应该没时间吧。”


“真的?”苏沐橙说,“那你一个人现在在外面干嘛?”


叶修随口扯:“买东西。给那家伙买礼物。”


“礼物你还没买吗?”苏沐橙更疑惑了,“那我前几天看到你桌上那个口袋是什么?我看包装还挺精致的……”


叶修说:“我不知道啊。估计是别人放我桌上的吧。”


“哦……”苏沐橙似乎是被说服了,最后道,“那行吧,我挂了啊,你慢慢选,有事给我打电话吧。QQ消息我估计看不见。”


叶修说:“行。”


 


结果说好的礼物一直到今天天黑了,叶修都没给出去。


临到吃晚饭的时候,黄少天再一次求助了苏沐橙。


“晚饭可以吃什么?”苏沐橙问,“你们晚饭也在外面吃吗?”


“对,我跟我朋友……嗯,挺久没见了。”黄少天硬着头皮回答。


“哦——”苏沐橙在那边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那你把定位发我一个吧,我给你推荐一下周围有什么好吃的。”


两人依言在苏沐橙推荐的餐厅吃完晚饭,终于准备打道回府了。


回到自己住的酒店楼下后,黄少天说:“我明天早上八点过的飞机,你就别来了吧。”


叶修说:“干嘛不来啊?”


“你来干嘛啊,何必跑这一趟。”黄少天说,“我都来这么多次了,你还怕我找不到路吗?”


“是啊!”叶修说,“丢了我上哪找去。”


“你别老乌鸦嘴地想着丢不丢的就行!”黄少天说,“行了你回去吧,方锐他们说不定会盘问你两句……我还答应我们队长得回去直播!”


“播什么啊?”叶修问。


“随便说点吧,我也不知道。”黄少天说。


叶修乐了:“说你在商场里参加七夕抽奖活动,结果连抽三包纸巾的事情吗?”


“滚滚滚!你欧你怎么不去抽!”黄少天说,“而且七夕节好歹是个情人节吧!送包纸巾算什么意思?玫瑰花都比这个有意境!”


“你千里迢迢赶过来抽个奖,我总得让你表演一下对不对?”叶修说,“而且纸巾也挺有意境的,‘心相印’嘛!”


黄少天被他说服了,只能道:“那你把纸巾收好吧!放在床头柜上睹物思人,看见它就能想起我。”


“我看见什么不能想起你啊。”叶修说。


“靠!知道就好!”黄少天被他说得有点不好意思,正欲转身进酒店,手腕却突然被叶修给拉住了。


“急什么,七夕礼物还没给你呢。”叶修说。


“你不说我都忘了。到底是什么啊?磨蹭一天了都没拿出来。”黄少天说,“你要是掏一包心相印出来我就跟你拼了啊!”


“哪能呢。”叶修说着,从兜里摸了个手心大的盒子出来,放到了黄少天手里。


黄少天下意识地低头一看,只一眼,他就愣住了。


盒子的外观和大小都太有指向性了,黄少天几乎是没有一丁点怀疑地就猜到了盒子里装的什么。


“这……”黄少天看着叶修确认道,“这不会是我想的那个东西吧?”


叶修乐了:“为什么不是啊?”


黄少天的心跳突然变得快了起来。他腾出一只手,谨慎地揭开了盒盖。


果然,一只样式简约的戒指静静地躺在盒子里的黑绒布中央。


“你什么时候买的啊?”黄少天问。


“就前几天吧。”叶修说着,把盒子里的戒指拿了出来,然后接过黄少天的一只手,坚定又稳固地套进了那人的无名指上。


戴好戒指后,叶修又问:“不难看吧?我自己挑的。”


“不难看啊!反正我喜欢就行。”黄少天说。


“既然喜欢,”叶修说,“那能不能给我这个真爱粉一点福利?”


黄少天紧张地问:“什么福利?”


叶修说:“你不是要直播吗?带上我一起呗!”


 


 


 


END


后排恭喜一下tag破3w!

评论

热度(1648)